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要知道這片山谷視野還是比較寬闊的,一旦他修鍊吞靈噬魂造成比較大的波動,引來一些妖獸也是不足為奇。

他可不想在修鍊時被什麼妖獸襲擊,也不想在修鍊醒來后發現身旁正盤踞著一頭虎視眈眈的兇殘毒蛇。

所以找一個修鍊場所勢在必行。

蕭澈的目光不斷地掃過山谷四周陡峭的山壁,山谷生機盎然,幾處山壁上的草木亦是頗為繁盛,忽然他的目光一凝,看向一些野草叢生的地方,隱約間透出幾個黑黢黢的洞口。

這些山洞應該是天然形成的,野草之所以生長得茂盛,估計是山洞的地形導致雨水積攢,所謂有水就有生機,自然而然,草木也會繁盛些。

看到這裡,蕭澈不禁喜出望外,這些山洞隱蔽性相當不錯,位置較高也不用怕一般妖獸的突然襲擊,只是希望其中不要棲息著什麼妖獸才好。

蕭澈很快選好了一個位置和隱蔽性都比較好的山洞,背負起誅邪劍,腳下青光一閃,旋即一股清風讓他的身體變得格外輕盈。他腳尖輕點,向上一躍,落在山壁上突出的岩塊上,順勢借力,身體再次向上跳躍而去,宛如一頭靈活的猿猴,快速撥開洞口的野草叢,進入了山洞之中。

山洞內部略微帶著一些涼意,面積並不算大,應該棲息不下什麼妖獸,但僅供蕭澈養傷修鍊卻是綽綽有餘。

出於謹慎,蕭澈的目光在山洞內部的地面,牆壁等各處細心地掃視了幾圈,未曾發現任何妖獸遺留的痕迹后,這才略微放心。

在將山洞粗略地打掃了一邊后,將身上髒亂破損的衣物脫下,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舊衣服則是放置在堅硬的地面上,當做柔軟的坐墊,也算是廢物利用。

旋即,蕭澈撣去身上的灰塵,再用赤日之力凝聚出了一個小型的光源,照亮了比較昏暗的山洞。

做完這些,蕭澈這才咧嘴笑了笑,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旋即臉色恢復了往常的沉靜。

時間緊迫,容不得他拖延,於是立刻盤膝坐下,伸手拿出包裹內僅存不多的療傷丹藥和一些靈草,一股腦地扔進了口中。緊接著,雙手在身前擺出修鍊的手印,緩緩地回復起體內消耗的日月之力以及雷屬性真氣。

在修鍊吞靈噬魂之前,他必須穩定自身的狀態,修復此前暗魘獸留下的傷害以及幾日來持續戰鬥帶來的精神疲憊。

隨著蕭澈沉靜下來,他的呼吸也逐漸地平穩而下。

一呼一吸間,形成完美的循環,每一次呼吸循環地交替間,一縷縷淡紫色的氣流會從周身上下散發而出,然後順著他的呼吸,摻雜著丹藥能量緩緩進入其身體之中,修復著受損的經脈,骨骼以及內臟,最後又流入他丹田中的紫色氣海內。

這般安靜地療傷生息,蕭澈的心神沉入體內,在內視下,讓得他能清晰地看到體內受損嚴重的骨骼和血肉都在一點點地修復起來。

修鍊了《日之灼》和《月之引》之後,他的身體強度本就非同一般,而在初步掌握日月魔身後,他身體的修復能力已經完全超過了一般的妖獸,此刻在他心念控制下,身體的恢復速度更是比平常快上了幾倍。

時間漸漸流逝,蕭澈的心神不斷穿梭在主幹,骨骼,經脈以及空曠的紫色氣海中。

身體的傷勢逐漸好轉,他則把心念更多放在了作為真氣源泉的氣海上,隱約間,其中的真氣也開始增長了起來。

這個療傷的過程大概持續了四個時辰,從洞口外隱約透進幾縷稀薄的月光,不知不覺間,夜幕已然悄悄降臨。

「呼!」將精氣神調理到正常狀態之後,蕭炎緩緩地睜開雙眼,如星空般深邃的眸中一改先前的疲態,若隱若現地透出幾縷精芒。

到了此刻,他方才將傷勢徹底恢復,若非他身體底子好,想要這麼快恢復也不可能。

蕭澈內視丹田,其中赤日玄月兩枚種子緩慢地旋轉著,光澤頗為黯淡,雷屬性氣海中也有些空乏。顯然這時,無論是日月之力還是雷系真氣都不曾恢復到最佳狀態,更不用說是眉心處棲息的天缺命牌了。

