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語剛落,易雲便感覺到一陣威壓襲來,接著便看到了對方手上的戒指。

七戒…

男子嘿嘿一笑,將氣息散去,摘下了斗篷。

易雲身體一震,驚恐道。

「欲血池大弟子參見凝血魔神長老。」

斗篷下的面容,若嘯天恐怕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白色的頭髮是蓬鬆著的,而左眉上的一條刀疤劃過眼睛直至臉蛋,眼睛也是閉著的。另一邊的眼睛則是深紅色。身體如同骷髏一般的乾瘦,如果不是斗篷包裹著身體與易雲對他的這般尊敬,若嘯天定然認為,他只是一個被重刑懲治過的老人。


若嘯天輕輕碰了碰夜冷鋒。低聲問道。

「師兄,這老人是誰啊?」

而一旁的夜冷鋒,不理前者,眼神則是望著凝血魔神。略微沉寂了一下。開口講道。

「小痴,這個老頭是池內四長老,性格乖張,因喜好自由自在,所以一般都不在池內,而是隨意去周圍的門派與城鎮活動,因做事不算出格,池主也只要對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這凝神血魔,你去打聽打聽,會把你嚇到的。」

聽著夜冷鋒的解釋,若嘯天將信將疑的笑了笑,旋即視線凝向凝血魔神,細細打量著他。

而凝血魔神,則沒有理會下跪的易雲,反而走到若嘯天的面前。與若嘯天零距離接觸的盯著若嘯天。這樣的盯著,讓其背後不由的生出一些冷汗。


「嘿嘿,小娃娃,你身上怎麼會有若靈閣的氣息。」

說著,老者那睜著的眼睛微微一彎,帶著些玩味的語氣說道。

「老爺爺,你感覺錯了吧。」

若嘯天嘿嘿一笑,搔了搔頭說道。

而凝血魔神的雙眼,則是微眯了起來,吧唧了一下嘴巴。低沉的問道。

「沒關係?我說有便有!小混賬,你來我欲血池作甚?有和陰謀?誰派你來的?」

心中一粒,若嘯天瞬間感覺不妙,可細想自己的身份只有幾人知道,眼前這個老頭又是從何人口中得知呢?正當若嘯天要撕破臉皮時。

一旁的易雲頗感無奈的開口。

「凝長老,這是血池新收的弟子,你就別逗他了。師傅他老人家對他的期望可是很大的。」

「啊?哈哈,沒事沒事,現在的小年輕人,還真經得住逗啊。」

聽了易雲的話,凝長老尷尬的笑了笑,旋即將視線向那已死的孩童轉去。又道。

「易雲,我這次出來就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的。看來我還是來晚了,這裡活著的人應該不多了。對了,易雲,你去落神殿途中要經過宇杭村,你們就不要走那了。因為那裡已經沒有人了,我到的時候,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村的周圍都被著死氣瀰漫。小心那死氣。」

點了點頭,易雲將孩童的身體翻了過來,定睛一看。指著孩童身體中的銀針說道。

「這是落神殿煉風堂的東西。他們這是要做什麼?怎麼要用汝王鎮和宇杭村的人實驗。」

「實驗,也許你說對了。三光寨不過是落神殿下的一個小勢力,如果不是落神殿給他撐腰,他們敢這樣為虎作倀嗎?呵呵,狗東西,別惹急了我,惹急了我,叫上我弟兄弄他呀的。」

凝長老接過易雲手中的銀針,在看了一番后,將其丟到地下,又輕呸了幾口,腳尖狠狠踩了幾下。

「小雲那,爺爺我走拉,你要好好帶這兩個小娃子,我看好他倆。對了不要去宇杭村。那裡的死氣太重。還有別去找三光寨的人,你們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

語罷,凝長老化作一陣血霧消失在原地。


看著已走的凝長老,易雲頓時輕鬆了很多,方才緊繃的神經在放鬆的時候感覺有些累。扭頭看了看身後兩位師弟。頓時,忽然感覺到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

