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諾柳見德平情緒快要平復,眼看時機成熟,她滿是誠懇的對德平柔聲說道。

可沒想德平,只是撇她一眼,不冷不熱道,「呵呵,諾柳小姐,正如你之前所說,我德平對諾家大小姐有意思,整個曲城的人都知道,我對諾柳小姐,沒有任何感覺!」

「三公子,難道看不出諾柳是真的喜歡你?更何況大小姐,情願喜歡這樣的武道廢物,也不喜歡三公子,三公子又何必強迫自己。」諾柳臉色難堪,說到這份上,還被拒絕。

她好歹是諾家大長老的獨生女,這樣要還被拒絕,她顏面何堪,德平倒是一臉不以為然,說道。

「諾貝小姐就算喜歡誰,也絕不會喜歡上連武道都沒醒覺的廢物。」

「就算凌公子武道沒有醒覺,那又如何,我喜歡誰,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德平,你給我聽著,你若在敢胡言亂語,休怪我對你不客氣!」諾貝抵擋在凌天身前,冰冷說道。

諾貝的語氣不容置疑,眼神更是堅定不移,站在對面的德平,頓時一愣,他顏面全無。

沒想到自己身為德家三公子,跟眼前沒用的武道廢物凌天對比,自己竟然輸了!

一股龐大氣勢釋放而出,周圍來往的路人們,見到諾貝釋放出氣勢,他們嚇得連連退後。

眾人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諾貝憤怒情緒,諾貝隨時有可能對德家的三公子出手。

眼前可是兩大家族,若真動起手來,後果不堪設想,諾柳沒想到諾貝會如此動怒,她也意識到事情嚴重性,急忙說道。

「大小姐,萬萬使不得,對方可是德家的三公子!」

「諾柳,你給我退下,這裡沒有你任何事,你能代表諾家?」

諾貝見到諾柳抵擋在身前,語氣嚴厲道,突然被這一喝,諾柳渾身一顫,心中不由來感到恐懼,下意識退到一旁。

從小到大,在諾柳的記憶中,諾貝一直非常溫柔,不會對任何人發脾氣,也不會嚴厲喝止任何人。

直到這一刻,諾柳才回想起來,眼前的此人,她才是真正的諾家大小姐!

站在對面的德平,也是一時之間愣在原地,他從未見過諾貝如此強勢的一面,德平內心無比震撼,一股莫名情緒由心而發。

沒錯,就是她,她就是我心中一直想找的那個人。

待人待事隨和,平易近人,但遇到任何困難時,她會比所有人都更加堅強,這是骨子裡透出來的倔強。

只有這樣的人,才配得上我德平,我要她,一定要得到她。

不過德平既興奮,又嫉妒,他興奮能見到諾貝這一面,更加堅定諾貝正是他想要的人,可卻嫉妒凌天,沒想到像凌天這樣的武道廢物,竟讓諾貝小姐如此重視他。

對面的德平,見到諾貝釋放出氣勢鎖定在他身上,他並未有任何反抗,德平很清楚,要是跟諾貝動起手來,事情的嚴重性。

這恐怕引起兩大家主的戰爭,德平其實很不願,何況對面站著的人,可是他認定的女人。

德平也不想在諾貝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德平很是紳士,微微欠身,說道。

「之前德平無禮之舉,還望諾貝小姐能夠原諒。」

不遠處的諾柳,見德平要跟諾貝動手,她嘴上雖勸說,內心卻巴不得兩人動手,動手后雙方不會有任何發展的機會,可就在緊要關頭,德平公子卻低頭向諾貝小姐道歉。

如此一來,大小姐不僅沒與三公子有什麼隔膜,甚至還有可能覺得三公子能低頭認錯,大度紳士產生好感。

如此一來,她更沒機會,諾柳心裡著急,卻又不敢多說什麼。

見到諾貝嚴厲的一面,真把諾貝惹生氣,對她沒有任何好處,諾貝見德平認錯,她倒也不是小氣之人,將氣勢收回,說道。

「諾貝也有無禮之處,還望三公子莫要見怪。」

就在諾貝剛說完此話,只見一個身影飛躍而來,出現在凌天等人的身旁不遠處,德平見到出現在此處的人。

德平頓時一驚,有些意外,一般情況下,此人極少出門才對。

諾家年輕一輩里的最強者,諾風怎會出現在這裡,諾風注視著眼前幾人,一臉不以為然道。

「好久沒出來一趟,本以為遇到什麼好玩的事,還沒開始,就結束了,實在無聊。」

諾柳,德平,站在原地,不敢隨便說話,他們都知道,諾風的性格較為古怪,一般人難以琢磨,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也是常有的事,遇到此人能躲則躲,諾貝剛打算開口。

