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着我感覺周邊的傀儡線距離我越來越近,我沒有慌張,而是大腦繼續運轉想着對策。

雖然白痕斬斷傀儡線能讓它失去蔡苟的控制,但是我周邊的傀儡線實在太多了,我無論朝哪個方向襲去,還沒等我斬斷幾根傀儡線,周邊其餘的傀儡線會快速的像我襲來。

看着這死亡的大網距離我越來越近,雖然在我的壓力之下,這些傀儡線行進緩慢,但也不是辦法,這樣下去我彷彿已經看見我被蔡苟控制住後的悽慘畫面。

我看着下方的蔡苟,那還有之前瘋狂的樣子,而是滿臉興奮,這到是我戰術上的失策。

看着密密麻麻的傀儡線不斷向我逼近,“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心底不斷吶喊,源源不斷的危險感卷席我的全身,額頭不斷冒出冷汗,我沒有想到蔡苟失去理智那麼短的時間內又恢復了理智,見追不上我利用起這樣的戰術把我籠罩其中。

突然我感覺腦袋裏一片空白,我的眼神變得空洞,腦海裏忽然傳來一絲清明,周圍密密麻麻的傀儡線彷彿變得有規律一般,在我眼中這些傀儡線的運行放慢,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的眼裏周圍其它的一切都消失了,眼前只剩下這些傀儡線。

我低吼了一聲,喉嚨裏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叫聲,緊接着,我身體自主的在白痕的表面圍繞着一層氣旋。

我衝向最上方的傀儡線,那邊的傀儡線最薄弱,相比起其他地方這一片的傀儡線數量最少。

我緩緩擡起手中的白痕,向最上端劈砍過去,剛斬斷幾根傀儡線,周圍剩餘的傀儡線如同瘋了一般都朝我卷席而來。

而然在我眼裏,這些傀儡線的軌跡都有跡可循,彷彿我知道下一秒這些傀儡線會達到哪裏,控制氣壓將我向左邊移去,堪堪躲過這一擊,反手直接斬斷數十根傀儡線。

再運用起隱身異能,往下方退了幾步,傀儡線頓時失去目標,蔡苟微微一愣,只能繼續控制傀儡線,回到原位向中間縮攏。

他在下方叫囂道:“雷木你跑不出我的牢籠的,乖乖受死吧。”

我懸浮在空中,眼神中不帶一片感**彩,彷彿底下的蔡苟如同螻蟻一般,沒有把他當回事。

我一扔白痕,反手緊緊握住,氣壓凝聚在刀柄後面,刀身微微顫抖,若不是我緊緊握住,白痕早已像脫了弦的箭一樣竄了出去。

最終我算準了時機,彷彿就應該在那一個時刻,不假思索的把手中的白痕拋了出去。

“咻”,這是白痕快速穿過空氣造成的聲音,白痕已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穿過密密麻麻的傀儡線,攜帶着無比恐怖的氣息襲向蔡苟。

蔡苟在那個瞬移的時候他的眼裏,有一點寒光逐漸放大,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白痕就刺入他的腦袋中,刺穿他的頭骨,白痕沒有停留繼續刺如擂臺上的地面,整個刀身都埋入其中。

只見蔡苟的屍身,整個腦袋只留下一個恐怖的大洞,面容已經被白痕攜帶着的巨大沖擊力給摧毀了。

“砰。”

蔡苟的身體應聲倒地,周邊的傀儡線失去了控制,消失在空氣當中。

我緩緩落下,從擂臺的地面上輕而易舉的拔起白痕,以白痕爲中心,原本堅硬無比的磚頭滿是蜘蛛網狀般的裂痕。

那是白痕攜帶着巨大的衝擊力所造成的,漸漸的,我的眼神中恢復清明,疼痛感想我的腦袋衝擊而來,腦袋如同要炸裂開來一樣。

我連忙捂住腦袋,倒在地上,全身蜷縮起來。 我感覺我的腦袋裏彷彿有千萬根針在扎一般,我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劇烈抽搐起來,疼痛感讓我失去了對自己肌肉組織的控制。

