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要是沒有九陽草,小沐可怎麼辦……”羅書航滿臉愁容。

“拍賣會好像要開始了,我們先看看再說。”唐千山看向衆多攤位中間的小舞臺。

林天三人走了過去。

小舞臺前面已經齊聚了一大批人,甚至一些攤主也過來了。

不一會兒,一個留着波浪長髮,穿着吊帶衫加超短裙的女人走了上去,她二十八歲左右的年紀,舉手投足之間,性感嫵媚。

那一雙大眼睛,眼波流轉,彷彿要把所有人的心都給揪走。

舞臺下一片歡呼聲,不少人更是大聲喊了起來:“紅雪姐姐,我愛你,我要給你暖牀。”

一片鬨笑聲。

“林天,你還在這裏啊!”司徒南的聲音從林天身旁響了起來。

林天轉頭看了過去,輕輕“嗯”了一聲。

司徒南一副自來熟的樣子,快步走到林天身旁道:“看你的樣子,第一次來參加拍賣會吧?”

“嗯。”

“那你一定不知道她是誰了。”司徒南看向舞臺上的女人,“她叫沈紅雪,手上有一個拍賣行,可以說海城附近幾個城市的拍賣會都是她在主導。”

“這麼說,要是想得到某些物品,可以拜託她幫忙找尋了?”林天問道。

“沒錯。” 重生在白蛇的世界裏 司徒南點了點頭。

林天打定主意,要是今晚沒有九陽草,就等拍賣會結束後,拜託沈紅雪去找尋。

舞臺上,沈紅雪笑意盈盈說了一些客套話,隨後就開始了第一件物品的拍賣。

連續拍賣三件物品後,現場的氛圍越來越濃烈。

吵鬧聲之中,林天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殺氣正再包圍過來。

林天一步來到羅書航身旁,低聲道:“待會兒保護好唐老爺子先走。”

羅書航剛要問爲什麼。

突然間,小舞臺後面的背景突然倒了下來,在一片驚呼聲當中,砸向沈紅雪。

沈紅雪本能地轉身看過去,結果,高跟鞋踩下的地方坍塌下去,鞋子給卡在了那裏。

不管沈紅雪怎麼用力,就是拔不出來。 “老闆娘,小心!”

“快,救老闆娘啊!”

幾個沈紅雪的手下着急地大喊起來。

同時,有兩個壯漢從舞臺下一躍而上,飛快衝到了背景板那裏,用他們的身軀擋了過去。

兩個壯漢雖然一米九多,肌肉強健,十分彪悍。

但,背景板的重量非比尋常,他們用血肉之軀扛住,很快就漲紅了臉,眼看就要頂不住了。

“你們幹什麼,這樣會死的,快走!”沈紅雪朝壯漢喊了起來,同時,她脫掉了高跟鞋,想要赤腳離開。

她不是傻子,只會站在那裏瞎喊。

只有快點離開舞臺,她的兩個手下才會走。

可就在此時,有人衝上小舞臺,朝沈紅雪的周圍地板那裏潑了汽油。

沈紅雪的腳剛好踩出去,直接打滑眼看就要摔倒。

那兩個人扔下油桶,拔出兩把刀衝了過去。

他們的鞋底紋路多,一點不擔心會被汽油給滑到。

眼看沈紅雪就要摔倒。

一道身影早已經從小舞臺前猛地跳了上去,他兩腳踹飛了拿刀的兩個人。

同時,另一隻腳,腳下速度不減,藉着汽油的潤滑,滑到就要摔在地上的沈紅雪旁。

剎那間,他一手摟住沈紅雪的白嫩小蠻腰,將她撈起來護在身前。

抱着沈夢雪滑到了一旁沒有汽油的地方。

這一個過程很短暫,可沈紅雪卻是記住了近距離的那一張臉蛋。

看起來有些稚嫩卻透着一股不屈和成熟。

沒錯,此人正是林天!

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想要佔沈紅雪的便宜,想要吃她的豆腐。

沈紅雪在感覺到林天抱在她腰間的熱度時,原以爲林天會發力偷偷捏一把。

然而,並沒有!