比起其他力量,修鍊本源命力才是他最大的難題,以他目前的狀態想要成功凝聚出本源命牌簡直比登天還難。

「算了,不想這些了,且看看這『吞靈噬魂』能帶給我什麼驚喜吧!」蕭澈搖搖頭,拋去一些雜念,從身旁的包裹中掏出三枚命核,分別是暗系命核,火系命核以及氣息最為磅礴的土系命核。

除了火系命核是他和風隼副團長張立賭鬥的勝利品,其餘都是他親手斬殺所獲。

他看著幾枚流轉著不同光華的命核,微微愣神,旋即,心神沉寂了下來,腦海中浮現出秘法「吞靈噬魂」有些繁冗複雜的口訣。

之前靈尊傳授給他這門秘法的時候,就曾說明它出自魔道,其功效大概是可以將命核中屬於妖獸的妖命力牽扯出來,供修鍊者吸收,然後轉化為自己的命力。

聽著雖然簡單,但蕭澈卻覺得過程不一定會一帆風順,單單從吞靈噬魂霸道兇殘的名字中,他就聽出了幾分風險。

「修鍊吞靈噬魂,要守住自己的心神,莫要被命核中妖獸無主的靈魂意識所控制。」靈尊平靜的聲音突兀地在蕭澈的腦海間響起。

「妖獸無主的靈魂意識?」蕭澈疑惑道。

「當然,妖獸的命核是它們身體中最重要的東西,一般情況下,當它們將妖晶初步轉化為命核的時候,為了使其具有更高的潛質,都會將自身的靈魂分出一縷融入命核之中,這麼一來修鍊速度也會大大增加。」靈尊淡笑道。

這些知識,蕭澈目前還不曾觸及到,不過靈尊這麼一說,他倒是立刻就懂了。

「呃…這吞靈噬魂是魔道秘法,修鍊這東西應該沒啥副作用吧?」蕭澈頗為忐忑地問道。他曾經聽說許多魔道秘法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或是會損耗生命,或是會影響靈魂,故而由此一問。

聞言,靈尊神色頗為不滿,他哪裡不知道蕭澈的顧慮,冷哼道:「粗鄙的世俗眼光,誰說魔道秘法都會存在負面影響,不過是以訛傳訛罷了。你且記住,在修鍊之時,靜心守神,就不會發生任何情況。」

「呃。」雖然被靈尊鄙視了一番,但聽到他的話,蕭澈這才鬆了一口氣。

再次將目光投注到面前的三枚不同屬性的命核之中,他仔仔細細地回憶了一番腦海中銘刻的複雜秘法,眉投微蹙,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冷氣。

秘法中某些文字確實有些兇殘狠厲,吸收命核中的命力還算不得什麼,修為高了可以直接吞噬妖獸體內的命核之力,其精深處竟然還涉及到了吞噬人類命師的本源命力來壯大自身的方法,這等秘法豈是靈尊口中所說的不邪惡?

似乎看出了蕭澈此刻所想,靈尊的臉色一改往常的隨意,此刻有些肅穆莊重,認真道:「小子,你且記住一句話,心正則正。秘法如何,全憑使用者的本心。」

「心正則正。」蕭澈口中喃喃道,這個道理他懂,但此刻從靈尊口中聽到,卻又有另一番感觸。

「好了,儘快修鍊吧,不要耽擱時間了!」靈尊打斷了他的沉思,催促道。

「記住緊守心神。」

「唉,看來修鍊果然不會是一帆風順的。」輕嘆一口氣,蕭澈無奈地搖了搖頭。

旋即,他下定了決心,打算開始修鍊這吞靈噬魂。

「要先從那一枚開始呢?」他看著三枚色彩各異的命核,陷入了選擇困難症。

「土系命核出自裂山魔牛,其實力最強,靈魂意識的強度自然最強,你第一次嘗試就不要選它了,從另外兩枚開始吧。」靈尊適時地提出了建議。

聞言,蕭澈微微點頭,轉動地眼珠,目光最後落定在赤紅色的火系命核上。

火系命核和暗系命核氣息相差不大,其中的殘魂層次想來也差不多,他之所以不先選暗系命核,一來是出於對暗影鼠的厭惡,二來是他修鍊了《日之灼》,在某種程度上,火系比暗系更為契合他的體質。

再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將雙掌移至火系命核的上方,旋即緊緊地握住了它,不急不緩地默念起了吞靈噬魂的口訣,繁榮艱澀的文字伴隨著他開口如同佛經般飄散在山洞之中。

