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衛生間裏,羅可看着浴缸裏冒出的那一團一團長長的頭髮,話都懶得說一句,直接用金色的火焰將那些頭髮燃燒殆盡。

聽着空氣中那絕望的慘叫聲,羅可終於覺得舒服了許多。

洗乾淨之後,羅可倒頭就睡,這坑爹的世界,還讓不讓人愉快的玩耍了!!

作者有話要說:審覈沒過,防盜章不能替換,對不起大家了~~~~~

小雨的新文,預計十一月二十號開啓, 被逮住的第十二天,羅可將落跑這事兒提上了日程,與其這麼眼睜睜地看着自己被割得七零八碎,還不如奮力一搏,直接逃走,就算最終還是餵了槍子兒,也比現在這樣受折磨強。

還沒等羅可將自己的想法變爲行動,更深重的磨難開始了。

人類的想象力是無窮的,在這幾天,羅可深深地體會到了。

那天之後,房間內的麻醉氣體便在沒有停歇過,無數的研究人員來來去去,取血化驗,羅可這身體被砍去了兩隻腳,挖去了兩隻眼睛,原本就十分恐怖的外形變得更加的可怖起來。

許是因爲被噴的麻醉劑多了,這具身體也產生了抗藥性,之後的砍腿挖眼,雖然她的身體依舊不能動彈,可是感覺得到那種痛苦。

砍腿挖眼,那種錐心刺骨的痛苦讓羅可幾乎不能忍受,她甚至連自盡都沒有辦法做到,痛到極致的時候,羅可從尾部噴出許多粘稠的蛛絲,那些正在忙碌着從她身上割取血肉的人直接被罩了個正着,即使他們身上穿着厚厚的防護服,也抵擋不住那蛛絲的腐蝕性,在他們痛苦的哀嚎聲中,直接被腐蝕成了膿水。

這起突發事件直接導致了八個研究人員的喪命,這場血的教訓讓那些原本已經放鬆了警惕的人才重新認識到,不管這怪物看起來如何溫順,它都是個來歷不明的怪物而已。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研究人員分成了兩派,一派主張殺死這個怪物,切片研究,諾曼卻主張留下這怪物的性命,他只說了一句話,這件事兒便徹底地決定了這怪物的生死。

“這世界上只有這麼一隻怪物,如果你們能弄到一個相同價值的,這隻怪物隨你們處置。”

重生之飛揚的青春 那些叫囂着要弄死巨型蜘蛛怪的人沒有再吭聲,他們都明白這隻怪物的珍貴性,冷靜下來之後,便也沒有再提將怪物殺死的事情,只是誰也不肯再進入房間之內去採集血肉組織。

誰的生命都是珍貴的,科研再重要,願意爲科學獻身的人也只是少數。

所以羅可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逃過一劫。

這具身體的恢復性極強,不過短短一天的時間,她的傷口便已經長好,雖然被砍掉的腿和被挖去的眼睛沒有再長出來,不過至少不太痛了。

被關在這寂靜的空間太久,時間已經沒有了意義,羅可只是憑藉這玻璃窗外那些研究人員出現的頻率,大概地判斷着時間。

羅可發現這兩天玻璃窗外研究她的人比之前少了許多,準確得來說,除了那個棕發男人,便再沒有其他的人了,那人的神情很嚴肅,眼神卻很狂熱,和他的目光對上,羅可便覺得遍體發汗。

接連幾天,都沒有人再進來採集她的血液,羅可以爲災難已經過去了,誰知道,更加苦逼的事情還在後面。

每一天從房頂的縫隙之中會噴出許多霧氣,有時候是紅色的,有時候是橙色的,有時候卻又是紫色的。

羅可不知道那種五彩斑斕的氣體是什麼,被那些氣體噴在身上,羅可卻沒有什麼感覺,她不會單純地認爲那種霧氣無害,只是即便她明知道那些霧氣有毒,她也沒有其它的辦法。

慢慢地,羅可覺得房間似乎變得比從前更大了一些,她原以爲是那些人將房間弄大了一些,後來卻發現,是她的身體變小了。

一開始並不明顯,如果不是羅可看到自己的腿毛比平時細了許多,她還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化。