林天立即鬆開了她道:“先走,我來救你的手下。”

不等沈紅雪開口,林天兩步踏出,突然加速起來,衝刺到六七百斤重的背景板那裏,一記側踢。

“砰”背景板直接被踢了回去。

“轟隆”一聲,砸在後面的沙灘上。

原本兩個就要被壓倒的壯漢看向林天,眼神裏除了感激,還有的便是震驚。

這個身子骨明明只有他們一半的小子,卻是一腳踢飛了他們兩個人都扛不動的東西。

他究竟是人,還是神?

“還愣着幹什麼,保護你們的老闆去!”林天瞪了他們一眼。

兩個壯漢反應過來,快步衝到沈紅雪身旁,左右護住。

舞臺下面,又有六個人朝沈紅雪衝過去,四個人衝向林天。

四個

人手裏都拿着刀,而且動作頗爲迅捷,一看就是練家子。

但,在林天面前,他們還是差的有點遠。

林天一腳發力跺在舞臺的木板上面。

“咔”,木板碎裂,兩塊木塊從腳下飛到林天眼前。

林天跟上一個迴旋踢,踢中木塊。

“嗖!”木塊猶如兩把飛刀,飛射而出,直接命中兩個傢伙的胸口。

另外兩個人一愣。

在他們愣神的時候,林天已經來到他們眼前,雙拳齊出,打斷了他們的肋骨。

兩人一口鮮血吐出來,摔飛出去。

“媽的,龍虎門的事你也敢管,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小舞臺下面,一個帶着墨鏡,一米八多的壯漢指着林天。

林天並不廢話,直接跳下小舞臺,衝向墨鏡男。

“找死!”墨鏡男大喝一聲,全力一拳朝林天的腦袋轟了過去。

勢大力沉,“呼!”,空氣隱約要被撕裂了一般。

墨鏡男是個武者!

“沒錯,你正在找死!”林天靈氣涌動到手臂,直接對轟了上去。

“咔嚓”,墨鏡男的手臂直接斷裂,骨頭都刺了出來。

他驚恐地看了手臂一眼,等擡頭再看向林天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隻腳。

“砰”,墨鏡男被林天踢飛出去,在沙灘上劃出一道長長的痕跡。

與君共江山 “牛哥,牛哥!”墨鏡男幾個一臉傷的手下衝過去,將他扶起來。

但他們沒敢再朝林天衝過去。

林天朝他們走出一步。

他們嚇的馬上扶着墨鏡男後退了好幾步。

“還要我送你們走嗎?”林天問道。

“行,我記着你了,你他媽死定了!”墨鏡男忍着劇痛,吼了一聲,便在手下的保護下,離開了。

林天並未理會,轉過身想去找尋羅書航和唐千山的身影。

好在他們沒事,他們兩人這會兒正從遠處趕過來。

還有幾個人朝林天走過來,一個是司徒南,另外三個人是沈紅雪和兩個壯漢。

“林天,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啊!你缺小弟不?收下我唄。”司徒南嘿嘿笑着。

林天沒有理會。

司徒南一臉掃興,不過,他看林天眼神裏的崇敬並未消失。

“多謝小帥哥相救。”沈紅雪誠心道謝,微微一笑。

只是最普通的微笑,她眼神裏也會流轉出媚意來。

要不是林天定力強,早已心神動盪。

沈紅雪的兩個手下也朝林天鞠躬致謝。

林天擺手道:“道謝就不用了,我救你並非無償。”

沈紅雪原本以爲林天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還對林天多了幾分欣賞

,這會兒聽林天這麼一說,她對林天的好感降低了幾分。

“你想要什麼?”沈紅雪問道。

“九陽草。如果你手頭上沒有,幫我找到它,我要用它救人。”林天如實相告。

旁邊的羅書航一愣,他沒想到,林天冒着生命危險救下沈紅雪,竟然是爲了他的女兒小沐。

沈紅雪看了旁邊的手下一眼,她的手下點了點頭馬上離開了。

“你可知道,你救了我,得罪了誰嗎?龍虎門,海城最大的組織,武者宗師衆多。你已經給自己招來了殺身滅族的禍端。爲了區區九陽草,你覺得值得嗎?”沈紅雪問道。

“值得,因爲小沐是我想要救的人。”林天的回答很簡單。

而這簡單的回答卻是擊中了沈紅雪。

沈紅雪在這個爾虞我詐的社會摸打滾爬了十幾年,從未見到過林天這麼純粹的人。

爲了心中的堅持,一往無前。

先前減掉的分,成倍又漲了回去。

此時,羅書航已經潸然淚下,他們羅家欠了林天太多。

先前離開的壯漢拿來了一個木盒。

沈紅雪接過來,遞給林天道:“你要的九陽草。”

