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到迦葉盯著風寂北不說話,風雪月還以為迦葉在怪罪他不會說話,當下道:「大哥別生氣,小弟不懂事。」

「不,沒有,是個很好的苗子。」迦葉點頭道,越看這少年越是喜歡。

「你真的殺過很多人嗎?外面的人都說你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風寂北依然不放棄,雖然很是懼怕,但還是小聲的說道,似乎很想了解迦葉。

迦葉笑了,道:「那是外界的言論,那你覺得我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風寂北支吾起來,片刻后,似乎下定了很大的決心,道:「雖然你的氣息很嚇人,但…..似乎並非外面說的那樣是個惡魔,偶爾看起來還是很和善的。」

這一次,迦葉又笑了,而且笑得很和善,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個小孩兒了。

風雪月也是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的小弟,他這個小弟的性格風雪月最了解了,平日里很少說話,內向的很,這次之所以帶他出來,就是想讓他見識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大戰。而風寂北似乎真的改變了,竟然不依不饒的主動和人攀談,而且對方還是有魔頭名號的危險人物。

「你見過洪荒神兵龍刀嗎?」這時候,風寂北再次詢問道,眨動著天真的眸子。

「恩?幹嘛這麼問?」迦葉有些好奇。

風雪月趕緊道:「小弟從小喜歡奇人異事,他曾在古籍中讀到過有關龍刀的記載,一直對這件洪荒神兵很感興趣。」

「原來如此。」迦葉點點頭。

這時候,風寂北再次說話了:「你能做我的師傅嗎?我想學習龍刀。」 風寂北天真的眸子看著迦葉,眼中閃爍著期待之色。

「拜師?你想要拜我為師?」迦葉心中一動,旋即感到好笑,收徒弟他目前還沒有這個打算。

不過此刻看到風寂北,迦葉竟然真的動了這個心思,沒辦法,這孩子的天資實在是太好了,眉宇間透著不凡,將來必有大作為,如果他猜得不錯的話,這孩子將來可能也是「天命人」,畢竟他實在是太過不凡了。

風雪月看著迦葉,眼中也有些期待,道:「大哥,我小弟在家族中備受寵愛,拜過的恩師有好多,都傳授過他神通,如果大哥不介意的話,可以到我風家來做客,我相信我小弟的天資應該能入大哥的法眼吧。」

「恩,天資確實不凡。」迦葉點點頭,這一點他倒是承認。

「我想學習龍刀神通,師傅,你收下我吧。」風寂北期待的看著迦葉,走上去大膽的拉住迦葉的衣袖。

迦葉眉頭微皺,道:「龍刀神通注重殺伐,以你的性格,我想不適合修習龍刀,不然的話,我傳授你一些別的神通。」

「別的神通?」風寂北一愣。

迦葉道:「龍刀神通並非適合你,不然這門殺戮太強的神通只會害了你自己。我手中有好幾門上古神通,女帝斬是其中一門,可與龍刀相比美,比較適合你的性格。」

「女帝斬?」這時候,連風雪月都是微微驚訝:「可是古籍中記載的那位女帝嗎?據說是洪荒時代的狠角色,靠著一門女帝斬斬殺無數的神明。」

「恩,女帝斬威能無量,也許比較適合你小弟。」迦葉說道。

「好,我要學習女帝斬,多謝師傅。」風寂北眼中閃爍著稀異的光芒,拉住迦葉就是不鬆開。

風風雪月在一邊看的哭笑不得,他這個小弟平日里比較內向,看到人比較害羞。但今天對迦葉,卻格外的主動。迦葉修有上古神法,而且身懷洪荒神明的神通,若是能把握住這次機會的,對風寂北來說可是莫大的機緣。

「既然大哥你答應了,不妨到我風家去做做客吧。」風雪月主動邀請。

「好吧!」迦葉很痛快的答應了。

風寂北的天資實在是讓迦葉感覺到驚訝,古來少見,眉宇間透著不凡。迦葉希望他真的能夠傳承下來自己的功法和神通,不然以自己現在的身份,行走於南明大陸樹敵無數,指不定哪天遭到大難,如此一來,自己的傳承可就算是斷了。

