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誰也沒有往墨蒼穹被強迫這方面想。

因為在他們的認知里,死域這位神尊,修為早已能橫行六界。

根本沒有能夠強迫到他的人。

廂房裡。

瀲芷瑤由下人,精心套上了一身鳳冠霞帔,大紅色的喜服,讓原本容貌便美麗的她更加美艷。

她臉上畫了美艷的妝容,打扮得一絲不苟。

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她微微一笑,卻又有些難過。

想起昨晚和創世神的對話,心中的悲哀和不甘,只有自己能懂。

一整個晚上她幾乎都沒合過眼,但是,無可奈何。

面對銅鏡中看起來和正常新娘沒有什麼不同的自己。

打起精神,讓丫鬟為自己披上紅蓋頭。

接著,在丫鬟的攙扶下走了出去。

滿懷激動和欣喜地走向了站在大殿中央,最顯眼的那名尊貴男子。

雖然,不能得到和擁有他。

但至少能當他明面上的妻子。

這一天,她夢想太久了。

沒想到,這一日會這樣真實的呈現在自己面前。

即便是做夢,即便是假的。

她也心甘情願,自欺欺人一次。

對他們的修為來說,透視不成問題,紅蓋頭,根本遮不住她望向墨蒼穹的視線。

仍然能夠看清那道風華絕代的男子。

在他身上,彷彿聚集了天地間所有的光。

瀲芷瑤心臟直跳,忍不住揚起唇,朝他走了過去。

主位上,幻化作瀲芷瑤父親的創世神溫如玉,神色淡淡,看著墨蒼穹。

忽然出聲:「新娘都梳妝打扮好了,新郎難道不應該穿配套的喜服嗎?」

他話中的威脅意味甚濃。

因為溫如玉清楚,只要有夜妖染的命在手,不管說什麼,墨蒼穹都會聽。

殊不知,墨蒼穹早已識破了他的詭計。

薄唇冷然勾起,頭沒有回一下,權當沒有聽見。

能讓他穿喜服的,自始至終,只有小傢伙一人。

就算是演戲,他也不會穿。

成親,一生只能有一次。

喜服一生也只能對著一個女人。

他只想為他的小傢伙穿,至於其他那些雜碎……呵呵。

何況,他今日,壓根沒打算讓這個親成得了。

尹白皺著眉,望了眼旁邊主位上的人。

本應是瀲月族的族長,瀲芷瑤的父親,但他怎麼覺得對方如此不對勁。

六界之內,敢對墨蒼穹如此囂張,光明正大提出要求的,除了重千蓮以外他還沒見過。

墨蒼穹遲遲沒有動作,下邊的人已經隱約看出來了不對勁。

忽然,男人深紫色的眼眸,掃過了層層人群。

落在了角落某個空曠的地方上。

稍微怔了怔,劃過幾不可見的詫異,而後目光徹底軟化了下去。

他抬起手,紫光在自己身上縈繞。

片刻之後,身上便出現了一套大紅色衣袍。

妖艷張揚的大紅色,穿在他身上,更是光芒四射得叫人移不開眼。

但很多人看得出來,這跟瀲芷瑤身上的那套根本不是配對的。

並且……似乎也不能算是禮服吧?

只是大紅色的看起來很接近罷了。

但墨蒼穹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好了。

溫如玉在主位上,露出一抹笑,點了點頭。

揮手,讓司命開始。

因為墨蒼穹和瀲芷瑤的身份不同,自然不用拜什麼高堂什麼天地。

他們只需夫妻互拜,並且在司命的姻緣簿上滴一滴血便好了。

瀲芷瑤已經走到了墨蒼穹身邊,目光飽含深情看著他。

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終於,終於有一日,站在了這裡。

而且剛剛,她以為他是不會穿上喜服的。

沒想到還是穿了…… 儘管他納戒里可能沒有喜服,但他還是為了配合她,換上了大紅色的衣袍。

這樣的遷就,在瀲芷瑤看來,是如光一般的恩賜。

讓她一顆心鮮活跳動起來。

難道……其實他也是想跟自己成親的嗎?

