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被蛤蟆給吃了?”

衆人一愣,眉頭一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噗嗤一聲,大家鬨然大笑了起來。

“一個成年人,被蛤蟆給吃了?你確定你不是腦子燒壞了,在這說胡話?”

所長搖頭苦笑了一下,然後直接就揮手示意,叫下邊兩個警察帶我上警車。

當然,不僅警察不相信,就連在場的村民們也噓聲一片。

“我說的是真的,不信我帶你們去看就是了。”

見大家不信,於是我趕緊說道。

所長說:“一個大活人被蛤蟆吃掉了,這得多大的蛤蟆啊?這世上有這麼大的蛤蟆嗎?”

天才小醫妃 “能把人給吃掉的蛤蟆,那豈不得有一頭牛那麼大了?”年輕的警察大笑道。

村民們也說:“這麼大的蛤蟆,那不得成精了?”

我點點頭,道:“沒錯,所以我們才說二牛是被精怪給害死的。”

這時,和尚跟柱子也明白我的意思了,也趕緊說:“是啊,我們可以證明二牛是被蛤蟆怪給吃了的。那隻蛤蟆被史兄弟給打死了,屍體就在山腳下的小溪邊。你們不信,現在就可以帶你們去看。只要把蛤蟆的肚子給破開來,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PS:稍後還有。 所長見和尚跟柱子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而且還若有其事的樣子,不由眉頭一皺,問道:“你們真的見到了這麼大一隻蛤蟆?”

我們三人都點點頭。

這時,年輕的警察就說:“所長,別聽他們瞎說,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蛤蟆,這三人純粹放屁!”

不過,所長想了想,最後卻對年輕警察說:“暫時不管是真是假,既然他們非得說是蛤蟆吃了人,那就讓他們帶我們過去看看!”

說完,所長就轉頭對我們道:“走吧,如果真有這麼一回事,那你們也就不會有事。否則,你們的嫌疑一時是脫不了的。”

我們點點頭,這個道理也是明白的,於是就立即帶着他們朝小溪的方向趕去。

當然,這麼一件奇聞之事,村民們雖說不太相信,但是也還是紛紛跟了上來,都想去看看熱鬧。

就這樣,我們身後跟着一大幫人,鬧哄哄的來到了小溪邊。

下山的時候,我們就曾有看到,溪邊有一隻特大的蛤蟆死在了那裏,所以這次前來,倒是不須尋找,直接輕車熟路的帶着大家朝着蛤蟆屍體所在之處走去。

就在快接近蛤蟆屍體的時候,我便指着溪邊蛤蟆屍體的方向,對大家道:“那隻害死了二牛的蛤蟆精就在那邊!”

衆人一聽,紛紛順着我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大家都眉頭微皺。看了我一眼,估計是想從我的眼神中看出是真是假吧。

攻心計,嫡女要衝喜! wωω ★тt kΛn ★¢ ○

不過,我十分的平靜,他們看不出問題來,然後就有幾個心急的村民,立即朝我所指的那處地方走了過去。

幾位村民,將蘆葦撥開,接着便是一聲驚叫傳來:“啊!”

隨着這一聲驚叫聲,那幾個村民就像是見了鬼似的,撒腿就跑了回來。

一個個人面露驚色,臉色煞白,受了大驚的樣子。

派出所的所長趕緊拉住跑回來的幾位村民,就催問道:“怎麼了?看見什麼了?”

那幾位村民已經嚇得牙關有些打顫的說:“有……有妖……妖怪!好大一隻妖怪!”

“啊?”

衆人一聽這話,全是面色一驚。

所長也是一愣,然後放開了那幾位村民,接着就帶着兩位警察,小心亦亦的朝那邊走了過去。

當然,其它的村民們也紛紛警惕的跟在了警察的後面。

很快,他們也來到了蘆葦叢邊,將蘆葦撥開,接着所長他們也是驚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都嚇得跳起來了。

是的,因爲他們也看到了那隻超大的蛤蟆。

那隻蛤蟆確實是超大,和一頭兩三百斤的豬一樣大。

你見到一頭三百斤的豬,你不會覺得意外,但是你若是突然見到一隻豬那麼大的蛤蟆,你會怎麼樣?