當初迦葉就有過這個打算,如今見到風寂北這種天資卓越的少年,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三天之後,迦葉跟著風雪月和風寂北等人來到了一座大城中,這座大城名叫伏龍城,已經是南域和東域的交界處了,而風家,便是坐落在這座大城之中。平日里這座大城中聚集了南域和東域不少的修士,也可以說是雲龍混雜。

風家能在這裡立足,可見底蘊也是非凡的。

一座碩大的府宅,這裡是風家的所在,迦葉跟著風雪月進去,先被安排在一間客房中。

迦葉和黑妖呆在房間中,一路上所見所聞讓迦葉所獲頗多,這段時間,除了有關迦葉復出的消息之外,都在傳聞南域和東域年輕奇才要針鋒相對。像是神之子派遣布下潛入東域,而現在東域的奇才奮起反擊,獨孤小天,南飛月,嫪青,蘇東河等多位東域奇才遠走東域,想要去會一會神之子。

迦葉心中澎湃無比,他雖然沒有和神之子交過手,卻見識過專屬於神之子的神之力,這股力量超乎想象的可怕,讓迦葉越來越期待以後和東域神之子的交手。

而就在迦葉來到伏龍城之後,還得到了一件消息,現在自己從洪荒廟宇走出來的消息已經傳到了東域,據說東域的多名神之子也在搜尋他的下落,顯然也是奔著洪荒廟宇中的東西而來的。

「東域,看樣子要去走一走了。」迦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而且獨孤小天,南飛月,嫪青和蘇東河都去了東域,迦葉更加期待東域以後發生的一切,從此之後,或許南域可以平靜許多。

「吼吼~~~」

黑妖蹲在迦葉的旁邊,低聲吼了兩下。

「你在擔心什麼?」迦葉和黑妖接觸了這麼長時間了,自然明白黑妖的意思。

「吼吼!」黑妖低沉的咆哮。

「你是說怕風家的人知道我的身份會對我不利?」迦葉露出一抹笑容。

黑妖則是點點頭。

「放心吧,我已經有了安排。」迦葉自通道,他不是傻子,不可能什麼準備都不做就擅自跑到人家家族來。

而且以迦葉現在的修為,他要是真想走的話,大神通三階的高手都攔不住他。

時間悄悄的過去,直到傍晚的時候,迦葉房間里突然走進來一道婀娜的身影,一身碧青色的長裙,靈動空韻,披散下來的烏髮垂在香肩上,眸若星辰,鼻樑高挺,紅艷的朱唇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此刻正笑吟吟的看著迦葉。

「來了。」迦葉淡淡道。

「呵呵呵,大哥看到我這副打扮,難道就不覺得驚訝嗎?」風雪月痴痴笑道。

她竟然是女兒身,怪不得擁有連女子都要位置羨慕的白皙皮膚和嬌美容顏,平日里一直是男裝打扮,只有回到家族后才會恢復女兒身的打扮。此時的風雪月,說不出的風采迷人,與男裝打扮簡直是判若兩人。

「我有什麼可驚訝的,是不是要大喊大叫一下你才滿意。」迦葉語氣平淡道,他倒是真的沒有注意到風雪月是女兒身,直到現在方才洞悉。

不過這些不重要,迦葉也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兒失態。

「呵呵呵,大哥教訓的是,看來是我多此一舉了。」風雪月抿嘴笑了笑,委婉動人,再也不似之前那樣的風采。

「我父親和二叔來了,想要見你一面,就在門外等候。」風雪月說道。

「恩。」迦葉點點頭,起身帶著黑妖往門外走,不過心中卻微微驚訝,這風家也算是個不小的家族,勢力最起碼比皇甫家族要大,但風家的家主竟然要親自會見迦葉,這不得不說讓迦葉受寵若驚。

出了房門,果然,在外面站著四個人,除了風寂北之外,還有一名青年,相貌英俊,但眉宇中卻透著幾分陰冷,此刻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迦葉從對面走過來,嘴角微不可查的露出一抹笑意,卻非善意的笑容。