再第十七次沐浴了一次紅色霧氣之後,羅可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種感覺十分痛苦,龐大的身體不住地收縮着,全身的骨骼發出噼裏啪啦如同炒豆子的聲音,羅可癱軟在地上,源源不斷的疼痛從身體各處傳來,幾欲讓人發狂,疼痛讓羅可的腦子裏變得一片空白,靈魂似乎都被徹底粉碎一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羅可慢慢地恢復了意識,那種錐心蝕骨的疼痛消失了,整個身體像是被泡在溫水裏一般,十分舒服。

懶洋洋地大了滾,羅可後知後覺地發現,整個世界都變得不同了。

我擦!現在又是幾個情況!!!

羅可看着那巨大無比的房間,整個人都徹底凌亂了,貌似好像大概她的體型已經徹底縮水了,羅可眨了眨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此時見到的,她活動了一□子,驚奇地發現自己的那被砍掉的兩隻腳又重新長了回來。

已經經歷了種種不科學事情的羅可很快便接受了自己現在的模樣,連魂穿這種事兒都能發生了,只是大個兒便小個兒,沒啥子稀奇的。

變小的好處很多,最大的一點就是她終於能從這個金屬的牢籠裏逃脫了。

羅可順着牆壁爬了上去,找了一圈之後,最後順着每次往房間裏噴霧氣的那道縫隙鑽了出去。

等到諾曼到來的時候,房間裏哪裏還有那巨型蜘蛛的影子?

羅可失蹤的時間正是朝着房間裏噴射化學霧氣的時候,那時候研究人員恰巧去了一趟衛生間,加之紅色煙霧阻擋,攝像頭並沒有拍攝到屋內的景象。

巨型蜘蛛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諾曼氣急敗壞,發了好大一通火氣,可是卻無濟於事,只能自認倒黴。

而此時,羅可卻早已經逃之夭夭了。

寬敞明亮的展示大廳之中,金髮的少年有些癡癡地看着不遠處的金髮少女,在她回過頭的時候卻又裝作仔細看着面前展示的樣子,知道女孩轉過頭去繼續和身邊的同伴聊天,少年復又跟在她的背後,癡癡地看着她。

將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女孩身上的少年,並沒有注意到從頭頂通風口掉下來的小蜘蛛。

那隻蜘蛛便是從實驗室逃出來的羅可。

羅可從通風口掉下來,好巧不巧地落在了少年金色的頭髮上,還沒等她抓住少年的頭髮,那少年猛地朝前一走,羅可小小的身子直接從他的頭上滾了下來,落在了他的頸部,不知道怎麼的,羅可又咬了他一口。

也不知是不是羅可的口中含有毒液,少年被咬之後,發出一聲短促的叫聲,擡手便朝着後勁摸來。

羅可眼睜睜地看着那小山一樣的手掌壓來,若是被他壓實了,她絕逼會變成一個蜘蛛餅,好在蜘蛛的彈跳力極其驚人,羅可直接就躥到了男孩的手背上面。

不遠處的女孩聽見少年的叫聲,她轉過身來,快步走了過來,看到面露痛苦之色的男孩,女孩臉上閃過一絲擔心之色。

“帕克,你還好麼?”

兩人的距離捱得極近,近到帕克甚至能嗅到女孩身上那淡淡地香味,他的臉驀地紅了,頸部的疼痛似乎都變得不那麼痛了。

帕克結結巴巴地說道:“瑪麗簡,我沒事兒,好像被什麼蟲子咬了一口,沒什麼大事兒。”

瑪麗簡依舊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擔憂地問道:“真的沒事兒麼?”