震驚?詫異?還是直接被驚嚇住呢?

我想,大多數人第一反應肯定是被嚇住。

所長他們雖然是派出所的警察,但是也依舊是一個普通人,所以乍一下被嚇到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大家全都狠狠打了一個激靈,直到再次仔細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蛤蟆之後,他們這才驚呼了起來!

“蛤……蛤蟆?真……真的是蛤蟆!”

“我的天啊! 他和她們的群星 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蛤蟆?難道……真的成精了?”

“…………”

所有人都驚呆了!一時之間,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直接傻了眼。

是的,此時的衆人完全傻了,因爲眼前的這隻蛤蟆實在是太大了,大的都顛覆了他們以往對蛤蟆的認知。

“這……這蛤蟆就是害死二牛的?”

派出所的所長一臉震驚的轉頭問向了我。

我點點頭,指着那隻蛤蟆道:“是的,我們昨晚在山上遇到了它,它變成了一個老頭,然後被我用銃給打死的。你們不信的話,可以看一下它的腦袋,那裏有被打穿的傷口。”

大家趕緊去觀察,確實發現這隻蛤蟆是被火銃打死的,於是一個個都驚呼了起來:“難……難道這真的是成了精的蛤蟆?竟然還會變成老頭?”

一旁的和尚跟柱子便猛地點頭,道:“是的,我發誓,我們之前說的沒有半句假話,這隻蛤蟆昨晚真的變成了一個老頭,坐在山頂上烤火,我們走過去,它就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怪物,二牛直接就嚇死了。而我和柱子就拼命逃,最後遇到了史兄弟,是史兄弟懂得道法,這才救了我們一命,要不然我們鐵定也沒命回來了。”

大家都到和尚他們這樣一說,顯然也都感到一陣後怕。

當然,所長也有點害怕了。畢竟這事確實有點邪門,眼下的這隻超大的蛤蟆屍體就是證據。

不過,身爲派出所所長的他,也知道迷信是無法作爲證據理由的,所以他也沒有像那些村民一樣,被我們的話完全嚇壞。而是轉頭質疑道:“蛤蟆變作老頭,這事可太荒誕了一些。”

我也沒要他們相信蛤蟆精變成老頭一事,於是直接說:“我懷疑二牛就是被它給吃掉了,你們若不信的話,直接將那隻蛤蟆精開膛破肚一看便知了。”

所長聽到這話,點點頭,然後轉頭就對老村長說:“村長,麻煩你派人去取把刀過來吧?”

村長點點頭,立即就喊了一位腿腳利索的年輕人,回村去取刀過來。

不多久,刀就取來了,接下來就是給蛤蟆精開膛破肚。

三個警察一起上陣,所長操刀,對着蛤蟆白白的肚皮就是一刀劃拉了下去。

這時,另外兩個警察就一人一邊,拉着肚皮往兩邊撕,“嘶”的一聲響,蛤蟆精白白的肚皮一下就扯拉了開來,裏面一堆白花花的東西一下就流了出來。

此時,好多婦女都不敢看,紛紛躲開,而一些男的則好奇的圍了上去。其中一個眼尖的,突然就指着蛤蟆的肚子裏叫道:“你們快看,那個鼓鼓的是什麼?”

“好像是胃?”村長皺着眉頭說道。

“裏面裝了什麼,怎麼這麼鼓?”好多村民都疑惑了起來。

其實,大家心裏已經有種預感了,猜測到那鼓鼓的可能就是二牛了。

村長趕緊道:“所長,快……快點破開那裏!”

所長其實也隱隱猜到了那裏面裝着的可能是二牛了,所以握刀的手都有些發抖了。不過他還是一刀對着那個鼓鼓的東西趕緊劃拉了下去……

薄囊一下就破了,接着一個圓圓的,黑黑的東西“噗”的一聲就蹦了出來。

大家一看,頓時嚇了一大跳,因爲那是一隻人的腦袋!

是的,人的腦袋,黑黑的是頭髮,只不過上面沾滿了粘液,被粘液裹住了,看上去顯得無比的恐怖!

“這……這真的是二牛!”

