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西門霸天,素日里不理會敖定郡州和西爵郡州的事情,這一次閉館出來,為他弟弟報仇也是正常。

敖風古是段離天的徒弟,諸葛長老觀敖風古的氣息,似乎又有些精進,不過臉色不大好,感覺有傷在身。

「莫非,成為四星武者了?」

諸葛長老心中這麼想,表面上並沒有表露出來,宣誓了一下規則,便退到了場邊,至於在場邊的另外幾個長老。

悠黃長老滿臉看好戲的神色,而段長老則是一臉自信,因為他了解他的徒兒,王長老除了擔心之外就沒有別的表情了。

場中,西門霸天一臉高傲,手提銀槍,槍尖直指敖風古,眼中藐視神情毫無遮掩。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自殺,否則一會我讓你生不如死!」西門霸天語氣強硬。

面對西門霸天的藐視,敖風古不言不語,只是伸手將身後睡龍寶劍拔出,劍尖對著地面,一雙明亮的眸子里閃爍著寒光。

「好!好!好!既然你這麼選了,我就陪你玩玩吧,只怕你玩不起!」

西門霸天口中連吐三個好字,看向敖風古的目光依然是藐視,不過這一次卻多了一絲憤怒。

槍尖向前急挺,當下便畫出五六道槍影,對著敖風古罩去。

「槍法貫通高階,西門霸天好厲害啊!」

「看來敖風古怕是連第一招都扛不住啊!」

場外一片不看好,顯然對敖風古能接下這一招不報希望。

反觀敖風古此時倒是一片寧靜,面色如常,輕提劍身,如游龍翻舞,在一片槍影中穿梭。

轉眼間,西門霸天已經出了不下二十槍,卻沒有粘到敖風古一絲衣角,反倒是每次刺出去的長槍都被敖風古的劍尖挑離,讓他有一種每一槍都刺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而此時,台下見到敖風古已經擋下西門霸天二十招,皆是嘩然。

「額……敖風古的速度,敖風古的身法,比西門霸天還要強上幾分。」

這些議論聲讓西門霸天更加憤怒,口中大喝一聲「螻蟻!」,手上槍招陡然一變,帶著陣陣厲風,從上劈下。

敖風古雙眼微眯,側步躲避,同時近身,手掌向著西門霸天的胸口處探去,成為四星武者之後,他感覺戰鬥輕鬆不少。

「龍爪影!」

只見敖風古手爪探去,一條條龍影相隨,破開空氣,爆發出陣陣龍吟之聲。

見此西門霸天臉色突變,他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強勢,以他四星的修為竟然占不到便宜。當下不再保留,全力以赴。

強行將直劈而下的銀槍改為橫掃,將敖風古逼退之後,西門霸天立即提槍上前。

「鎮殺槍!」

槍影如電,鋪滿天際,又化為一方大印,向著敖風古壓去。雖為一印,卻又隱隱罩住了敖風古的四周退路,讓其只能硬抗。

此時敖風古面色才微微一變,單手提劍,激發出勳章中的風雷之力,剎那間,風雷纏繞,敖風古如同雷神在世,直挺長劍,向著那方槍影大印刺去。

接觸瞬間,西門霸天面色突然一變,連忙激發出勳章之力,三道銳利屬性加持在槍尖之上,同時西門霸天力量翻倍,攻勢更加兇猛。

突然,敖風古見到西門霸天槍影之間出現一道縫隙,當下便提劍刺去。

敖風古一劍刺出,找准西門霸天的縫隙。

嘶!

西門霸天胸口出現一道血痕。

他詫異,他竟然敗了。

他知道,敖風古手下留情了。

「為什麼不殺我?」西門霸天眼神失落,閉關這麼久,他竟然敵不過一個三年級天字班的學員,一個僅僅是三星武者的學員。

「你不該死!」

西門霸天狂笑一聲:「不殺之恩,兄弟之仇,哈哈哈!」

隨即,西門霸天提槍離開。 「為什麼不殺我?」西門霸天眼神失落,閉關這麼久,他竟然敵不過一個三年級天字班的學員,一個僅僅是三星武者的學員。

「我知道你不與西門郡州為伍,你為你弟弟報仇,這一點值得敬佩,所以我不殺你。」敖風古淡淡說道。「你確實很強,不過我也是四星武者了。」

「好,你等著,我還會挑戰你的。」西門霸天道,隨即收起長槍,只留下一道落寞的背影。

「西門霸天輸了?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難道你們沒發現,敖風古的速度和力量,以及劍道境界都有了大幅度提升嗎?」

