未分類

費了一天的神,她也是累了,但最重要還是藉機吸收夜鋒身上散逸出來的靈氣。

嘖嘖,用這個世界的話來說,就是充電寶!

現在她也有了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可以肆無忌憚地充電。

嗯,這是弟弟對哥哥的依賴。

夜鋒也沒有反對,任由這個弟弟如此親密地依靠自己。

夜鋒側眸,剛好看見星舞的側臉,尤其是目光掃過那一抹紅唇,心不自主地輕顫了下。

腦海中,再次回想起那一個夢境,心亂如麻。

忽然,星舞挪了挪身子,往他這邊靠得更近了。

要命的是,這個妖孽帥氣的傢伙,還很曖昧地舔了舔唇。

夜鋒的瞳孔一縮,眉頭一皺,一手將星舞的頭給推開。

「哇!」星舞驚醒過來,一臉懵逼地看著神色有異的夜鋒,鬱悶地說道:「夜哥,你幹嘛呢?」

「靠可以,但別流口水。」夜鋒推了推眼鏡,酷酷地說著,卻是撇開目光,不敢對上星舞那一雙迷人的眼睛。

星舞抹了一把嘴,乾淨得很,哪裡有什麼口水?難道是正要流出來,然後被夜鋒發現了?

額,難道他剛才不會一直盯著自己的盛世睡顏?

看著這兩個美少年,作為司機的雷俊,很痛苦。

他要不要提醒下夜少,這幾天夫人要回國,稍微收斂一下呢?

畢竟,這個弟弟只是夜少自己認的,夜家可不會認為他為一份子。

到時候,他們的關係這麼親密,肯定會引起夫人和老爺的一陣非議。

只是,他不知該怎麼開這個口,要是惹夜少不高興,自己豈不是又要躺槍了?

唉,做助理真難。

做夜少的助理,更是難上加難啊。 「到了。」

隨著一聲剎車聲,轎車緩緩地停在了校門口。

夜幕中的鈴蘭一中,月色戚戚,似乎多了一絲神秘。

星舞下了車,伸了個懶腰,感覺神清氣爽。

今天收穫很豐富。

先是修為提升到鍊氣二層,又收了個鬼魅小弟,剛才還在夜鋒的肩膀上睡了一覺,吸收了不少的靈氣,回去修鍊一下九天玄功,應該能夠將境界徹底穩固下來。

「送你?」

「不用。」

儘管夜鋒知道會是這個答案,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就像是作為哥哥的一種本能。

當他看著星舞的背影,逐漸消失,才回過頭來,對雷俊說了一句開車。

雷俊發動引擎,轎車緩緩地行駛起來。

車後座的夜鋒,神色有些恍惚,腦海中總是時不時地閃過星舞的影子,這讓他有些莫名地憂慮。

他煩躁地推了推眼鏡,低眸的一瞬,瞥見方才星舞的座位上,有一塊巧克力。

他伸手過去,將巧克力撿了起來,然後很自然地拆開包裝,將滑溜香甜的巧克力丟進嘴裡。

滑膩,濃香,微澀的感覺,似曾相識。

他皺了皺眉,原以為這一塊巧克力吃起來,會讓自己舒服點,誰知道更煩了。

雷俊一直透過後視鏡,觀察著夜鋒的表情,他已經數不清在這短短的幾秒鐘里,夜少到底變換了多少個表情。

他從沒見過這樣的夜少。

「夜少,夫人過幾天就要回來了。」雷俊咽了口唾沫,硬著頭皮地說道。

「嗯?」夜鋒皺了皺眉,語氣淡淡,絲毫沒有父母回家的喜悅和期待,「他們兩個要回來了?」

「是啊。」雷俊訕笑了下,緊了緊方向盤,艱澀地說道:「夜少,你也知道夫人的脾氣,往後這些天,你和星殿,是不是該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雷俊!」

夜鋒的語氣,倏然一變,整個車廂里,似乎瀰漫著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我要怎麼做,不需要你來多費口舌。」他冷冽地說道:「縱然母上回來了又怎樣?沒有人可以逼著我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哪怕是我的兩個至親。」

白蓮花,滾粗! 雷俊冷汗直冒,在這一股冰冷的寒意中,瑟瑟發抖。

他不過是一個助理,兼職司機,還有陪讀,最多就是會幾個套路,但和里世界的人比,簡直是不堪一擊,又怎麼承受得了夜少這樣的氣場?

