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前輩,你要是能治好我三哥,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這是殷梨亭的脆音!

“這個,謝前輩,快說我三哥該如何治?幾時能好?”張松溪還算是冷靜的,問出了最關鍵的。

“是呀,是呀!謝前輩你快說,我三哥的傷需要什麼藥材,我這就去給你找來。”殷梨亭有些跳脫的性子,這會子又歡快的插話。

“嗯,你的腿有兩個法子,一快一慢,卻不知你們選哪個?俞三俠受苦那是肯定的,天底下沒那般好事!”

“既然都是受苦,那麼我選快的,快些好,快些站起來,快些撿起以前的功夫,我們武當七俠又能重新上陣!能重揚我武當的威名。”俞岱巖的話算是代表了諸人的意見。

“快的話,那麼就需要我去大都一趟,取藥!”謝遜沉吟片刻,對着衆人道。

“這藥物名喚‘黑玉斷續膏’,是西域金剛門的祕藥。專治金剛門的外門武功大力金剛指所造成的斷骨。”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咦,大哥,你從何處得知這般隱祕之事?我們是聽也沒聽過的”殷素素也奇道。

“還不是胡青牛那個瘋子說的,我記得以前和他喝酒時,他還專門和我炫耀過自己見多識廣!很是吹噓了一番。”

聽到了出處,衆人又都是聽說過蝶谷醫仙的威名的,更是信服了幾分。

“謝前輩,何以外域的祕藥出現在中原?這麼說中原有西域高手在?”又是張松溪,又問到了點子上。

作者有話要說:我發現自己最近都成習慣了。都是早上的一更少,晚上的一更多。

多謝你們的意見。

常常有些細節之處會忽略,或者出錯了,

很是抱歉。

不過謝遜你們指出。

我都會認真改正。 “老夫10幾年前四處找尋師父成昆的下落,天南地北都走遍了,我似乎在大都見過幾個西域金剛門的人,雖說底子不知深淺,可是我肯定,那些人就是西域金剛門的。”

“這麼說來,三哥的傷不是少林所爲了?那麼少林弟子是誰殺的?五弟是絕對不會幹這種事的!”張松溪又問道。

“少林弟子是你五師嫂殺的,和我殺的有什麼區別呢?”張翠山這會子卻是慘然一笑,覺得是自己連累了衆兄弟清譽。

殷素素這會子也漲紅了臉,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這會子她心中也後悔,如果早知道會和五哥在一起,她當時就放過那些少林弟子了。

“殺了就殺了,幾個賊禿而已,難道他們想搶人家的東西,別人就不該殺他了?再說那會子素素還沒嫁給你姓張的,我明教和天鷹教自會料理這些事兒,不稀罕你們武當背黑鍋!”

謝遜對張翠山這幅撐不起來的模樣實在是不喜,自回到中土,他就在不停的自責,不停的懺悔,實在是讓人心煩。

再說了,這兩人,他還是看乾脆利落、敢愛敢憎的殷素素順眼些。一個女人都能拋棄一切,和你在一起,難道你還一點兒都不想付出,不想擔着?

“大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自己如何都無所謂,卻也不能連累我武當清譽,不能連累衆位師兄弟。以後我夫婦自會上少林向少林方丈請罪,要打要罰任由他處置,我夫婦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五弟,其實不用這般的,我們武當七俠,有事當然是一體承擔,難道如今五弟你成家了,就不認我們這些兄弟了不成?”張松溪皺着眉,問道。

這會兒宋遠橋也覺得五師弟有些不懂事了,也怪不得人家生氣。再說如今三弟的傷有的治,本來就欠金毛獅王的,再不好好對五弟妹,自己臉上也燒的慌。

“是呀,五弟。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我武當是怕事之人?反正人都已經殺了,龍門鏢局的案子也出了,還能如何?大不了我們以後每人每年做10件善事,做個10年都沒問題的,也算是彌補弟妹當初犯下的錯,這樣五弟你也不用再愧疚了。”

“對啊,對啊,五哥,我可以每年做11件,多替你分擔的!”殷梨亭也歡喜道。只要有瞭解決的法子,大家高高興興的就好了。

“六哥,你穩重些,別讓謝前輩看笑話。”莫聲谷皺着眉道。

“獅王,那就是說,你如今其實不知道那黑玉斷續膏在哪了?要不要我們武當派人手協助?這實在不是我們信不過獅王前輩,只是如今事關重大,是以有再多的謹慎小心都不未過,希望謝前輩你老能體諒!”又是張松溪搭話,實在是個細緻的人,有智有謀!

謝遜覺得要是好好培養歷練一番,這位張四俠大有所爲!

