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諸人順著她目光望去,一個個臉色驟變,但見光壁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似乎是通道承受不住時間流的衝擊,已經開始了崩壞,而前路漫長根本就望不到頭。

「大家把速度提到最快。」

李默大喊一聲,背上雙翼一展,抱著蘇雁和柳凝璇,宋舒瑤穿有飛天羽衣,可以輕鬆飛行,便又她帶著秦可兒。

翼人國的人則都翅膀狂扇,諸人猶如流光般在時間流通道中飛快的行進著。

轟,。

後方突地傳來一聲巨響,光壁終於承受不住衝擊而破裂,一大股大股的流光猶如海浪般呼嘯而來。

眾人大驚,卯足了勁朝前狂沖,一口氣懸在嗓子眼裡,上不得下不去。

前路漫漫,終點一點也沒有出現的徵兆,反倒是流光海浪越來越近。

沖沖沖,。

諸人狂飛不止,背上大汗淋漓,滔天的光浪距離諸人已不過十來丈。

這樣的距離一個浪頭打過來就能夠把人卷進去,而一旦捲入其中斷然沒有生還的可能。

「璇兒。」

李默大喝一聲。

柳凝璇自是會意,背後五行一輪,小手一揚。

磅磅磅,。

一個個傳送陣驟地現形,將末尾的翼人國將領一下子轉移到前方。

這一瞬間恰恰是浪頭翻起之時,若是柳凝璇的動作慢上半拍,那麼幾個末位的將領必定已經捲入浪中。

但饒是如此,眾人還是心有餘悸。

因為這光浪的速度和勢頭越來越快,越來越大。

柳凝璇不斷催動傳送陣,閃電般的起陣,閃電般的轉移,容不得絲毫的差錯。

此刻的她肩負著所有人的生命,如此重擔下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抗得住的,但是柳凝璇一臉冷靜,跟隨著李默這些年見過了這麼多大的世面,生死歷險早是習慣,以至於在這種狀況她仍能最大限度的鎮定著,起陣收陣嚴絲合縫。

也幸虧她修為到了中期境界,如此才能夠趕在一**光浪襲來之前不斷轉移人馬。

如此,前方終於有光點出現,那是一座光門。

眾人直是大喜過望,此時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一個個狂吼著飆射。

但是,光浪的勢頭已大如滔天般,眾人頂部的光壁也在此時崩碎開來,上下左右四路光浪涌來,在瞬間將諸人包裹。

剎,。

陣法在那瞬間的瞬間啟動,在眾人即將被包裹之前,以那麼毫釐之差的速度將諸人轉移了出去,人便已在光門之前。

就在眾人竄入光門之時,光浪重重擊在上面,將光門震得粉碎。

… ?與此同時,李默一行人出現在了浮島傳送台前。

望著周遭浮島和那長空上飛過的百鳥,聽聞著遠處浮島上傳來喧囂聲響,眾人全都鬆了口氣。

「璇兒,辛苦了。」

李默說道。

「沒事。」

柳凝璇擦擦額上的汗,嘻嘻一笑。

一路上高速放陣消耗的體能也是相當巨大的,但在那麼危機的情況下還能夠保證全員通過,光這點就足值得驕傲了。

翼人國將領們則都投來感激的目光,若沒有柳凝璇出手,他們只怕早就葬身在此了。

「影象資料中的天色沒有這麼暗,看這樣子我們至少是回到了隕石怪抵達的一天之前。」

宋舒瑤分析道。

「不管是一天還是幾天,時間都很緊迫,我們走吧。」

李默說道。

於是諸人立刻踏上傳送台,一瞬已抵達了城池所在的浮島上。

唰唰唰,。

就在眾人一現形的時候,周遭一群守衛立刻抬起槍對準諸人,領頭的中年男子沉聲質問道:「什麼人敢擅闖我天人教。」

李默立刻說道:「在下自外而來,有要事欲面見羽華夫人。」

「教主早有嚴令,天人教已封世閉門,外人不予入內,你們速速退去,勿要擾亂這裡的安寧。」

守衛頭目冷臉叫道。

「此事關係到貴教的生死存亡,還請師哥破例通報。」

李默神色一肅。

守衛頭目冷冷說道:「我教封門,便與萬事無關,你莫要在此糾纏,否則的話休怪我等不客氣。」

「師哥,這事情……」

李默聲音一抬,堅持繼續朝下說。

「把他們趕出去。」

守衛頭目大喝一聲,諸守衛立刻朝前疾走,槍勢如長虹貫日般,試圖將眾人逼回傳送台中。

李默眉頭一皺,淡淡說道:「既然諸位師哥如此固執,那我們就放肆了。」

話一落,十來個翼人國將領們便紛紛出手,三五招下便將守衛們擊退了。

見來人如此兇猛,守衛頭目臉色一變,大手一揮道:「立刻去稟告嚴師哥。」

話落,幾個守衛立刻飛奔趕往內城,不多時便有一大批人馬從裡面趕了出來,領頭的是一個身著黃袍的長須老者,李默一眼認出此老便是之前在大殿里出現過的人物。

「嚴師哥,這些外人闖入這裡,不理我們好言相勸離開,還試圖闖關。」

守衛頭目連忙趕過去說道。

「翼人門的人么……真是好大的膽子,可知我天人教封門避世,再不理世間之事。」嚴師哥肅然說道。

李默立刻說道:「此事確實事關重大,關乎貴教生死存亡。」

嚴師哥聽得大笑一聲,嗤笑道:「自本門避世以來,你們不是第一個闖到這裡的人,哪一個不是滿口要事,更把我天人教拖下去,但是無論你們有天大的要事,今日的結果也只有一個。」

