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警方按部就班的守在使館的外面,他們很清楚那些傢伙不會輕易的出來,但他也沒權利進去,只能等着,比耐心耗時間,反正現在也沒其他辦法,這是個苦差,吃住都在車上,還得以防萬一的全副武裝,這滋味兒不好受。

“這可得到什麼時候?人家都回家睡覺了,就我們幾個在這遭罪。”一名警察靠在使館正面的路口懶洋洋的發着牢騷。

“行了,抱怨也不解決問題,就兩個小時,熬過去換班,然後回去睡覺。”另一名警察從車裏下來,“這件事非同一般,別在我們在崗到時候出錯,我去重裝警察那看看情況,我們只是執勤,他們纔是戰鬥的主力,沒他們我們可不是那些瘋子的對手。”

“給我帶包煙。”

其實重裝警察就在他們不遠處,也就三十幾米路口的兩側都有,每組八個人,全副武裝的抱着槍坐在車裏打盹,這兩天他們一直在這,除了無聊還是無聊。

就在這個時候使館裏出來一輛車,警方做了例行檢查,反正就是不給他們任何逃跑的機會。

“上面真沒膽,攻進去有多難?他們藏在這的也就十幾個人。”一名重裝警察無聊地說。

“外交事件,誰能擔得起這個責任?搞不好外交部長都得引咎辭職。”剛剛那名警察遞給他一支菸,“睡不着就抽支菸,大晚上的熬得心裏難受。”

兩個人一邊吸菸一邊聊天,這也是幾天來他們打發時間的唯一消遣方式。

“他們進進出出的車輛還不少,半夜三更的也來回的折騰。”窗外的警察看着大門裏掃出的燈光說。

“反正別想跑。”重裝警察彈了彈貼在車窗上的十幾張照片,“這些貨色一個都別想離開。”

“噗噗……”突然之間附近的路燈全都熄滅了,整條街道瞬間一片黑暗。

“停電了?”車窗外的警察愣愣地看着四周的黑暗。

“不對吧,你看那邊的樓和鄰接的路燈還亮着。”他的話音還沒落一枚子彈飛過來打穿了擋風玻璃,貼着他的頭皮飛過去。

“……”窗外的警察嚇了一跳,反應了一下才直接蹲在了地上,慌亂的拔出手槍,“哪裏?哪裏?”

車裏的人一下全醒了,就在他們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的時候又有數枚子彈飛過來打在車上,警察立即下車,子彈亂飛中他們在附近找到了掩體。

“轟……”一枚榴彈擊中車子。

“他們要突圍。”警察們終於發現子彈是從使館方向掃過來的。

“想得美……”一陣凌亂的槍聲想起,警察開始還擊,子彈掃盡剛剛打開的使館大門。

“嘭嘭……”又是數枚榴彈砸過來在附近爆炸。

警察怒了,附近守衛的警察迅速行動起來開始圍攻使館。

紳士站在不遠處一棟樓上看熱鬧,他通過耳機對幽靈說:“你這辦法雖然不算高明的,但也算是行之有效,至少他們交火了,至於能不能把人趕出來還得在等等。”

“等着看結果吧。”幽靈在耳機裏說,“至少不用我們動手,在不違背某些人的原則對吧?”

“話雖這麼說,但我們還是脫不了干係。”赫斯皺了皺眉,他對幽靈的做法極不贊成也不反對,至少他不會主動去做,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後果他都不打算能扯上關係,絕對不會擔一點風險,一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架勢。

“哼……我明白你們心裏在想什麼。”幽靈冷笑,“前怕狼後怕虎的,還能幹點什麼?”

此時大使館裏的強生已經越來越激烈,場面完全失控,彼此都傷亡慘重,儘管當局有立即停止戰鬥的打算,但已經來不及了,雙方都殺紅了眼,何況幽靈還在從中作梗,他不時的“幫忙”開幾槍或者放幾枚槍榴彈,一時間雙方打的不可開交,特別是對側面進攻將使館的建築物都炸塌了,當然,這也是幽靈的傑作,沒有足夠的破壞力又如何讓敵人感受到足夠的威脅呢?如果警方能攻入使館自然是好,但他們很清楚一旦使館無法堅守那些人肯定會突圍的,而這正是他們最期待的結果。

“我已經幹掉三個人,估計他們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幽靈在耳機裏說,他正躲在高處據狙殺使館裏的敵人,而且是專門針對那些隱藏的敵人。