“行,你們要是不放心,那就讓人跟着吧,我是無所謂!”

於是衆人商定好了,俞岱巖最近開始吃些調養身子的東西,等過了師傅的百歲壽誕後,再由張松溪隨着謝遜去中都取回黑玉斷續膏。

他們不着急,謝遜自是不急,看着沒他的事兒了,他就一閃身,走了。

還是去找無忌好了,結果就在後院見到了落寞的少年,本來謝遜不大在意這些,不過聽到了他嘴裏的唸叨,便停了下來。

“都圍着無忌了,不稀罕我了。我也喜歡他。可是,可是如今大家都喜歡他了,都不喜歡我了……”

這個時候的宋青書才13,正是性格形成的時候,他雖也高興有了玩伴,可是看着以前對他關愛有加的衆人都對着無忌噓寒問暖,每個人都是“無忌長,無忌短”的。忍不住的有些嫉妒,落寞了。

“小鬼頭,要不要和我學武功?”謝遜問道。

“纔不,我太師傅最厲害了,好好練我武當功夫,肯定會成爲天下第一高手的。”

“如果你和我學的話,我保證你爹爹,你的衆位師叔都會大吃一驚,不會只關注無忌那臭小子的。”

“纔不要,我纔不是嫉妒無忌,我只是,只是……”說到後來,他便開始支支吾吾,也不知道想說些什麼了。

“是,你不是嫉妒他,你只是羨慕他,別人都圍着他轉了,不喜歡你了,對吧?”

“是,不是的,不是的。我爹爹纔不會喜歡無忌多過我的。”他先是肯定後又立即大聲反駁,似乎很有說服力的樣子。

“呵,小鬼頭,隨便你,不過要是你想通了的話,那就自己來找我吧!我的話一直有效哦!”

雖然覺得宋青書很可愛,很萌,可是如今他還沒那麼多功夫去調教。

在武當待了不幾日,便到了四月初八,張三非的百歲壽辰就在明日,他雖不喜鋪排,不喜熱鬧,可也知道衆弟子定會有所安排的,在這麼個喜慶的日子裏,自家弟子一個殘廢,一個失蹤,有些讓他揪心外,他自然也是要出去,和弟子們團聚一番,再說如今自己的太極功小成,也該傳授給衆弟子,讓武當大放異彩了。

如此想着便整理衣袍,稍修儀容,打開了大門,結果,就一眼了看到立在門口的張翠山,張三丰只當自己是思念成疾,老眼昏花了,結果張翠山忍不住心中的激動,直接撲到了張三丰的懷中。

“師傅,師傅,師傅……”似乎不會再說點別的了,只不停地喊着師傅,師傅的,將自己全部的敬愛都深含在這兩個字裏了。

張三丰也是激動不已,眼眶溼溼,一時間,傷感瀰漫。

良久,這二人總算是在弟子、師兄弟的勸阻下收拾了自己的情緒,張翠山也跪下來行了全禮。恭賀了師傅的百歲,再就是稟告了自己已成家生子的事情!

張三丰果然很高興,急忙讓人去帶殷素素和張無忌過來,他老人家對着徒孫也是好奇的緊,着急着要見他。

“翠山,爲人要胸襟寬廣,對於正邪之道也不是按門派劃分的,一個人雖處在正道,可是心術不正,那麼他便是邪道。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我一向都知道你心思重,可實在是沒必要,就算是媳婦是天鷹教白眉鷹王的愛女,那也不差。”

“此人行事雖狠辣,可也算是光明磊落之人,值得一交!我對你岳父也算是神交已久,以後要機會了,可要多來往一番。”

“是,師傅。多謝師傅教導。”聽了張三丰的這幾句話,張翠山覺得自己一直的困擾全都解開了。放下了心結的張翠山便和師傅說起了在冰火島的種種。

“師傅,三弟的腿有治好的把握了。”在旁邊的俞蓮舟趁着五弟吃茶的空子,插話道,向師傅報告了另一樁喜事。

“哦,這可是真的?是誰?有如此本事?他在哪?快帶我去見見他,親自謝謝人家。”

三弟子的傷也是張三丰的一塊心病,如今聽得有了治癒的希望,自是喜不自勝,也不端着架子,就要上門去謝謝人家。

“這還是託了五弟夫婦的福氣,他拜請了明教的金毛獅王謝遜上了武當,沒想到此人於醫道一途,研究甚深,他言明有五成的把握能治好三弟。”俞蓮舟半點沒提自己,都說張五夫婦的功勞。

“二哥,你這麼說,可真是讓我不好意思了,誰不知我義兄是看在武當七俠的情義上才答應上武當一試的,二哥這樣說,讓我的臉往哪擱?”剛進門的殷素素笑道。

自聽了小道童的稟報,說是掌門要見她,她又是忐忑又是激動。萬一張真人不喜歡自己,那該如何?