除此之外,為首的則是兩名中年男子,相貌有幾分想象,但最前面的那名中年男子確實氣度不凡,有大氣度,眼眸攝人,可見修為非同一般。

後者與之相比則少了幾分應有的氣蓋,雖然修為也不弱,但光芒卻全都被強者給壓了下去。

「見過家主。」迦葉上前打了個招呼,微微拱手。

「小友客氣了,我是風家的現任家主,聽小女說這次我風家能奪回失落的寶物,全托小友之福。」風家家主還算比較客氣,和迦葉攀談起來。

「各取所需罷了。」迦葉和氣的笑了笑。

「怎麼?小友路過我風家,可是要離開南域?」風家家主似乎看出了迦葉打算。

「恩,有這個想法。」迦葉倒是也不避諱。

風雪月道:「父親,你還不知道,小弟已經拜了迦葉大哥為師,這段時間大哥可能要在家族逗留一段時間。」

「哦?」此言一出,風家家主眼睛一亮,道:「寂北拜了小友為師,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何我還沒有聽說。」

「我與二公子算得上是一見如故吧,而且我即將東行,路途中遇到二公子也算是緣分。」迦葉笑道。

「哼!」這時,一聲不和諧的冷哼打斷了迦葉的話,是那名青年發出來的:「寂北從小天資非凡,這些年來找了無數名師都不能教導他,多半都是二把刀子,現在隨隨便便蹦出來一個人,就說要收我們風家的二公子為徒,這未免太滑稽了。」

「牧兒,不得無禮。」站在風家家主旁邊的中年人喝道,他是風家老二,而那名說話的則是他的兒子風牧。

風家老二轉頭瞪了自己的兒子一眼,不過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向風家家主,道:「大哥,寂北是我們風家的寶貝,擅自交給外人只怕不好吧,而且這個人……」

「無妨。」風家家主眉頭微皺,搖了搖頭,道:「小友的事迹我多多少少聽過一些,雖然外界那些流言蜚語很多,但我風家絕非心胸狹隘之輩,既然寂北有心想要拜小友為師,那就請小友多多費心了,寂北性格內向,不好教導。」

迦葉笑了笑,沒有說話,轉頭看了一眼風寂北,這孩子又恢復了害羞的性格,躲在風雪月後面不說話,只是眼中的喜色難以掩飾,得到了父親的同意,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著迦葉學習大神通了。 伏龍城外三百里的荒丘上,迦葉左手捏手印,不斷的變化,一道道玄奧的手印迅速結出,扯出一道道殘影。

而在迦葉的旁邊,風寂北也有樣學樣,結出十幾道手印。

「放!」迦葉沉喝一聲

「斬!」

風寂北輕喝一聲,抬掌祭出,一道半月斬足足有數十丈長,橫斬出去,沿途將無數的山丘夷為平地,而後在千里之外的一片湖泊中炸開,水浪衝天,幾乎倒卷在半空中,沸騰不已。

迦葉默然的點點頭,十天的時間,短短十天的時間,風寂北竟然已經掌握住了女帝斬的要訣,這不光是迦葉教導的好,主要還是風寂北的領悟力強。

「師傅,是不是這樣?」風寂北望著迦葉,似是在期待著迦葉的誇讚。

「恩,很不錯了,不過……」迦葉眉頭越皺越緊。

「不過什麼……」風寂北眼中有些失落。

「若是以上古神法來催動的話……效果可能會更好,畢竟上古神明的神通,與上古神法來搭配是再合適不過了。」迦葉琢磨著。

聞言,風寂北眼中的失落之色更重,上古神法,這對普通人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放眼整個南明大陸,有幾個人有機緣可以修鍊上古神法?就算是風家橫跨東南兩大域,整個大家族中也無一個人修鍊上古神法。

「上古神法不但神秘,而且極難尋找,要到哪裡去找呢。」風寂北沮喪。

「我所修習的上古神法乃是佛門至法,可能會不是和你,不過……有更加適合你的功法。」迦葉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什麼功法?」

「山海經!」迦葉一字一字道,他現在手中有兩卷《山海經》的殘篇,但並非完整的功法,沒頭沒尾,根本沒辦法修鍊。不過……迦葉倒是有一個更好的辦法。

「《山海經》?是山海盟《山海經》嗎?」風寂北眼中閃爍著稀異的光芒。

「走,回城!」迦葉笑了笑,一把扣住風寂北的肩膀,神行術一動,直接出現在百里開外的伏龍城外,宛如瞬間移動一般,大踏步的朝著城中走去。

風寂北只感覺眼前一花,自己竟然出現在城外,百里之遙,不過瞬間,這一幕著實的把他給驚住了,崇敬的目光看著迦葉。

迦葉徑直走到了伏龍城的一家酒樓外。

「在這裡等我。」迦葉道,而後走進了樓中,徑直走到了二樓。

這家酒樓內,雲集了不少的修士,迦葉改頭換面一番,沒有人認出他的真實身份,他站在二樓的樓梯口處,目光一下子凝聚在最中央的一張桌子上。這張桌子上做了三四人,圍著其中一個青年。

