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被炸出一個大洞的他,重重的摔倒在地。

沒有掙扎和不甘,因爲在他未倒地的時候,就已經是屍體了。

正所謂樹倒猢猻散,眼看着頭目一死,那些傢伙立刻沒有了主心骨。

紛紛後退下,他們現在一心想跑。

另一邊,李清揚也摸到了人羣之後,看着對方撤退,知道雲天得手,他這邊也必須要儘快完成。

和紅龍形成夾擊狀態,子彈呼嘯着打向那些剛剛沾沾自喜的傢伙。

同一時間的唐曦再一次轉移陣地,爬到了一棵大樹上。

居高臨下,她也找到了對方的首領,扣動扳機,子彈飛逝,又一次斬首成功。

雙方的首領都被斬首,兩邊的戰士也都沒有了戰鬥的信念。

轉身就跑間,雲天他們還一路追擊,神祕莫測的暗槍,讓他們原本還想順手牽羊的心都沒有了。

就這樣,小鎮的一場浩劫就被黃泉小隊解救了。

只不過,即將到來的暴風驟雨,對於黃泉小隊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過早的暴漏了自己所隱藏的位置,給了魔術師機會。

==臨時接到通知,爆發延後一天,只能放在20號凌晨了,原本想要爆發三十更的,但既然承諾沒有兌現,明天爆發五十更,絕不食言,希望大家砸推薦票、月票,多謝了=== 陰暗的小屋內,魔術師坐在那裏。

看着兩份情報,眯着眼睛的他頓時喜笑顏開。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不會安生,隨便測試一下你們就暴漏了。”

在地圖上,將這個位置勾選出來之後,魔術師微笑着說道。

十多個懷疑地點,如果要一個個的排查可是非常困難的。

那麼他選擇了一個更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利用他的人脈。

這種事情,不需要他們去打草驚蛇,在附近引發一些事端,他就可以輕易的判定這個正義感極強的隊伍是否在那裏。

除了這個小鎮的屠殺外,還有幾處地點的殺戮,亦或者使用押運少女等手段。

畢竟,這些隱藏屯兵地點的位置,百分之九十都會有戰火爭端。

鼓動兩方人馬火拼,對於魔術師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目標已經確認,你可以開始行動了。”

拿起電話,魔術師把地點直接告訴給了雷米爾。

當得知了具體地點的雷米爾,可是興奮異常。

“明白,兩天內我就可以到達指定位置。”

我的莫先生 雷米爾激動的掛斷了電話,同時立刻招呼手下立刻出發。

至於魔術師則看着那個區域,作爲一個犯罪天才,他可不僅僅只有這麼一點。

地圖上的信息,讓他注意到了其他的東西,一路往回尋找的他,眯着眼睛。

山林之中依舊是一片的寧靜。

趴在那裏的雲天等人,卻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前天解救了那些村民,按照李清揚的話說簡直就是給別人送情報一樣。

不過看着那還在廢墟中努力重建的人們,他們並沒有覺得後悔。

如果不是他們,這村莊恐怕已經被大火吞噬了。

至於那些女孩恐怕也會被糟蹋。

起碼,現在他們還都好好的活着,家園沒有還可以重建。

“剛纔我和工程師溝通過了,再有兩天,差不多就可以完成我們所要的彈藥了。”

李清揚走到了雲天的身後,對趴在那裏的他說道。

牛博宇和老者一起都在趕工,但最少也需要兩天的時間。

“之前的事情,對不起,我真的無法忍受。”

雲天點了點頭,同時看着李清揚,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說道。

對於出手解圍的事情,他很明白,這對於他們的任務威脅太大。

雖然到最後這些傢伙也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一次面對的可是魔術師。

這個犯罪天才,心思縝密,尤其是現在他肯定是天南海北的尋找他們呢。

如此神祕的事情或許暗地裏就是他搞的鬼也說不定。

靈未央 “算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了。”

李清揚嘆了口氣,這種事情他也找不到發火的必要。

因爲從小,這傢伙骨子裏的正義感就很足,否則兩個人也不會成爲朋友了。

糟皮女漢紙的網王異聞錄 回想起之前,他們一起成長的快樂,誰會想到長大之後,他們竟然會變成這樣。

“即便是因爲這件事情,延遲了救援我父親的話,我相信他也會支持的。”

雲天嘆了口氣,骨子裏那種正義感,讓他無法忍受不出手幫忙。

“那如果因爲這件事情,來不及救出你父親的話呢?”

李清揚的話,頓時讓雲天沉默了。

恐怕也只有李清揚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算了,你先休息吧,今晚交給我了。”

李清揚拍了拍雲天的肩膀,對着他說道。

從昨天到今天,他一直都在值班,也需要休息一下了。

“嗯,好的。”

李清揚的話,讓雲天的心頓時一緊。

點了點頭的他,轉身向着地堡走去。

李清揚的話語,一直都縈繞在雲天的耳邊。

他說的沒錯,這一次天堂集團可是抱着必勝的決心。

所以一旦攻擊,那將是相當可怕的,而他們只有六人小隊,應對起來,絕對不佔上風。

過早的暴漏了自己的位置,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自取滅亡。

可骨子裏的秉性,讓他無法眼睜睜的看着那些百姓被人魚肉。

即便他們不是自己的百姓,也絕對不能被任意欺凌。

“吃點東西吧!”

看着雲天神情有些落寞,潘瑤急忙走了過來。

“嗯!”

