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着,小孩對着馬癩子的硯臺噴了一口鮮血出去。

東門菜場,鵬鵬豬肉店。

“孩子,給大娘來塊肉。”

朱鵬收拾着攤子。

“啥肉?好肉不多了,要不明天趕早吧。”

“就要今晚,來塊人肉……”

青龍山下,神公傢俱店。

“老闆,做個東西。”

王天祥淡淡道:“什麼東西?”

“棺材。”

“哦,尺寸給我。”

“按照你自己的來……”

老狗坡,祠堂內。

每當姜超的劍指捅向一名野鬼,被捅之鬼便會魂飛魄散。

“老東西!這些玩意兒不是我的對手,要不你自己來!”

姜超一躍而起,旋轉着將雙腿踢出,一圈野鬼當即消失不見。

“姜乾坤!你未免太自信了!就憑你那煉氣化神之境,今天你插翅難逃!不僅如此,你公司成員也會全部死光!”

“有本事你去啊!”姜超怒道。

數以百計的野鬼只剩下了那個孩子。

他拽了拽姜超的衣角。

“叔,叔父,不殺大寶好不?” 姜超鬆開了劍指。

“滾。”

旋即,姜超便環視着周圍,想看看這個雷牙子還能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說時遲,那時快,男孩忽然奔着姜超衝了過去,張開了口中那兩排細牙。

姜超轉身一記重拳,直接將其錘倒在地。

“你是謝小寶的哥哥?”姜超冷漠道。

男孩吃痛,但也一愣。

“叔父認得弟弟?他,他在哪裏?”

“想找他嗎?”

男孩點了點頭。

那這就是你自己要求的了。

姜超走上前,用同樣的方式,令他們兄弟二人在自己的腹中相見。

“你的這個把戲不起作用,你還是親自出來吧!”姜超喊道。

這聲音在祠堂內迴盪着,可雷牙子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沒有任何的回覆。

縮頭烏龜是麼?

姜超按照殭屍身上的陰邪之氣,查找了起來。

很快,姜超便在東北角落發現了一個人形模樣的東西。

這裏很黑,不說伸手不見五指,好歹看不清對方的長相。

那傢伙開口了。

“姜乾坤,我料定你不敢動我分毫,你們公司的員工,現在可都在我的手上!”

這聲音並不空靈,可以肯定,就是對面那人說的。

“你是低估了我司的實力,還是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姜超拿出手機,在公司羣內發了個消息。

“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雷牙子既然敢說這個話,相信他的確是派人去各個部門找麻煩的了。

奇怪的是,如果是以往,他們都會瞬間恢復,這效率跟地府似的。

可現在,都五六秒鐘過去了,連一個回覆的都沒有。

“姜乾坤!你不用搬救兵了,他們現在自身難保!”

“你放心,我不會那麼快殺了他們的,我要你親眼看着,他們一個個死去!”

姜超也是憤怒難當,他收起手機,對着那人便是一腳。

“咔嚓”一陣清脆聲,姜超的腳似乎陷阱了那人的肚子裏。

“噗!”

姜超當場噴出一道血箭,打開手機電筒,姜超驚訝地發現。

那根本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隻惟妙惟肖地紙糊人!

那紙糊人的腦門上,貼着一張字條,上面清楚地寫着姜超的姓名和生辰八字。

姜超的腳上黏黏的,感覺似乎踩到了一些內臟。

一切事情都清晰了起來。

那紙人,便是姜超的替身,雷牙子故意激怒姜超,爲的就是讓姜超自己打自己。

“哈哈哈哈哈!江湖上令人聞風喪膽的姜乾坤,居然只是個無知小輩!”

“永勝!你看見了嗎?師父今天就要幫你報仇雪恨!”

姜超的牙齒上滿是鮮紅。

“縮頭龜!有本事你站出來和我一決生死!”

只是這一腳,姜超便能知道,雷牙子的修爲恐怕在自己之上了。

人外有人。

“莫急,今天我定當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忽然,陰邪之氣再起,並且就在姜超的身後。

那裏豎着一副木質棺材,上面沒有積灰。

說明是剛運來的。

“吱……砰!”

棺材蓋倒了下來,裏面赫然站着一隻身穿清朝官袍的殭屍。

“姜乾坤!這是我天雲宗歷代流傳的屍王,不知道拿來對付你,是否綽綽有餘啊?!”

