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起孩子,楚雲笙伸手撫摸她的腹部。

「這兩天沒覺得不適吧?」

劉小禾搖頭,聽到有腳步向這邊來,她起身躺回去。

沒一會兒,有人來到院子。

「將軍,暗十七回來了。」

楚雲笙打開門出去,又恢復了之前冰冷的臉。

「神醫可請到?」

「屬下未能完成將軍的任務,還請將軍懲罰。」暗十七自請懲罰。

楚雲笙的臉色黑下來,怒吼道:「沒請到神醫你回來做甚,給本將軍滾。」

「是。」暗十七退出桃苑。

桃苑外面的楚二看暗十七被罵出來,抬起手拍了他肩膀一下。

「將軍心裡難受,你別往心裡去。」

暗十七看白痴一樣瞥了楚二一眼,拍開肩膀上的手走了。

「哼,好心安慰你,你居然這樣,活該被將軍罵。」楚二不爽的道。

「你也可以滾了。」

楚雲笙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楚二身後,嚇得楚二魂都丟了。

楚二連忙點頭,然後拔腿跑路,生怕慢了被將軍揍。

府里的下人見守著桃苑的楚侍衛逃命似的,便知道是將軍發火了,便紛紛遠離桃苑,整個將軍府里的人都繃緊了過。

宮中,赫連容把自己關在皇上給她安排的寢宮中,不管門外的七巧如何拍門叫喚,她都無動於衷。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對我。」赫連容抱緊雙腳蹲坐在角落哭。

昨天還跟皇兄一起吃飯喝茶,沒想到今早醒過來就躺在皇上的身邊,這讓她無法接受。

雖然皇上冊封她為容妃,但這不是她想要的東西。

七巧聽到公主的聲音,連忙拍門。

「公主,您開開門,讓奴婢進去好不好?」七巧很擔心。

赫連逸從前朝過來,走到七巧身後。

七巧回頭一看是太子,連忙給太子行禮然後哀求太子。

「太子,您來的正是時候,快勸勸公主吧。」

「七巧,她現在是容妃。」

七巧一愣,然後低著頭。

「是,還請太子勸勸容妃。」

「你退下。」

七巧點頭退了下去。

房間里的赫連容在聽到赫連逸聲音的時候便起身走過來,七巧剛退下寢宮的門便從裡面打開。

赫連逸直接進入,赫連容轉身跟上去。

「為什麼,逸哥哥為什麼要這樣做?」

赫連逸沒有回答赫連容的問題,拿出一包東西出來塞到赫連容的手中。

「找機會下手。」

赫連容捏緊手中的東西,諷刺的笑了起來,不過很快恢復正常。

「好。」

緊接著又道:「是不是完成後我就可以回天啟了?」

「嗯。」赫連逸抬起手擦拭她眼角的淚水,憐惜的安撫,「皇兄知道你委屈,但是皇兄保證,一定會帶你回天啟。」

「皇兄。」赫連容撲進赫連逸的懷中。

「咳咳。」皇上進來看到兄妹二人抱在一起,咳嗽提醒。

赫連容連忙鬆開皇兄,把皇兄給她的東西藏起來。

赫連逸很淡定的轉身,跟天國皇上點了一下頭。

「臣妾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一聽赫連容的稱呼,笑著過去扶起赫連容,然後對赫連逸說。

「還是你有辦法,晚上還跟朕鬧,這會兒安生了。」

「容兒被我嬌慣了,還請皇上以後多多照顧她些。」

從良小妾喜翻身 「這是自然。」

皇上說完問赫連容:「容妃可用過早膳?」

「回皇上,臣妾還沒用。」

「那我就不打擾皇上跟容妃用早膳。」赫連逸說完,寵溺的揉了揉赫連容的腦袋,叮囑赫連容,「好好伺候皇上,別再耍性子。」

「是,皇兄。」赫連容淺笑著微微點頭。

王公公送走天啟太子后回來,看了一眼容妃,便問皇上。

「皇上,是打算在這用早膳還是去別的地方?」

「愛妃想去哪裡?」皇上問赫連容。

「臣妾聽皇上安排。」赫連容淺笑,臉上的笑容很自然,讓人看不出她是在裝笑。

「那就在容妃這裡。」

王公公聽了,立即去安排。

王公公走後,這裡就只剩下容妃跟皇上。

皇上看著容妃的臉,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

「容妃。」

「皇上。」赫連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奈何皇上捏得緊,她只能找借口,「皇上,臣妾給您泡杯茶吧。」

皇上點頭,想著還是不能追得太緊,得慢慢來才行,便鬆開了手。

赫連容轉身去泡茶,她回頭看了一眼,見皇上一直盯著她,只能放棄下藥,倒了一杯茶便端過去。

「皇上,請用茶。」

皇上接過她遞過來的茶水,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后才呡了一口茶。

「嗯,愛妃倒的茶就是好喝。」皇上說完,拍了拍旁邊的位置,「愛妃坐。」

赫連容猶豫了一下才走過去,剛坐下皇上便伸手攬住她的腰。

「愛妃,你可知朕第一眼看到你朕就愛上了你。」

「是嗎?」赫連容忍著內心的嘔吐,笑著回應皇上。

「朕從不騙人。」

這話讓別人聽了肯定笑掉大牙,都說男人是騙人,這就是。

赫連容只笑不語,連皇兄都騙人,她豈會相信眼前的皇上不騙人?