村長雖然嚇得半死,但是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頓時一聲驚叫! 這一下,可真把大家都給嚇得不輕。

是的,在場的每個人都嚇的夠嗆,就連派出所的所長都嚇得手一抖,刀都掉到了地上,一臉的惶恐。

這一幕確實太恐怖了,一具人的屍體滿身被粘液裹着,加上那極爲噁心的粘乎乎的粘液,在場的衆人直接就吐了。

一個個面色煞白,雙腿打顫。

“真……真的是二牛!他……他真的被這隻蛤蟆給吃……吃掉了!”

“我的天啊,怎……怎麼蛤蟆會吃人呀?”

一時之間,全場寂靜!所有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傻了。

而二牛的媳婦,此時經過短暫的失神之後,接着就哭喊了起來。她趴在屍體旁,雙手揮動着,想去抱住二牛的屍體,卻又不敢下手。

是的,或許連二牛的媳婦都被眼前恐怖的屍體給嚇住了,竟然不敢去碰它。她只知道拼命的哭,拼命的喊叫着,無比的絕望。

這時,大家也反應過來了,趕緊去拉住二牛媳婦,勸她不要難過,勸她要保重身體。

二牛媳婦發瘋似的喊叫了一會兒,然後在幾位村民的安慰下,暫時被扶到了一邊。

這時,所長也知道我們是無辜的了,於是將我們三人的手銬給打開來了。同時對我問道:“史先生,這……這隻蛤蟆真的是隻蛤蟆精嗎?”

此時饒是這位所長,此時也不得不開始相信我這套迷信的說詞了。因爲眼前的一切,實在是太過讓他震驚,太過顛覆他的認知了。

你聽說過有豬這麼大的蛤蟆嗎?

你聽說過蛤蟆會吃人的嗎?

顯然,這一切都沒人聽說過,但是眼前的現實卻在告訴他們,這是真的。此時,也只有一個原因可以解釋這一切了,那就是二牛真的遇到蛤蟆精了。

所長問出這話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唰的一下望向了我,全都在等我的回答。

於是,我點點頭,說:“不管你們信不信,總之我們之前所說的一切都沒有一句謊言。”

“這麼說來,這真是一隻蛤蟆精?”

所長渾身一顫,後怕了起來。

這時,那位年輕的警察就說:“難道這世上真的有妖怪?”

我沒有回答他,因爲這事完全取決於他們信不信,而不是有沒有。

所長也沒再多問什麼了,因爲這個案子已經可以結案了,人就是被蛤蟆吃掉的。所以所長直接來到了二牛媳婦面前,對她說:“節哀順便,料事後事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這話的意思就是,案子已經可以結案了。

二牛媳婦此時完全因悲傷過度,不說話了,一臉的木訥,什麼也沒說,只是搖了搖頭。

所長也是十分的同情她,嘆了口氣,然後就去跟村長說了幾句話,接着就帶着兩位警察離開了。剩下的事,就交給村長來處理了。

村長讓人把二牛的屍體給擡回去了,然後就來問我:“史先生,這隻蛤蟆精應該怎麼處理?”

我想了想,雖然它死了,但是讓它在這裏發臭也不好,於是就說:“燒了它吧!”

村長點點頭,然後就吩咐大家弄柴火和煤油過來,開始燒蛤蟆的屍體。

而就在大家忙活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河邊的蘆葦叢邊,到處都漂着魚的屍體。

看到這裏,我不由眉頭一皺,好奇道:“你們這條溪的魚怎麼死了這麼多?”

經我這麼一說,村長他們也發現了這一問題,搖頭道:“這個……我們也不知道,可能是得了瘟病,我們村裏的魚溏裏的魚早些天也全死了。”

“哦?還有這種事。”我微微點了點頭,雖然覺得奇怪,但是卻也並沒有多想。魚死了,也不關我的事。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柱子卻來了一句:“不僅是魚,就連雞呀、鴨呀、牛呀、羊呀所有家畜、家禽全都死光了。”

“對,狗都死了。史兄弟,你說這事會不會也是蛤蟆精做的呀?”和尚突然對我問道。

村長聽到這話,也反應了過來,趕緊望向了我。

而我卻被這話給驚住了,之前雖然聽和尚跟柱子說過,說今年養的雞全死了,所以才進山打獵的。但是,卻沒想到,不僅是雞,連牛羊家畜也死光了,這就顯得有些可怪了。

當下我就趕緊問道:“你是說,你們村裏的所有家畜都死了?”