「凌天,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真是緣分啊。」邋遢青年諾風說著,直接一手搭在凌天的肩膀上。

「諾風,你覺得真是緣分?還是你感到無聊,暗中跟出來的?」凌天隨意道。

諾柳,德平,諾貝,聽聞此話,頓時一驚,驚訝注視著凌天,以前從來沒人敢用這樣的語氣跟諾風說話!

而不遠處看熱鬧的人們,聽聞凌天將其稱呼為諾風,他們更是退後更遠,有人驚呼道,「他就是諾風,四年前胡家的四公子,不知怎得罪他,被他直接就打死了!」

「別跟他對視,據說與他目光對視的人,都會被暴打一頓。」又有人驚呼道。

聽著周圍路人們的流言蜚語,諾風沒在意,笑道,「既然知道,就別點破我啊,我們接著喝幾杯去?我知道曲城裡,有一間不錯的酒樓。」

「我倒是想應約,只是我陪諾姑娘出來…」

「凌公子,既然諾風哥哥要找你喝酒,你陪他便是,諾貝也正好有些事,打算回去。」諾貝沒等凌天說完,直接說道。

若有諾風陪凌天喝酒,兩人顯得交情不錯,相信在曲城,就算凌天是武道廢物,若有人想算計他,也得衡量一下有沒有那實力。

對於凌天來說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諾貝毫不猶豫同意。

一旁的健壯男子德平,見到諾風邀凌天喝酒,心裡很疑惑,這黑髮青年有什麼本事,竟連諾風都想與其結交,不知心裡打著什麼主意,德平拱手道。

「諾風公子,在下德平,不知能否與兩位喝幾杯…」

沒等德平把話說完,諾風一抬頭,撇著臉,一臉嫌棄的目光,打量著德平,說道。

「喝什麼喝,我們跟你很熟嗎?」

本部來自看書罓

本書來自

看過《狂傲武神》的書友還喜歡 ?推薦閱讀:?

諾風說話毫不留情,一臉嫌棄的表情看向德平。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德平沒想到諾風會說出這樣的話,竟一點面子都不給他留,直接說出這樣的話,他好歹也是德家的三公子,被這般無禮對待。

不過德平也只能憋著一肚子委屈,他早就聽聞諾家的天才少爺諾風,性格極其古怪,常人根本無法理解他,甚至非常不屑。

就連諾家的家主,長老們,他都不放在眼裡。

德平一直本以為,這些不過是傳聞而已,直到這一刻,見到諾風,他才意識到,那些傳聞是真的,諾風比傳聞中還要難接觸。

不管對方是誰,諾風說話都絲毫不留情面。

站在原地,德平也不在開口說話,他很清楚,就算自己在多說什麼,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不過德平心中很是好奇,這黑髮青年有什麼能耐,能跟諾風混的這麼熟。

豪門暗欲:冷麪總裁寵妻上癮 不僅諾風如此,就連諾大小姐,也對此人產生好感,德平打量著凌天,諾風沒理會別人的看法。

直接搭著凌天的肩膀,直徑走向遠處,而諾貝也朝著諾家的方向走回去。

很快只剩德平與諾柳還留在這裡,諾柳走到德平身前,柔聲道。

「三公子,諾柳倒是有些時間,若三公子不嫌棄的話,諾柳可以陪三公子喝幾杯,不知三公子意下如何?」

德平聽聞諾柳此番話,他一臉平靜,禮貌道,「感謝諾柳小姐的好意,不過德平現在想起,還有些事要處理,現在就要回去,若有機會,在跟諾柳小姐暢飲幾杯。」

說完此話,德平行禮便轉身離開,只留諾柳一人,尷尬站在原地,諾柳眼中滿是怒火。

注視著德平的背影,她已低下身段,可沒想到德平竟如此不給面子,直接轉身就離開!

