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音落地,林穎群立馬哆哆嗦嗦了起來。

「父親,穎群我知錯了!」

裡面之人沉吟了片刻,淡淡地說道:「起來吧,若有下次,我定廢了你這全身的修為!「

林穎群打了寒顫,忙說不會的站了起來。

「皇室,果然不會讓古劍鋒膝下出兩個踏天路種子!」

「真是天助我們林家!只要楚國一亂,便是我們上位之時!」

「穎群,這段時間,你一定要低調行事。我不管你使用三天之內,你一定要幫老夫煉製出補天丹來!」

竹馬小嬌妻 「若是此事,再出什麼紕漏,到時候我新帳,舊賬一起與你算了!」

林穎群聽此,趕忙說道:「父親,補天丹之事,我已經找好渠道了。只要後日的拍賣會成功舉行,收穫足夠的靈石,一切便皆在掌握之中!」

說完,林穎群眼底依舊有著一絲忌憚,小聲說道:「父親,古劍鋒也算是一代梟雄,若是……」

沒等林穎群說完,裡面之人開聲打斷道:「只要你的補天丹到位,古劍鋒不足掛齒。」

「以我們林家這些年在軍中的積累,令他擺不出飛龍大陣,到時候他便如無爪的老鷹,空擺設罷了!」

林穎群聽此,倒是將心放回肚子里去了,不再多言其他,退了回去……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

古塵趕早便起來了,他盤膝在床上,手勢呈一種玄之又玄的方式運轉,肚前形成了一個墨黑色閃爍著流光的洞盤,凡是經由此的靈氣皆被其一口吞噬了!

只見古塵身上漸漸升起了一層茭白色的光暈,看起來聖潔非常!

小半會功夫過去,古塵口吐氣龍,雙眼緩緩睜了開來!

空魂眼果然不凡,在古塵運轉分神訣的時候,周圍只要靠近他的靈氣皆會被吞噬,而且是有進無出的!

光憑這點,古塵現在的練功速度,怕是已經達到普通人三到五倍的程度。

若是只看這點,古塵或許也只能排進一流高手,與那些修鍊妖孽相比,依舊猶如雲泥之別!

但別忘了,古塵體內凝聚的可是純度比真氣高了百倍的魂元!

若是這般換算下來,便是達到了極其可怕的地步!

古塵神清氣爽地從床上跳了下來,走出房間,出奇並沒發現黃梅英,黃鸝等人的身影。

想來定是去與古劍鋒商議什麼去了,現在這楚國是風雨欲來之勢啊!

昨日之事,古塵倒是沒準備去說!

補天丹之事,林家竟然敢告訴言老這種陌生之人,定是有恃無恐……

想來古劍鋒也應該能想到林家謀反之心已久,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應該有所顧忌。

古塵雖說對這一切看得透徹,但卻並不想摻和進去!

究其原因,以古塵前世眼界,這楚國的格局是在太小,並且以古劍鋒的能力,以及王宮地下那人。

這林家怕只是跳樑小丑而已!

古塵往校場走去,他想乘著去踏天路基地之前,趕緊領悟了第二重意境。

只要實力在手,方才能有些底氣…… 嘭嘭嘭——

古塵一劍落地,四周氣爆聲連起。

劍氣四溢開去,透著一股渾沌的滄桑感……

那些圍觀之人,感受到這股滄桑氣息,身子像是定住了般,任由那零散的劍氣肆虐而來……

轟!

靠得近的幾人,皆被這股盪開的劍氣震得往後退了數步。

等這些人反應過來,皆是面面相覷,紛紛議論起來。

「十王子年紀輕輕,實力卻深不可測啊!不愧能夠贏得踏天路青睞,並擊退迦雲皇子!」

當娶則撩 「是啊,十王子剛多大,竟已經能劍意化形了!這可是我家老子都夢寐以求之事!」

「天縱奇才,怕是跟十王子比較一番,大王子就顯得平凡了許多!」

「休要胡說,大王子向來神秘,沒人見過他使出全力。現在便說十王子比其強悍,怕是有些牽強吧!」

接下來便是一場關於大王子與古塵哪家強的爭辯。

兩方引經據典,卻誰能也無法說服對方。

看來也只有古塵與大王子打鬥一場,才能分出個高低!

而古塵自然沒空理會眾人的爭辯,只見他的眉頭漸漸緊鎖了起來……

方才那一擊看似華麗,實際上,卻並沒有摸到第二重意境的門檻。

意境確實實化了,可劍氣的威力過大,古塵根本無法將其凝為勁力,擊於一點。

第二重意境確實有些難,而且渾沌劍意本就是從他血脈中衍生出來的。

世間獨一份,沒有先人的經驗可以借鑒。

一切摸石頭過河,著實令人有些頭疼……

不管怎麼說,今日一定要領悟第二重意境!

若是讓別人知道古塵心中的想法,怕是會搖了搖頭,說他妄自尊大。

這意境的領悟本來便是隨緣之事,需要豐厚的對戰經驗的沉澱,以及某個時刻的腦門突然靈光一閃。

哪裡是說想領悟便領悟的?