“轟……”又是一聲巨響,使館的主建築被擊中,這次不是槍榴彈,是數枚催淚彈,全都砸進了窗戶,一時間建築物裏濃煙滾滾。

“好準頭。”夜貓喝彩。

“不是我,這可真是警方乾的,他們急了。”幽靈前面車回來,目的已經達到,再沒必要冒險留在那裏。

整個戰鬥持續了十幾分鍾大師管理的敵人就已經沉不住氣了,他們開始突圍,十幾個人從東南方殺出一條血路,在兩條街外上車離開,顯然他們早就有了這方面的準備,只是沒到萬不得已沒走這一步罷了,幽靈的計劃算是“幫”他們下了決心。

“警方已經調集了足夠的警力開始追捕,從竊聽的內容上看他們好像正在協調最近的軍隊,這下熱鬧了,別到最後人被他們逮住了,我們卻白忙一場。”赫斯開着車遠遠的跟在後面。

“至少比在那乾等好的多吧?”幽靈在耳機裏說他和紳士、軍醫的車在另一條路上,到處都是警察,他們不能太過招搖的跟得太緊。

“以他們的能力來看如果這點警察都對付不了就沒資格成爲我們的敵人。”幽靈居然以這種角度去評估敵人的能力……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事情發生得太快,很多人都來不及反應,包括那些警察,場面也已經完全失控,莫尼比亞大使館被毀,全城達追捕,十幾個武裝分子乘車逃跑,警方原以爲自己準備的非常充分,可現在看來真是差得太遠了,他們低估了這些人的作戰能力和超出常人的膽量,這絕對不是一羣普通的亡命之徒。

到現在爲止軍方還沒有介入,不知道是手續繁瑣還是根本就無權調動軍隊,或者是上面根本就沒意識到情況有多糟糕,總之警方成羣結隊的狂追下去敵人卻已經逃出了城市……

出城之後紳士他們總算是鬆了口氣,再也用擔心城市戒嚴沒法出來了。

敵人雖然狼狽,但還算不算潰逃,只是撤退的不夠從容罷了,從突圍一刻開始他們就已經掌握了主動權,幾臺車的性能都不錯,警方追的很吃力,但還不至於被甩掉,一架警用直升機在空中掠過,時刻監視敵人的去向。

離開城市沒多久敵人的幾輛車突然分頭逃竄,警方不得已也只能分開追捕。

“我們呢?跟哪一邊?”赫斯在耳機裏問。

“不是有你們的衛星監視嗎?跟哪一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掌握他的去向,方便我們下手。”紳士說。

“這倒是沒問題,如果警方把他們都逮住我們可就白忙了。”赫斯說。

“這種可能性有多低你很清楚。”幽靈說,“他們能突圍就能逃掉,至少不會全軍覆沒。”

“這些警察真白癡。”幽靈搖了搖頭。

“他們缺乏應對這類事件的經驗,這種事情一輩子不一定能遇上,只能說他們的運氣不夠好。”紳士說。

“好了,這一帶的警察越來越多了,我們還是別亂跑,找個地方休息吧,等確認了他們的下落在說。”赫斯發現整條路上全都是警車,他們的車混在裏面實在是太刺眼了,現在警方很敏感,萬一抽風檢查他們的車輛就麻煩了,他們車上的傢伙可不比那些逃亡的差。

“總算是說了一句像樣點兒的話。”幽靈說。

於是他們開下主路,到附近的一個鎮子落腳,通過衛星監視敵人的去向。

這些敵人最終沒有完全逃脫警方的追捕,有四個被打死,車被子彈成了蜂窩,警察再不濟也有着絕對的人數優勢,三個被俘,因爲輪胎被打爆了車子翻下路基,他們被摔得半昏迷狀態之下被警察按住,剩下的全都跑了。

“有意思。”紳士看着圖像上敵人的車在脫離警方追捕之後居然向昨天他們被襲擊的別墅方向開去。

“不會是去和馬爾南德斯匯合吧?”幽靈隨口說道。

“有這種可能。”紳士皺了皺眉,“看來我們還真得回去看看,就算馬爾南德斯不在也可能把這些傢伙作爲突破口。”

“嗯。”赫斯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回去看看!” 旅遊區依然平靜的看出什麼波瀾,之前遭襲擊的別墅只剩下了幾堵斷牆,廢墟已經被清空,不知道是否還有警察藏在暗道裏。

