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讓她自己打自己?這個女人在想什麼呢?她不過就是打了幾個奴才而已,現在竟然要讓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自己的臉?

她做不到!

慕雲傾知道慕雲蝶肯定會反映激烈,也不會輕易的照辦,這在她的意料之中。

「或許在你心中,其實慕雲染的臉並不重要,你巴不得這臉毀了,說不定你還有機會成為太子妃呢。」慕雲傾不急不緩的說著。

「你別胡說,我沒有!」慕雲蝶嚇得趕緊反駁。

慕雲蝶雖然不承認,但她心裡的確這麼想過,她憑什麼就不能成為太子妃?就因為她是三小姐?因為二姐比她早出生,所以什麼都比她好!爹娘也偏袒她,栽培她,她怎麼可能不嫉妒!

「你照不照做?」慕雲傾問道。

「我不……我不會的……」慕雲蝶搖頭。

「那就只好……」慕雲傾陰冷的笑著,眼底的寒意透不到底。

「啪!」

突然,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沒有了!」慕雲染依舊不肯鬆口。

慕雲傾將簪子刺入她得皮膚,一絲血滲了出來。

慕雲染能夠感覺到血從自己臉上劃過。

「慕雲傾,你瘋啦,你竟然……」慕少澤衝動的吼著,直接就準備過去,這時慕雲傾一記眼神瞪來,裡面滿是警告。

他竟然不敢動了,剛剛的憤怒被衝散,他後退兩步,回到原來的位置上,不能動手,只能死死瞪著慕雲傾。

慕雲傾現在根本就不在意這些,她語氣低沉而壓迫的質問著,「說,還有誰,要不然我就劃了你的臉!到底還有誰!」

說話的時候,手中的簪子開始移動。

慕雲染嚇得一個勁的哭,身子開始癱軟,精神接近崩潰,她可是極其愛這張臉,如果臉毀了,她也不想活下去了。

「還有誰!」慕雲傾趁此機會又問了一遍。

「是三妹,是三妹帶著人進去搜你的房間的!」慕雲染終於支撐不住了,哭著喊了出來,「我已經說了,你,你快放了我啊,把簪子從我臉上拿開啊!」

「二姐,你在說什麼呢?」慕雲蝶沒有想到慕雲染會把自己供出來,立刻就生氣了,「你剛剛還動手打了張媽幾巴掌呢!」

慕雲傾滿意了,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慕雲蝶這人衝動易受挑撥,慕雲染供出了她,她心裡肯定是不高興的,這不,緊接著又把慕雲染給說出來了。

「雲碟,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慕少澤呵斥一聲。

慕雲蝶本來就委屈,被這麼一吼,更是難受了,眼淚嘩嘩的往下掉,「大哥,你不能偏袒二姐啊,是她先說了我的!」

「閉嘴!」慕良成氣的呼吸困難,青筋暴跳,鐵著一張臉瞪著慕雲蝶。

慕雲蝶被嚇到了,這才從剛剛的激動中緩過神來,她扭頭看向慕雲傾,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慕雲傾,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慕良成到了此時,已經被慕雲傾氣的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我要幹什麼,你們接下來就知道的。」慕雲傾將慕雲染的脖子勒的更緊了,然後對著前方的一群人說道,「你們幾個不是喜歡去我房間搜東西嗎?不是想要抓住我嘛?哼,很好,現在你們就自己將自己的胳膊打斷!然後我會考慮放了慕雲染,否則這張漂亮的臉蛋……」

眾人聽到慕雲傾的話后,一時間什麼表情都有,有的人臉色煞白,有的人則面露怒色。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慕少澤忍不住咒罵慕雲傾。

「我狠毒?你們剛剛想要對付我的時候又是什麼樣子?如果我方才落入到你們手中,你們指不定會用什麼殘忍的手段折磨我吧?對你們的善良就是對我自己的殘忍!你們對我下狠手的時候,怎麼不看看你們自己!」

慕雲傾聲聲質問,句句逼迫。

讓一群人如鯁在喉,無話反駁!