好你個德平,我諾柳究竟有什麼地方不如諾貝,好言相勸,你卻不領情,哼,我們走著瞧,諾柳一肚子悶氣,心中碎碎叨叨暗道。

原地跺腳,便轉身朝著諾家的方向走回去。

另外一邊,諾風帶著凌天,兩人勾肩搭背,朝著曲城一間酒樓方向走去,很快兩人走到酒樓面前,諾風自信滿滿的說道。

「我敢保證,這裡是曲城裡最好的酒樓。」

就在諾風剛說完此話,酒樓里急忙迎出一個店小二,恭敬來到諾風身前,他禮貌道。

「諾風公子,裡邊請,裡邊請,您大駕光臨疏風酒樓,疏風酒樓頓時蓬蓽生輝。」

在疏風酒樓里喝酒的客人們,聽到店小二將眼前此邋遢青年男子,稱呼為諾風公子,頓時熱鬧非凡的酒樓,一下鴉雀無聲。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諾風的身上,卻不敢開口。

店小二走在前方帶路,諾風與凌天被引進酒樓二層,這時一層那些喝酒的客人們,才忍不住開口道。

「他就是諾風公子嗎?諾家裡年輕一輩里最強的諾風?沒想到如此年輕!」

「諾家的諾風公子,據說有望超越德家的天才公子,年紀輕輕早在一年前,就已達到九重岩王修為,僅差一步之遙,便能成為十重岩王!如此潛質羨煞旁人。」

「諾風公子穿著打扮令人著實費解,不過你們注意到嗎?一直都傳聞諾風公子性格怪癖,從不與任何人往來,之前站在諾風公子身邊的那黑髮青年,他又是何許人也?」

聽有人這麼一說,其他喝酒的客人們,頓時有些費解,心中滿是好奇。

對於黑髮青年他們感到陌生,沒想到連諾風公子都能結交,恐怕那黑髮青年的來頭肯定也不小。

不過對於眾人猜測,凌天,諾風兩人並未得知,兩人直徑走到酒樓二層,不過剛走到二層,諾風頓時一愣,片刻后,諾風往後退,一本正經道。

「我們換一家酒樓。」

凌天聽到諾風說出此話,也是微微皺眉,方才諾風說過,這間酒樓是曲城裡最好的酒樓。

為何興緻勃勃走到二層,諾風突然會想著趕緊離開,凌天心中好奇,掃視向四周。

這間酒樓二層的人並不多,不過回想起諾風之前目光所注視的方向。

凌天可以肯定,那邊正坐吃東西的橙發年輕少女,正是諾風所看的方向,不知諾風為何躲避著此女子。

見諾風打算退下二層,還沒等諾風轉身離開,凌天一把拽住諾風的胳膊,不以為然道。

「諾風,我看挺好,不用換其他酒樓,就在這裡,你不是說這是曲城最好的酒樓?」

「凌天,你別胡鬧,相信我,我還知道另外一間酒樓,那裡的美酒也相當不錯。」

諾風掙扎,打算掙脫掉凌天,可凌天突然使力,諾風整個人一下愣在原地,微微皺著眉頭。

「不就是請客問題,實在不行,我請你,我們就在這間酒樓,別那麼小氣,你也不像是小氣之人,而且有些事情,並非你想躲避,就能避得了。」凌天臉上神色依舊平靜道。

「凌天,你看我諾風像是個小氣之人,只不過某些原因,我才想換一間酒樓,呃,你這是來真的?一定要在這一間?」

愛是人間地獄 把話說完,低頭看向凌天抓住他的手,諾風不再掙扎。

凌天笑而不語,見其如此表情,諾風也不在說話,凌天鬆開諾風,直徑朝前方走去。

諾風看著自己的手臂,隨後注視向凌天的背影,諾風嘴角上揚,不知心中在想著什麼。

坐在不遠處正吃東西橙發年輕女子,見到迎面走來的諾風與凌天,她美目中有些驚訝,將目光鎖定在諾風身上,見到橙發年輕少女,將目光注視向他,諾風急忙看向其他方向。

凌天與諾風很快坐下,看到諾風這番詭異的舉動,凌天似笑非笑的說道。

