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她開心,夙夜唇角亦是不自覺勾起魅惑弧度:「休息一下,陪師父坐一會兒,師父都一個下午沒見到你了。」

慵懶的嗓音柔柔的在耳邊,伴隨著蠱惑人心的香氣。

重千尋享受似的眯起眼。

撒嬌的往他懷中蹭了蹭。

像只貓。

夙夜頓時覺得,偶爾帶她出來走走認識多點新朋友也不錯。

因為就算玩得再開心,小徒弟心裡最重要的還是自己。

這不,見了他,旁邊那幾個龍女都被她無視了。

這會兒坐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看著呢。

夙夜心中得瑟。

然而幾個龍女包括侍女,都看著他們的舉動,心中甚為不解。

好奇的想著,難道這就是師徒間的相處模式?

神尊大人好溫柔……

不過,抱在一起是不是有點太親密了?

龍女們年紀也不大,對這方面一知半解。

雖然覺得怪異,卻也說不上來,反而覺得眼前一幕,看得有點臉紅和羨慕。

尋兒真好,有個這麼美艷的師父這般寵愛著她。

在廳內坐了一會兒,夙夜給她拿了點龍宮裡好吃的,讓自己小徒弟嘗嘗。

然後渡了一些神力給她,以免她被這海底的寒氣傷到身體。

小徒弟身體一直很弱,他沒法不上心。

而且還要在這裡待這麼多天,肯定得注意點好好養著。

夙夜還特地囑咐她,不要去海底幾個比較陰寒的地方。

重千尋自然很乖的點頭,並且牢記在心。

不管夙夜說什麼,她都會認真聽認真記著的。 重千尋自然很乖的點頭,並且牢記在心。

不管夙夜說什麼,她都會認真聽認真記著的。

到最後她打了個哈欠,夙夜便揉揉她的腦袋站起身:「走,該困了吧,睡覺去。」

說完,摟著她就往外走。

而之前還在廳里的幾個龍女已經被龍王叫了回去。

夙夜師徒二人由宮女領著,往安排好的房間去。

好在龍王算是識相,二人的房間,是相連著的,只隔一面牆。

「王讓奴婢轉告神尊大人,考慮到重姑娘跟神尊大人的關係,怕她一個人會害怕,特地給你們安排在一起。」那侍女柔柔說道,提著燈籠朝二人欠了欠身子,「還望神尊和重姑娘能住得愉快,奴婢會在外頭守著,有何吩咐可以直接傳喚。」