「還不動手!」慕雲傾厲聲喊道,簪子也因為她說話而在此蹭到慕雲染的臉頰。

「啊……!」

慕雲染此時極其敏感,簪子碰一下她的臉,她就會覺得全身發麻,忍不住尖叫出聲。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動手!」慕良成聽到慕雲染的喊叫聲慌忙命令道。

可那幾個人卻遲遲沒有動作。

「你們給我打!把他們的胳膊打斷!」慕良成對著剩下的人吼道,「你們趕緊照我說的做!」

「二老爺,您……」有人忍不住開口。

他們都是聽從於慕良成的吩咐才來的,現在竟然為了自己的女兒要斷了他們的胳膊。

「你們放心,我會請大夫給你們醫治的。」慕良成說道。

這個慕雲傾並不在意,她也管不了,她的目的只有一個,讓他們知道,她的東西不是隨便就能亂動的!

「快點!我的耐心有限!」慕雲傾說道。

那些人此時很是不滿跟憤恨,卻沒有任何掙扎的能力。

這一切慕雲傾也看在眼裡,她心裡十分清楚,這就是現實,所以她要比他們都強,也要比他們都狠!

否則,她如何保護的了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

「動手!」就在這時,慕良成一聲令下,那剩下的幾個人就上前將站出來的人的胳膊給打斷了!

慘叫聲不絕於耳,整個院子里遍布哀嚎,一聲蓋過一聲。

「現在你滿意了吧?」慕良成看向慕雲傾,「還不快把雲染放了。」

放了?

現在怎麼可能放了慕雲染,一旦將慕雲染放開,慕良成肯定不會放過她!

更何況事情還沒有完呢!

「慕雲蝶!」慕雲傾喊了一聲。

慕雲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現在處於那些慘叫帶來的恐懼中沒有回過神,被慕雲傾喚了自己名字,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慕雲傾會怎麼對她?

「你不是喜歡打人嗎?好,我讓你打個夠!」慕雲傾說道。

什麼意思?慕雲蝶沒有聽明白。

「你現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什麼時候我覺得滿意了,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慕雲傾看著慕雲蝶冷笑道。

「你瘋了嗎?」慕雲蝶以為自己聽錯了,慕雲傾這是什麼要求!

讓她自己打自己?這個女人在想什麼呢?她不過就是打了幾個奴才而已,現在竟然要讓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自己的臉?

她做不到!

慕雲傾知道慕雲蝶肯定會反映激烈,也不會輕易的照辦,這在她的意料之中。

「或許在你心中,其實慕雲染的臉並不重要,你巴不得這臉毀了,說不定你還有機會成為太子妃呢。」慕雲傾不急不緩的說著。

「你別胡說,我沒有!」慕雲蝶嚇得趕緊反駁。

慕雲蝶雖然不承認,但她心裡的確這麼想過,她憑什麼就不能成為太子妃?就因為她是三小姐?因為二姐比她早出生,所以什麼都比她好!爹娘也偏袒她,栽培她,她怎麼可能不嫉妒!

「你照不照做?」慕雲傾問道。

「我不……我不會的……」慕雲蝶搖頭。

「那就只好……」慕雲傾陰冷的笑著,眼底的寒意透不到底。

「啪!」

突然,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慕雲蝶驚訝,錯愕,不可置信。

她爹爹竟然對她動手了,竟然打了她?是為了二姐?為了慕雲染的臉不受到傷害,所以他就來打了她!

慕雲蝶傻傻的站在原地,臉上火辣辣的痛。

「你想你姐姐的臉被毀嗎?」慕良成呵斥道。

「爹!」慕雲蝶哭喊起來。

「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動手?」慕良成問道。

慕雲蝶咬著嘴唇,眼淚一個勁的流著,過了一會兒委屈的說道,「我自己來。」

接著她開始自己用手打著自己的臉。

「你動手打張媽她們的時候也是用的這樣的力道嗎?」慕雲傾看著慕雲蝶用手在臉上輕輕的掃過,沉聲問道。

「慕雲傾,你別得寸進尺。」慕雲蝶恨恨的看著她。

「隨你。」她根本就不需要多說什麼,只要將簪子往慕雲染的臉上湊,自然會有人幫她解決這件事情。

果然,慕良成看到慕雲傾的舉動后,立刻呵斥道,「雲蝶,你想要害了你姐姐嗎?」

「爹!」慕雲蝶委屈的要死,可在這時候,自己的親爹還在為了另外一個女兒逼自己。

她恨,她恨死了!