我口中不斷吐着白沫,我不斷拿頭撞擊着地面,企圖減輕這種疼痛感,但是疼痛感絲毫沒有減弱,而然愈演愈烈。

那種疼痛感不僅僅是肉體上的,彷彿直接襲擊我的神經,襲擊對的精神,我不知道該怎麼堅強這種疼痛感。

身體的本能讓我調動了腦海中的精神力來抵禦這種疼痛感。

精神力給我的腦袋帶來一絲冰涼,減輕了這種症狀,讓我緩緩恢復了些意識。

周圍觀戰的異人都被這一幕幕場景給驚呆了,先是我猝不及防我斬殺了蔡苟,連他們都還沒回過神來,我就抱着腦袋在地上打滾,這一幕幕場景震驚了他們的眼前。

以爲我斬殺了蔡苟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我卻又倒在了地上,我趴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疼痛感緩緩退去。

剛纔我疼的差一點的暈翹過去,但是我心底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不能暈過去,彷彿暈過去就會發生什麼可怕的大事。

我全身都被汗液浸透,地上溼了一大塊,那是我剛剛留下的那一片汗水,我呼了一口氣,又站起來,拿起剛剛被我掉落在一旁的白痕,走下了擂臺。

在衆人恭敬的眼神中,大步流星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中,剛進房間,我到頭就睡,直接躺在了地板上。

甚至都沒有力氣走到牀邊,再剛纔下擂臺的時候,我就感覺虛榮感卷席而來,整個人忍不住要閉上眼睛,一路上我一直強撐着,等我走到自己的房間。

最終眼皮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的眼皮閉上了。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了,沒有意外的,陳辰塵又站在我牀邊,每次當我身體一出現什麼意外或者受了重傷昏闕過去,等我醒來以後總有教皇的人在我身邊一直看着,或者就是教皇親自在我身邊。

他越是這樣,我越不願意當這個所謂的騎士,我知道多半等我去了那比賽後,基本上是有去無回。

“我以前還是小看你了,你小子可真是越來越有趣了,我都忍不住想解刨你看看你究竟是個什麼怪物。”陳辰塵滿臉都是興奮的看着我。

我當然知道他是說我擂臺上的表現,我直接開口問他:“我之前那是怎麼了?就好像我身體在告訴我的意識該怎麼做,而不是我的意識在控制我的身體。”

我知道這個問題陳辰塵會爲我解答,因爲這是關乎我自己身體的問題,我十分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嘿嘿,你應該知道外界很少吃同類吧?”陳辰塵滿臉神祕的跟我說道。

我點點頭,外面的人除非是殺人狂魔纔會吃人,換成一般精神正常的人類是不會去吃同類的。

“在我進入這個世界之前是一名醫生,我研究過瘋牛病的正在,就是因爲吃了同類後,會有一種病毒,引發腦部的病變。”陳辰塵繼續說道,我也是連連點頭,類似這篇報道我也看過。

“而然我們人類吃人類時間久了腦部也會發生病變,換成普通人類都是會患上瘋牛病的症狀,而然我們異人也會發生。”

他的話講的讓我有絲恐慌,我吃了那麼久的同類,雖然是爲了生存,但是哪一天我十分會發生這種症狀也不一樣。

而然陳辰塵看着我臉上的擔憂,哈哈笑道:“我們異人發生這種病變是極少數的,一般達到A級以後纔會發生,而且十個裏面纔有一個會腦部發生異變。”

“那你的意思是,我已經腦部發生異變了?”我聽明白了陳辰塵的意思,試探的問道他這個問題。

陳辰塵朝我打了個手勢,讓我不要阻礙他說話,“沒錯,你放心好了小子,你的異變是好事,而且是百分之一的概率,當A級異人發生腦部異變時,大部分都會精神錯亂,而然總有這麼幾個幸運兒,他們的異變能讓他們頭腦更加冷靜,更加熟練運用自身的能力,我們把這種能力稱作異腦。”

陳辰塵停頓了一下繼續講道:“異腦有三個階段,第一種就是我剛纔講的,第二種是能夠讓自身的異能大幅度增長,曾經做過一個實驗,大概能增幅自己異能50%到100%的威力,而第三種就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了,你的異能會發生進化,開啓另一種狀態。”說着陳辰塵似乎想到那種變化的恐怖之處,不禁嚥了咽口水。

我有些後怕,若我剛纔不是覺醒異腦而是變得精神混亂,那麼我已經是一句屍體了。

陳辰塵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小子你的忍耐力不錯呀,剛纔第一次覺醒異腦居然沒有昏迷過去,想當初我覺醒完承受完痛苦,直接昏迷過去了。”

我想到之前腦海中那個告訴自己不能昏迷的聲音,我開口問道:“如果在覺醒異腦的途中昏迷過去會怎麼樣?”