夙夜低頭看了一眼小徒弟。

「一個人睡會怕嗎?」

重千尋抓了抓他的袖子,眼神閃爍,卻乖巧地搖了搖頭。

夙夜揉揉她腦袋:「那回去睡吧,為師看著你進去。」

重千尋就抬起頭,清澈的眼看了他一會兒。

往自己房間走。

侍女已經幫她打開門,進去幫她點好燈了。

重千尋走進去,又停下腳步,轉頭回來看了自家師父一眼。

見他沒有反應,她不開心的彎下嘴角。

「師父晚安。」

夙夜勾起唇:「晚安。」

說完,他就盯著侍女把門鎖好,親自在外頭下個結界,然後才往自己房間走去。

聽到外頭的腳步聲和隔壁的開門聲,重千尋看著空寂的房間,孤零零坐在床上。

小臉上攜著一抹失落。

師父每天睡前都會吻著她,跟她說晚安的。

還經常會抱著自己睡。

在宮殿的時候,就算她在自己的小床上睡,夙夜有時也會跟過去跟她擠一起。

今天師父好冷淡……

雖然知道這是因為在外人面前,但她心裡還是覺得有點……失落的。

重千尋癟了癟嘴,甩開心裡的失落感。

師父的決定不是她能夠左右的,她本來就沒有資格要求什麼。

他給她的她就受著,他不給的她也不能強求。

畢竟他是師父啊……

重千尋想著心中好受了很多,她站起身,取出夙夜給她特地準備的睡衣,開始換下。

因為是來海底,她身上衣服穿得有點多,

脫起來有點麻煩。

重千尋折騰了許久,才把衣服褪下,僅剩褻褲和肚兜的時候,忽然又一陣陰寒之風掠過。

她驚了一下,倒抽一口氣。

轉頭,就看到了一抹風華的紅色身影。

眼中驚懼立即化為喜意:「師父!」

夙夜此刻正站在她身後,血眸幽暗,目光落在她身上。

重千尋這才察覺到自己的狀況,連忙羞紅了臉。

站在師父面前,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哪裡了。

手上還拿著睡衣,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

也不知道要趕緊穿上。

二人就這麼對視了幾秒。

還是夙夜先開口,嗓音帶著不正常的沙啞:「尋兒,在更衣?」

她紅著臉輕咬下唇:「嗯……嗯……」

不敢抬頭看自己師父灼熱的眼神。

師父的目光好奇怪。

又跟那天一樣了。

他生氣的那天,也是這樣子看著她的……

已經有了上次的經驗,重千尋這次沒有被嚇到,也沒有害怕,只是純碎的覺得害羞……

她不懂這目光的含義,但落在自己身上,卻讓她全身都紅了起來,心口也撲通撲通跳得厲害。

她囁嚅著開口:「師父怎麼突然……」

「為師想到你一個人睡可能會不習慣,」夙夜目光仍然灼灼盯著她,將自己小徒弟嬌羞的每一寸都刻入心底,口中漫不經心說著,「而且這裡比冥界冷,若沒為師抱著,尋兒可能要著涼,你身子弱,要是著涼了到時候還得費很多神力補回來。」

重千尋羞愧低下頭:「師父……尋兒給師父添麻煩了……」

不過,能不能不要這樣光著身子說話。

她好彆扭……

師父為什麼一直盯著她看。

重千尋正不知所措。

夙夜已經抬步走了過來,一把接過她手中的衣服。

「為師幫你穿?」

「好、好……」

夙夜把睡衣攤開,然後拿著走到床邊坐下。

朝她柔聲道:「過來。」

重千尋紅著臉,走過去。

這是第二次她光著身子在他面前了。

想起上回他幫自己穿衣服時動作間的溫柔和優雅,重千尋眼中不由得出現幾分嚮往和著迷。

能讓師父給自己穿衣服……

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師父那樣尊貴完美的男子,生來便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要何等的幸運才能讓他親手穿衣?

「害羞嗎?」

夙夜唇邊帶了幾分邪意,捏了捏小徒弟的小臉蛋,還低頭下去,跟她鼻子碰鼻子。

小徒弟臉色更紅。

換來他愉悅低笑,在她臉上狠狠親了幾口,把半裸的她抱入懷裡。

「乖尋兒,以後在為師面前無需拘束,師父不是外人,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他又開始哄騙小徒弟了,「尋兒的身體很美。」

重千尋嘟起嘴,臉色更紅得滴血:「師父……」

夙夜低笑一聲。

揉了揉她腦袋,開始慢吞吞幫她把睡衣穿上。

穿到一半,忽然動作頓住。

指尖劃過細膩堪比雞蛋的肌膚,落在她嫩綠色的肚兜上。

「尋兒只有這兩件肚兜嗎?」

上回見到的也是這件。

重千尋紅著臉,點了點頭:「嗯,之前的都太小了。」她小小聲的說,「穿著太緊不舒服。」

夙夜一頓,血眸流轉著邪意:「這說明尋兒長大了。」笑道,「為師改天給你買一些。」

重千尋羞得把頭埋在他懷裡:「師父壞。」

「好了不逗你,師父先幫你把衣服穿上。」不然他估計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夙夜深吸一口氣,認真幫她把睡衣穿好,然後抱著她一塊躺在床上。

重千尋詫異看著他:「師父今晚不回去了嗎?」

他伸手把她往懷裡撈,尖細下巴擱在她頭上。

柔聲道;「尋兒希望為師回去?」

「不希望。」重千尋搖搖頭,小臉在他懷裡蹭兩下,環住他,「尋兒喜歡跟師父一起。」

師父不在,她會害怕,會孤單。

雖然她知道這樣依賴人很沒出息,但是她就是怕。 想到這裡,她皺了皺小鼻子:「師父,你是不是太寵尋兒了。」

「怎麼會?」夙夜完全沒有這個自覺,挑起眉,「師父寵愛徒弟不是應該的嗎?」

重千尋甜甜笑了起來:「師父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師父了……」

他修長的手忽然抬起她下巴。

「尋兒,今日是不是還忘了做一件事。」

lixiangguo

過程是怎樣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是她想要的,夜狂瀾貞潔已失,她手裡的籌碼便又多了一份。

Previous article

「爺爺說了,這枚玉佩是長陽姑姑讓他轉交給你的。」淡淡的一句話,說明了這枚玉佩的來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