古塵持劍而立,身邊爭辯的聲響變得愈發的細微……

古塵的眼睛緩緩閉起,天地卻並沒有因此暗淡下來。

魂眼大開,靈氣無處遁形,身周全是如螢火蟲般的星星點點……

古塵強硬地切斷了對這些靈氣的吸收,身周形成了只有他自己能看見的力場……

嗡——

隨手一劍下去,古塵魂眼中的力場瞬間龐大,扭曲,充斥著一股滄桑的味道。

古塵咬牙死命地掌控這股力場,令其不散……

古塵見力場漸漸穩定了下來,魂絲嗡地一聲涌了出來,攜著寶劍上那新生的劍氣注入力場之中!

劍氣一旦注入力場之中,便瘋狂震蕩了起來,古塵還想死命地強撐下去。

很可惜,再一次脫離了古塵的掌控!

轟地一聲巨響,力場破開,劍氣四溢了開去……

這次看到劍氣,圍觀的眾人都學聰明了,瘋狂鳥散開去,方才免去了皮肉之苦!

古塵的眼眸沒有睜開來,臉上甚至沒有出現一絲不適的表情。

既然一次不行,那便兩次好了!

只見古塵再一次掄起寶劍,一劍斬下,可歷史總是重複的。

劍氣再次瘋狂地盪逸開去,而圍觀眾人更是如同小兔子一般,再次跳開!

依舊不驕不躁,臉色沉穩。

古塵再次持劍揮舞下去……

修鍊本就是一件極其枯燥的事情,要一遍遍的重複,才能發現其中的一絲規律,取得一些微末的成績。

即便古塵有前世的經驗支撐著,又融合了血脈,天賦已然強過絕大多數人了。

可若是便因此便驕傲自滿,不腳踏實地,以後終究會栽大跟頭,更難問鼎武道之極!

不知道過了多久,圍觀之人只感覺眼皮下沓,哈音連連……

他們看古塵練武,完全是沖著他的名氣來的,想偷學個一招半式的。

可誰想到這傢伙從始至終就只揮舞了一招,而且不感覺累的,分明大汗淋漓了,竟然休息片刻都沒有!

眾人這才恍惚地反應過來,古塵能獲得今日的成就,絕非偶然。

天賦又好,還這般的努力,簡直不讓人活了啊!

很多人也不再圍觀了,四散開來,開始自己的武道修行……

呼——

古塵突然大口地喘出了一口氣來……

方才古塵最起碼揮舞了幾十上百招,雖說已經是後天中期的實力了,體內的魂元比起之前,渾厚了三倍左右。

但切斷了魂眼對周圍靈氣的吸收,古塵體內已經乾涸了下來。

古塵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乏力……

可便是如此,古塵也沒有停下手上的揮劍。

堅持!堅持!再堅持!

古塵已經感覺第二重意境,愈發的明晰了。

古塵現在完全是憑藉一股子氣支撐著自己揮劍,身體其實早已經達到了極限。

就在再一次揮劍的瞬間,古塵眼前驟然一片明亮。

古塵似乎掌握了什麼,只見寶劍一出,四周空氣震蕩不止,可那劍氣卻又凝而不散。

渾沌劍意瘋狂凝聚,在劍尖的位置,匯聚成了一個灰暗色的光點。

這時沒有散開,依舊留下觀看古塵揮劍之人,看到那光點先是一愣,繼而眼神便恍惚了下來……

在這光點上,這些人竟看到他們一生短暫的倒影,充斥著一股滄桑感,惹人緬懷!

轟!

一聲巨響,古塵劍尖上光點驟然擴散開去。

而那些眼前不短浮現過去場景之人,猛然驚醒。

眼神震驚地看向古塵那邊,臉上漸漸升起了恐懼!

僅僅是這普通的隨手一擊,竟有如此龐大的威力?

難道十王子真的成功領悟第二重意境了!

只見古塵睜開眼睛,臉上已經慘白一片,體內一股股乏力抽了上來……

可當古塵感受到了這撲面而來的劍氣,嘴角還是止不住地翹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這便是第二重渾沌劍意?

實化后,威力果真不同凡響!

古塵感覺,他若是再次施展敕花仙劍式,威力將比之前強大數倍!

別小看這區區數倍。

要知道敕仙劍法可是天階武技,能夠在後天期施展出一式半式的,已然算是逆天之事了!

之前古塵也正是依仗著敕花仙這張底牌,方能頻繁地跨級敗敵。

現在再提升一兩倍,古塵感覺他便是面對後天小成期的高手,也有一戰之力!

就在古塵停下來休息的時候,突然一個十二三歲的蘿莉跑了過來,拉了拉他的手,道。

「塵王子哥哥,你能教琳兒舞劍嗎?琳兒平日里最崇拜塵王子哥哥了!」

這蘿莉說著,還拚命地往古塵的身上靠。

那已經很是渾圓的小屁股,往古塵下體蹭來蹭去……

古塵一愣,低頭看著這個長得白萌萌的蘿莉,暗想這是個王公貴族家的丫頭,竟如此奔放,最主要自己也不認識啊!

現在古塵在楚國風頭正勁,很多少男少女都將其視為偶像。

男的以古塵作為前進的動力,而女生嘛,自然是夢想著與之親近,恨不得晚上睡到古塵的床上去,生一窩的小猴子!

看著眼前這個琳兒,古塵卻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他向來不會處理這方面的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雲嫣兒兩姐妹扭動著婀娜的身姿,往古塵這邊走了過來。

lixiangguo

「我……我會吹簫……」李姝蓉細小的聲音,在他們停下的剎那,適時響起。

Previous article

這是一個很接地氣的武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