「不會吧?敖風古剛剛承認已經成為四星武者了?」一個女武者,滿臉崇拜地看著敖風古。

洪亮亮嘿嘿一笑:「敖風古真是敖定郡州的天才!」

西爵施冷冷道:「看來,西門霸天也不是他的對手,真是一塊難啃的骨頭。哼,不過就算他再怎麼蹦躂,敖定將軍也必死無疑。」

說罷,西爵施對著身邊的人小聲道:「你去散播消息,說敖定將軍已經死在盪神谷,敖風古就是一隻喪家之犬,誰若是和他走得近,就是自尋死路。」西爵施低聲吩咐侍女。

「是,小姐!」

西爵施眼中滿是恨意:「敢不給我西爵施面子的,我就要你的命!」

很快,武者聯盟中傳開一則消息。

敖定將軍死在了盪神谷,將軍府中敖風古的母親孟夫人和敖希雅的母親二夫人被驅除羞辱,甚至有傳言說敖希雅的母親不堪凌辱,自殺身亡。

「聽說了嗎?敖定將軍死了!」

「是啊,真沒想到,盪神谷那麼危險!」

「你們的消息太滯后了,我早在幾天前就知道了。真是孤陋寡聞,不過一開始這事被長老們壓制下去了,現在傳得沸沸揚揚,恐怕是有心人所為吧。」

「這個有心人是誰?」

一個三年級天字班的學員呵呵一笑:「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對了,據說敖風古已經成為四星武者了。他修鍊的時間不到一年,你都在三星武者中停留三年了。」

那天字班學員臉上一紅:「咳咳!敖風古確實有些變態,我還真覺得他可能是屍鬼族,若不是段離天長老力保他,恐怕沒這麼快擺脫嫌疑。」

「真羨慕有個煉藥師的師傅,據說敖風古喝起三星靈液來,那是當白開水的。」

「真他爺的羨慕嫉妒恨!」

西爵郡州的學員,以西爵施為首,圍繞在一起。

西爵施眾星捧月,一副小公主的模樣。

「敖風古如今成為四星武者了,根據武者聯盟的規矩,不再受到低年級的保護。」西爵施道。

「駱長老出遠門了,放那慕虎出來!」一個男子冷笑。

西爵施眼睛一亮:「對啊,我怎麼忘了慕虎這人。當日,慕虎可是一擊把敖風古打成吐血的。」

慕虎,是敖定將軍的兒子,但是並沒有在敖定將軍府長大,是敖定將軍的一個私生子。

慕虎對孟夫人有著極強的恨意,他的生母慕氏是敖定將軍之前寵愛的一個女子,因為孟夫人的出現,慕氏被敖定將軍冷落,傷心離開敖定將軍府。

後來,慕氏生下慕虎,終年鬱鬱寡歡,慕虎對孟夫人和敖風古的恨極為深。

西爵施略微打扮一番,她實力雖然不強,不過手頭有的是銀幣,經過幾番關係,她來到關押慕虎的牢房。

牢房前,那扇沉重的鐵門緩緩打開,從中走出來一個年齡約二十歲的青年。

「你放我出來幹什麼?」

西爵施一笑:「敖風古最近很是得意,成為敖定郡州的領頭人,到時候敖定將軍府的掌舵者,非敖風古莫屬了,你一個野種哪有資格。」

「你再說一遍?」慕虎狠道。

「你就是一個野種,你娘親比不過孟夫人,你也比不過敖風古,你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西爵施眉眼冷峭,說出的話,猶如刀子一般,扎在了慕虎的心口。