敵人的車在雪線以上滑雪場邊上的酒店式別墅區,看來他們是有落腳的地方,紳士他們跟上去找了一棟別墅落腳,這鳥地方的確價格不低,一棟別墅的日價在兩千美元左右,赫斯他們在這裏沒有落腳點,只能租一棟了,不過這點錢對赫斯他們CIA來說還真算不得什麼。

幽靈進屋的第一件事就是點燃了壁爐,夜貓和魔狼去做外圍監視了,現在他們反倒沒什麼事情,動手也不能急於一時,先弄清對方的情況再說。

“爽……”幽靈脫掉外衣坐在壁爐旁邊,和從裏年相比他更喜歡那裏的溼熱,而對於寒冷他雖然不討厭,但總是以一種敬而遠之的心態面對,紳士也坐在沙發上深吸了一口氣就立即打開電腦開始工作,他可沒幽靈那麼清閒。

wωω¸ttκan¸C O

“鳥地方。”幽靈搓了搓手掃了一眼客廳,東西很全,但他看什麼地方都覺得彆扭,他不喜歡這裏。

“怎麼?”軍醫從外面進來,手裏耐着一些大塊的木柴,“看你坐立不安的。”

“沒什麼。”幽靈翻出身上的牛肉乾放在壁爐邊上烤着吃。

“就吃這個?我訂了早點,一會兒送來。”軍醫將木頭丟進壁爐。

“有什麼好吃的?不期待。”幽靈懶洋洋地說。

“培根、吐司麪包、煎蛋、熱牛奶、咖啡、葡萄、火腿、黃油、奶酪、龍蝦湯……”軍醫一邊烤火一邊說,“人多我就多訂了一些種類,大家能選一點自己喜歡吃的。”

“還不錯。”幽靈拍了拍手,“這幾天吃的太隨便,總算能吃點像樣的東西了。”

吃早餐的時候赫斯回來了,夜貓他們正在監視那邊的動靜,赫斯撿了一片盤吃的坐在一邊邊吃邊說:“看樣子他們是在等人,所以不急一時動手,大白天的也不方便,這附近的人不少。”

“主要的是看看他們等的是不是馬爾南德斯。”幽靈吃着煎蛋說,“倒不如攻進去等來人自投羅網。”

紳士搖了搖頭:“不行,他們肯定有特殊的街頭方式,如果我們弄不清反而會打草驚蛇,如果他們不露面我們豈不是白等了。”

“有什麼?抓住這幾個殘兵敗將問個清楚不就得了。”幽靈很不以爲然的吃着東西。

紳士又搖了搖頭:“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按照馬丁和馬爾南德斯的習慣他們是不會透漏自己的行蹤,都是他和手下人聯絡,而手下人從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所以還是穩妥點的比較好。”

“又是他孃的等,我也是夠了。”幽靈仰起頭喝下去足有一升牛奶。

“剛纔我和上面聯繫了,我們的人的確在西班牙發現了馬爾南德斯的行蹤,從他的行進路線上看應該是往這個國家來的。” 皇后每天都在欺負朕 赫斯說。

“你們的人怎麼總是在這種當不當的時候提供情報?急需他們的時候什麼都拿不出來。”幽靈打了個飽嗝又回到壁爐邊上抽菸去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赫斯帶了兩份早餐出去了,夜貓他們一直在那邊盯着。

“真的信不過他們。”幽靈仰着臉看着天花板,“一會兒我自己去看看,他們乾的活兒唉糙了。”

他說的不信任不是不相信赫斯他們乾的活兒,而是不親力親爲心裏沒底,他是一個很難相信別人的人,就算是“黑血”的兄弟他也不太相信,其實這是很嚴重的強迫症,沒辦法,他就是這麼一個人,這麼多年過來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偵查工作都是他做的,大家也都習慣了,最後養成一個習慣就是別人做的偵查大家反倒心裏覺得會有點彆扭,不過還不至於像他那樣不相信別人。

幾分鐘後幽靈帶了裝備出去了,軍醫也跟着去了赫斯他們的觀察點,雖然紳士和幽靈從不會替換赫斯的人休息,但他卻考慮彼此的合作能夠更和諧纔會去和夜貓他們換班的。

敵人的別墅格局和他們租住的是一樣的,這一帶的建築基本上都是統一的,應該屬於一家旅遊集團,既然格局相同那就好辦多了,幽靈也就不擔心內部的差異,只要注意外部敵人的部署情況就行了。

