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音剛落.之前被搶了話茬的門童***了回來.說道:「邊境試煉.大峽谷之戰.喬虎化身神龍直接擊殺三隻伯翅獸.救眾人於生死一線之間.伯翅獸可是五級妖獸啊.你說厲害不厲害.」

「還有還有.」另一名門童連忙說道.生怕被搶了去.「 予我一世情深 .喬虎潛入四元鼎之內.搬動四元鼎對妖獸大軍一通掃射.斬殺各色妖獸數不勝數.直接扭轉了戰局.保存了劍鋒軍團的核心力量.使妖獸圍剿劍鋒軍團的計劃徹底失敗.你說厲害不厲害.」

…… 兩位門童將喬虎的事迹娓娓道來.從頭到尾說得極其熟練.好像是自己親身經歷的一般.而且隨著敘說.他們的眼睛還不斷閃放出異彩.

不過說到最後的時候兩人興緻一下了敗下來.低眉耷眼.好像兩人承受了大海一般的憂愁.「唉.可惜啊可惜.最後喬虎還是在那場戰爭中不幸隕落了.真是天妒英才.」

黃有金聽到此處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們不用傷心了.我老大沒有死.這不是好好地站在這裡嗎.」

「哼.你們竟然還敢冒充喬虎.我勸你們速速下山.否則小心對你們不客氣.」一位童子橫眉冷目地說道.看來喬虎三人的這種「冒充」他們心中偶像的舉動讓這兩位童子感到很是生氣.

黃有金聽罷一瞪眼.指著這兩位童子說道:「嘿.我說你們這兩個小娃娃怎麼腦袋就是不開竅.一條筋呢.我老大他真的是喬虎.我們沒有騙人.」

「師弟.不要跟它們廢話.動手.」 牛掰村長 .說道.

「嗯.」

說完這兩個門童一揚手.發出嗖嗖兩聲.兩道冰箭應聲而出.隔空向三人射來.喬虎見狀手輕輕一揮便將兩道冰箭打碎.與此同時對身邊的唐興和黃有金說道:「走.說不明白就不要和他倆墨跡了.我們直接上山.」說完身形一躍從兩位門童身上飛過.向著山上走去.

黃有金惡狠狠地看了兩個門童一眼.還想說什麼卻被唐興用手一拉.兩人緊跟上去.

兩位小門童顯然沒有料到來人的修為如此之高.兩人臉上都呈現出一副驚恐之色.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籙.將其撕碎.同時快步追了上去.邊跑還邊喊:「有人闖山啦.有人闖山啦.」

喬虎卻是不回頭看一眼.徑直向上走去.他現在心裡可是充滿了期待.想看看門派到底強到了何種地步.剛才看門的兩個小門童竟然隨手就能使出開光期的法術.著實讓喬虎眼前一亮.

就在三人向上走的同時.連池峰的XX殿上正在執事的弟子本來看書看得正犯困.忽然聽到腰間的木牌發出嗚嗚的響聲.他渾身一個激靈.立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向殿外走去.

剛剛走出殿外便看到了其他同伴.他試探地問道:「你們也收到有人闖山的消息了.」

「是啊.不知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往我們華青山上闖.走.會會他去.」

「走.」說罷幾人便向山下飛馳而去.

喬虎沒有多久.眼前便出現了一些人.定睛看去.喬虎發現這些人大多都是開光期修為.屬於門派內負責諸多俗世的一些人.

「哼.來者何人.知不知道這是哪裡.我勸你乖乖放棄抵抗.隨我們一起上山見長老.這樣我們還可以保你不死.不然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黃有金聽罷氣道:「嘿.這些小娃娃.年紀不大口氣倒不小.我黃有金今天就不聽話了.你們能把我怎麼著.」

喬虎發現這些人都很面生.不禁皺了皺眉.本想著上了山會碰見熟人.問題就迎刃而解了.看來這下真的要闖山了.

喬虎也不廢話.直接邁步向前走去.根本就無視這些人的存在.這些年輕的弟子最是爭強好勝.見對方竟然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御起手中的仙劍便向喬虎刺來.

一時間眾劍齊發.劍柄在陽光的照射下應出道道冷白的光芒.晃得人睜不開眼睛.劍尖全部指向了喬虎.

喬虎嘴角輕輕地笑了笑.然後體內暗暗用力.衣襟無風自動.「退.」喬虎大喊一聲向前邁出一步.與此同時身前空中的飛劍齊刷刷地向後退出一步的距離.

自此.喬虎每每向前走一步.飛劍便整齊劃一地向後退一步.彼此之間配合地非常有默契.直到退到華青山弟子們身前後方失去了控制.哐啷啷掉到了地上.