衆人點點頭,說:“是啊,現在村裏除了人,其它的家禽畜生都沒了。”

“什麼時候死的?”我再次追問道。

柱子就說:“就這一個月內的事。”

“怪不得,怪不得了。”

此時,我恍然大悟。

“怪不得什麼?”衆人趕緊問道。

“怪不得我進你們村的時候覺得不對勁,總感覺少了點什麼。當時一時想不起來到底是哪裏不對勁,如今才反應過來,你們村子的不對勁,就是太安靜了,一個農村連只雞狗都沒有。”我苦笑了起來。

“難道真的是這隻蛤蟆精搞的鬼?”村長此時也擔憂了起來。

我想了想,於是問道:“那些家畜是死掉的,還是失蹤的?”

“死的,像是病死的。”村長答道。

聽到這話,我便肯定的回道:“那就不可能是蛤蟆精搞的了。”

“不是蛤蟆精?那是怎麼回事?”大家都一頭霧水的問題。

而我此時則有些擔憂了起來,一個村子的家禽家畜全死了,而且連魚都死掉了,這可就非同尋常了,很有可能是這個村子出了大問題了。

在陰陽行當裏,也有發生這種情況的例子,比如一個地方的風水被破壞了,生氣被阻斷了,就會引起人畜不安,接而莫名其妙的死去。難道這個村子的家畜全死,也是因爲風水的原因?

江湖追夫路漫漫 我眉頭微微一皺,想起了之前進村時看這個村子風水的時候,發現這個村子這麼好的風水,卻沒有半點靈氣的情況,頓時心中就一驚!

當下就趕緊問衆人:“你們村子這一個月來,可有死人?”

衆人見我神色慌張的樣子,此時也早已發覺到不對勁了,所以紛紛點頭道:“有,五天前老劉頭死了,三天前李嬸也死了,今天還有二牛。”

“對,這一週就死了三個人。”

此時,所有人都隱隱發覺到村子裏的不正常了,個個都臉上現出了恐慌之色。

“老劉頭和李嬸是不是和家畜一樣,莫名其妙的死的?”我再次問道。

衆人一問我這話,想了想,接着臉色就變了,村長當下就驚道:“先生,之前我們沒怎麼多想,如今聽你這麼一說,老劉頭和李嬸還真是和家畜一樣,莫名其妙死掉的。”

“是啊,老劉頭和李嬸死前沒病沒痛的,還在田地裏幹着活,可是就這樣就說沒就沒了。”衆人紛紛講道。

聽到這裏,我已經差不多可以斷定原因了,於是便對村長道:“村長,你們村子的風水可能出大問題了!”

PS:稍晚還有 “什麼,你說什麼出問題了?”

村長眉頭一皺,也不知道他是真沒聽清楚,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見的。

“村子的風水可能出了問題。”我重複了一句。

“啊?”

村長一驚,終於是聽清楚我的話了。

不僅村長一驚,就連在場的村民們也全都吃了一驚,滿臉驚訝的說:“風水有問題?這……這怎麼可能!”

村長也道:“是啊,我們村子的風水可是很好的,不可能是風水造成的。”

我笑了笑,問道:“你們村的風水是叫母牛產子風水局吧?”

村長一愣,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驚訝道:“先生怎麼知道的?”

我就說:“我進村前就看出來了,你只管回答我是不是吧!”

村長趕緊點頭:“是的,我們村是叫母牛產子風水局,所以我們村叫牛山村。據說這種風水極好,所以我們這兒出了好多才子。”

顯然,村長對他們村的風水是很有自信的。

其實,這事我之前就聽和尚跟柱子說過了,所以我也沒細問,直接就道:“風水好,不代表它不會出問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村的風水肯定是出了大問題。”

lixiangguo

武侯上去拉住趙林:“趙林!趙林!你這是幹嘛呀?冷靜,冷靜!”

Previous article

“禍事。禍事了……”這種事情一出,王俊作爲汝州知州是別想有好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