“佈置的很簡單,但很專業,只有三個在外面,估計後門的看守在閣樓裏。四個方向全都控制在內;看樣子應該有兩名是狙擊手,控制範圍比我們預想的更廣泛,沒那麼好靠近,除非狙掉他們其中第一個,打開一個方向的缺口。”幽靈將觀察到的情況都通報給其他人。

“好辦,雖然技術比不過獅鷲,但幹掉個把人還是不在話下的。”紳士靠在壁爐邊上抽着煙,他找本·艾倫掌控全局的感覺,可這麼久了局面的早已掌控了,但那種感覺卻一直沒找到,他也想像本·艾倫那樣坐在那下下命令,等下面的人把工作幹好,就像個高高在上的皇帝,可他現在除了分派任務還得聽從意見,甚至親力親爲,活脫脫的一個苦逼。

“不知道那些來見面的什麼時候出現。” 蝕骨危情 幽靈蹲在暗處盯着敵人那棟別墅的一扇窗戶,剛纔有人將窗簾挑開一條縫隙向外張望,那正是他之前在監控裏發現的長髮男,資料上顯示這個人的名字叫海勒,和另一個查到身份的克里斯蒂同屬於前CIA特工,先後消失不間隔不到半年。

“赫斯,這裏有很多你的前同事。”幽靈在耳機裏說。

“正常,哪行不出叛徒?”赫斯淡淡地說。

“萬一他是臥底呢?你不擔心我們誤殺了他?”幽靈又問。

“嗯,擔心有什麼用?難道任務不繼續了?這些人的照片上面都已經看到了,如果有所謂的臥底他們會打招呼,否則就算被誤殺了也和我們沒關係。”赫斯倒是不擔心這些。

“上面還給了什麼有價值的消息?”幽靈繼續問。

“沒有,不過警告到是有一個,就是關於昨晚上使館發生的事情,他們叫我們不要太過分,否則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赫斯的聲音裏充滿了無奈。

“你據實上報了?”幽靈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當然沒有,我又不傻,不過他們還是能猜到一些的,本地警方是沒這個膽量的。再加上衛星一直盯着這邊,就算他們看不到你也能發現雙方的戰鬥開始的有些詭異,畢竟我們很‘熱衷’於他們離開使館。”

佈置好一切之後六個人分成三組輪番守候在別墅的附近,就等着會面的人出現,這裏可不是一般的冷,在這種地方蹲坑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就這樣他們度過了第一個一天一夜,轉天的早上軍醫又訂了一大堆的早餐,這麼辛苦的工作怎麼也不能太虧待自己了,有條件自然要吃的好點。

“你們說爲什他們不擔心警察會找到這裏來?”幽靈一邊吃東西一邊和其他人閒聊。

“他們不白癡,警方不可能想到他們又回到了這個地方藏匿,這裏是旅遊區雖然現在不是旺季,但客流量也不算小,反正他們不會用自己的證件,藏在這裏還是不容易引人注意的。”軍醫看了看外面的天,“要下雪了。”

“不知道這次又要等待多久,原本以爲有了CIA的請報支援我們幹掉馬丁的目的會順暢很多,可現在看來是我把事情想得太樂觀了。”幽靈晃了晃已經喝乾的牛奶桶,“這牛奶還真不錯。”

“至少比我們自己蒐集情報要省力氣的多,你不覺得我們現在比之前輕鬆了不少,至少不用苦逼的去考慮該如何尋找情報了嗎?”軍醫說,“隊長已經和他們談好了,用他手裏的東西做籌碼CIA還不敢耍太多花樣。”

“隊長的傷勢該好得差不多了吧?你應該帶我們去見見他。”幽靈說。

“不行,隊長的藏身地點我都不確定,他每次都會換地方,你該明白爲什麼。”軍醫聳了聳肩,一臉無奈地說。

“爲了躲避CIA?”幽靈皺了皺眉。

“嗯,他不想再像上次被馬丁控制那樣,所以他很謹慎,這也是爲什麼在香港要我把他帶走的主要原因,其實我們在香港的行蹤是被監視的。”軍醫說。

“的確,這一點我同意。”幽靈點了點頭,“否則和紳士也不用玩兒失蹤了。”

