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他又要開始,紀蝶卻如一道鬼魅般,從葉楚的魔爪中逃了出去,盤腿坐在了草墊上。

「她說的不錯,你果真是一個敗類……」紀蝶冷哼一聲卻也沒有過於生氣,沒和葉楚生死相博,沒什麼過激的反應。

葉楚楞了楞,不由得離這女人遠了一些,難道這女人真不是紀蝶:「你到底是誰?」

「怎麼?你不是一直想強紀蝶嗎?」假紀蝶睜眼笑著葉楚。

葉楚從她眼中出了一絲戲謔,斷定這個紀蝶不是紀蝶本人,有可能是紀蝶被人下了什麼手腳,比如奪舍佔了元靈之類的事情。

「不會是個男的吧?」一想到這假紀蝶有可能是被一個男人控制了,自己伸手去抓她,葉楚心中一陣惡汗。

葉楚體表銀光大作,隨時準備攻擊這個假紀蝶,現在她虛弱無比,自己不懼她。

「你可以殺了我,不過紀蝶也會被你殺掉……」假紀蝶宛然換了一副臉色,閉目養息,一邊還嘖嘖說著,「葉楚,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葉楚皺了皺眉,知道這假紀蝶沒安什麼好心,冷笑道,「想和本少做交易,你可得準備幾件至尊器,尋常東西本少不上眼!」

「呵呵,至尊器我當然沒有,聖器也沒半件……」假紀蝶搖了搖頭,「不過眼下你有別的選擇嗎?只要我願意,紀蝶隨時都會隕落……」

「你以為我會在乎她的死活?她又不是本少的什麼人……」葉楚冷笑道。

假紀蝶笑了,拋出了一個極具魅惑力的條件:「其實我也沒要你做什麼為難的事情,只要你替我完成一件事,我就讓你強了紀蝶……」

「滾蛋,本少從不強逼別人,向來都是你情我願,以人品服人…」葉楚心裡直罵自己,原則害死人呀。

雖說面前這是假紀蝶,可是身子還是紀蝶的,這方女神的身子,對誰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我說過你沒有機會拒絕……」假紀蝶冷笑一聲,隨即竟直接用手拍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右臂竟被折斷了。

假紀蝶吐了幾口鮮血,臉色立即蒼白了幾分,葉楚感覺到剛剛那一剎那假紀蝶的氣海中,似乎有另一個元靈的氣味,或許那才是真正的紀蝶。

真紀蝶的元靈被一拍之後,氣息立即弱了幾分,葉楚臉色也陰沉下來,哼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假紀蝶的確有手段,令真紀蝶的元靈幻滅,葉楚自然是不能坐視不理。

畢竟也是老熟人了,雖然真紀蝶不是喜歡他,但與自己有割不斷的聯繫,不能見死不救。

「呵呵,我說過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我現在受了重傷,無法離開這裡而已。」假紀蝶抹了抹嘴角的鮮血,似乎打傷真紀蝶,他也會受連累。

「傷天害理的事情,別想叫我去做,本少一向是個好人……」葉楚哼道。

假紀蝶捂嘴咯咯笑道:「好人,你當然是好人,包括想強紀蝶,還有想強上你那小姨林詩馨也是好人……」

ps:感謝昨天那位迷朋友,一開始的確是把陳苑南給寫錯,本來是應該寫天家的,昨天已經修改過來了,是攻擊的天家!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呃……」葉楚有些困惑,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方法,控制的紀蝶,還得到了紀蝶的不少記憶。更新最快最穩定)

「言歸正傳吧……」見葉楚臉色有些苦逼,假紀蝶也樂了,對葉楚說,「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要你替我將九大仙圖,找過來就行了……」