姜超鼻尖飄出去一律白煙,鑽進了屍王那乾癟的鼻子裏。

屍王忽然睜開了一雙猩紅的雙眼。

他跳了出來,棺材也倒下去了。

姜超捂着胸口,往後一退,與此同時拿起兩隻拖鞋,對着屍王的爪子拍了過去。

“嘭!”的一聲,一道金光炸出,屍王整個身子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

姜超對着屍王的肚子踹了一腳,許是沒有拖鞋加持,屍王紋絲未動。

電光火石之間,屍王擡起手臂抓在了姜超的小腿上。

褲腿管被撕爛了,那塊皮肉也翻了五個血印子出來。

姜超咬緊牙關,對着屍王的腦袋拍了下去。

“啪!”的一聲。

可以肯定的是,屍王的天靈蓋碎了,可這並不影響屍王的行動,他一爪掏向姜超的脖子。

情況緊急,姜超想要動用霸道之力,但之前已經連用兩次。

宮三元死前爲姜超的加持,也因爲那兩年壽元而白費了。

如果他再度使用霸道,下場將會非常悽慘。

姜超彎下腰,躲過屍王的爪子後,一拖鞋拍在屍王的臉上。

金光再現,屍王頓時倒飛了出去。

趁你病,要你命!

姜超追了上去,怎料屍王剛一落地,便一巴掌拍在地面上彈了起來。

爪子伸向姜超的胸口。

姜超退無可退,只能受着。

這一爪要是捅結實了,姜超的小心臟也就報廢了。

可情急之時,姜超忽然平靜了下來。

躲在暗處觀察的雷牙子也弄不明白。

這小子怎麼還是如此鎮定?

“叮!”的一聲。

這是爪子捅向姜超胸口後所發出的聲音。

奇怪的事情出現了,只見屍王忽然倒飛了出去,並且雷牙子清楚地看到。

屍王那長達十釐米的黑色指甲,全部斷了!

打哪兒不好,非朝着亡靈罡煞的所在位置打。

這不是找死麼?

姜超飛身上前,撕下左臂的衣袖,沾着嘴邊的鮮血,在上面寫下了:奉敕令,大將軍到此。

完事兒將衣袖往屍王臉上一拍。

一陣乾枯的慘叫從屍王的嗓子眼擠出,屍王便一動不動了。

“你都這樣了還能手繪鎮屍符?!”

這聲音很實在,就在姜超的對面。

姜超又是嗆出一口老血,他擡起了頭。

那是一名白髮白眉白鬚的老頭,臉上沒有一道皺紋,卻長着一臉兇相,和道骨仙風的宮三元沒得比。

“縮頭龜,你還是出來了。”姜超冰冷道。

雷牙子皺着眉頭道:“你那一腳,恐怕把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踢爛了。”

“又中了屍毒,你說!你爲什麼還能繪符?!”

不合常理啊。

姜超的左臂忽然閃出一道金光,上面的太上老君像是動了起來。

“這是我的王道,你接好了!”

姜超扔下拖鞋,左臂已然被熊熊陽火包裹,他一拳打向雷牙子。

對手不是鬼怪,用拖鞋也沒多大殺傷力,不如拳頭來的實在。

雷牙子一下子就看破了其中玄機。

“請神罷了,雕蟲小技,受死!” 在雷牙子眼中,這的確就是雕蟲小技。

用陽火去打凡人,效果哪裏有真氣來得好?

雷牙子右手一揮,一根用真氣凝結而成的寶劍,便被他抓在了手中。

姜超察覺到了真氣劍的氣勢,但還是義無反顧地揮拳打去。

雷牙子擡手格擋。

“砰!”的一聲。

兩人各退三步。

雷牙子一驚。

“怎麼可能?!”

姜超鐵青着一張臉,擡腿踢去,雷牙子揮劍就砍,姜超來了個空翻,一拳打在雷牙子的肚子上。

雷牙子噴出一口血霧,身體立即倒飛。

他伸手抓向血霧後,雙手合十。

“精血加身,律令!”

雷牙子分開雙手,一道猩紅色的真氣劍被拉了出來,他一腳蹬在身後的牆面,整個人彈向姜超。

姜超瞳孔一聚,想要揮拳防禦,卻也中了雷牙子的指東打西,肚子上生生捱了一腳。

這一腳,差點沒把姜超踢得失去意識。

體內的五臟六腑,本身就壞的差不多了,還吃了這一腳。

姜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雷牙子冷笑着走了過來。

“相信你們公司成員,現在應該和你一樣狼狽吧。”

公司內。

莫雨晨兩手結劍指比在臉上,猛吸了一口氣,張順爻鼻尖忽然飛出去陣陣白氣。

天旋地轉。

“哇,好新鮮的陽氣!”

捷克ktv,洗手間內。

老頭雙手一擡,忽然從四面八方涌出了巨量的血水。

“哈哈哈!看老頭子毀了你的金身!”

二楞古玩店內。

lixiangguo

王夫人衝丫鬟裏喊:“玉釧,去叫你娘來,帶了你姐姐出去。”

Previous article

就是在林昊聽來有些愚不可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