“你們差點害了重拳他們,不怕他們被幹掉?”軍醫不是很理解上次他們爲什麼要不辭而別。

“我們清理了監視的人,他們已經安全了,另外他也不是白癡,肯定知道該如何擺脫那種困境,當時敵人的目的只是監視我的行蹤,還沒有對我們下手的跡象,所以我不擔心他們出不來。”幽靈吃下了足有三人份兒的早餐,“你給隊長帶個話,問一下他家裏的東西怎麼處理,還有他前妻找到不知道要幹什麼。”

“前妻?”軍醫撓了撓頭,有點迷糊。

“對,哦,你不知道一正常,本來知道的人也不多,現在估計只剩下我還活着了;還有之前設置定期公開的一些東西時間也該到了,需要他授權才能延長公開時間,所以儘快,否則又會引起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煩。”幽靈揉着肚子說。

“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軍醫有點鬱悶的問。

“很多,這些都是隊長的安全機制,要知道CIA那邊的髒活只是一部分,真多年我們不只是爲他們賣命,還有其他一些組織或者國家的祕密任務,都是要留下證據防止被滅口的。”幽靈很隨意地說,“有些事情只有我們這些老一批人知道,你不用鬱悶,不是對你們保密,這些你們沒參與過的任務也沒必要知道。”

“怪不得隊長要東躲西藏了,想要對付他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軍醫苦笑,“我明白了,下次聯絡的時候我會問他。”

軍醫覺得有點奇怪,本·艾倫怎麼有這麼多祕密?可仔細一想也實屬正常,以他的年紀和經歷來說這還真算不得什麼,尤其是幹僱傭軍這一行,很多任務不是自己想接的,而是爲了估計關係不得已而爲之,還有很多任務涉及了太多的祕密,被追殺被滅口的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所以他藏起一些東西來保命也算不得什麼。

還不到換崗的時候,兩個人吃飽了之後就在壁爐邊上聊天,他們重新分析了一下目前所處的困境,在找到馬爾南德斯這條線上他們浪費了太多時間,但他們又沒有其他辦法,畢竟現在他們找不到馬丁,只能通過這條線索一點點查下去,對於赫斯他們的工作能力和熱情二人不做評價,不過和這些官方人士合作他們還是留有戒心的,畢竟他們現在是被迫綁在一起,根本就沒有什麼共同利益可言,分歧早晚會產生,只是時間問題。

另一方面軍醫建議重新啓用布魯斯這條線,單獨進行調查,以避免CIA獨攬大局,讓他們太過被動,而幽靈的想法是布魯斯對這件事的熱情不高,表產出不願意捲入其中的意思,不能將太多希望寄託在他身上,偶爾用一下他的關係和情報蒐集能力就夠了,還是少讓他參與一下比較好。

對此軍醫持保留意見,畢竟布魯斯是個不錯的情報販子,還是信得過的,不能只是適當利用,還是要多利用一下,還有就是獅鷲和重拳兩人的情況他有點擔心,當時在阿富汗的時候注射過那東西的人現在只有紳士恢復如初,其他人都已經無法戰鬥,本·艾倫一直神出鬼沒,他狀態他們不是很清楚,重拳他們的恢復好像也不是很樂觀,究其原因是被俘的本·艾倫、獅鷲和重拳都是過量注射這對身體的損害實在是太大了。

兩個人正聊着紳士發來消息,有情況,一隊車隊靠近了別墅,看樣子是他們等的人到了…… 來的是什麼鳥人他們還不清楚,不過這裏幾輛車倒是很闊氣,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讓人值得注意的是裏面坐的全都是彪形大漢,都是一副讓人敬而遠之的表情,衝身形上看這些傢伙都穿着防彈衣,衣服裏面鼓鼓囊囊的藏着東西,看樣子肯定不是小型的自衛武器,卻對威力巨大。

“老大坐在哪輛車裏?”幽靈低聲問在前面監視情況的紳士。

“還不知道,情況不是很明朗,這些人身份還無法確定,等一下看別墅裏的人什麼反應吧。”紳士蹲在暗處看着車隊經過,“他們錯了反掃描設置,除了駕駛位之外車廂裏面的情況看不清楚。”

“來頭不小啊,不,應該說派頭不小。”幽靈小心翼翼的從後面跟上來,身上回頭看了他一眼,“至少二十人的隊伍,如果他們是一夥兒的那我們就要面對一支接近四十人的隊伍,不好辦。”

“先弄清再說,這裏的情況有些特殊,別太大意,我先過去看看。”紳士指着一個方向,“赫斯他們在那邊。”