“呵呵,那下場輕則昏迷一個月,異腦不會再開啓,重則變的精神混亂,變成一個廢人,十一騎士裏,最有潛力的不滅都是B級晉升A級的時候覺醒的,而你卻是C級就覺醒了,真是有趣。”說着他還摸摸我的腦袋,似乎想把我腦袋刨開來看看裏面究竟是什麼。

說着他拍拍我的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在房間中沉思起來,我回想起覺醒異腦的那種狀態,彷彿我整個人沒有感情一樣,留下的只有理性和戰鬥本能,怎麼樣消耗最小的力量來斬殺敵人,這自然而然的出現在我腦海裏。

還有原本我看不清的東西,在我開啓異腦後,所有東西都彷彿放慢了一樣,我能看的一清二楚,我開始有些留念起那個狀態。

我感覺我的腦袋中有這麼一顆按鈕,只要我按下去我就會進入覺醒異腦的狀態,我咬咬牙,強忍着這種感覺,剛纔陳辰塵也特意說了,這段時間不要再用。 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騙我的,但我現在也沒有遇到不可匹敵的敵人,沒有去開啓異腦的必要。


我搖搖頭,把這種強烈想開啓異腦的慾望給甩出去,這種開啓異腦獲得強大力量的感覺讓我十分着迷。

我感覺自己現在的對於自身控制能力越來越差,像這種能體驗到強大力量的感覺,我彷彿會不顧一切的去做。

不知道這是否是因爲開啓異腦的負面影響,我舔舔嘴脣有些迷戀異腦的能力。

等到午餐的時間,僱傭兵吧蔡苟的屍身運來,我從一開始的迫不得已到後面的麻木,如今心中開始反感吃同類的屍身。

在整個世界中,同類吃同類的現象發生的不少,而人類除了殺人狂魔有精神病一樣的吃人肉,還有就是像我這種爲了活着,不得不吃同類的屍體。

只有通過吞噬同類細胞我才能夠變的強大,只有強大才是我活下去的根基。

我看了一下手臂上的計分器,經歷過兩場戰鬥,加上我之前擁有的100積分,只要在打一場擂臺賽我就能離開晉升場。

教皇曾經也告訴過我只要我達到1000分就能離開這個晉升場去往其他地方,哪裏可以不需要吞噬吃同類。

我驟然想到剛纔陳辰塵的話,一般人到底A級以後纔會發生異變,而然這晉升場只有B級異人,沒有一名A級的異人,這就說明A級的異人都在其他的地方。

而然當異人達到A級時最容易發生腦部異變,所以A級的異人爲了保障自己的安全,應該不會在吞噬自己的同類,以免發生腦部異變。


我有些好奇,既然A級的異人不吞噬同類的變異細胞,那麼他們又是怎麼進化到s級的。

雖然我也向往着離開着血淋淋的晉升場,但是每往上走一步,也就代表着我離教皇危險的任務越近,也就威脅了我的生命,這是我不一樣看見的。

等到中午的吃食我放進嘴裏面無表情的咀嚼,隨後吐掉,等待着懲罰,讓我意外的是,這一次我的房門沒有像在教化場是一樣被推開,幾名僱傭兵站在我的門口,躊躇着不敢進來。

別忘了我可是剛剛殺了蔡苟這個變態,蔡苟的名聲傳遍整個晉升場,在他們眼裏蔡苟就是魔鬼,他們對蔡苟只有恐懼,而然我殺了蔡苟,在他們眼裏,我是比蔡苟更恐怖的魔鬼。

一名僱傭兵鼓起勇氣敲了敲我的房門,我推開門,他們猶猶豫豫的不敢說話,生怕惹怒了我,我取了他們的性命。

在晉升場異人與異人私下不能發生鬥爭,但是殺了某個不長眼的僱傭兵是沒有事的。

我心裏不禁一笑,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好處,想當初剛剛進入教化場的時候,誰都不把一個新人放在眼裏,甚至當我第一次吐了吃食的時候,那些僱傭兵對我拳打腳踢