「九仙圖?」一聽這個名字,葉楚就跳了起來,「這是什麼鬼東西!不行,本少沒有那個本事!」

「哼,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假紀蝶瞬間變臉,抬手對準了自己的腦袋。

葉楚立即無節操的答應:「說吧,上哪兒去找?」

「呵呵……」假紀蝶得意的笑了笑,將手拿開,葉楚坐在了她不遠處的草垛上。

「你也知道這是神奇的一域,但你也許不知道這一域,還有一個別稱。」假紀蝶閉著美目,侃侃而談,賣起了關子。

葉楚沒搭理她,假紀蝶這才又接著說:「這一域又叫仙域,又叫神域,傳聞當年是九位真正的神靈開創留下的。」

「這裡最強大的勢力被世間修行者稱為九大仙城,九大仙城的實力比其它域的聖地還要強大的多,就算是當年的至尊,面對九大仙城也要有一絲顧慮。」

「至尊都忌憚?」葉楚心裡暗自冷笑,這樣的鬼話他可不相信。

九大仙城他自然是知道的,聯想到這假紀蝶要自己去找九仙圖,難不成與九大仙城有關?

「九大仙城是這一域的支柱,傳言當年開創這一域的九位神靈,留下了九張仙圖,又稱九仙圖。得到九仙圖者,可以得到成仙,成神的秘密。」假紀蝶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驚羨,顯然對這九仙圖中所謂的成神秘密十分嚮往。

葉楚卻對這個充滿不屑,對什麼九仙圖可以成神,成仙,並沒有什麼相信的。

從荒古至今,出過多少驚才絕艷的人物,包括至尊級別的絕世強者,起碼就有幾十位。更有紅塵女聖,瞬風至尊,狐族至尊等強橫無比的至尊強者,這些人後半生哪個不在尋求成神,成仙的方法,可是最終大部分都是隕落,敵不過時間的力量。

若真有這種東西,這些至尊早就奪了去了,都成神了,還輪得到後人嗎?

假紀蝶又繼續說:「九仙圖被分為九張,分藏於九大仙城之中,你的任務就是將九大仙城中的九仙圖都取過來給我。」

「你太看得起我了,你以為我是至尊?」葉楚沒好氣的甩了假紀蝶一個白眼。

剛剛還說九大仙城,連至尊都要顧忌幾分,自己雖然自認為同階無敵,可還不會自大的認為能比得上至尊。

假紀蝶理了理額前的一縷亂髮,這個動作魅惑無限,險些讓葉楚晃瞎了眼。

「你喜歡紀蝶?」假紀蝶眨著大眼睛問葉楚。

「你是男是女?」葉楚覺得有些頭皮發麻,假紀蝶佔了真紀蝶的身子,問自己是不是喜歡真紀蝶,這場面詭異了。

假紀蝶抿了抿嘴唇,向葉楚拋了一個媚眼,當真是令葉楚有一種被電到的感覺:「你說我是男是女?」

「不男不女……」葉楚冷冷的哼了一聲。

「你在吃醋……」假紀蝶眨了眨大眼睛,又拉了拉上身的裙衣。

雖說動作十分優雅,可一想到這傢伙有可能是一個男人的時候,葉楚心裡就有一通噁心的感覺。

見葉楚表情陰沉,假紀蝶又笑著問他:「你希望我是男是女?如果我是一個男人,把紀蝶的身子全佔了呢?」

「那你就快去死吧,死人.妖!」葉楚怒罵。

假紀蝶咯咯笑道:「瞧吧我說你吃醋了你還不信,放心吧,我不是男人……」

「那是因為你不是人……」葉楚淡淡的笑了。

假紀蝶微微一怔,隨即就笑了:「你怎麼知道我不是人?」

「就算你是人,我估計也是一個爛人……」葉楚撇了撇嘴,這種存在的方式,就算是人也不是一個完人了。

「別把我和你相提並論,你可是出了名的爛人,敗類,爛到全國人都要改名字……」假紀蝶不以為然,反唇相譏。

她又說:「還是說說怎麼去取得九仙圖吧,要是三年內沒有見到九仙圖,我就會徹底煉化掉紀蝶的元靈,讓她化作飛灰。」

葉楚沉聲沒答話,假紀蝶得意的笑了笑說:「世人皆以為九仙圖不過是傳說,就算真的存在,也一定會被九大仙城藏得嚴嚴實實,沒有人能夠找到九仙圖的蹤跡。其實不然,九仙圖並沒有藏得很死,九仙圖就藏在九大仙城的神塔上。」

