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着話,竟還曲膝給羅曼行下一禮:「衝動之下,老奴對小姐動了手,還請小姐責罰。」

「嬤嬤……」

羅太太眼睛紅了:「他們是小輩,你這樣要折了他們的壽。」

裴嬤嬤眼眶濕了,臉上卻帶滿了笑:「小姐不怪我了,太太你才能舒心。只要你能舒心、高興,老奴什麼委屈受不得?」

這情深的,沒法收場了。

再表演下去,只怕哥哥和自己都得當着滿府奴才的面,給裴嬤嬤磕頭賠罪了。

羅馬覷裴嬤嬤一眼,實在佩服她的能屈能伸,以退為進。

「嬤嬤打我,我受了就是。可我往後要怎麼面對滿府的丫鬟奴僕?」既然娘親吃柔弱那一套,羅曼也趕忙紅了眼睛:「丫頭們知道我連聽了自己話的奴僕都護不住,往後誰還拿我當主子看?我在這府中說話,誰還會聽?」

「老奴既然知道是誤會,自然不會再罰他們。」裴嬤嬤笑笑,想就此揭過:「小姐說的有賞,老奴也照辦。只要是被趙崇安打傷了的,都給他們發二兩銀子。」

羅太太鬆口氣,笑道:「還是嬤嬤深明大義。發銀子的時候也和他們說親,往後見着趙家人,要當賓客待着,不得無禮。」

「那是自然!」

「嬤嬤你發銀子,不照樣是打我的臉?」羅曼一臉委屈,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流:「我挨了打,沒人來哄;嬤嬤受了傷,全家都進屋來看望。我許下的打賞銀子,最後是嬤嬤在出。兩廂一對比,我不還啥也不是?」

正賣力哄著羅太太的裴嬤嬤又一晃神:這丫頭怎麼突然這般敏銳通透了?

她心裏開始戒備,小心的試探著羅曼:「那我和賬房說一聲,把打賞銀子搬到你院子裏去,讓他們去你那裏領?」

又為難的看着羅太太:「雖說小姐還小不消太避外男,可小廝護院接連和她院子裏去,傳出去是不是也不太好?」

不等羅太太回答,羅曼斬釘截鐵的道:「我要丫鬟們的賣身契,我捏了他們的身契,便沒人敢不將我放在眼裏。」

裴嬤嬤愕然,一時不知該怎麼反應。

「娘,你也不疼我了?」羅曼哭着扯羅太太衣袖:「我若連幾個丫鬟都拿捏不了,還有什麼臉面見他們?娘不給我,我乾脆躲出去住算了。」

「你能去哪裏?」羅太太急了,又捨不得責罵女兒,只得求助的看向裴嬤嬤。

裴嬤嬤恨得咬牙,卻只能打掉門牙和血吞:「丫頭們的身契原本也該主子拿着,成,我這就給小姐取身契去,你別和太太鬧脾氣。」

抱來身契匣子的時候,裴嬤嬤倒不咬牙了:這毛丫頭欠收拾了,不給她點苦頭吃,還真以為自己是主子。瞧著吧,今天將身契捧走,過兩天就得哭着給我捧回來。 並非是杜登不想使用「火球術」來解決掉蒼穹這個麻煩。

如果那樣大範圍的AOE法術轟擊下去,即使蒼穹的速度再快、也不免被炸傷。

但是問題在於:從先前蒼穹的表現來看,一發火球術、很有可能是不能將他打到戰鬥不能的境地的。

畢竟蒼穹也掌握有防禦火焰傷害的魔法!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此刻這間會議室當中,已經有半片區域都陷入了火海之中。

雖然杜登自己確實對於火焰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並不是說就能完全不受火焰的影響。而在此地點燃的火焰又和「火焰之花」這樣爆發性的魔法火焰不同,是不可以用和小魔鬼共享的「魔法抗力」能力來對抗的。

如果魯莽地進行轟炸、而沒有解決掉蒼穹的話,那樣反而會影響杜登可以進行周旋的空間!

所以,在這一刻,杜登只能做出選擇……

「去!幫我拖住那條瘋狗!」

在心靈聯繫之中,杜登指揮小魔鬼向蒼穹發起了決死的衝鋒;與此同時他本人則盡量後撤,與蒼穹拉開距離。

眼見那小魔鬼端著三叉戟筆直衝過來,蒼穹也不避讓;他的劍刃如雷霆般刺出,帶起一聲破空的呼嘯、更快一步地貫穿了小魔鬼的身體。

「主、主人……」

那小魔鬼一邊從軀體中噴出惡臭的膿血、一邊漸漸地消散為精魄。

而趁著蒼穹刺殺了自己的奴僕、獲得了片刻喘息機會的杜登,終於得到了讓蒼穹無法捕捉到自己的機會。

「九獄的君王啊!讓你的面紗覆蓋大地吧!」

他抬起了右手,從那枚戒指中立即噴發出了一大片黑色的霧氣。

黑暗術!