想想都覺得可笑。

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

見皇上開始動手動腳,赫連容心有餘悸的道:「皇上,現在還是白天,讓人看到不好。」

剛說完,王公公便來了。

「皇上,早膳來了。」

皇上只能作罷,收回自己的手,瞪了王公公一眼。

原本笑著臉的王公公被皇上這一瞪,頓時明白自己壞了皇上的好事,連忙用眼神跟皇上說道歉。

侍女們把早膳擺在桌子上后紛紛退了出去,王公公淺笑。

「奴才告退。」

「快滾。」皇上埋怨的瞥了王公公一眼。

王公公失笑,連忙快滾。

待王公公退出容妃娘娘的寢宮后,臉上的笑容盡失,嘆了一口氣。

皇上這個樣子不知是好還是壞。

一旁的小公公見王公公嘆氣,關心的小聲詢問:「王公公為何嘆氣?」

王公公掃了小公公一眼,覺得眼生,便詢問:「咱家怎麼沒見過你,你哪個宮的?」

「回王公公,奴才原本是洗衣房那邊,今兒被調到這邊來。」

「原來是洗衣房那邊的。」王公公恍然大悟,然後警告這個從洗衣房調過來的小公公,「不該問的莫問,好好乾活。」

「是。」

小公公原本是想巴結一下王公公而已,見王公公這般警告,立即點頭。

王公公見他是個老實人,便沒有多說什麼。

「行了,該幹嘛幹嘛去。」

「是。」 十天過去。

皇上獨寵容妃惹得後宮妃嬪們不滿,有人去討伐容妃,可是最後被皇上重重責罰,還有一個嬪妃被打入了冷宮。

這個時候,後宮女人便知道皇上是對容妃那個賤人動真情了。

大家很無奈,紛紛去找皇后,可是皇后卻閉門不見客,說是吃齋念佛為太子祈福。

太子在皇上冊封容妃后的第三天發生了意外,被一群不明黑衣人刺殺,有一刀刺中心臟位置,好在偏了一點點,但是太子還是因此重傷昏迷不醒。

而皇上的行為惹得朝堂很不滿,因為自從皇上冊封那個容妃后,便整天跟那個容妃在一起鬼混。

就連太子重傷昏迷不醒都不聞不問,大臣們提起,皇上就說:「人又沒死,你們一個個慌什麼。」

總之大臣們對皇上失望了。

皇後知道找皇上沒用,所以沒有去找,但她一個後宮女人,又不能出宮,只能在宮中為兒子祈福。

「娘娘。」紅嫻從太子府回來,進門便喚了一聲。

皇后聽到紅嫻的聲音,停止敲木魚的手,回頭問紅嫻。

「耀天醒過來了嗎?」

紅嫻搖頭,然後道:「娘娘,奴婢有個請求。」

「說。」

「奴婢想去太子身邊伺候太子。」

「准了。」

皇後知道紅嫻要說的是這個,因此沒有任何思考的准了。

紅嫻見娘娘答應了,跪地磕頭。

「謝娘娘。」

悍婦 「去吧。」皇后苦澀的一笑,轉身繼續念經。

紅嫻感動得落淚,她起身擦拭眼角的淚水,轉身走了。

廖丞相回到丞相府,摘了頭頂的官帽便往地上一丟。

廖夫人進來見此,連忙過去撿起地上的官帽。

「何人惹老爺生氣了?」

「今日皇上連早朝都不上了,氣死老夫了,自從冊封了那個女人,皇上就跟迷了心智似的,這樣下去,天國遲早要完。」

廖夫人聽完老爺的話,給老爺倒了一杯茶。

「老爺喝杯茶消消火。」

楚王府這邊,幾個大臣從宮中出來便來到這裡,但是被楚王府的管家攔在門外。

「幾位大人還是回去吧,我家王爺不見客。」

大臣們聽完管家的話,紛紛嘆了一口氣,知道楚王是在避嫌,既然楚王無心,他們回去算了。

只是皇上沉迷女色,太子又不醒人事,這如何是好?

長生約 幾位大人離開后,管家才轉身進去。

「王爺,幾位大人走了。」

「嗯。」楚王應了一聲。

管家離開后,慕容敖便道:「看來國都要變天了。」

慕容敖說完下了一顆棋子,楚王跟著也下了一顆。

「是該變天了。」

「……」慕容敖擰眉,沒有再說話。

「聽說你兒子來國都了。」楚王突然道。

說起兒子,慕容敖便無心下棋了,把剛拿起來的棋走放了下去。

「嗯。」

「兩父子還沒和好?」

「恐怕這輩子都好不了了。」慕容敖說完,起身道,「這棋不下了,出去轉轉。」

楚王沒有阻止,抬頭望天,嘆了一口氣。

楚將軍府,劉小禾在前天醒過來,府里的氣氛好了很多,再也不用小心翼翼、擔心受怕了。

但是夫人總是病怏怏的,府里的下人看了都心疼。

劉小禾坐在窗戶邊,看著外面守在桃苑的人,回頭看著躺在軟榻上的雲笙。

「皇上整日沉迷女色,你不著急啊?」

「我著急什麼?」楚雲笙反問。

lixiangguo

「是!」子龍昂首挺胸看著郭念菲,郭念菲拍了拍子龍的肩膀說道:「這才是郭氏一族的男兒!」

Previous article

這次的任務只是殺掉法拉第,切斷指向黑勇士組織的情報線索,其他的事情,由高層自己決定後派更強大的精英來執行獵殺任務。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