「神塔在哪兒?」葉楚盯著假紀蝶。

假紀蝶說:「沒有人知道神塔在哪兒……」

「我射你一臉!」葉楚怒了,這明顯是在玩自己。

「呃,想不到你這麼低俗!」假紀蝶嘴角揚起一抹怪笑,「不知道紀蝶聽到這樣的話,會不會和你拚命?」

「少和本少扯那些有的沒的!如果你不想交易就是,殺了那娘們兒就是了,和本少無關!」葉楚有些不耐煩了。

假紀蝶理了理亂髮,然後說道:「的確是沒有人知道神塔在哪兒,因為護衛神塔的並不是人,而是石靈一族……」

「石靈一族?」葉楚看向假紀蝶。

假紀蝶點了點頭:「不錯,雖說九仙圖名字與九大仙城有極大關係,而且九大仙城也有可能是九位神靈開創,不過這九仙圖藏匿的地方,卻只有石靈一族知道。」

「傳言石靈一族極為強大,強盛之時,曾經出過可與至尊大戰的強大石靈……」

「不過即使如此,石靈一族還是世代守護九位神靈留下的神塔,你所要做的,就是找到石靈一族的傳人,然後尋到神塔再得到九仙圖。」

「說的比唱的好聽?就算找到石靈一族傳人,人家憑什麼要將九仙圖給我?」任務看上去不可能完成。

且不說石靈一族的傳人給不給,能不能找到石靈一族,光是要橫跨九大仙城,就需要不少時間。

… 三年內,想拿到九副九仙圖,無異於痴人說夢,而且這東西存不存在還是一個問題。

「放心吧,你可以取到……」假紀蝶自信滿滿,相信葉楚可以拿到九仙圖。

葉楚皺了皺眉:「憑什麼?我與九仙圖有什麼關係?」

雖說這個假紀蝶太詭異了,但是葉楚看得出,這假紀蝶不像是開玩笑,如果真的要開玩笑也沒必要捉弄自己,讓自己去找什麼九仙圖她一定是知道什麼。

「你是情聖傳人,取九仙圖自然有一定優勢……」假紀蝶並沒有完全言明。

葉楚繼續追問,假紀蝶聲稱自己不知道更多了,不過葉楚卻並不相信。

不過沒有辦法,為了救紀蝶他不得不被這假紀蝶要脅,準備前往九大仙城中的第一城,尋找第一張九仙圖。

……

七天之後,鎏金城的一家小客棧中。

「你搶到的天元丹呢?給本少瞧一瞧,我替你看看是不是正宗的…」二樓角落的一張四角方桌旁,坐著一男一女。

男的長相普通,女的身材曼妙,可是長相卻也是一般,甚至還有一些麻點在臉上。

女人聲音輕柔:「吃掉了……」

「真是敗家子,你才是最大的敗家子……」葉楚氣的牙痒痒,當然他不會相信這假紀蝶吃掉了天元丹。

天元丹堪稱神丹,可延長修行者五百年壽元,假紀蝶雖然這幾天恢復了四五成,不過卻無法消受天元丹的強大元氣。

「天元丹算什麼,本姑娘當年當糖果吃……」假紀蝶一邊夾菜吃,一邊哼哼著說。

「吹,你接著吹……」葉楚很是無語,這假紀蝶似乎比自己還要無恥,經常扯一些牛皮糖。

比如曾經煉化過龍筋,喝過真龍的血,打過瞬風至尊的屁屁,親過紅塵女聖的嘴……

看著假紀蝶那張易容過的臉,葉楚就沒什麼食慾,怒道:「你就不能戴個面紗之類的嗎?」

紀蝶那麼絕美的臉蛋,被她易容喬裝成一個半大媽的模樣。

「你這麼喜歡看紀蝶?」假紀蝶毫無形象可言。

葉楚撇了撇嘴,夾了一隻蝦丟到了嘴裡:「是你損害了我的形象,本少身邊站這麼一頭恐龍,實在是太丟臉!」