就像是自己剛入門時,凝長老怎樣整自己一樣,那種暗無天日的日子讓易雲一輩子都忘不掉。不過幸好,自己有一個好師傅。

緬懷著過去的事物,易雲深深一笑。

旋即,微笑著向二人講道。

「走吧,我們從森林裡去落神殿,不經過宇杭村了。」 落神殿,位於止修大陸西北方向,其弟子來源大多數都是東無城。而要去落神殿必須經過宇杭村,若不經過那,那麼就要走森林了。

不過對於四戒修為的易雲來說,森林中的魔獸不是自己的對手。這才聽了凝長老的話,繞過宇杭村。

落神殿,因有一位八戒地尊的強者一日崛起的門派。對於剛剛崛起的門派,其內部等級是非常嚴格的。從上至下分別是:

頂風殿,是殿主,與長老居住的地方。其內奢華堪比皇室帝宮。享有落神殿一切權利,與其說是殿主,倒不如說是這個門派由五位長者共同管理。

五位長者從強到弱,依次是,殿主,殿鄔君主;大長老,帝龍魔君;二長老,沙逆鬼皇;三長老,千月舞姬;四長老,弒魂之靈。

煉風堂,此堂口是由多名匠師所構成的,世人都知道,一名匠師的可貴性,因此他們的權利僅僅位於五人之下。

墮風堂,這個堂口原先只是一個小小的異族部落,因他們頭腦發達,通曉各地貨物價格,這才被留在落神殿為其效力。不過是何異族部落就不得而知了。

疾風堂,是由落神殿精英所組成,只聽命於頂風殿的殿主與四位長老。而進入疾風堂最低門檻是四戒要求,可見其疾風堂是除頂風殿外實力最大的堂口。

觀風堂,人數最多的一個堂口,大多數為二戒修為。是落神殿中堅力量。

略風堂,這個堂口是由一些一輩子都進不了二戒修為的人所組成。他們的工作便是照顧一殿四堂的飲食起居。


這樣等級制的門派,所造就的便是個人想往上爬的鬥志,當然前提便是你要有一個不錯的資質與悟性。

再說落神殿的功法落日餘暉訣,這功法是天級功法不假。但其下又分出多個功法,當然這分出的功法也有好壞之分,如天地一磨合便是這功法的其中最差的一種。

如果要看這功法是否高級,那麼就要看使用者用后變成什麼了。模樣越是好看,那麼這功法越是高級。由此可見,那畢紹修鍊的不過是最低級的。

如果說,欲血池是一個血池的話,那麼落神殿就是一所大殿了,這座大殿是由一座山而所鑄的。而殿的正中央,有一座龐大的雕塑,見過殿主的人都知道,那雕塑的模樣便是殿主。

墮風堂。

「畢紹,今日有欲血池的人來換取光華珠,你去門口接應一下。別讓外人瞧出了咱落神殿的勢力。」

一位老者,手摸著鬍鬚,看著窗外的三個身影,冷淡的說道。

畢紹嗯了一聲,便向屋外走去。而來到屋外,瞧見的卻是兩人。略微停頓了一下,上前迎接道。

「二位,請隨我來大廳。」

一個角落,若嘯天摸著胸脯輕聲說道。

「還好我先看到了,不然讓這傢伙認出我來,我豈不是出不了這落神殿。這次任務怕是不能完成了,我先到森林那邊等他們吧。」


在瞧見迎接使者是畢紹后,若嘯天身體一僵旋即便離開了易雲與夜冷鋒身邊,找了一個角落藏了起來。這是落神殿的地盤,縱然自己膽子在大,也能在這裡生惹是非,等三人走後,自己還是先離開這裡吧。至於易雲那邊,可以隨便找個借口搪塞過去。