這名青年生的眉清目秀,俊朗不凡,且眉宇中透著幾分傲氣,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個頭角崢嶸的人。

「師兄,咱們這次去支援獨孤師兄就去這麼幾個人,會不會有問題啊,聽說東域的神之子實力都深得可怕。」

「是啊,連獨孤師兄都遭到了磨難,我們這幾個人去支援行不行啊。」

這裡坐著兩名山海盟的弟子,此刻朝著中間的那名貌似是傳人的青年說道。

「怕什麼!」這位山海盟的傳人冷叱一聲,道:「由我去綽綽有餘,半個月前蒙的長老傳法,修為突破,此番前去東域,一定要在東域大展神威,嘿嘿嘿,最好斬殺兩個神之子!」

「聽說那個魔頭迦葉也去了東域。」

「哦?那樣最好不過了。」這位山海盟傳人道:「長老這次為我傳法費了大心機,我的實力已經遠非昔日可比,就算是那個魔頭此刻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把他放在眼中,嘿!連獨孤小天都沒能與這個魔頭戰鬥過,若是我能取下他的頭顱,以後在師門的地位,便遠遠高於獨孤小天之上。」

「可是…..真若是遇到了,只怕也會有一場惡戰。」有位山海盟弟子憂心重重道。

「他若站在我面前,我必將捏碎他的元神。」山海盟傳人冷冷笑道,眼中閃爍著自信之色:「此番前去東域,我不但要斬殺神之子,還要會一會那個魔頭迦葉,如果識趣的話,他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不遠處,迦葉將一切聽在耳中,心中不由得好笑。

他早已經注意到伏龍城中來了幾位山海盟的傳人,只是一時沒在意,他和山海盟雖然有深仇大恨,但不至於發泄到這種小角色的身上。

不過眼下風寂北修鍊需要上古神法,這正好是個好機會。

說起來這位山海盟的傳人修為確實不錯,已經步入了大神通一階大圓滿的境界,這其中原由多半是因為他們山海盟的長老傳法的原因,不過…….以這種修為就想去東域斬殺神之子……迦葉心中不由為這位山海盟傳人自求多福。

想到這裡,迦葉微笑著走上去,改頭換面過的他,不怕被認出來。

「嗨~~」

迦葉走到那位山海盟的傳人面前,抬手打了個招呼。

「你誰啊你?」山海盟傳人頭也不抬回道。

「勞駕,找你有點事兒,跟我走一趟。」迦葉和氣的笑道,一把抓住這位山海盟的傳人,身形一動,直接消失在原地。

「怎麼回事!」

周圍一幫山海盟的修士一下子震驚了,這也太玄幻了,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大活人消失在面前。而那名山海盟傳人本來還意氣風範的說要到東域大顯神威,斬殺神之子,誅殺魔頭迦葉,卻沒想到剛說完這句話不到一分鐘就被擄走了。

這些,所有的山海盟弟子都慌了。

……

此時此刻,伏龍城外的荒郊上,人影一閃,迦葉出現在原地,將擒在手中的這位山海盟傳人隨手丟在地上。

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大變,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卻因為驚慌又摔了一個跟頭,狼狽不堪,手指著迦葉:「你…..你好大的膽!敢對我無禮,你……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哎喲…..」迦葉手捂著自己的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就你這德性還想去東域殺神之子,你確定不是去送死的?」

「你…..」這為山海盟傳人臉色鐵青,點指著迦葉,不過眼中卻充滿了警惕之色。

他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但絕對已經遠離了伏龍城。眼前這位神秘人可以再瞬息間將他帶到這裡來,其修為和手段絕對要在自己之上。

可事實上他哪裡知道,其實迦葉的真是境界,還不如他,但單論實力的話,迦葉要秒殺他絕對沒商量。

「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這位山海盟傳人大聲呵斥道。

迦葉笑著望向他,淡淡的搖著頭。

「你可知我是什麼人,我是山海盟的傳人!!你到底有什麼企圖,得罪了我們山海盟,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山海盟傳人喝道,想要震懾迦葉。