帕克點點頭,瑪麗簡鬆了一口氣,正巧同伴在叫她,她朝着帕克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了。

帕克癡迷地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滿是愛戀之色,瑪麗簡,她和他說話了呢……

掛在帕克手上的羅可已經被他給晃暈了,她直接彈出蛛絲,黏在了帕克身上,身子順勢一蕩,直接進了帕克的衣服口袋。

這麼短的時間內,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羅可也是累了,那些霧氣對她的影響很大,此時只覺得倦意一*如同潮水一般涌來,羅可很快就昏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羅可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睜開眼睛一看,周圍黑洞洞的一片,身下躺着的地方十分柔軟,與那實驗室裏冰冷的地板完全不同,羅可呆愣了半天,這纔想起自己已經從那個可怕的實驗室中逃脫了出來。

羅可吭哧吭哧地從衣服口袋裏爬出來,一擡頭,便看見一個褐發小帥哥正在脫衣服。

陽光從窗口照射進來,小帥哥白嫩的肌膚似乎乎在散發着淡淡的柔光,羅可前腳一軟,險些又重新栽回口袋中去。

ヾ(?`Д′?),美色誘人,這樣的小鮮肉真真讓人把持不住,羅可默默地從口袋裏爬出來,順着衣服一路爬到了桌子上面,此時羅可也認出這個小帥哥,正是被她咬了一口的那個倒黴孩子,帕克。

帕克的衣服已經脫了一半兒,結果衣服卻好像粘在了手上,任憑他怎麼般,都無法甩掉粘在手上的衣服,他臉上浮現出煩躁之色,彎下腰,將衣服踩在腳底下,然後猛地直起身子,結果,衣服是從手上弄下來了,結果又粘在了腳上面。

這麼折騰來折騰去,結果帕克身上像是有不乾膠似的,這邊弄下去又粘到另一邊兒,最後,帕克被折騰得沒了脾氣,無奈地看着掛在胳膊上的衣服。

“好吧,你贏了。”

然後就這麼躺到了牀上,很快便睡了過去,沒過一會兒,房間裏便想起如悶雷一般的打鼾聲。

羅可現在的身體還不如成人的小指甲蓋大,帕克的鼾聲對她來說,簡直就是災難,羅可被震得暈頭轉向,小小的身體險些從桌子邊緣滾了下去。

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結果身體卻慢慢熱了起來,羅可驚慌地低下頭,卻看見自己的八字腳像是燒的通紅的烙鐵一般,十分駭人。

熱浪一波一波襲來,幾乎將羅可的神智燃燒殆盡,她眼睜睜地看着剩下的桌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融出了一個大大坑洞,身體似乎又開始發生了變化。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實在太累了,寫着寫着直接趴在電腦上睡着了,對不起大家了……雙十一,雙更,下午大概會有四千字送上

小雨的新文,預計十一月二十號開啓, 短短一天時間,彼得帕克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和人生觀被徹底的顛覆了。

他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醒來之後卻記不清楚夢中發生的事情,頭昏昏沉沉的,每走一步路就像踩在雲朵上一半,他看了看牆上的鐘表,時針已經指向七,混沌的思緒終於恢復了一些清明,再不快點兒他今天又趕不上校車了。

帕克加快腳步朝着衛生間走去,走過寫字檯的時候,眼角餘光發現那寫字檯與平時有些不同,帕克沒有多想,直接進了浴室。

時間已經不早了,帕克有些着急,結果卻沒有一件事兒順利的,牙刷被他掰斷,牙膏被擠到了天花板上面,不鏽鋼的水龍頭直接被他扯斷了,這一連串的事情讓帕克的心情變得極差,胡亂地從髒衣簍中拿了一件衣服,堵住了那噴水的水龍頭。

等到一切都弄好之後,時間已經指向了七點二十分,帕克急急忙忙地從衛生間裏跑了出來,此時的他根本沒注意到原本是近視眼的自己,根本就沒有帶着眼鏡。

衛生間的門正對着寫字檯,於是帕克出來的時候便看見了那個被什麼東西燒出了一個大洞的寫字檯,帕克呆愣住了,他朝前走了兩步,想要看個究竟。

在看到那個坑洞中心的生物時,帕克徹底呆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個還沒有他巴掌大的小東西,嘴巴張張合合,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生物,它的上半身是人類少女的模樣,肌膚晶瑩雪白,如同溫潤的美玉一般,腰部以下卻是蜘蛛的形狀,八條毛茸茸的腿以及那圓圓的腹部,看起來卻並不會讓人覺得恐怖。