沒過多久,他的雙掌上漸漸散發出一股奇特的吸力,像是掌心安置了兩個小小的漩渦一般,開始慢慢地吸收著火系命核的能量。

這時,火系命核似乎有著靈性,感覺到了危險,開始輕輕地顫抖了起來,緊接著,沉眠其中的火系妖獸陡然從中幻化除了形態,那是一頭渾身布滿了火紅色雲紋的燎豬,尖牙兇相,溢散的赤紅妖氣,像極了一簇簇火焰,猛然間,這火焰燎豬發出一聲狂暴的怒吼,化為一道火光,直直地沖向蕭澈的靈台。 「呼!!」火焰燎豬化作的火光像是巨錘般狠狠地砸向蕭澈的靈魂之海。

蕭澈見狀,神色一凝,第一次遭遇到這種靈魂攻擊,即便他對自己的靈魂力量頗為自傲,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靈魂屏障!」蕭澈沉聲道,眸中銀光一閃,靈魂之力便化作一道銀色的屏障橫亘在火紅色巨錘的必經之路上。

「鐺!」恍若金屬撞擊的聲音響徹在他的靈魂之海上,雖然堅固的靈魂屏障抵擋下了火雲燎豬殘魂的全力一擊,但主場是他的靈魂之海,受到劇烈的震蕩,依舊讓他渾身一顫,臉色憑空白了幾分。

火雲燎豬殘魂再度發起了攻擊,不過蕭澈再度重置了靈魂屏障,輕易地將其猛烈的靈魂撞擊抵禦而下,反倒是燎豬殘魂逐漸潰散了起來。

這頭火雲燎豬生前的修為本就不強,實力大抵相當於四紋境界的命師,實力如此,它的靈魂能量自然也強不到哪裡去,更何況此刻的它只是區區的一縷殘魂。

「煉化!」忽然,蕭澈眼中精芒閃爍,一股強大的靈魂之力像是洶湧的潮水蔓延包裹住了燎豬虛弱的殘魂,仍憑它百般掙扎怒吼終究是抵抗不得,最後在吞靈噬魂的力量牽引下,煉化成了一道精純的靈魂能量。

火雲燎豬的殘魂一散,火屬性命核也就徹底失去了抵抗,在他掌心氣旋的吞吸之下,命核中混雜著火系妖氣和命力的斑駁能量被一縷縷地牽扯了出來。

吞靈噬魂確實神奇,竟然能自發地分離出斑駁能量中的火系命力。

火系命力一經分離便化作一絲絲溫和的赤紅色氣流,異彩閃爍,從命核之中散發而出,順著他掌心的氣旋,爭先恐後地鑽進他的體內。

帝妃嫁到:皇叔,速接駕! 赤紅色氣流順著大大小小經脈與骨骼,最後緩緩流入了其丹田之中。

在蕭澈內視下,赤紅色氣流觸碰到赤日之種的瞬間,便像是脫韁的野馬一般,瘋狂地湧入其中,旋即赤日之種輕輕一顫,好似傳來一聲歡快的清鳴,驟然快速地旋轉了起來,海納百川似的一股腦全吸了進去。

而在吸收了所有的赤紅色氣流之後,赤日之種則煥發了生機,瑩潤充沛,表面的複雜紋路愈發鮮活,顯然是恢復到了盈滿的巔峰狀態。

看到這裡,蕭澈的臉上總算是出現了一抹喜意。

當時他為了抵抗沼妖王不得不接納魔性力量,陷入魔化狀態。事後,因為魔化的副作用,他體內包括天缺命牌在內的幾種力量源泉都大量透支,並切陷入了枯竭狀態,即使之後他拼盡全力的修鍊,也不曾完全恢復。

直到此刻吸收了火系命核中所有的精純能量之後,赤日之種才率先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而火系命核失去了其中的能量,就變成了一塊普通的石頭,表面更是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紋,蕭澈手掌微微施力,直接就化為了一堆淡紅色的粉末。

見狀,蕭澈倒不覺得可惜,雖是耗費了一整顆命核,但充盈了赤日之種還是值得的,因為比起玄月之力和雷系真氣,他目前更為倚重攻擊性極強的赤日之力。這股力量恢復,讓他的實力也回升了不少。