「我不是失敗者,我比敖風古強,他連我一招都敵不過。」

西爵施譏笑:「敖風古現在已經是四星武者,你卻還是停滯不前。」

「你胡說!」

「牢門我給你打開了,你要報仇,趁著駱長老還沒來,趕緊別墨跡。」西爵施眼角笑意,一副計謀得逞。

「娘!孩兒很快便會為您報仇了!敖風古,你等著,我這就去找你,我要用你和你母親的項上人頭來祭奠我娘親的在天之靈!」

……

????和西門霸天一戰,敖風古又前往無極玄關,成為四星武者,敖風古一連闖到無極玄關第三十五關。

一時間,敖風古在高年級學員中,也是名聲鵲起。

不過,武者聯盟的高年級學員,並不是所有的都在武者聯盟。

據說有許多高年級的學員,都分到任務執行在外。

敖風古修鍊完畢,向天龍閣走去,還未到天龍閣,便看到一個男子立在天龍閣門口,只是一眼,敖風古只覺的他有些面熟,當下停下腳步,定睛看去。

這回倒是認清了是何人,正是之前突然打了他一掌的「自家人」慕虎。

只不過,此時他要比上次潦倒了一些,一頭長發散亂地披著,甚至有幾縷互相纏繞在一起。

嘴上的鬍子也很久沒有打理,油光發亮得有些臟。

「慕虎!」

「小雜貨!」

慕虎神情憤怒,用一雙充滿了仇恨的雙眼怒視著敖風古,他甚至都想立即出手,將眼前的人給擊斃。

「瞧你趾高氣揚,你和你母親一樣不要臉,真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主角了?」

敖風古眼睛微眯,心中十分不悅,看向對方的眼睛中也泛起了點點殺意,要知道,此世重生為人,他一共有兩點禁忌:第一是龍族,第二便是他至親之人。

任何人碰到這兩點都猶如觸到其逆鱗一般。

眼中寒意更甚,敖風古也不打算繼續和對方做些沒有意義的事情,當下直奔主題,向其問道:「你今日來此,到底是何用意?」

慕虎聽聞此言,微微一笑,眼睛中閃現出一縷興奮之意。

「呵呵!當年我母親就是因為你母子而死,今日我便要報仇,我要用你和你母親的項上人頭來祭奠我的母親!」

「瘋狗,你母親的死和我有何干係!」

「若不是那個騷狐狸勾引敖定勝天,我母親豈會鬱鬱而終,就是你們害死我母親。」

「你已經失去了理智!」

西爵施冷冷一笑:「我就坐等看好戲了。」

為了目的,西爵施她可以不擇手段,她是女子,她不做堂堂大丈夫,她就願意做一個背後小人。 聽到對方兩次三番提到母親,敖風古眼中的不悅之色也越來越濃。

「好!聽說你是四星武者了,那你可敢與我在挑戰台上比試?」

慕虎布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盯著敖風古,此時他已經下定決心,如果對方不答應,那麼他就立即出手,將其鎮殺。

「有何不敢!」泥人尚有三分火氣,這慕虎上次無緣無故差點一掌擊殺他,今日又連翻侮辱孟夫人。

「嘿嘿,這敖風古是真夠倒霉的。」

「慕虎可是一個狠人。」

「西門霸天不也輸給慕虎。」

一個四星武者擺手道:「你們不知道,慕虎是駱長老親自撫養長大,而且這慕虎從小就活在仇恨當中,對待自己對待別人都是極狠的一人。同是四星武者,西門霸天連武葉領域都開啟不了,慕虎的武葉領域是足足擁有一米範圍。」

「敖風古進入四星沒多久,和慕虎這樣的老牌四星武者對戰,我可不看好。」

一路上,由於慕虎的裝扮,其回頭率極高,不過卻都在看到敖風古之後又都將頭回了過去。

敖風古又是武者聯盟新星,這一次二人的挑戰,再次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很快二人便來到了挑戰台,登上挑戰台後,沒有裁判,兩人面對面而戰,凝視對方,眼看便要出手。

這時,一道威壓從遠方傳來,迫使兩人停了下來。

釋放威壓的人很快便落到地上,正是以駱長老為首的幾道身影,只見那駱長老走到慕虎身前,二話不說便是一頓劈頭臭罵,可是,沒等罵上幾句,卻看見那慕虎突然對著駱長老跪了下來。

「誰放你出來的?」駱長老掃視四周,視線落在了西爵施身上,不用猜也知道是西爵郡州的人搗鬼。

「師傅,我想報仇,我想為我死去的母親報仇,以告慰她的在天之靈!求你了師傅。」

駱長老看著慕虎的眼睛,心頭一酸,但是並沒有答應下來。

「胡鬧!我與你說了多少次,與敖風古無關,與敖風古無關,你怎麼還是老糾纏人家,你,你,你……真是氣煞我也!」

敖風古卻是攔下了駱長老。

「駱長老,他看我不爽,我也看他不爽,這一口氣,若是不出,我心中也不爽。」

lixiangguo

秦浪在聽到小雞介紹自己的來歷后,明白眼前的小雞已經活了八百多年,估計不是妖孽也成為妖孽了吧?

Previous article

刺碎西南一片虛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