「你剛才不是很厲害嗎?斬殺神之子?斬殺迦葉?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手段。」迦葉淡淡的負手,安靜的看著面前的這位山海盟傳人。

「你……你這是在向我山海盟挑戰嗎?」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僵硬,咬牙切齒。

「隨你怎麼想?動手吧!」迦葉說道,其實他是想看看這位傳人究竟對《山海經》領悟了多少,值不值得自己動手。

「哼!」山海盟傳人拳頭緊握,身上神通光華暴涌而出,在他背後凝聚出一個洪荒大世界,他宛如劃破洪荒而來的戰神一般,整個人氣勢一下子翻騰起來,大神通一階大圓滿的氣勢震天震地,腳下的大敵一寸寸龜裂。

「恩,有點意思,看樣子你對《山海經》的理解頗深。」迦葉淡淡點頭,眼中喜色更盛。

「嘿!你馬上就會後悔惹上我的,我正想試驗一下長老傳法之後實力究竟到什麼境界,正好拿你來開刀!」

「轟隆!」

這位山海盟傳人大笑一聲,身後的洪荒大世界猛然撐開,天地似乎崩塌了,一大片洪荒大陸從裡面鑽了出來,彷彿是一個大世界墜落而下,讓天地顫抖,帶起無量的威能朝著迦葉鎮壓過去。

這一刻,迦葉腳下的大敵瞬間坍塌,方圓數十里全部坍陷,可見這一擊的不凡,換做是普通修士,只怕還沒有觸及到那片洪荒大世界,便會化為一堆血肉。

但此刻,迦葉卻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如同一尊磐石,又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嶽,牢牢的紮根在那裡。

「轟隆!」

洪荒大世界沉落而下,毀滅四方。

這一刻,迦葉陡然出手,神通演化出一個黑色的大手掌拍了出去,大手掌一翻,遮天蔽日,如同翻天大印,一下子將那片洪荒大世界給崩碎。那位山海盟的傳人當場悶哼一聲,來不及躲閃,被大手掌一下子拍在地上,動彈不得,如同背後壓著一座大山。

「兄弟,幫個忙,把你的《山海經》貢獻出來。」迦葉淡淡笑道。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了,太快了,快到這位山海盟傳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被迦葉鎮壓在地上,無法動彈分毫,即使他怎麼動用自己的神通,那大手掌壓在他的背上依舊如大山一般,無法撼動。

「你…..你要怎樣?」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變了,他此時此刻算是清楚對方的實力了,自己和他根本就不再一個檔次,即使被長老傳過法,依舊不是這位神秘人的對手。

「把你的《山海經》貢獻出來吧!」迦葉笑道,抬手按在了這位山海盟傳人的額頭上,強行讀取他的記憶。

「不…..不要!」這位山海盟傳人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扭曲起來,他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湧入了自己的腦海中,大腦一下子變得混沌起來,無法分清楚真實與夢幻。

「你…..為什麼!你到底是誰!?」這位山海盟傳人慌了,極力的穩住心神,不甘的雙目瞪著迦葉。

「想知道我是誰?呵呵呵,讓你看個清楚。」迦葉笑道,臉上的肌肉一陣扭曲,恢復了本來的相貌。

「你…..迦葉!」 這位山海盟傳人大呼一聲,面前的這張臉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邪氣森森,那一雙眸子如同死神的雙眼一般,懾人魂魄。

緊接著,這位山海盟傳人便感覺到大腦變得逐漸模糊,空白,最後直接昏厥過去。

迦葉滿意的收回手掌,嘴角露出笑容,現在他的腦海中多了許多莫名的畫面,這些都是這位山海盟傳人的記憶。迦葉以霸道的方法強行剝奪了對方的記憶,將一些多餘的畫面排除掉,腦海中只留下有關《山海經》和山海盟神通的記憶。

望著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山海盟傳人,迦葉沒有取他的性命,被剝奪了記憶的人,等若於失去了主魂,從此之後都會像個白痴一樣。

迦葉身形一動,消失在原地。

lixiangguo

然而現在因為這一根奇妙的簪子,還真的就出現了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Previous article

「咦,怎麼是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