「還不錯,總算是沒有浪費一枚命核。」靈尊斜眼看著,不咸不淡地說道。

聳了聳肩,蕭澈將目光再次投射到暗系命核之中,也不猶豫,雙掌立刻握住了它。

旋即,吞靈噬魂再一次施展。

由於暗影鼠將的實力比起火雲燎豬都要差上一些,其殘魂在蕭澈面前根本翻不起風浪,幾乎是抬手間就被覆滅了去。

而在雙掌奇異的吞噬氣旋之中,暗系命核也沒有逃過和火系命核一樣的命運,不一會就被抽離了能被吸收的精純能量,化為一灘灰色粉末。

吸收了暗系命核的能量,不出意外玄月之種也恢復到了最佳狀態,甚至多余的能量還湧入了氣海中,被轉化成了紫色的雷系真氣。

將兩枚命核都吞噬乾淨,蕭澈終是將心思放在了最後的土系命核上,臉色逐漸有些凝重。

土系命核與前兩者不同,其主體裂山魔牛生前的實力遠遠超過了他,啟命境巔峰的修為,甚至半隻腳已經跨入了融一境,其靈魂力量雖然比不上同境界的人類命師,但與七紋命師的靈魂力量相比卻是綽綽有餘。

而蕭澈目前靈魂力量的程度則是堪堪媲美七紋命師,所以說,即便土系命核中僅是裂山魔牛的殘魂,但依舊能夠威脅到他,一不小心,靈魂受創也猶未可知。

靈魂受創可不是開玩笑的,靈魂是根本,一旦受損,輕則影響未來的修行,重則變成白痴或是淪為沒有意識的行屍走肉。

「沉神守心,莫要大意。」靈尊提醒道。

蕭澈微微頷首,下意識地咬了咬牙,緩緩伸出手掌握緊了土系命核。

再次深吸了一口氣,凝神屏息,蕭澈眼眸緩緩閉合,心中陡然默念起了吞靈噬魂的口訣。

繁雜帶著魔性的文字在其心頭響起,掌心中兩枚旋轉地吞噬氣旋再度出現,奇異的吞吸之力頃刻間將土系命核覆蓋。

土系命核中,裂山魔牛的殘魂似乎還未散盡意識,想是認出了蕭澈就是殺害他的罪魁禍首,頓時怨氣衝天,頗為兇悍的殘魂暴動起來,猛然發出一聲讓得靈魂震顫的怒吼牛嗥,迅猛地沖向蕭澈的靈魂,緊隨而上的是那道如山嶽般厚重的殘魂之力。

「靈魂屏障!」蕭澈心頭輕吒,靈魂之力立刻凝聚成一道無形的堅固屏障,還沒完,緊接著又是兩道屏障凝聚了出來。

三重靈魂防禦,蕭澈亦是拼盡了全力。

「嘭!」沉悶的撞擊聲響徹在他的腦海中,生生崩碎了兩道靈魂屏障方才將裂山魔牛厚重猛烈的殘魂衝撞給抵禦了下來。

撞擊之下,殘魂潰散了幾分。不過蕭澈也不好受,臉色愈發蒼白,腦袋像是被木棍重擊了般的抽痛起來。

「該死!」暗罵一聲,他再度凝聚出幾道靈魂屏障,將核心處的靈魂之海保護地水泄不通。

裂山魔牛的殘魂終究意識虛弱,只懂得蠻幹,周身充斥著暴虐的氣息,再度對著蕭澈的靈魂屏障發起了攻擊。

蕭澈心神堅守,不曾發起進攻,只是採取防守的手段,在他的觀察中,每當魔牛的殘魂撞擊一次靈魂屏障,它的氣息就會虛弱一些,雖說這對他而言,也造成了不小的衝擊,不過他堅信最後的勝利者一定會是自己。

「明智之舉。」靈尊的聲音再度在蕭澈的心間響起,對他的防禦姿態頗為肯定。

這番靈魂上的較量,足足持續了一刻鐘,方才以裂山魔牛的落敗緩緩收場。論起實力來說,蕭澈自然遠遠比不上活著的裂山魔牛,但區區殘魂想要拿下他,可能性就小上許多了。

「呼!!」重重地呼出一口濁氣,當那股猶如山嶽般厚重的靈魂衝撞從腦海中如潮水般的退出之後,蕭澈整個人都松垮下來,全身有些酸麻,蒼白的臉色,看著極為疲倦,這種靈魂層次上的對碰,實在不是身體交戰消耗的精力可以相比的。