他大手一揚道:「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若然再不離開,我便將你們投入我教的,,封神山中,讓你們永生永世不得離開。」

「這些人怎麼都是死腦筋,怎麼說都不肯通融下。」

蘇雁嘀咕道。

「這麼說只有硬闖咯。」

柳凝璇蹙起眉頭。

「不行,一旦開打事情只怕會變得更加複雜。」宋舒瑤斷然搖頭。

諸人也都神色一肅,隕石怪一戰天人教所呈現出來的戰力是非常可怕的,比李默修為高的人都不在少數,等會兒若打起來只怕非但見不到羽華夫人,反倒會被經歷一場惡鬥。

隕石怪來襲來即,這個時候受傷絕不是一件好事。

這時,便見李默肅然說道:「在下乃是洞湖真人門下,還請嚴師哥破例。」

洞湖真人四字一現,天人教諸人臉色都微微一變,嚴師哥也變得更加嚴肅,上下打量他一眼道:「你有何憑證。」

「憑證自然有,只是不知嚴師哥認不認得。」

李默淡淡說罷,一枚閃爍著流光的碎片從胸膛中分離出來,此物一現,頓時天地萬物都似受到影響般,大風呼起,雲彩飛揚,九天之上的星辰逐次燦爛。

「這是……」

嚴師哥瞳孔放大,雖然不知這東西為何物,但是卻深知這絕對不是普通物件。

就在這時,突地一道黑影落地。

淡淡香氣如深谷幽蘭,俏臉嫵媚似百花盛開,那身段玲瓏凹翹,誘惑中又透著無上高貴,可不正是羽華夫人。

「無限令碎片。」

她定眼看著碎片,目落到李默身上,說道:「洞湖真人,,死了。」

一句話落下,天人教眾人頓時大吃一驚。

「此事說來複雜,請前輩容我慢慢道來。」

李默拱拱手道。

深深看了青年一眼,羽華夫人輕輕點了下頭,說道:「帶他們進殿吧。」

話落時,她如同幻影般消失不見。

這時,天人教諸人臉上冷峻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恭敬。

十三信徒中,洞湖真人排名第三,在地位上比起羽華夫人是要高出不少的。

這青年身上既帶有洞湖真人秘藏之寶,身份自然毋庸質疑。

「請。」

嚴師哥欠著身,將李默一行朝城中引去。

沿途入城,關於洞湖真人弟子抵達的消息已火速傳遍,一時間道路兩邊諸門人林立,皆目帶恭敬。

李默一行沿路而行,亦不由暗暗輕噓著。

萬物流光陣當真太過玄妙,竟然真的將眾人送回到了萬年前的時空,以至於過了這麼一會兒工夫,仍然如墜夢中一般,顯得不甚真切。

不多時,一行人終於到了大殿。

此時,殿中諸長者列位,一個個目光銳利,上下打量著來人,羽華夫人坐在寶座上,沒了庸懶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半分凝重。

「拜見羽華夫人。」

李默躬躬身道。

「好了,不必多禮,說吧,洞湖真人出了什麼事,否則他不會將無限令碎片傳到你手上。」

羽華夫人一擺手道。

李默便道:「其實,我們是經由萬物流光陣從萬年之後趕過來的。」

「什麼。」

眾長者雖早有揣測,可能洞湖真人發生了事情,但李默所說的事情卻比他們所想的要震撼人百倍。

以至於羽華夫人都深蹙起了眉頭,一雙美目緊緊盯著李默。

萬物流光陣是天人教最高的機密之一,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高層,如今一個外人道破這事情,便讓氣氛頓時詭異起來。

李默接著說道:「我知道這事情令諸位可能難以接受,但是這是事實,而且在下有足夠的證據能夠證明,其一,我知道萬物流光陣的陣核所在。」

話落,他嘴唇微動,凝話成絲,直接傳進了羽華夫人的耳中。

羽華夫人瞳孔微放,眼中流露著驚訝。

雖說高層都知道萬物流光法陣的存在,但是其陣核所在位置卻不出三人知曉。

接著,李默問道:「不知道過幾天時間,前輩會召開會議,商討關於擴建北端浮島修鍊場的問題。」

這一說,羽華夫人臉上驚訝之色更濃,只因為這事情她可從未跟他人提起過,這腦袋裡的東西被人知道了,足可映證來人話語的真實性。

此刻,她神色一凝道:「明日我便準備召開會議來商討此事。」

「果然,只是把時間提前了一天……」

李默蹙了下眉。

「這麼說明天我教將會發生一件足以令我啟動萬物流光法陣的嚴重事態。」

羽華夫人顯然聰慧過人,已捕捉到了一些事情。

李默點點頭道:「正是。」

說罷,他便將進入影象法陣所展現的過程詳細的說了出來。

這一說,殿內眾人頓時凝重之極。

「隕石怪么……在我的記憶中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存在,居然連我的血劍噬天印都無法湮滅,而且還能夠那麼快就再生。」

羽華夫人緊蹙著眉頭。

lixiangguo

而顧曳則是站在一顆樹下面看著上頭掛著的蜂巢。

Previous article

一聲輕嘯。那個小人掙動,站起身來,要崩斷始氣,不想被束縛。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