「是,雷俊明白。」

這一句話出來,車廂里的寒意似乎減弱了不少。

這時,夜鋒掏出了那個從星舞手裡奪來的瓷娃娃,目光深邃,閃爍著攝人的神光。

「雷俊,你最近留意一下,一個叫黑煞幫的幫派。另外,關注一下H市黑道的動向。」

「明白。」

夜鋒捏著瓷娃娃,抬眸仰望車窗外的明月,目光堅定,炙熱。

不管H市,如何風雲變幻,哥哥都會以身作盾,護你周全。

「咦,前面不是李諾嗎?這麼晚了,他這是要去哪裡?」忽然,雷俊咦聲一句,讓夜鋒收回目光,瞥了眼前方。

只見李諾的神色凝重,殺意騰騰,似乎要和某人干架一樣。

「夜少,我們需要跟過去么?」

「呵,去看看也好。」夜鋒勾了勾唇,他也想看看這條漢子,這麼晚了,卻殺氣騰騰的,是要幹嘛? 李艷紅能夠改變,作為哥哥,李諾很開心。

為了讓這個妹妹吃一頓好的,他特地去市場買了很多好菜。

結果,回家發現,李艷紅並不在家。

起初,他以為妹妹可能出去閑逛了,也沒有多想,然後就先做好一桌子菜,等待妹妹回來。

然而,過去很久,菜都涼了,也不見李艷紅回來,後來打電話也忙音。

他終於意識到不妙。

正當他要出去尋找,李艷紅卻發來了一條微信。

「鈴蘭一中的杠把子,諾哥?呵呵,你妹妹在我手上,想她不受傷,就過來領人。」

接著,話的後面,是一個地址。

李諾的雙眸,瞬間凶唳起來,他不知道李艷紅怎麼又惹上麻煩了,但聽對方的語氣,似乎是沖著自己來的。

他想都不想,立馬往對方說的地址趕去。

不久,李諾來到了一個公園前,幾個流氓狀的人零零散散地站著,而李艷紅正被一個男人摟在懷裡。

「紅!」李諾大呼一聲,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你誰呢?」那幾個站得零散的人反應過來,便上前阻攔。

但是,身高一米九,體格壯碩的李諾,對他們來說就是一頭憤怒得犀牛。

他們衝上去,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一拳一個給撂倒了。

這幾個人倒地,哀聲四起,他們萬萬沒想到李諾這麼兇猛,那拳頭簡直是鐵做的,一拳一個狠。

「站住。」那個摟著李艷紅的男人低喝一聲,隨即一把捏住李艷紅的脖子。「你再上前一步,我現在就捏斷你妹妹的脖子。」

李諾的神色一僵,腳步立刻停了下來。

他緊攥著拳頭,雙眸凶唳,冰冷地盯著這個男人。「我來了,你想幹嘛?」

男人鬆開李艷紅,緩緩地站了起來。「我想跟你打一架。如果你贏了我,人你帶走,否則,今晚你妹妹就要陪我。」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李諾的瞳孔一縮,不廢話,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拳頭緊握,勢大力沉的一拳,兇猛地向男人轟了過去。