這會子聽到俞蓮舟替自己夫妻說話,心中的感激大增,便開口稱讚了幾句武當衆人的情義。

“晚輩天鷹教殷素素拜見張真人。”對着張三丰,殷素素是沒半點天鷹教大小姐的傲氣,恭恭敬敬地拉着張無忌行了大禮。

“好好,快起來,快起來,無忌過來,讓太師傅看看。”

“師傅,讓我們一家三口給你磕個頭,也算是謝了師傅的教養之恩吧!”張翠山也跪下去。

三人再次恭謹地行了大禮,敬了茶。張三丰吃了這杯媳婦茶,算是徹底地承認了殷素素這個弟子媳婦。

衆人看着禮節完畢,急忙扶起了張五一家三口。張三丰愛憐的將無忌摟在懷裏,慈眉善目地問他這幾日吃的可好,玩的可好,看的衆弟子都眼熱不已。師傅高興便好,好久都沒有見過他這般高興了。

好一陣子,看着無忌有些疲了,便放開了他,對着衆人道,

“隨我一起去拜見一下這位明教的謝獅王吧,他實在是我武當的大恩人。你們不可懈怠,要好好地招待他。”

“是,師傅!”衆人躬身應道。

謝遜自是不知道這會子張三丰要來,他正亂沒形象地倚靠在院子中央的那棵參天大樹的樹枝上,嘴裏還叼着一根不知哪裏掐來的草,正閉目沉睡,其實是打盹呢。

聽見腳步聲,他也沒大在意,剛要開口時,卻發現了一絲不對勁,有高手出現,他心中一驚,雙眸圓睜,跳將起來……

結果悲劇了!他忘記自己在一棵樹上了,衆人只聽的“咚”的一聲,擡頭一眼,這位一向以高人形象出現的謝獅王撞到樹上了!高人形象破滅!

衆人忍不住嘴角抽抽,實在是太好笑了。不過怕他惱羞成怒,大家都忍着不敢笑,不過也實在是忍的難受。尤其是殷梨亭,他已經抱着肚子快憋不住了。

謝遜卻是沒半點兒不好意思的,跳下來,站在地上,裝模作樣的拍拍身上沒有的土,冷臉道,

“這位只怕是武當張真人了吧?晚輩謝遜,參見張真人!”

強烈推薦: “謝獅王,果然風采過人。老道佩服。”

“我謝遜就是個瘋子,可沒什麼風采的,自也也沒讓張真人佩服的。張真人可別臊我。”

“哈哈,獅王卻是謙遜,不過我武當上下將獅王的恩情都記在心裏了,以後但有差遣,儘管開口,武當上下,必盡全力。”

“好說,好說,張真人也太過謙虛了,不看別的,只看在五弟和素素的臉面上,能做的自然要做,是吧?再說如今你我兩家可是親家,如何能不一家親呢?”

“哈哈,獅王果然快人快語,貧道甚喜,心中敞亮!今日定要和獅王痛飲暢談一番不可了!”

“哦,這有何不可?想不到張真人亦是同道中人,奉陪奉陪!”

豪門錯愛:逃離狼性總裁 說完二人便哈哈大笑,攜手而去。

留下的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於放聲大笑,驚的樹上的鳥雀“撲騰、撲騰”地飛走了。

迷愛的森林 這裏張三丰和謝遜二人來到武當的後山頂,吃酒暢談,果然快哉!二人一個是武學宗師,一個經歷頗雜,是以越聊越投機,竟是大有相逢恨晚之感!

這一番暢談直持續了一個晚上,二人都是大醉而歸!看到衆人都是搖頭不已。

第二日,凌晨一大早,謝遜便去了俞岱巖的房間一趟,良久,他才走出來!除了這二人外,卻是無人知曉。俞岱巖又是淒涼又是傷感了許久,又想起謝遜之語,精神卻是振奮了幾分!