接過潘瑤遞過的罐頭,雲天把槍放在了一旁。

“別自責了,這件事情我支持你。”

潘瑤當然知道,雲天是爲什麼事情自責,於是急忙開口說道。

“是啊,姐夫,這種事情確實誰都不想的,不到最後一分鐘,誰都不能證明什麼。”

唐曦也走了過來,這丫頭現在叫姐夫,那叫的是一個熟練。

“我知道了,時間不早了,抓緊休息,隨時準備迎敵。”

心情低落的雲天,也顧不得享受了。

等待總是讓人煎熬,即便是身爲特種兵也是一樣。

抓緊一切時間休息是他們的準則。

潘瑤和唐曦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外邊有紅龍和李清揚,他們作爲後備要抓緊一切時間。

各自回到房間裏,將裝備卸下來,現在在這堤壩中,絕對不是享受的時候。

將槍械放在桌子上,雲天翻身倒在了牀上。

青梅嫁到,竹馬總裁太傲嬌 他有些累,但是李清揚的話卻讓他有些睡不着了。

一向以來,他都以正義看待事情,但有些時候,他缺少了容忍。

如果真的因爲他的疏忽,害死了自己的父親,那麼他的正義,又是什麼呢。

努力的摒棄雜念,雲天還是進入了睡眠。

只有好的休息,纔會有更好的戰鬥,這是戰場上存活下來的法則。

漸漸的陷入了沉睡,地宮之中又一次變得安靜了下來。

繁忙的只有牛博宇和那個神祕的工程師,兩個人還在加緊鍛造着應對機甲的武器。

“有情況!”

突然,對講機裏傳來的聲音,猶如鬧錶一般,讓雲天急忙睜開了眼睛。

坐起身來的他,因爲是和衣而眠,所以並不需要穿戴衣服。

“什麼情況?”

急忙拿起對講機,摁下通訊按鈕後,雲天焦急的問道。

把對講機放在一旁之後,他又開始穿戴起武器裝備。

“有直升機的聲音!”

李清揚並不確定,因爲那直升機發出的聲音還比較遠。

“收到,我們立刻到達!”

穿戴整齊的雲天,立刻跑了出來。

此時潘瑤和唐曦,自然也已經走出了房間。

緊握着手中武器,他們不用多說,分頭行動,向着自己的防禦目標奔去。

“轟!轟!轟!”

爆炸猛然間,在地表上炸裂。

即便是結實的地宮,也開始不住的搖晃着。

塵土飛揚下,讓人無法站穩。

“空襲!空襲!”

隱藏在角落中的李清揚,急忙鑽入地宮中。

“看起來我們徹底暴漏了!”

對方毫不猶豫的空中打擊,已經證明他們可以判斷這裏的具體位置了。

更是知道,他們現在就躲在這地下屯兵基地中。

“李清揚,你的無人機呢?”

對方可是武裝直升機,不管是火力,還是配備的彈藥,絕對不是他們可以應對的。

“我的小隊現在正在被魔術師的人追逐,無法配合我們了。”

無人機系統,並不是李清揚一個人可以操控的。

需要有人放飛,有人提供導航,才能到達他所在的位置。

可是現在,他的無人機小隊也被追逐,雖然沒有太大的危險,但恐怕無法給與他們支援。

“對方一定會趁着這時候派出地面部隊的。”

結實的地堡,還能應對那空中的打擊,不過接下來的地面部隊,纔是真正的主力。

有了空中打擊的支援,對方一定會很快衝入地宮中的。

“潘瑤,你那邊怎麼樣?”

終於來到出口,雲天急忙跑到李清揚的位置。

第一輪的空襲過後,山坡之上一片狼藉。

這讓下面的小鎮,絕對是無法理解,他們當然不知道,那天救了他們的神祕人,其實一直都沒有走遠。

炮火連天,一輪輪的空對地導彈,將原本鬱鬱蔥蔥的山坡硬生生的炸出一個個的大坑。

這一次對方可是下了本錢,就連武裝直升機都排出來了。

雲天所在的位置,看的並不真切,於是他急忙問道從另一個出口跑出去的潘瑤。

她的位置居高臨下,可以看到大半的情況。

而此時潘瑤也舉着夜視儀望遠鏡,巡查着四周。

“有一個車隊正在駛來,恐怕就是對我們而來的。”

除了頭上的武裝直升機外,潘瑤很快就找到了另一個亮光射來的地方。

那個浩浩蕩蕩的車隊正在快速駛來,恐怕這將是下一輪的攻擊。

韶華緣夢錄 暫時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好在這地勢險要也算是可以死守的位置。

“所有人進入戰鬥準備!”

雙眉緊鎖,雲天知道,他還要堅持兩天的時間。

現在心中對於之前的舉動,多少又有了幾分的後悔。

事實證明,這個魔術師果然是找到了他們。

一聲令下,所有人都進入到了戰鬥狀態。

“雲天,你去哪?”

可就在大家準備嚴防死守的時候,雲天卻突然躍出了掩體。

這舉動頓時讓李清揚一愣,急忙大聲的喊道。

“你們守好,我去先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雲天好不怠慢,快速的消失在了叢林之中。

此時山坡上一片狼藉下,很多樹木已經燃燒起來。 火光閃動,天空中的武裝直升機還在不斷的掃射着。

在黑夜的映襯下,猶如天上的雷火落下一般。

lixiangguo

「老大萬歲!」

Previous article

千萬別因這種花精緻而華美就小瞧它,這種花的名字叫做阿曼達,生命力強悍,最喜愛吸食魔氣,是魔界的獨一無二的物種。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