眾人見喬虎竟然以一人之力輕輕鬆鬆地便將眾人的飛劍奪去.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也不敢說之前狂妄的話.

喬虎眨眼間便走到了眾人面前.他淡淡地望了一眼人牆.然後自顧自地繼續邁步向前.攝於喬虎的威勢.人群自動地劃開了一道口子.目送喬虎等人的離去.

只是喬虎這次沒走幾步.便有十數人從天而降.攔住了喬虎的去路.喬虎向來人望去.只見這些弟子的修為要比之前的強上不少.大多都在結丹初期.應該算是門派的精英弟子了.只是讓喬虎感到奇怪的是.這些人自己又是一個不認得.

他們顯然也不認識喬虎.其中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隱隱是這群人之首.他淡淡地向喬虎問道:「來者何人.來華青山又是為了何事.可有文書隨身.」

喬虎想要試探一下這些人的實力如何.因此故意隱瞞了自己的身份不報.況且就是說了他們也未必相信.

因此喬虎這次又是什麼都不說.哼了一聲抬腿便向前走去.意思很明顯.就是你們這些小角色不配和我說話.我去找你們的頭頭去.


少年見狀兩條清眉皺到了一起.然後按了一個手勢.豎起劍指向喬虎指去.口中大喝:「水龍吟.去.」

話音剛落.一個丈許粗、六米長的白色大龍高亢一聲.張開它的血盆大口.揮舞著它鋒利的龍爪.向喬虎呼嘯而來.

「一上來就玩真的.好.這條水龍比當年小師姐召喚出來的也查不到哪去.」喬虎雙眼一亮.心中暗暗想道.

巨龍眨眼間便飛到了喬虎跟前.眼看一口就要將喬虎吞進肚中果腹.喬虎這才伸出手掌向其拍出.只聽砰地一聲.巨龍似被一無形的鈍物擊中.化作萬千細雨.紛紛揚揚落下.

少年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這人也太變態了.我基本用出全力的一個法術竟然連他的招式都沒試出來.隨隨便便便被一掌化解了.」

少年見狀再不遲疑.向身邊的一人說道:「你快上山叫上一輩的師兄師姐來.我們在這裡先攔他一攔.」

「嗯.」那人知道事態嚴重.也不廢話.應了一聲便急速向山上飛去.

喬虎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當然他不會阻攔.相反事情鬧得越大越好.越大越容易說清楚.他就不信整個華青山上沒有自己認識的人.

少年這個時候換了另一副口吻說道:「前輩.晚輩未能認出前輩.無意冒犯.不過還請前輩報出自家門派.晚輩也好上山稟報.」在他看來.修為這麼高深的人至少也是哪個門派的長老.只不過外貌比較年輕罷了.

喬虎第一次被人這麼正式地稱呼前輩.感覺有些好笑.還有些唏噓.想當初這名少年都是自己需要仰慕的存在啊.而現在他卻稱呼自己前輩.

喬虎呵呵笑道:「你們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不然的話我可就要走了.」說完便作勢要走.

少年見狀連忙喊道:「結丹期以下弟子速速離開此地.結丹期以上弟子隨我結陣.」

「是.」眾人應了一身.瞬間便行動起來.十數人從原地紛紛散開.每個人之間都保持了兩三個人的距離.

喬虎見到這一幕忽然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他並未多想.帶著唐興和黃有金抬腿便向前走去.


三人很快便走進了少年布置的陣法之中.剛剛走進便看見三人向黃有金攻來.黃有金一閃身錯開了這波攻擊.於此同時.另外三人攻向了唐興.唐興見這三人的攻擊露出了一個明顯的破綻.因此一挪位置便閃開了三人.

只是這一閃一挪三人便被分隔開來.喬虎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這不就是雲霧陣嘛.

喬虎對這個陣法可謂是在熟悉不過了.閉著眼睛都知道它的運行路線.要想破解這個陣法.方法有兩個.一個是用強力.比如說喬虎現在只要稍微一發力.便可以將眼前的陣法打得七零八碎.這就是一力降十會.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招式都是多餘的.

另一個辦法就是破壞掉陣眼..那個居中指揮的人.喬虎現在就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因此邁開步子一步步向少年靠近.

少年見喬虎沒有用強力破陣.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見喬虎徑直向自己沖來.又是吃了一驚.不禁想到「這人是誰.實力高超不說.竟然還可以一眼看穿雲霧陣.」

喬虎可沒有給他多少思索的時間.身形猶如鬼魅.無論少年如何從中阻攔.喬虎都好像未卜先知一樣.提前一步就躲過.眨眼之間.喬虎已經衝到了少年的跟前.