無奈的笑了笑,若嘯天當真不喜歡這種縮頭縮腦的日子。奈何現在自己實力弱小,保不住那冰火嘯天斧。只能小心翼翼的過活著。

而正當若嘯天走到落神殿外時,腦海中傳出一陣不急不緩的聲音。

「小天,我感應到欲血池的神器,在後山的方向,而這落神殿中,有一把偽神器。」

停下腳步,若嘯天認真的思索,略微片刻后,問道。

「偽神器是什麼?」

「偽神器,是存在於仙器與神器之間的一種品質,因為有簡易與易修理,堅固這三種特效,這才能稱之為偽神器。簡易是降低武器使用者五級,而易修理與堅固則是間接的將武器耐久消耗度變少。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偽神器還有一個別的武器沒有的特點,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

輕點著頭,若嘯天扭頭望了望落神殿,嘴角劃出一抹微笑,消失在落神殿門口。

於此同時。

「好了,這次任務完成了。我們可以回師門了。」

夜冷鋒看著手裡的光華珠,開心的笑了笑。

「奇怪,小痴去那了?」

先前走出來的易雲,東張四望的瞧著四周,嘴裡不滿的嘟囔了一句。

聽了易雲的話,夜冷鋒這才想起來若嘯天的不在。隨後緊張的瞧了瞧周圍,疑惑的說道。

「師兄,小痴不是方才說要上廁所么?怎麼我們都換完材料了,他還不出現…」

想著想著,夜冷鋒心中一緊慌張說道。

「不會是被這殿內的人抓去了吧。」

笑了笑,易雲愛憐的揉了揉夜冷鋒的腦袋,安慰道。

「沒事,小痴他不會有事,我們先回血池吧。說不定他找不到我們,現在在回去的路上呢!」

夜冷鋒眉頭一皺,想了一下后,贊同的點了點頭。

……

貓著身子,若嘯天探頭探腦的繞過那尊雕像,向斧靈所說的地方行去。

落神殿的布局很是奇特,從裡到外分別是墮風堂,煉風堂,略風堂,頂風殿,疾風堂。如果換個說法也許就不奇特了,墮風堂和煉風堂是經常與人打交道,而略風堂是照顧四堂的起居所以不能離的太遠,頂風殿則是不用多說。最後的疾風堂,據說是在守護什麼寶藏。不過剛剛興起的門派寶藏應該不會太多。

而若嘯天現在的位置,是在頂風殿外。若不是斧靈將若嘯天的氣息隱藏好,說不定他剛到煉風堂門口就被發現了。

「小天,你可要想好了,我能感覺到,在那殿里有八戒與七戒的強者。你確定你要尋那偽神器?提前和你說,偽神器也能助你修鍊,但要量力而行啊!」

聽了斧靈的話,若嘯天撇了撇嘴,充耳不聞的向那頂風殿行去。

頂風殿內。

「帝君,沙皇,千姬,弒靈,鬼域又有命令了,這次恐怕我們必須執行。」

大殿之中,位於上座的男子,輕輕撫摸著旁之的扶手,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一位妖嬈的女子站了起來,鐵青著俏臉,憤怒的說道。