它的頭髮極長,如同海藻一般,遮住了了它大半的軀體,它側臥在地上,露出半張如同瓷娃娃一般精緻的面孔。

帕克瞪大了眼睛,整個人呆呆的,腦子裏卻是一片空白,這樣的生物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從前的認知,他根本不知道這種生物是屬於人類還是屬於蜘蛛。

正在這個時候,那個生物突然動了動,它慢慢地張開了眼睛,緩緩地舒展着身子,因爲它的動作,那些長髮從肩頭滑落下去,再也遮掩不住它的身體,露出大片雪白瑩潤的肌膚。

帕克到底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年,哪裏見過這樣的場景,略微有些尷尬地移開眼睛,在看到牆上的時鐘時,帕克的神智終於回來了,糟了,要遲到了。

此時帕克根本來不及去研究這個半人半蛛的生物到底是什麼,抄起放在一邊兒的書包,便直接跑了出去。

帕克關門的動作大了些,直接將剛剛醒來腦子還昏昏沉沉有些不清楚的羅可直接吹了個跟頭。

羅可骨碌碌地滾了一圈,正巧落在桌上的一面小鏡子前面,於是,她便看到了鏡中的那個詭異的身影。

看清楚鏡中的人物形象時,羅可已經徹底無語了,這是什麼奇葩的造型,人類的上半身,蜘蛛的下半身,這比徹頭徹尾的蜘蛛形態還要可怖好麼!!!!

羅可不覺有些悻悻的,只覺得鏡中的那個身影怎麼看怎麼覺得礙眼,變成這副樣子,大約是在那間實驗室裏吸收了那麼多的有毒霧氣所致,羅可對生物化學之類的東西瞭解的不多,將蜘蛛變成人什麼的,這種不科學的事情,大約也是有可能的。

雖然眼下的造型有點詭異了些,不過身爲巨型蜘蛛時,她便沒有想過弄死自己,現在至少一半變成了人不是麼?

羅可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現在她的樣子撐死也只有十幾釐米,實在是袖珍小巧,不過好處也不是沒有的,身體越大便越容易暴露目標,她現在這個模樣,那些抓住她研究的人想要找到她也十分困難。

想通了之後,羅可便開始適應自己這個新身體,除了變小,變半人之外,其它的技能都還在,爬牆什麼的,吐絲什麼的都沒問題,只不過吐絲的地方從原來那不雅的地方換成了手腕兒而已,羅可研究了半天,也沒有研究出來原因,只能作罷。

帕克終於在校車開走前趕上了,他上了車,低頭一直往後走,喜歡欺負他的那些孩子一如平時的那樣想要捉弄他,胖胖的黑人少年在帕克走到跟前時出其不意地伸出腳,這種方法他屢試不爽,每一次帕克都會摔個狗啃泥,黑人少年等着帕克出洋相的,結果帕克卻連看也不看他,直接從他腿上跳了過去。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周圍的學生鬨笑起來,黑人少年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只是礙於校車要開了,只能將那口氣嚥下,只等着到學校的時候再收拾他。

帕克腦子裏亂得很,連自己喜歡的瑪麗簡都沒有心思去看,滿腦子都是早上見到的那個奇怪的生物,他的思維已經產生了混亂,他甚至懷疑自己早上見到的那一幕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就這麼渾渾噩噩了一天,老師講的課帕克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放學之後,他直接揹着書包急匆匆地朝學校外面跑去,此時的他只想着趕快回到家,重新去驗證一下,自己早上看到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結果還沒跑到大門口,帕克便被一個黑人少年攔住了,帕克看着那個黑人少年,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布萊克,你想做什麼?”

布萊克臉上露出一絲惡毒的神色,說道:“當然是送點兒禮物給你了……”

話還沒說完,布萊克肥胖的身子便直接朝帕克撞了過去,他一直都在惱恨帕克早上讓他丟人,此時只想着好好的教訓他一頓,布萊克心中的算盤打得很響,結果他的動作在帕克的眼中卻完全變成了慢動作,帕克輕輕鬆鬆地便躲了過去,布萊克直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痛得唉唉叫了起來。

這邊的動作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看着一起欺負自己的少年狼狽的倒在地上,帕克的心情變得十分不錯,他聳了聳肩,說道:“看來,你的禮物我並不想要。”

帕克說完,便直接轉身離開,留下布萊克還趴在原地大聲地叫囂着。

回到家之後,梅嬸正好端着做好的蘋果派從廚房裏出來,看見帕克,梅嬸招呼道:“帕克,我剛剛做好了派,要不要吃一些?”