黑霧在頃刻之間就吞沒了杜登的身影,吞沒了烈火熊熊翻騰的房間,把周圍的一切事物都掩埋在底下。

那是蒼穹早就已經見過的伎倆。藉助黑暗術所產生的不對等視覺差,杜登可以獲得巨大的戰鬥優勢。

不過,對於這一招,蒼穹也早有應對的想法。

當下,他在一團漆黑之中又摸出了一根發煙棒……然後把它折斷了。

「……什麼!」

原本藉助魔鬼視力、在這黑暗之中看得一清二楚的杜登,本想遠遠地再向蒼穹打去一發魔能爆,此刻卻見蒼穹的身體也被一團煙霧給籠罩了。

「你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你。我們扯平了。」

當下,在煙霧之中,蒼穹朗聲笑道。

「EldritchBlast(魔能爆)!」

不甘心的杜登向煙霧中、蒼穹發出聲音的方位打去魔能爆,但卻只能聽到魔能光束打在地板上的聲音。失去了視覺的定位,想要擊中敵人還是過於困難了。

「FireBolt(火焰箭)!」

蒼穹也向杜登聲音的方位回敬以戲法。在杜登的小魔鬼已經斃命的現如今,他可不用再擔心諸如魔法抗力之類的問題。

雖然那一擊也落在了空處,但也足以讓兩方都能理解各自的處境。

「如何呢?你要這樣一直和我在這裡耗下去嗎?」

蒼穹一直維持著施展火焰箭的手勢,笑著說。

「我倒是無所謂的。你知道,在外面還有阿爾維斯、他的衛士、還有沃爾夫教授等等人。等他們把下面那些你的嘍啰都解決以後,解除了你的法術、你就哪裡也去不了了。」

「解除魔法」是一個三環的法術,作為魔法的基礎,沃爾夫教授自然沒有任何道理不能使用。

蒼穹並不知道沃爾夫教授的位階,不過要對付杜登、那肯定也是綽綽有餘。因此時間的推移,肯定是對蒼穹比較有利。

「笑話。就憑這幾個人、還想抓得住我?」

杜登哂然一笑,但還是揮手把自己的黑暗術解除了。

蒼穹感覺填充滿煙霧的黑色,在這瞬間如同潮水一般向後退去。

「從你的障眼法里出來吧,我知道你也很想親手擊敗我,那我們就乾脆都不要耍這種小把戲。」

「可以。」

蒼穹信步從雲霧裡走出,看見杜登在不知何時已經穿過了會議室之前被火球術點燃的大門、來到了過道之上。

此刻,他們兩人隔著熊熊的烈火遙相對視。飛揚的火星和翻騰的熱浪歪曲了兩人的視線,讓雙方彼此之間都不能看得真切。

「你以為隔了一圈火焰、就可以阻止我向你發起劍擊嗎?」

蒼穹把劍指向烈火對面的杜登。

「太天真了。穿過這一圈烈火、不需要花費我一秒的時間。」

這並不是蒼穹在吹噓。在方才的戰鬥之中他已經表演過在烈火之間穿梭的技術。只要他移動得足夠快,就沒有火焰能追上他的腳步。

「我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不過這沒關係,只要能幫助我拖延一點時間就可以了。」

當下,杜登抬起了手,使用了他的最後一個3環法術位。

「ArmorofAgathys(艾嘉西斯之鎧)。」

立即,一層薄薄的霜霧,從他的戒指之中升起……那白霧很快沉澱下來,在杜登的手上、臉上、法袍上凝結成了一層甲胄狀的浮冰。

蒼穹皺起了眉頭。

他當然知道——這個法術是什麼。

在DND遊戲中,作為邪術師的獨特法術,艾嘉西斯之鎧不但可以大幅度地提高施法者的防禦能力、保護他們的要害,還可以在別人近戰攻擊他的時候回饋以猛烈的反擊力量。

遊戲中每環的艾嘉西斯之鎧可以反饋5點傷害。蒼穹不知道杜登用幾環來施展這個法術……但他可以確定,那一定是他無法承受的。

「如何?」

當下,在毫無劍刃阻礙的情況下、完成了施法的杜登放下了自己的右手,向蒼穹挑釁說道。

「要用你的劍、來試試我的這層鎧甲夠不夠堅固嗎?」

杜登自信、這個法術是自己反敗為勝的機會。

在剛才的戰鬥之中,正是蒼穹那突然變化的繁雜劍術、給杜登造成了極大的困擾。那麼,只要封鎖住蒼穹的劍,自己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而這個法術,正是挫敗蒼穹劍刃的最好武器!

……蒼穹清楚他心裡在想什麼。

然而,此時此刻,他只是發出了一聲同情的嘆息。

「可惜啊。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什麼?」

蒼穹這時候,稍稍把一直負在身後的左手伸出,將藏在衣袖裡的魔杖拔出來。

「……你忘了,我,也是一名法師。」 宋文勇是想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所以沒有馬上進來。

聽張隊長這麼說時,他馬上就走了進去。

「沒有,走吧。」

三人一起上了樓上的一個包間,把門也關了起來。

這一切完成之後,張隊長和王小雲,就一起向著宋文勇看了去。

「小宋老闆,您不是有情況要向我們反應嗎?趕緊說來聽聽啊。」張隊長一臉急切地向著宋文勇看了去。

看張隊長這一臉真切,就知道他現在要知道,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

「四周沒有耳目跟來吧。」宋文勇向著張隊長看了去。

張隊長搖了搖頭。

「我們就是幹這一行的,有人跟來,早就發現了。」張隊長說道。

「那上一次,有人跟着我們,您好像也沒有發現啊。」宋文勇微微地一笑。

聽到這裏,張隊長些尷尬。

咳咳!

「上一次,那是一個意外。」張隊長說道。

「可是這一次,看來,你又要接一個意外了。」宋文勇微微地笑了笑。

lixiangguo

就當蘇離打算敲響第六次門的時候,城主府的大門打開。

Previous article

蕭何才不管能不能做到,總之,他要是失敗,蕭何直接扒他皮!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