喬虎一把將少年提了起來.淡淡地說道:「陣法練習的不錯.只是這個陣法適合大規模作戰時使用.而且雙方的實力必須相差不大才行.你們的人太少了.而且很弱.所以說你用錯了地方.」

說完將少年放在了地上.陣法已破.這時候黃有金和唐興也從人群中閃現出來.喬虎回頭對兩人說道:「我們繼續走吧.」

這時候少年連忙說道:「等等.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不報上自己的名字又不傷害我們.」

喬虎扭過頭去看了少年一眼.淡淡地笑道:「我是誰.」說完隔空拍出一掌.一道比之剛才響亮數倍的龍吟響徹雲霄.

…… 華青山.回望峰.一個濃眉大眼的男子岔開兩腿站在原地.在他面前站著七個身著華青山青色道袍的年輕弟子.

「來啊.怎麼才這麼一會兒就沒有鬥志了.你們一起上.不用客氣.」濃眉大眼的男子沖七人招招手說道.

再看這七人.每個人的衣服都凌亂不堪.上面還沾了厚厚的一層土.一看就知道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

「展師兄.你就饒了我們吧.我們加起來哪裡是你的對手啊.我看要是庄師兄也許還能和你鬥上一場.我們實在不行了.再打身上的骨頭都散架了.」

粗眉毛聽罷陡然將手放下.氣道:「你們還是不是年輕人啊.青春的鬥志哪裡去了.青春的激情哪裡去了.」不用說.這個激情四溢的粗眉毛一定就是展雲風了.

話音剛落.七張嘴巴一起開動.埋怨和求饒聲混成一片.像一群蒼蠅似的在人的耳旁嗡嗡作響.

展雲風剛想大喝叫他們停止.忽然從山下傳來一聲響亮的龍吟.心底很深處一根弦被人撥動.他整個人立即愣在了原地.粗眉毛再也不理眼前的幾人.不顧一切地向山下衝去.

此時此刻.向山下衝去的人又何止他一人.從遠處看去.只見一道道光芒似流星墜落一般向山下飛去.

喬虎靜靜地立在原地.雖然他外表看起來一副風淡雲輕的樣子.其實心裡卻十分緊張.幾年未見.不知故人可好.還是已經物是人非.

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喬虎的眼帘.兩人隔空對望.一時無言.這時候只有眼神才能實現彼此之間的交流.語言則顯得太過乏力.

「哈哈.小虎子.他們都說你死了.我偏偏不信.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澎湃的青春啊.再來的猛烈一些吧.」

展雲風大喊一聲.風馳電掣地向喬虎沖來.喬虎見狀向後退了一步.喊道:「剛見面不用來真的吧.」

「哈哈.先試試你小子現在實力如何.三年未見看看是你的進步大還是我的進步大.」話音剛落.只聽砰地一聲.兩人的身影交織到了一起.

展雲風出拳如狂風.出腿如急雨.速度之快直教人看花了眼.兩人都未使用靈力.而是純粹身體力量的比拼.從地上打到了天上.又從天上打了地上.短短一會兒功夫.已經不知打了幾個回合.

最後喬虎握住了展雲風的手臂.肩膀靠到展雲風的肩膀上.說道:「呵呵.小瘋子你這三年都幹嘛了.怎麼一個體修連我這個靈修都打不過.」

展雲風一把將手臂從喬虎手中抽出來.憤憤不平地說道:「你少氣我.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你也是一個體修嗎.青春總是這麼不公.本來我以為這三年我進步夠快了.沒想到還是不是你的對手.」

此刻喬虎背後的人群早已經炸開了鍋.任誰都沒有想到.他們一直仰慕的傳奇人物回來了.

兩個看門的門童嘴巴張得都可以放下一個雞蛋了.而且是豎著放的.「啊.原來他沒有騙我們.他真的就是喬虎啊.也是啊.除了喬虎.誰還能有這麼大的氣場.」

「唉.我們剛才竟然和他頂撞.真是該死.他肯定不會待見我們兩個了.我們以後怎麼才能和他說上一句話呢.」

展雲風上一刻還緊繃的臉忽然綻放開來.「哈哈.不過沒關係.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走.我帶你上山去.老多人想要見你了.」說完摟著喬虎的肩膀就要往山上走.忽然看到很多人落到了兩人面前.

展雲風呵呵笑道:「看來.這下不用我帶路了.他們比你還急呢.」只見依次落下的是許印龍、風不平、庄大周、伍小田、吳常修、呂芸兒、宋文、柳長青等等後面還有一群人.不過喬虎的印象卻不深刻.

伍小田見到夢中的人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竟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愣愣地立了兩秒鐘.然後不顧眾人的視線.熱淚奪眶而出.像一個年輕的思歸妻子看到丈夫回家一樣.一路奔跑著向喬虎撲來.