“不了……”帕克說完,便直接朝着樓上衝去,跑了一半兒,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蹬蹬蹬地從樓上跑下來:“我才發現肚子餓了,還是先吃一點兒吧。”

梅嬸笑了笑,切了一半派,裝在盤子裏遞給帕克,帕克接過去,又風風火火地跑走了,梅嬸在後面喊道:“帕克,你慢一點……”

“知道了,梅嬸。”

樓上傳來帕克的聲音,梅嬸有些無奈地笑了,卻並不生氣,帕克一直都是個乖巧的孩子,難得見到他這副孩子氣的樣子,梅嬸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淡了下去,這孩子什麼都好,只是性子卻太過內向了些。

帕克站在房間門口,伸出手想要推開房門,卻又頓住了,他臉上的表情十分糾結,又想早上見到的那隻生物是真的,又希望那只是個幻覺,兩種想法在腦子裏翻來覆去,攪合得腦子又成了一團漿糊。

手中蘋果派變得溫熱,帕克心一橫,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房間裏還是他倆開始的樣子,自從他十五歲之後,梅嬸她們便不會在沒經過他的同意時,擅自進入自己的房間了。

帕克的視線落在寫字檯上,看到那個巨大的坑洞還在的時候,他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他早上看到的那些,原來並不是他的幻覺。

那隻半人半蜘蛛的生物,卻已經不在坑洞那裏了,帕克想起來自己早上離開的時候,那隻生物似乎已經清醒了過來,可能它已經離開了。

想到這個可能,帕克覺得心中有些失落,只是心中還是有些不甘,抱着它可能並沒有離開的想法,帕克在屋子裏找了起來。

翻遍了房間裏的所有角落,帕克並沒有發現那隻生物的痕跡,他心中的失落感更重,坐在寫字檯前的板凳上,帕克看着那份已經涼掉的蘋果派,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你在找我麼?”

房間內響起了清脆的陌生女音,帕克神情一動,擡頭朝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結果發現自己心心念念尋找的那個身影正倒掛在房頂的日光燈上看着他。

半人半蜘蛛的生物已經夠讓人震驚了,它居然還會說話!!帕克心中的震驚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他仰着頭,怔怔地看着它,直到它從手中噴出一股細細的蛛絲,站在了寫字檯上的檯燈上面,它將蛛絲的另一頭粘在日光燈上面,然後順着那條細細的蛛絲朝着他爬了過來。

帕克的目光一直黏在它的身上,他看到她原本光裸的身子上罩了一件小小的碎花裙子,那裙子的樣子極其眼熟,帕克看了半天,纔想起來,那件衣服是他曾經買過的芭比娃娃身上的,他原本想將那娃娃作爲生日禮物送給瑪麗簡,結果因爲一些其他的原因,禮物沒有送出去,也不知道被他塞到哪個角落裏去了,卻沒想到,現在被它找了出來。

羅可順着那細細的蛛絲一直走到了檯燈上面,她的身子太小了,帕克對於她來說,簡直就是一個龐然大物,站在臺燈上面,她才堪堪與坐着的他持平。

“你在找我麼?”羅可繼續說道,她的視線掃過放在臺子上的蘋果派,然後又回到他的臉上:“這是給我吃的麼?”

帕克不由自主地點點頭,羅可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八字腳猛地一用力,身子高高地彈起,然後準確地落在那塊兒蘋果派上面。

她已經餓了太久,在異界森林裏吃的那些東西簡直挑戰人類極限,被抓到實驗室之後,那羣人卻只會從她身上割肉放血,卻從來沒有想過她也是要吃東西的。

所以這個蘋果派是她這些日子以來,吃的唯一正常的食物,香香甜甜的蘋果派入口即化,羅可大快朵頤,不過幾分鐘,便將那比她的身體還要大上一些的蘋果派解決了。

這期間,帕克一直默默地看着她,什麼話都沒有多說。

雖然沒有四千字,不過也有三千五了,很肥的一章哦~~~下章結束蜘蛛俠,猜猜最終boss會是誰~~~~~~

小雨的新文,預計十一月二十號開啓, 吃飽喝足,羅可抱着吃得圓滾滾的肚子,癱軟在盤子上面,一不小心吃多了,她動不了了。

看她這副模樣,帕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除了那坑爹的外形之外,其實這隻生物挺像個可愛的小姑娘的。