「這鬼域也欺人太甚了,若不是他將我們兄妹五人的真身留住,我們又怎麼會受到他人控制。」

一頭金色頭髮,面容很是俊俏的男子站了起來,走到那女子身邊,手輕輕拍其肩膀,溫和的安慰道。

「千姬妹子,若不是他,我們也走不出那封印啊。你就別生氣了。誰讓我們當初答應了他。」

千姬無奈的嘆了口氣,坐在椅子上,撇了撇嘴,視線向殿上看去。

殿主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該來的終究會來,躲不掉,避不了。」

聽之,下座四人輕點了頭。不言不語。

而他們的對話,則是被若嘯天聽到。正當若嘯天驚訝符靈的實力是何時,殿中的五人卻是離開了殿里。

「小天,如果我沒猜錯。那偽神器,就在殿椅之下。你先去瞧瞧。」 「小天,如果我沒猜錯。那偽神器,就在殿椅之下。你先去瞧瞧。」

聽了斧靈的話,若嘯天看了一下周圍后,小心的跑到那殿椅上翻了翻,在瞧見沒有時,眉頭皺了皺。

隨後,便是繞著殿椅走了幾圈。最後在殿椅後面停了下來。瞧著模樣,定有玄機。

在殿椅的後面,有一個不顯眼的暗格,而暗格的四周被一道咒符所包裹的。這樣的咒符,就連閱歷極深的斧靈也不曉得。不過,自己有了七歲前在若靈閣的記憶,勉強能記得這樣的咒符是在封印著一件貴重的寶物。

正當若嘯天要試試解開咒符時,背後響起了一個冷漠的聲音。

「小賊,你來我落神殿作甚?難道只是為了盜走這,殿椅之中的寶物?」

猛然回頭,若嘯天看到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黝黑的肌膚,粗暴的肌肉,稜角分明的面孔,瞧這模樣,其性格定然也是火爆的很。

「唉,二弟,切莫動手。」

說著,便在男子身邊慢慢的浮現出一個身影。如同方才若嘯天見到的一樣,他身體上下都被斗篷包裹著。

「大哥,你這什麼意思啊?」聽之,男子皺著眉頭,冷眼望著前者。

「二哥」等大哥把話說完。」

這時,又從二弟的身後慢慢走出一位妖嬈的女子。那纖細的腰肢,猶如蛇一般,不知入手會不會滑掉。

「呵呵,還是四妹懂我。好了,小朋友莫怕,我來介紹一下。我是落神殿殿主,而這幾位分別是二弟帝龍魔君,三弟沙逆鬼皇,四妹千月舞姬,五弟弒魂之靈。」

聽了殿主的話,若嘯天這才將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如果這落神殿殿主要殺我,我又怎能反駁。更何況,他八戒的實力。

在看了若嘯天良久后,這才問道。

「小朋友,你知道這個暗格怎麼打開?」

點了點頭,若嘯天沒有理會他們,獨自上前,打了幾個手勢后,輕喝道。『開。』

暗格開了。

伴隨著的是一陣耀眼的白色光芒,光芒過後,這才慢慢的漂浮出一柄白色的劍。

劍通體為白色,而劍柄處,寫著斷念絕情劍。

在看到殿主點頭時,若嘯天這才上前手握住劍,腦海中慢慢的浮現出這斷念絕情劍的資料。

斷念絕情劍,等級:八十級地尊,屬性:無,品質:仙器,加持傷害:所用者百分之八十,特效:固話,易修理,簡易,特技:斷念絕情,耐久度:四百,修理失敗次數:無。

「居然是斷念絕情劍,它又怎麼會在這裡?」腦海中傳來斧靈震驚的話語。

聽著斧靈的話語,貌似他知道這劍的來歷。

「哈哈,鬼域之主,原來你送我殿椅的用意是這樣,難怪你的眼神當初是那般詭異。」看著若嘯天手中的劍,殿主哈哈一笑,苦笑著說。

皺了皺眉頭,若嘯天不解的問道。

「這斷念絕情劍究竟是什麼?」

提步走到若嘯天身邊,將前者手中的劍拿住。眼神細細的打量著劍,悲憤的說道。「斷念絕情劍,光光是斷念絕情就足夠了。此劍乃是洪荒時期一位戒僧所鑄。目的是讓他的俗家弟子斬去所有情念,而可悲的是,他的弟子就因這把斷念絕情屠了一座城。這把劍是真正的魔劍,誰用它誰就會斷念絕情。」




lixiangguo

可讓源與紀墨單獨相處,她又心有不安,萬一紀墨又對他下手怎麼辦!雖然源體內的仙氣已被釋放,可暫護他仙體無恙,用神識查探,也會發現,他不再是凡人之身,但畢竟不能使用法力,若紀墨真下手,風險還是極大。 索性避開這個問題,尹靈兒道,「有什麼話,不能當著我面說?」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