憑什麼慕雲染能有的她都沒有!

慕雲蝶咬了咬牙,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每一巴掌下去都帶著脆亮的響聲。

但是慕雲傾一直都沒有喊停,她就那麼站著,看著,不說話。

慕雲蝶的臉越來越紅,越來越腫,到後來連五官都快擠在一起了似得,看不出半點平日里的嬌美樣子。

慕良成也是心疼慕雲蝶的,見慕雲傾一直都不喊停,立刻急了,「慕雲傾,夠了吧!你快把雲染放了!」

就在慕良成話音剛落之時,慕雲傾突然察覺到有人從背後襲來,她眸光凜冽,臉色陰沉,竟然忘了還有一個慕雲柔,這個才是最為陰險狡詐的!

慕雲柔拿了東西從後面襲擊她,速度挺快,慕雲傾驚詫,慕雲柔竟然是會武功的!

她現在顧不得慕雲染了,否則會被慕雲柔所傷!但也不能就這麼便宜了慕雲染,帶人進她房間搜東西,張媽被打她肯定也有參與,怎麼可以放過她?

於是慕雲傾抬起腳來狠狠的在慕雲染的腰上踹了一下。

「咔嚓。」

慕雲染摔在了地上,因為骨頭被慕雲傾踢錯位了,十分疼痛,所以她根本無法去支撐身體,整張臉都摔在了地上,來了個狗吃屎。

一張白皙漂亮的臉蛋上一時間滿是臟污血跡。

慕雲染摔的那麼慘,她不需要再去管了,現在她最大的敵人是慕雲柔,想不到隱藏的真夠好的,竟然還是個高手。

慕雲傾被她逼得節節後退,找不到還手的餘地。

慕雲柔掌風凌厲,拳頭剛烈,所到之處能感覺到空氣都微微扭曲了,腳下的步伐更是敏捷快速,攻擊慕雲傾的每一下都是想要她的命!

慕雲柔果然是最難對付的!

慕雲傾心裡笑了笑,剛好,這最後一步就讓慕雲柔來完成。

「分明站在我身後,也會武功,竟然等著兩個姐姐都受了傷才出手,慕雲柔,你是一直都在看笑話嗎?」

慕雲柔愣住。

她只是為了找准機會出手而已,沒有想到慕雲傾會這麼說。

慕雲傾見此,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趁機快速上前,手中的簪子毫不留情的刺進慕雲柔的身體!

慕雲柔頓時覺得全身都沒有力氣,想要對慕雲傾動手卻無能為力。

她這是怎麼了?

慕雲傾對她做了什麼?為什麼突然就沒有力氣了,這種感覺好像武功全失一樣,可她卻知道她的武功還在。

而此時,慕雲傾的話也成功激起慕家兩姐妹的憤怒。

「慕雲柔,你竟然……會武功!可是你這麼久都沒有動,沒有救我!」慕雲染躺在地上氣的渾身顫抖,她骨頭錯位,每說一個字都痛的要倒抽一口氣,心裡更是對慕雲柔不滿了。

她要是早點救她,就不會這樣了!

呵,真的是她的好妹妹啊。

「我沒有……我……」慕雲柔想要解釋。

她剛剛只是在尋找合適的機會而已,沒有十分把握,她不敢輕舉妄動,否則就太冒險了!

萬一慕雲染的臉被毀,那就糟糕了!

爹娘肯定會怪罪她,對慕家也沒有任何好處!畢竟他們可以殺了慕雲傾,卻不可能殺了慕雲染,讓慕雲蝶成為慕家大小姐。

整件事的利弊她都權衡過,所以在確保能救下慕雲染的時候才動手的!

結果被慕雲傾這樣說,現在所有人都誤解她!

「你什麼?現在你滿意了?你看到我們兩個的笑話了?」慕雲蝶也是滿心的憤怒,費力的嘶吼著。

lixiangguo

慕雲柔斜睨了他一眼。

Previous article

羅凱東緩了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憤怒,看向江凝,直接問道,「阿凝,這個是你搞來的,還是別人給你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