「諾風,在諾家這段時間,你的傳聞我聽過很快,沒想到一向令人畏懼的諾風,竟有害怕見到的人。」

聽聞凌天說出此話,諾風臉上露出不屑神色,一臉不為所動,說道。

「凌天,你別光討論我,你雖來諾家沒多久,關於你的傳聞也不少,武道廢物,真是這樣的嗎?」

凌天聽到諾風說出此番話,並未感到意外,畢竟方才拉住諾風的手臂時,使出一些力道,尋常人的力道,絕不可能拉得住一名九重岩王,凌天笑道。

「不如我們交換秘密?」

諾風點頭不語,似乎等待凌天先開口,凌天倒也是爽快之人,直接開口說道。

「首先我對諾家沒有任何目的,正如你們所知,我在瑪荒森林昏迷,是諾小姐救我回來。」

「不知為何,會喪失以前的記憶,甚至連我是什麼武道,我都不清楚,不過醒來時,我曾使用過一次符獸,我應該是靈符修鍊者,你們為何看不出我的修為,我也不清楚。」

說完此番話,凌天目光注視向諾風,至於諾風信不信他的這些話,那完全取決與諾風,諾風注視著凌天,沉默片刻,才開口說道,「這就是你所有的秘密?沒有絲毫保留?」

「這雖然並非什麼秘密,不過也是僅一些關於我的事,倒是你,諾風,你與旁邊那位橙發的女子,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不妨說來聽聽。」凌天一臉不以為然道。

「好奇心會害死人,你難道真不怕死?呃,既然你真想知道,我便告訴你,這件事,世界上只有兩人知道,除我跟她之外,你將是第三人。」諾風嚴肅道。

凌天只聽腦海中傳來諾風的傳音,「一年前,我曾出去歷練,地點為伐雲峰,那裡七重王獸較多,甚至有八重王獸,九重王獸,對八重王級巔峰的我來說是最好的修鍊地。」

「卻沒想遇到八重王獸幻魅狐,為突破八重王級修為,我拚命與其搏鬥,卻落得遍體鱗傷,性命危在旦夕,就在這時,誰曾想德家內宗排名第二的弟子,德巧也恰好出現。」

「德巧一見八重王獸幻魅狐,便展開猛烈攻擊,而她又怎可能是幻魅狐的對手,我與她最終聯手,逼得幻魅狐走投無路,卻釋放出幻魅狐的特殊武道幻影,我與她同陷其中。」

「等再度醒來時,我與德巧,躺在一個山洞裡,全身一絲不掛,陰差陽錯,她的身子讓我奪走,我意識到犯下錯誤,打算悄悄離開時,她卻醒來,就坐在那裡看著我。」

「而我,見她雙眼通紅,幽怨的眼神,我則選擇逃離,後來我在伐雲峰突破九重岩王修為,便在也沒出過諾家,從那時在也沒見過德巧,而此女子,正是德家的大小姐德巧。」

聽完諾風的傳音,凌天臉上露出壞笑,注視著他,不以為然道。

「我之前還好生納悶,為何你見到此女子,連頭都不敢抬起,就想逃,原來是你欠下的風流債啊。」

就在凌天與諾風談話之間,不知何時,身旁那一桌的橙發年輕女子站起身,已來到他們的桌前,橙發女子直接坐在諾風的對面,目光直視諾風。

而諾風則一下低頭,不敢看她。

「諾風,我還以為你會躲在諾家一輩子。」橙色秀髮女子語氣平靜的說道。

諾風沒想到橙發女子德巧,會突然直接坐到他們的桌前,他想也不想,直接站起身,打算離開。

lixiangguo

可問題是,如果他們這麼簡單粗暴就把責任歸於雲千幽的身上,然後全心對付她,那若是背後還有一個神秘的敵人,那可怎麼辦?

Previous article

北極熊一聲低吼,如座肉山般沖了過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