「胡扯……」假紀蝶白了葉楚一眼,說道,「真是沒腦子,不易容一下,怎麼好去偷東西呢……」

「偷什麼?你別把我帶壞了!」葉楚睜大了眼睛。

假紀蝶險些噴菜:「你已經壞得不能再壞了,連紀蝶的那個都敢抓……」

「丫的……」葉楚又被提到這件事,心裡暗自大罵,不過誰要自己的確是做了這件事呢。

假紀蝶捂嘴笑了笑,含羞帶怨的白了葉楚一眼,嬌哼道:「九大仙城離咱們這裡遠著呢,要想過去咱們得去天家借一樣東西……」

「你不想活了?不怕天家那老太爺?」葉楚睜大了眼睛。

「那老東西還沒有真正出世,我估計他此時不在天家,咱們去天家找一找他們的傳送法陣,先去冰寒之城。」

「瘋子……」葉楚只是恨恨的罵了一句。

假紀蝶卻給葉楚甩了一個媚眼:「等取到了冰寒之城的九仙圖,讓你先在紀蝶身上取點利息哦……」

「別拿那種事情來勾我,本少一直是一個正派的人……」

「抓紀蝶的那個,也是正派作風?」

「能不提這個嗎?」

「不能……」

……

深夜時分,鎏金城上蒙上了一片烏雲,將明月徹底的遮蓋住了。

天家北院的一間小屋前,一個天家的青年弟子,剛剛從茅廁出來,見到了一個熟人。

「九師弟,你怎麼才回來?撒泡尿也撒了這麼久,是不是哪裡不行呀,哈哈哈……」天家弟子哈哈大笑。

被笑話的九師弟則尷尬的笑著應了一句:「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

說完這個九師弟,在天家弟子的腰間拍了一把,隨即便離開了。

「哈哈,這個傢伙真有意思……」天家弟子並沒有多想什麼,突然覺得肚子有些難受,又趕緊跑回了茅廁。

天家眾人並不知道,這個所謂的九師弟,一路過關,最終來到了一間百畝的大院面前。

大院前面是一片大空地,是一個平時低階弟子的演武場,最裡面是一幢青灰色的連排建築,中間牌匾上刻著「奇石閣」三個龍飛鳳舞的大陣。

閣內雖然沒有點燈,但是內部卻有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奇異光芒,都是從裡面散發出來的。

葉楚站在奇石閣前,並沒有立即闖入,因為已經有一個白髮老者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什麼人?」老者聲音渾厚,中氣十足,是一尊宗王強者。

葉楚聲音低顫,低著頭身子都有些發抖,輕聲說:「季,季祖老,我,我是仁伯,讓我,讓我來的……」

「仁伯?」季仁皺了皺眉頭,目光掃了掃葉楚,宗王的威壓稍稍的釋放了一些,卷向了葉楚。

「撲……」

葉楚立即吐血倒地,連忙說:「季,季祖老,我真的是仁伯派來的呀……」

lixiangguo

不遠處的樹上,一名身著黑色長袍的少女雙手抱胸觀望著發生的一切,她嘴中輕聲嘀咕道:「就當是我還你上次的吧……」

Previous article

劍南星不由自主的打個哆嗦,天隕決開始運轉,天隕真氣貫通奇經八脈,把寒氣逼入體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