在拳頭近身的一刻,男人的雙眸一沉,一個側身,躲了過去,然後一個直拳過來,轟在了李諾的肚子上。

李諾瞪眼,哇的一聲,連退好幾步。

這一拳的威力大得驚人,讓他有種熟悉感,「你是武者?」

「呵呵,不錯嘛。」男人笑了笑,翹著手,好整以暇地看著李諾。「竟然能夠看出我是一名武者。那麼…害怕了?害怕就滾蛋,別妨礙老子享用你妹妹。」

「哥,救我!」

「混蛋!!」李諾的瞳孔一縮,憤怒地又沖了上去,凶唳的雙眸,如噴火一般。

他絕不能讓這個男人,將自己的妹妹帶走。

對於普通人來說,李諾就是一頭野獸,強橫無比,但對上這個男人,卻如同野獸對上了裝備精良的獵人,無處發力。

他和武者交過手。

他們擁有一種超越常人的力量。

其中讓自己最深刻的,便是夜少。

從教二十年 他之前和夜少的一戰,敗得很徹底,對方甚至都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自己就敗了。

只是,夜少沒有咄咄逼人,將自己擊敗之後,就撂下了一句話。 「你可以繼續當鈴蘭一中的杠把子。但我出現的地方,不能有你。」

雖然很不服氣,但面對武者,李諾根本就無力對抗。

為了一雪前恥,他拚命地練功,為的就是可以打敗夜鋒。

然而,不等他去找夜少比試,今天就遇到了一個武者。

「啊!!」李諾發出一聲咆哮,渾身肌肉緊實,將這段時間的修鍊成果都拿出來,一時間力量和速度,都提升了不少。

那個男人皺了皺眉,也驚訝李諾的爆發,但…

他勾了勾唇,一個側身,輕鬆躲過了李諾的一拳,還是太弱了!

然而,不等他放寬心,一條鞭腿突然從側邊掃了過來。

男人微微一驚,抬手抵擋,一陣衝擊力襲來,讓自己微微退了半步。

有點意思。

男人眯著雙眸,唇角微揚,不愧是鈴蘭一中的扛把子,比起普通人,這樣的實力確實很強。

「你一個普通人,能夠和我玩到這個份上,已經很不錯了。」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了一抹殘忍。「不過,也僅此而已。接下來,我會好好地玩弄你,讓你鈴蘭一中的扛把子,無地自容。」

下一刻,男人動了,身法比起剛才要迅疾,凌厲許多。

李諾的瞳孔一縮,剛要動身,卻見男人不知何時轉到了自己的身後。

「呵呵,聽說你很抗打,現在就讓我見識下吧。」話音落下,李諾只感後背有一股巨力衝擊過來,整個人往前撲去。

緊接著,男人又轉到了他的跟前,不等他撲倒在地上,一拳轟來,又將自己轟了回去。

一時間,李諾就像是一個沙包,被男人狠狠地蹂躪。

這種感覺,比起對戰夜少的時候,更加的恥辱。

「啊!!」李諾狂嘯起來,抬起雙臂一個輪轉,胡亂地一抓,竟然抓住了男人的衣襟。

他的雙眸一凝,又怎麼會浪費這個機會?

「給我去死!」

李諾猛地一發力,將男人拽到自己的跟前,就是一拳轟過去。

但是,男人的嘴角,浮起了一抹獰笑,一把捏住李諾的拳頭。「你以為抓住了我,就以為抓住破綻了嗎?」

李諾的瞳孔一縮,只見男人抓住自己的手,狠狠地一扭。

啪擦!

他瞪大雙眼,一股鑽心的痛襲來,手腕竟然被生生地扭脫臼了。

李諾張開嘴,發出咯咯的聲音,隨即抬起另一隻手,向男人轟去,想要逼退他。

只是,男人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機會,又將這一隻手給抓住,殘忍地就是一扭!

啪擦!

lixiangguo

幕星一驚,那糕點掉到地上去了,張修儀抬起頭不解的望著翠兒:「這宮女好大的膽子啊,太子殿下可是東宮之首,一個小丫頭是不是太大膽了,竟然讓太子受驚。」

Previous article

「大師……」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