而如今我的實力,甚至讓他們不敢懲罰我,我又明白了一點,實力凌駕於規則之上。

我知道他們是按着規矩準備來懲罰我,我沒有受虐的傾向,直接對着他們罵道:“滾,不然我就殺了你們。”

聽到我的話,幾名僱傭兵拼命往後跑去,絲毫不敢停留,只恨父母給自己少生了一雙腿。

看着他們逃跑的身影,我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好處,若我的實力還是還是原來那樣,那麼在他們眼中我就是一個可以隨意受到欺凌的人。


如果我沒有實力,怕是現在已經被他們架起來打,這些僱傭兵在我面前看起來絲毫是受到欺凌的一方,那是因爲我自身的實力,他們能當時僱傭兵,哪個手裏沒有幾條人命。


我轉身回到房間內看了看手上的計分器,果然,按我計劃的一樣,計分器上的分數扣了50分現在只有650分。

等到晚餐時,我故技重施,又將吃食給吐了,這一次僱傭兵沒有前來就當做不知道一樣,計分器上的積分又扣了50。

若是教皇找到我,我也有藉口說道自己才C級進入那些A級的場所就是找死。

我等到活動時間又走出房間看看這座城市,這段日子我不是受傷臥在牀上就是沒有時間,基本上都沒有好好查看過這座城市。

我這一次直接往城市的最北邊去,我記得在飛機上時,看的最北邊的城市與其他三個方向不同。

最東邊是我下教皇的飛機時,一路走來看過,如今我住在南邊的小洋樓附近我也都查看過,西邊因爲要探查那一家醫院我也都查看過。

如今只有城市的北邊我還沒有去看過,我直接穿過城市中心的廣場,獨自一人走在街道上。

我發現這座城市如果沒有這些殺虐,其實還是挺有一番韻味的,大大小小的街道,有些破舊的牆壁,依舊那些如出一格的平房和小洋樓,表面上是一座普通的城市,但實際上卻是一座監獄。

我開始想起方天辰的話,探索這組織的背後,如今我還沒有能力查看,但是將來我一定會查清楚這些迷茫。

城市的北邊與其他三處不同,除了小平房和洋樓,還有一些不同的建築,我看到有一家外表金碧輝煌的房屋,,門口還有兩名僱傭兵看守,好奇心驅使我走了進去。

剛走到門口其中一名僱傭兵就攔住了我說道:“沒有達到B級不能進去。”

我眉頭一皺,這地方還不讓B級以下的異人進入了,雖然我能斬殺B級異人但是我確實是實打實的C級異人。

而然另一名僱傭兵卻認出來我,連忙捂住他同夥的嘴說道:“雙異能者大人,他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請進!”說着恭敬的彎着腰伸手把我請進門。

看到我進入門後,兩名僱傭兵議論起來說道:“約翰,你剛剛從教化場上來可不知道,那個人可是個雙異能者,已經殺了兩名。B級的異人了。”

剛纔攔我那名僱傭兵臉色頓時變得慘白,他怎麼也想不到我這個C級異人居然能斬殺B級異人,在他眼裏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剛進門是一條空曠的通道,有些昏暗,通道的亮光全靠牆壁上放着蠟燭照明。

我靜靜都傳過着昏暗的通道,在通道的伸出有一所巨大的木門,這換成普通人還真推不開,我輕鬆將木門推開,眼前一片燈火明亮,人聲吵雜,四根由黃金砌成的柱子撐起整個房間。

房間的中心還有一個擂臺,在擂臺的下面還建立了一個賭盤。

我走上前去,想擠進賭盤的內圈,有些B級異人被我擠開的時,由於沒有看見我的正臉,感受到我身上只有C級的波動,拍了拍我的肩膀,大聲罵道:“你小子找死嗎?”


我轉頭一臉冷漠的看向他,他看見我的臉頓時嚇的臉色慘白。

他轉身就向離開,但是被我一把拉住,我還不清楚這裏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得找他問一下。

“你叫什麼名字?”我皺着每天看着他,這人在異人之中也算是個奇葩,雖然許多異人吃血淋淋的人肉,但是吃完以後他們都會換套衣服,畢竟人血粘在衣服上粘稠讓人不舒服。




lixiangguo

一支利箭破空而出,在銀色的月光下面劃出了一道虛影,直逼荊大俠。

Previous article

在她沉默了片刻之後,才又繼續說道:「林雨諾,今天我來找你,是馨予真人有事要交給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