「總算是成功了。」抹去額頭上的冷汗,蕭澈咧嘴笑道,看向土系命核的目光頗為熾熱。

此前兩枚不過是四紋左右的命核,所帶來的效益就讓他相當滿意,不知道這啟命境巔峰級別的土系命核能使他恢復或者說提升到什麼地步。

對此,蕭澈很期待,他緊緊地握住了土系命核,吞靈噬魂的威力被他施展到了極致,兩枚吞吸之力驚人的氣旋發瘋般地旋轉起來,似乎要將整塊命核盡數吞沒。

土系命核中屬於裂山魔牛的妖氣被剔除,精純的能量如絲如縷通過氣旋進入蕭澈的體內,旋即順著經脈急速流轉,分別湧向他的眉心處和丹田之中。

眉心處,虛幻到幾乎不能察覺的天缺命牌寂靜地懸浮著,這時,一縷縷肉眼可見的土黃色氣流湧來,像是被什麼力量所牽引,毫無猶豫地投入了天缺命牌的懷抱之中。而天缺命牌在不斷吸收氣流的同時,以一種穩定的頻率輕輕震顫著,其上隱隱透著銀光,且光芒逐漸強烈起來。

總裁別來無恙 土黃色氣流的另一個去處,便是丹田中的紫色氣海。這是蕭澈有意識地在操控,藉助這股能量充盈紫色氣海,轉化為強大的雷系真氣。

隨著吞靈噬魂的持續施展,土黃色氣流不斷湧進蕭澈的體內,他的周身也是散發出淡淡的土黃色光芒,異彩閃爍,看上去頗為神奇。

在他這般無止境的索取之下,土系命核的顏色,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著,磅礴的能量氣息也逐漸衰弱。

而精純能量的大量湧入,氣海逐漸充盈,此時蕭澈俊秀的臉頰上也事浮現出一些紅潤之色,蓬勃的朝氣不由自主地透體而出。

不多時,土系命核輕輕一顫,自發地從蕭澈的手中滾落下來,剛一觸碰到堅強的山洞地面就化作了一堆粉末。

於此同時,蕭澈的雙眼陡然睜開,漆黑的雙眸中暴射出兩道精光,像是劃破黑夜的黎明曙光。他扭了扭脖子,發出一陣清脆的骨頭聲響,感受到體內幾乎要爆炸開來的力量之感,讓他的嘴角終是挑起了一抹喜悅。

「終於恢復到巔峰狀態了啊……」 微閉著眼睛,沉神感應了體內充盈得幾乎要湧出來的力量,蕭澈十分滿意地低笑起來。

日月種子散發著瑩潤璀璨的光芒,雙雙達到了飽和狀態,紫色氣海也是充滿了迷濛的雷系真氣,不時竄出一道雷弧,閃過幾點電光,透出幾分迅猛狂暴的特性。

「嘖嘖,感覺很不錯。」蕭澈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體內的骨骼,猶如重生一般,響起一陣清脆的霹靂啪啦之聲。旋即,他下意識握緊了拳頭,不由心中感嘆。遭遇了一段半死不活的經歷,此刻這種久違的強大感覺當真讓他著迷。

「對了。」念頭一動,奇妙的感覺在蕭澈的心頭觸發。其眉心處,隱秘的銀紋緩緩浮現出來,異彩閃爍間,一枚虛幻的殘缺命牌悄然懸浮在他的面前。

認真地打量著天缺命牌,其殘缺古樸的模樣絲毫不曾改變,不知是否是錯覺,蕭澈卻覺得它比起剛覺醒那會凝實了許多。

「出來吧!但願不要讓我失望啊。」懷著期待忐忑的心情,他緩緩催動了天缺命牌。

命牌輕輕一顫,緊接著一縷淡銀色的命力慢悠悠地冒出頭來,晃頭晃腦地,頗為靈動,像是在打探著周圍的情況。

「不是你……」蕭澈哭笑不得,這道本源命力是天缺命牌先天孕育形成,與其他命力不同,似乎具有獨特的靈性,相當堅韌不拔,當初即便是魔性力量侵略如火般的強盜特性都不曾將它擄掠了去。

先天本源命力似乎能聽懂蕭澈的話,率先從命牌中竄了出來,像是領頭大哥一般,一聲號令,在其之後,就不斷地竄出一道道淡銀色的本源命力。

蕭澈瞪大了雙眼,眸中滿是驚喜的神采,嘴唇上下顫動著,立刻數起命力的數量來。

「一道,兩道,三道……五十八,五十九……一百八十一,一百八十二……」

每多數一道,蕭澈的小心臟就顫抖一下,臉上更是洋溢著花痴般的笑容。

「三百七十五道!!!」

當最後一縷本源命力從命牌中竄出來的時候,蕭澈整個人已經獃滯了,難以掩飾的狂喜猛然地湧上心頭。

看到蕭澈這副驚喜的模樣,靈尊習慣性地潑起了冷水,淡然道:「三百七十五道,馬馬虎虎吧!」

lixiangguo

拍賣會寶階最後一件拍品,三山符錄。

Previous article

哐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