這對林天和羅書航他們來說,可是絕對的一個驚喜了。

“多謝。”林天接了過來,看向羅書航道:“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回去。”

跟沈紅雪。司徒南道別後,林天三人先行離開。

司徒南又喊了林天兩聲,見林天沒有搭理,也就獨自走了。

“老闆娘,看樣子,海城暫時不能呆了。”沈紅雪身旁一個壯漢道。

沈紅雪還在看着林天的背影,她微微一笑道:“那就先不呆了,我們過陣子再回來。”

“要不要留下一點人幫林天?”壯漢對林天還是比較欽佩的。

“不用,即便林天對付不了龍虎門,有羅家在,已經足以保他不死了,我們沒有必要再參與進來。”沈紅雪自然認得羅書航了,海城的大人物,沒幾個她不知道。

她轉身看向大海道:“我們搶了不少龍虎門的生意,龍虎門如今又在迅速壯大,看來,也是時候想點其他的辦法對付龍虎門了。”

羅家。

房間裏,小沐出去玩了一天,已經累的在牀上睡着了。

林天打開木盒,取出來九陽草,摘下幾片葉子,放在手裏,念成汁水後,掌心落在了小沐的肚臍位置。

內視!

九陽草的藥力在林天靈氣的攜帶下,衝向了小陰蠱,小陰蠱毫無反抗之力,直接被抹殺,溶解,化作一道陰邪之氣,從肚臍位置飄了出來。

爲了確保小沐完全健康,林天又內視了一番,確定無誤後,這才收回靈氣。

林天正要起身,就在此時,褲子裏的小葫蘆突然抖動了一下。 林天拿出小葫蘆,打開瓶塞。

只見那幾乎看不到的陰邪之氣,竟然全都被小葫蘆給吸了進去。

陰邪之氣太少,所以這一幕,羅書航夫婦和唐千山都沒有看到。

林天將塞子塞了回去,放回口袋,而後從牀邊站起來道:“小沐的病已經完全治好了,接下來只需要好好養一陣子,就能夠完全恢復了。”

馮青玲和羅書航對視了一眼,瞬間,淚滿眼眶,他們直接就要朝林天跪下去。

“別這樣。”林天出手,一隻手扶住一個人,將他們兩人給扶了起來。

林天道:“我救小沐,是因爲我和小沐也算是比較有緣分,換成是別人,我未必會救。”

“不管如何,林天,今後只要你有用的到我羅書航的地方,儘管開口。”羅書航拍了拍胸脯。

馮青玲則是想要請林天吃個宵夜,她親自下廚。

“吃宵夜就不用了,太晚了,改天吧。我得回去了,女朋友還在家裏等我。”林天謝了馮青玲的好意。

馮青玲這纔沒有再挽留,和羅書航一起將林天送到大門口。

唐千山在林天離開後,來到羅書航身旁道:“剛剛在沙灘那一邊,我要是沒聽錯的話,被林天教訓的那一批人,應該是龍虎門的。”

這三個字,讓馮青玲花容失色。

她道:“千山叔,你的意思是,林天得罪了龍虎門?”

唐千山點了點頭。

羅書航眉頭也皺了起來,不過他的眼神很堅定:“不管如何,我都會全力保林天安全。”

深夜近十二點。

林天打車回到了江都小區。

回到樓上,林天看到葉婉清在沙發上睡着了,她身上有紅酒的味道。

晚上,應該和馮萱萱兩個人喝的挺多。

林天走了過去,在葉婉清的耳旁道:“走,回房間睡覺。”

葉婉清輕輕呢喃了一聲,在林天將她抱起來的時候,她“嗯”了一聲,之後,雙手摟住了林天的脖子。

lixiangguo

楚王臉綠了,真的很想一掌拍死兒子,但是他忍住了。

Previous article

忍足很紳士地表示要送她回去,如果是平時的她估計會先矜持一下,再點頭答應。但是今天的她想了想,還是搖搖頭拒絕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