“後門交給我。”幽靈拍了拍自己的長條包,裏面是他的長槍。

“還不確定是什麼人,別太心急。”軍醫在耳機裏提醒,他也已經跟了過來。

車隊在離別墅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來,這裏地勢開闊沒什麼地方可以隱藏,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就是爲了不被埋伏,果然謹慎。

車裏下來七八個人守住四周,很快別墅裏出來幾個人,到了車邊之後和上面的打了個招呼,但上面的人還是沒有下車,雙方不停的說着什麼。

“搞什麼鬼?”紳士小心的移動着位置希望能看清車裏的情況,但那裏太開闊了,根本就沒機會。

“別急,是他跑不了。”幽靈取出槍盯着別墅的後門,“這邊有點動靜,他們在往後門集中,不是向要跑吧?”

“他們也沒有跑的理由吧?”赫斯低聲說,他也在注意車隊的方向。

“不清楚,看來他們談的有點艱難。”紳士低聲說。

“****,有情況。”幽靈突然壓低了聲音,有人靠過來,他們在包圍別墅。

“日……退,我這邊也有。”赫斯那邊也發現了不對勁。

短短的時間內附近陸續出現了二十幾個人,正悄聲無息的像別墅靠近,這些人來得太快了……

“大白天的他們要幹什麼?”幽靈已經撤出來,再晚一點就得被包在裏面。

“大白天的幹什麼都行,只要他們不怕麻煩。”軍醫遠遠地看着,“都撤出來吧,情況有點不對勁。”

紳士倒是不着急,他靠在暗處盯着車隊,別墅裏出來的幾個人正在和出裏的人說着什麼,顯然雙方談的並不開心,突然車隊的人突然暴起,將別墅裏出來的人制住,兩到三個人對付一個,基本上沒什麼懸念就全都被安在地上銬了起來。

“我靠,他們好像是給官家幹活兒的。”紳士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他們是特工。”

“操,他們是來抓人的?”幽靈在耳機裏罵道。

“有可能,不過未免太巧合了吧?還是他們早有預謀?這就是個局?”紳士也趕緊退了出來,這裏不是久留之地。“可能整片區域都已經被控制了,我們還是先別輕舉妄動,會別墅,只要他們不搜我們就沒事兒。”赫斯低聲說。

“那去不是坐以待斃?”幽靈覺得不妥,這種事情他還真做不出來。

“出去更危險,這裏是旅遊區,他們不會折騰的太厲害。”紳士低聲說。

“扯淡,他們連這附近的人都沒疏散。”幽靈低聲罵道,“他們開始動手了是不是特工還不清楚不過他們肯定是衝着別墅裏的人來的。”

“別急,只能靜觀其變了,不管他是誰我們都不是對手。”紳士低聲說,“就算不是當局的人也是有組織的外來勢力,總之不會是我們的盟友。”

一行人迅速撤回去,這邊的情況已經不是他們能控制的了,這些來歷不明的人爲數衆多,實力雄厚,可不是他們這六個人能應付的,大白天的更是毫無勝算。

“如果他們是特工那會不會監視這一帶的無線電通信?”幽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不管會不會,先把電子設備都關了,武器藏起來,以防萬一,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和他們發生衝突。”赫斯從外面進來,“情況比預想的要複雜,這些人操外地口音,不是本國特工。”

“真的?你確定?”紳士吃了一驚。

“他們很少說話,基本上都是手語交流,剛纔聽見幾聲交談,口語很生硬,但有幾個完全聽不出外地人。”

“外來者?有其他發現嗎?”紳士問。

“看這些人配合如此默契應該是一支隊伍中出來的,這麼大規模的組織不會太難查,我已經把部分人的照片穿回去了,那邊有消息會隨時反饋,只是現在設備都關閉了,暫時接收不到,所以再等等,他們要是其他情報機構的人那事情反倒好辦多了,如果是當局的……”赫斯沒說下去,大家都明白他什麼意思,如果是當局派來的肯定不會只有這麼點人。

“如果是當局的他們不會不顧及附近其他遊客的死活,所以應該是外來者。”夜貓低聲說。

“這個目前不是我們能弄清楚,等等看結果就知道了。”紳士靠在沙發上隨手打開了電視,但他不是閒極無聊,而是爲了對有可能出現的搜捕做好僞裝,幾個大男人坐在客廳裏閒聊看起來的確有點不太正常。

lixiangguo

丁盈盈似是早就想好了,說道:“你就說你在廣告公司負責文案工作就好了,反正……隨便說就好了。”

Previous article

「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