第二日,便是張三丰的百歲壽誕,可今年,卻有幾分不尋常所在,來的人很多,而且各個神色詭異。

“大師哥,這些人只怕是來者不善呀!”張松溪站在宋遠橋旁邊說,後面跟着的是宋青書,作爲武當第三代的大弟子,在這種事情上,自然是要出來歷練見人的,武當以後要交給青書打理的,自然是潛移默化的早早教育。

“是,我也覺得,似乎是他們商量好了的,再看看這些人,腰間都帶着武器,簡直欺人太甚,不將我武當放在眼裏!”莫聲谷也說道。

“大師伯,崑崙派的帖子。”一位小道童正在這時遞上了一張帖子。

“啊!這崑崙的何太沖何掌門竟然親自來了。也不知道他夫人來沒有,還是趕緊地稟報師傅,讓他老人家親自出面迎接吧。”

當下再不二話,便向着內室走去,向張三丰遞上了崑崙的拜帖。

“鐵琴先生竟是來了中原不成,是該出去迎迎人家。”說着便帶着衆弟子出門,卻沒見到張翠山,又問,

“翠山哪裏去了?這會兒怎麼沒見?”

“天鷹教的殷老爺子打發家人送來賀禮,我讓五弟去接待了。”後面的宋遠橋道。

“哦,這個殷老英雄果然是個性子急的,等忙完了這一通事體後,讓翠山帶着素素和無忌去拜訪一二。”

“是,師傅,我等會兒就去和五師弟說。”

迎接完了何太沖,又是崆峒五老,又是神拳門、海沙幫、巨鯨幫、巫山派的,紛紛攘攘地沒個消停,不過張三丰爲人謙虛,都是盡心盡力地迎接了。

他人老成精,自是看出來這些人的目的。不過如今那位明教的獅王是武當的恩人,自是要一力護他周全的。

看着這大廳滿滿當當的人,俞蓮舟氣不打一處來,喝道,

“這些人,簡直欺人太甚,要不是怕毀了師傅他老人家的壽宴,我真是想將他們趕出去再說。”

殷梨亭正要附和二哥的話,卻聽到小道童報道:“峨嵋派掌門滅絕、長老靜虛師太,率領衆人師姐弟,來給師祖拜壽啦!”

“哈哈,六哥,也不知道那位紀姑娘來了沒?這會子你隨着二哥去接待吧!”莫聲谷看着瞬間有些扭捏的殷梨亭,取笑道。

“極是極是,該是六弟出馬了。”張松溪也不放過這個機會。

大家笑的殷梨亭更不好意思了,可想到未婚妻來了,他還是紅着臉,硬着頭皮跟在張三丰和張松溪後面兒出去了。這讓留下的幾個人笑的更歡了。

滅絕師太冷着一張臉,這會子見了張三丰,硬是擠出了幾分笑容,看到衆人牙疼,二人寒暄了幾句,峨嵋武當一向交好,再加上殷梨亭的未婚妻便是峨嵋的紀曉芙,武當諸人都覺得,不管如何,這峨眉總是武當的強援吧!讓擔憂不已的衆人安心不少!

紀曉芙看着長身玉立的殷梨亭,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立時慘白……

過了熙熙攘攘地一陣子熱鬧後,大家奉上了壽禮後,又是寒暄,又是遇見了熟人,知己的。亂糟糟的一通折騰後,衆人終是坐定了,張松溪便道,

“諸位前輩,各位道上的朋友,今日是家師百歲壽辰,我們幾個不肖弟子沒想過要大辦,不過道上的各位給面子,都來了,我們也高興。盡我武當之能招待各位,雖沒別的美味,可美酒管夠!衆位隨意!等美酒滿足後,我們便賞賞我武當的風景如何?”

“張四俠,你既然這般說,老頭子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們這次來武當,自是首先要給張真人他老人家賀壽,二麼,當然是要武當交出謝遜那惡賊。否則,我們大家夥兒便要在這武當掄刀動劍啦!”崆峒的西華子受過謝遜的侮辱,這會子還哪裏能藏的住氣,跳出來了。

“哼,怪不得呢。我看你們暗藏兵器,就想着哪裏又給人家祝壽還帶兵器的,這會子,就藏不住,露出狐狸尾巴了!”莫聲谷冷笑道。

大廳中、廣場上的各方豪傑都忍不住有些臉紅,好吧!他們承認,帶着兵器來確實不怎麼地道,可誰讓如今的謝遜武功實在是高強,誰也不敢就說自己定能在謝遜的手底下討着好!

是以大夥兒一商量,人少不行,那大傢伙便併肩子上吧,這位金毛獅王雖被傳的神乎其神,可總架不住他們這快過千的陣仗吧!

“呵呵,那麼只要你武當交出謝遜那惡賊和天鷹教的殷素素那個妖女,我們保證,絕不動武當的一草一木!”又是西華子,這老傢伙顯然覺得風光極了,能在這天下英豪面前出風頭,滋味兒很是不錯!