喬虎沒料到伍小田會如此激動.一時間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識地喊了一聲小師姐.伍小田已經一個乳燕投林.噗通一聲撲到了喬虎的懷裡.

「你這個壞人.為什麼現在才回來.你知不知道人家每天都很想你.白天想你.晚上想你.吃飯想你.走路想你.夢裡全都是你的影子.」

「你知不知道我擔心你的安全.瞞著爹偷偷地想回去找你.結果被爹發現足足關了半年.可是出來以後我還是想去找你.」

「你不在我身邊.我才發現做什麼事都沒有意思.搞破壞沒有意思.不搞破壞更沒意思.每一天過得都像一年那樣漫長.」伍小田根本不給喬虎說話的機會.把自己心中想說的話先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喬虎看著懷中佳人哭得稀里嘩啦.肩膀止不住的聳動.兩手空落落地停在空中.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此刻他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小師姐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自己的.為什麼自己一點也沒有察覺到.」

他看著自己的一雙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得把眼神投向兩旁的人尋求幫助.可是令他氣憤的是這幫人竟然都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還有心情看好戲暗暗偷笑.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看來只能靠自己的兩個小弟了.」說著他連忙回頭向唐興和黃有金使眼色.

黃有金立刻點點頭表示意會.「這位美女如此絕色.對老大又一往情深.鐵定是嫂子沒錯了.老大一看就不會哄女人.這下是我表現的機會了.」

黃有金微微地點了點頭.為自己卓越的分析能力暗暗感到一絲自豪.他走到兩人的一側.低頭沖伍小田大聲說道:「大搜啊.你別哭啦.我們這不是把大哥送回來了嗎.你仔細看看.身上一塊肉也沒少.我們今天就把他完完整整地交給你了.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不是.是你想怎麼和他玩就怎麼和他玩.」

伍小田剛剛撲倒在喬虎的懷裡.心裡感到一陣踏實.也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把埋藏在心中三年的話都吐了出來.

可是說這番話也幾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勇氣.此時聽人在這麼多人面前叫自己大嫂.還叫得那麼大聲.立刻從喬虎懷裡鑽了出來.一張臉漲得像熟透的蘋果.恨不得在地上找個縫鑽進去.

喬虎更是被黃有金嚇了一跳.他一個巴掌拍在黃有金的後腦勺上.咬牙瞪眼說道:「胡說什麼呢你.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喬虎激動之下這一掌沒少使勁.黃有金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不停地搓著自己的後腦勺感到一陣委屈和莫名其妙.「剛才不是你讓我上的嗎.現在大嫂也不哭了.也不在你懷裡鑽著了.你怎麼還打人.」想著想著還回瞪了喬虎一眼.


喬虎現在沒有功夫跟黃有金解釋.他尷尬地看著伍小田.兩隻手不停地在身前比劃.支支吾吾地說道:「小師姐.那個…那個你不要聽他胡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也不是…哎呀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

伍小田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趾.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來回地纏來纏去.輕聲說道:「沒事.我不怪他.」

喬虎聽罷入藏考妣.「得了.這下真的解釋不清楚了.」黃有金聽完伍小田這句話心裡倒是樂開了花.這下自己在大嫂心中的美好印象算是落下了.

這時候從人群中又走出一位傾國傾城的白衣女子.她邁著蓮華步慢慢地向喬虎走來.眾人見到這一幕都感到一陣茫然.同時心中隱隱還有一個非常大膽邪惡的想法.「難道呂芸兒對喬虎也有意思.」

喬虎看呂芸兒向自己走來.心如小鹿亂撞.本來這次回來喬虎便打算在眾人面前再次追求她.時過境遷.現在再也沒有人拿他當初的話當做一個笑話.

只是此時此刻.這種話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呂芸兒走得很慢.但終於停在了喬虎面前.她淡淡地看了喬虎一眼.抬手就給了喬虎一個大嘴巴.然後哼了一聲轉身離去.再也不看喬虎一眼.

喬虎捂著自己火辣辣疼的臉蛋.看著呂芸兒一步一步地遠離.腦袋一片空白.許久之後

才回過神來.哀怨地想到「我這是該誰的欠誰的啊.反差也太大了.一個愛的要死.一個恨地要命.還讓不讓人活了.」

等呂芸兒走遠了.唐興獃獃地向喬虎問道:「老大.那個是二嫂嗎.她好像吃醋了.你不去勸勸嗎.」

「二…嫂.你是不是也想挨上一下.」喬虎抬起手掌恨恨地說道.唐興連忙捂住頭求饒道:「老大饒命.老大饒命.」




lixiangguo

衆生物爆發出全身所有的力氣,在即將追上紅影的時候,突然紅色的光芒消失,消失不見。

Previous article

“我靠,我最想看的直播竟然沒有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