否則,他又何必穿這樣一身?

到底她守在他身邊兩萬多年了,比重千蓮出現得還要早幾年。

當初他被挖心,也是她不分日夜照顧他。

他終於是看到自己了嗎?

想著,瀲芷瑤不僅深吸一口氣。

她怕自己會高興得顫抖。

這場成親,至關重要,絕對不能搞砸了。

激動的她,沒有注意到對面男人幽冷不見底的眼神。

司命在二人中間,取出一條紅線。

高聲道:「夫妻對拜!」

等拜完,這跟紅線便是要牽在二人手上的。

在他喊完后,瀲芷瑤雙頰桃紅,彎下腰去。

而墨蒼穹遲遲未有動作。

並且……這位新郎官似乎非常的走神。

目光居然一直到處亂看。

薄唇微抿。

直到下一刻。

一聲柔媚而冷到極致的聲音響起:「誰敢拜!」

聽到這聲音,瀲芷瑤身軀猛地一僵。

抬起頭來,直接把蓋頭掀開了。

一道傾城的大紅色身影自半空落下。

女子腳尖輕點在地面,及腰墨發飛揚。

一張精緻絕艷的臉龐滿是寒意,眉間血蓮綻放出無盡妖嬈。

狹長鳳眸半眯著,危險地望著眼前情景。

儘管有孕在身,卻仍然無法影響她骨子裡滲出來的那種至妖至邪的氣息。

她一出現,四周的人再也無法保持淡定。

「重千蓮?」

「這是重千蓮?」

「妖界的至尊血蓮來了!」

眾人對視,今天這場成親,果然沒這麼簡單啊!

而且,她的肚子……居然懷著孕?

這孩子,除了墨蒼穹的,還能是誰的。

頓時眾人腦中便補腦出了各種各樣的劇情。

看著場中的三人,目光各異。

最激動的莫過於重千尋,她小臉一揚:「夜,是姐姐!姐姐出現了!」

「嗯,她果然來了。」夙夜抱著她,血眸望著遠處一身紅衣的女子。

再望了望墨蒼穹。

似乎有點明白方才他為什麼突然肯換衣服了。

「別高興得太早,小尋兒,待會兒要是出事,你保護好自己。」

重千尋看向他:「你要做什麼?」

夙夜垂眸,在她臉上吻了一下:「場面失控的話,本尊會出手。」

墨蒼穹是他的兄弟,不能置之不理。

何況如今夜妖染腹中胎兒有八九個月了,現在暴露在創世神的視線中危險至極。

就算看在重千尋的份上他也不忍看她出事。

夙夜掃了一眼旁邊的冥王凜。

一個眼神,無需多言。

凜便點了點頭。

在場墨蒼穹的朋友中,只有他孤身一人,沒有帶家眷來。

尹白身為天帝這裡是他的地盤,不方便參和。

夙夜要出面的話,那他就必須照顧好重千尋。

大殿中,夜妖染一手提著劍,臉上沒有半點往日慵懶的笑。

一片沉寂,目光只是看著墨蒼穹。

「重千蓮你要做什麼!」

瀲芷瑤慌亂擋在墨蒼穹面前,防備盯著她。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關鍵時刻,夜妖染居然會出現!

她是怎麼知道他們要成親的!

明明就只差一步了!

她一定不能讓她毀了。

儘管只是假的成親,但也是她等待了多年的夢。

lixiangguo

「我倒是很想,只怕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戰無命一笑,他倒是很想借這個傳送陣去其他地方,這望蒼城只是一個小城,傳送陣可以接收大部分地方來客,但是想超遠傳送,尤其是跨仙域,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對方既然能將他們的傳送坐標改了,便不會給他們再進行傳送的機會。

Previous article

若是惹了盟軍,盟軍絕對敢殺死任何一個勢力的成員,畢竟盟軍勢力擺在這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