他的笑聲不大不小,羅可聽了個正着,她也知道自己此時的樣子不太雅觀,只是她實在是起不來,只能這麼癱在那裏。

笑夠了,帕克對她那撐得圓鼓鼓的肚皮有些好奇,伸出食指輕輕地觸摸着那滾圓滾圓的肚皮。

隔着一層薄薄的衣衫,帕克感覺到她溫暖的體溫,鬼使神差的,帕克勾起手指,輕輕地在她肚皮上撓了兩下。

他的動作極輕,那兩下像是羽毛輕輕拂過一般,酥□□癢的,羅可激靈靈地打了個寒磣,她根本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身體動彈不得,只能讓人爲所欲爲,話說,他真的不是再調/戲她麼?

羅可臉上那被雷劈了一樣的表情讓帕克瞬間回神,想到自己剛剛那類似登徒子的動作,帕克白皙得面孔霎時間變得一片通紅。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驚慌失措之下,帕克想要縮回手,結果不知怎麼的,只聽見刺啦一聲響,帕克心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他看着黏在指頭上的那件小小的碎花裙子,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冷汗順着額頭緩緩滑落。

羅可臉上的表情徹底裂了,她雙手下意識環住胸,遮住那兩個估計還沒花生米大的兩團肉,憤怒地盯着那個罪魁禍首。

“我這樣的你都下得了手,你真的太禽~獸了!!!”

帕克原本就十分不好意思,眼下被羅可這麼一說,那臉紅的似乎能滴下血來,他狼狽地轉過身去,語無倫次地說道:“我幫你找衣服。”

說完,便直接頭也不回地衝進衛生間去了,那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爲他菊花要噴涌了。

羅可實在是對這個不靠譜的少年不抱什麼希望,衛生間裏有什麼?他要是敢拿出一條內褲蓋到她身上,她絕逼會呼死他!!!

帕克到底沒羅可想得那麼不要臉,沒過一會兒,他便從衛生間裏出來,手裏還拿着一塊粉色的毛巾。

那少女色系的粉嫩毛巾,讓羅可看帕克的眼神都變了!我擦,這漢子比她還像妹子,房間裏不止有芭比娃娃,居然還用這麼嫩的毛巾。

羅可的眼神太過直白,帕克顯然也明白了她眼神中的意思,原本已經消下去的紅暈又重新爬上了臉頰。

“那個,這是梅嬸買的,只有這條是沒用過的了”

羅可:“別解釋了,我還光着呢!!”

那毛巾很大,裹五六個羅可都不在話下,好在帕克十分體貼地將那毛巾裁剪成適合她身體大小的樣子,又從抽屜裏拿出針線縫補了起來。

帕克的手很巧,不過幾分鐘便縫好了一件衣服,羅可換上衣服,終於覺得自在了一些,裸奔什麼的,她真的接受無能。

這麼一通折騰下來,帕克的臉色終於又恢復了正常的顏色,他看着坐在寫字檯上的羅可,斟酌了半天方纔問道:“你到底是什麼?”

她能是什麼?說是人,他肯定是不會信的,說是蜘蛛,你見過會說人話的蜘蛛麼?最後羅可直接將當初忽悠凱特的說辭又用上了。

“其實我是人類,不過是被瘋狂科學家改造成現在這樣子的”

說謊這種事兒,總是會越說越溜的,羅可直接變編造出一個沒有絲毫漏洞的謊言。

顯然,相比較她其實是蜘蛛修煉成精的理由,科學實驗這種理由更容易讓人接受。

lixiangguo

顧銘忍不住上前,仔細觀看起來。

Previous article

“哎喲喂,我的世子爺欸,您可冷靜着點,這知道的是您尋的是白姑娘,不知道還以爲小人店大欺主對您怎麼着了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