宋遠橋是個厚道人,想着要是能勸衆人和睦的話,還是應該嘗試一番,他正要開口,就聽到外面傳來一聲洪亮的佛號。

“阿彌陀佛!少林主持空聞,率門下空智、空性兩位師弟,恭祝張真人鼎盛千秋!”

“少林方丈到了,快迎。”張三丰少年出身少林,又由九陽真經中悟出瞭如今的武當功夫,是以他一向對少林都客氣的很,以示不忘本!

空聞、空智、空性,再加上早已被謝遜打死的空見,被尊爲少林的四大神僧,這次都來了武當,顯見的這次怕是不能善了啦!

果然,便見那老和尚開口了。

“張真人,按說我們都是您的晚輩,這這個大喜的日子裏不該如此,可是聽聞謝遜和張五俠此刻正在武當,是以,老衲有兩件事向想兩位請教一番,可否?”

張翠山也知道此事不能連累師門和恩師,便站了出來,朗聲道。

“各位,龍門鏢局和少林僧人確實不是本人所殺,我武當衆人,行事光明磊落,從不用銀針暗器的,再說,那些人死在銀針的劇毒下,混賴到我武當頭上,卻是認也不能認的,以防辱及武當清譽!”

“是呀,大師,這事兒確實不是我武當所爲,如果硬要栽贓在我武當頭上,那麼我們也要向大事討回另一件公道事!”在旁邊的莫聲□□,

“我三哥十年前被少林的大力金剛指捏斷了四肢,如今還不死不活地躺着呢!這筆賬該如何算?請大師明示!”雖然已經知道了三哥的四肢並不是少林所爲,但還是看不上少林如此咄咄逼人,是以他這般也算是以牙還牙了吧!

空聞大師是個厚道人,又不擅口舌,被這幾句話問的是啞口無言!

“那麼我空見師兄之死呢?難道白白地給謝遜打殺了? 直死魔瞳 我們不用報仇了麼?”空智又問道。

這下,武當衆人都是啞口了。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正在這個僵持的關頭,峨嵋派的滅絕師太出來了,

“張真人,我敬佩你一身風骨,你武當亦是名門正派,如今窩藏明教妖人,卻是爲何?那魔教妖女成了你的兒媳婦,你便要袒護她,我們也無話可說,可是那惡賊謝遜呢?和你有什麼關係?非要護着他?”

衆人聽得峨嵋掌門出音相詢,都是一驚,誰不知道峨嵋武當好的快成一家了,而且就快成兒女親家了,如今滅絕師太這般是要鬧哪樣?

很多人摸不着頭腦,便詢問,自是有知道內情的,不大一會兒,衆人就知道了謝遜滅了滅絕師太的俗家方家全家,雞犬不留!

這下有好戲看了,羣雄都振奮起來了,峨嵋出頭了,就更好啦!

“這,實在也不是我袒護謝遜,實在是這裏的糾葛甚深,冤冤相報何時了!而且謝獅王也已說過,八月中秋節在黃鶴樓了這樁樁件件的恩怨,大家又何苦相逼?”

那滅絕正想說些什麼,便聽到耳邊響起了敲鼓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鷹王,你說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多可笑?”

“是啦是啦!狗屁不通!說是上門給人家祝壽的,卻沒想到什麼狗屁倒竈的事兒都要逼着武當一番。也不知道忍耐一番,嘗過了武當的美酒再說。真是賠啦!可笑可笑!哈哈哈哈哈……”

聽着這兩句對答,內功高深的自是沒事,不過那些普通弟子可遭殃啦!一個個臉漲的通紅,到後面,都忍不住地噴出一口血!

二人的笑聲還未完,人便飄然而至!

謝遜、殷天正二人並立在武當廣場的大鼎上,遙遙地抱拳,開口道,

“明教/天鷹教,謝遜/殷天正恭祝張真人千秋長樂。”

“我們的賀禮可是在後面啦,數百人敲敲打打的擡上武當山,爲張真人的百歲添的熱鬧!”殷天正又補充道。

“哈哈,親家,這麼客氣做什麼,如今我們兩家正該多親近纔是!翠山,去拜見你岳父。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讓他看看你,不過要小心,表現好些,省的你岳父看你不順眼,給你一頓排頭吃不可!”張三丰也是個不拘世俗之人,當着天下英豪的面兒和殷天正論親說笑起來。

“張真人,放心,雖說對拐走我寶貝女兒的臭小子是一百個不順眼,不過貴派高徒麼,卻是很稀罕吶!”

二人寒暄的空子中,張翠山已經走到了那廣場中央,雙腿一曲,跪了下去。

“小婿拜見岳父大人!”

lixiangguo

但是面對這樣優秀學生,我有點慌了。

Previous article

男的留下,女的出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