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衆生物爆發出全身所有的力氣,在即將追上紅影的時候,突然紅色的光芒消失,消失不見。

趕忙回頭看向鱘魚,期望能再努把力,結果看到卻是一片黯淡的殘片和被水流推動的泥沙。

又回頭看了看紅芒的消失處,有些反應快的生物反應過來了。

然後,咆哮聲震天,整個水域的水都沸騰起來。

正在王庭洞穴中吩咐事情的龍魚,被這一瞬間能量波動驚的不輕,以爲是哪個水域的王帶着手下攻了過來,趕忙出來查探。

此時,一處偏僻的河底,一個帶着尖角的小腦袋從泥沙中鑽了出來,本來正在睡覺的他,被這驚天動地的吼叫驚醒了。

正準備查探一番的他,突然覺得身上一重,心臟瞬間驟停,獨角上一道金色光圈泛出,能量聚集。

突然,一個紅色的盾牌出現在尖角前,抵在正在放着光芒的尖角上。

正在閉眼蓄力的小腦袋驚喜的轉過頭來,看向躺在身上的黑色小魚。

一道信息傳到了小肉球的腦袋裏。

“小傢伙,沒想到啊,你這藏身的功夫見長啊,要不是露頭我真找不到你。”

小肉球沒有回話,而是伸出舌頭用力的舔了舔背上的昆羽,大大的眼睛裏水霧一片。

這個在這個月裏用操作秀翻整個水域的小傢伙,此時委屈的像個兩百斤的孩子。

昆羽也沒說啥,安靜的和小肉球依偎在一起,直到此時,昆羽才發現小肉球已經變成了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只有和他在一起才能感覺到溫暖和靜心,只有和他在一起冰冷的內心纔能有一絲溫柔。

唉,本來只是應急口糧的啊,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昆羽在帶着又睡過去的小肉球,在黑暗中重新找了個落腳點。

出來查探的龍魚已經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嘴角苦澀的抽了一下,招來了紅背蝦,看着對方疲憊的神情,嘆息的吩咐道。

“傳令下去,不用再找了,所有參與尋找的都獎勵一顆最小號的魚珠吧,算是王庭給他們的補償。”

紅背蝦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這一個月基本上紅背蝦就等於沒有休息,從一開始以爲的不費吹灰之力到現在已經快被折騰死的疲憊身軀投降,他真的沒勁了。

吩咐下去後,紅背蝦也沒有回去值勤,回到了自己寄居的亂石中,將整個身體攤在石頭上放鬆,腦海中卻在想着小肉球的事。

作爲王的慶幸,王庭中多了一個生物是一定躲不過他的,況且王也沒打算隱瞞,原原本本的和他說了。

這個看似奇怪的小傢伙其實是下游深淵區,一位老祖的直系後代,擁有最純淨的血脈,不知道爲什麼會跑到這邊來。

而龍魚的祖先則是這位老祖手下的直系大將,等於是這個小傢伙的直系親屬。


能在這邊遇見他,不管怎麼說,龍魚都必須對其進行保護。

而且,這個小傢伙似乎也有些不同,至於哪裏不同,龍魚王沒有說,不過看他的樣子估計也說不清楚,可能只是個感覺吧。

不過現在紅背蝦是真的感覺到這個小傢伙的不同了,從來就沒有一個生物可以戲耍整個水域的生物玩。

哪怕最後逼得王動用感知一寸寸的掃描都沒有查出來,這種生物也幸虧不是敵對方,否則真的會寢食難安。

想到這裏,紅背蝦的意識逐漸模糊,強烈的睏意涌了上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這是小肉球這麼長時間以來睡的最舒服的一覺了,完全不用考慮安全問題。

睜開眼的小肉球,看了眼在一旁有進入意識空間調整身體的昆羽,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也不急着出去,就這樣靠在昆羽身上。

很快,昆羽從意識空間出來,這次讓他想象不到的充沛能量被他全部灌進了小魚珠中,這個無底洞終歸是有極限的。


大量的能量填充下,小魚珠終於有了變化了,至於具體什麼變化,昆羽暫時沒法看出來,只能等到。

小肉球已經醒了,昆羽有大量的問題要問他。

戳了一下小肉球,昆羽問道。

“你怎麼會到這邊來的?”

小肉球在昆羽身邊,智商就會急速下降,回憶了半天也沒回憶出個所以然。

昆羽無奈的換了個話題問道。

“那爲什麼整個水域的生物都要抓你?”

這個問題小肉球能回答,整理了一下思緒,興奮的把這一個月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心驚肉跳的聽完小肉球的描述,昆羽讚許的摸了摸小肉球的腦袋。

說實話,如果換成昆羽也不能再比小肉球做的更好了,無依無靠,獨自一個戲弄整個水域,這是要多大的勇氣和智慧。

小肉球也問了那邊後來的事情,聽說封印中的邪獸脫困而出,震驚的瞪大了眼睛,聽到小山一般的大章魚肉身,口水都流了下來。

許久沒見,有太多的話要說,正好現在全世界都在找他們兩,出去也是不可能的,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慢慢聊。

時間已經過去兩天了,昆羽藏身的地方周圍一片安靜,縮在藏身地的昆羽有些疑惑。

他都做好一天內就被找到的打算,但是好像整個水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這個地方就是再難找也不會兩天都沒有生物遊動。

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昆羽決定不再停留,帶着小肉球游出藏身地。

果然,整個水域都安靜了下來,相比於前幾天滿坑滿谷的生物,現在這些悠閒在水中晃盪的更像是飯後消食。

沒敢上前打探,昆羽帶着小肉球儘量挑着隱蔽的地方走。

很快,小肉球曾經的藏身點到了。

小心翼翼的大量了一下,想象中圍滿生物的場景根本沒有出現,別說圍滿了,周圍連一個活的都沒有。

這前後變化一下子讓昆羽摸不着頭腦了,詢問了一下小肉球,小肉球比他還懵。

終於憋不住的昆羽攔下一個路過的生物,腦袋對着腦袋詢問了一番。

這個路過的生物也是個熱心腸,把前因後果和昆羽詳細的講了一遍。

昆羽這才明白過來,不是沒有生物來找了,純粹是實在找不到,王庭那邊沒辦法,下令不找了,任他而去。

有些哭笑不得的昆羽回來繼續帶着小肉球向前遊動,他現在有點想見見這個有個性的王了。

不過既然小肉球沒有價值了,昆羽也就乾脆不再躲藏了,再說如果一直躲下去,太耽誤兩人的升級了,還不如明刀明槍的對一場。

果然,小肉球現身的一瞬間,周圍的生物就發現了,不過除了一些被坑過的眼中閃過怨氣以外,其他的也就是瞟了眼根本不去管了。

小肉球也放下心來,說到底他也沒做錯什麼,可能最大的錯誤就是讓這個王丟了臉了。

昆羽開始帶着小肉球在寬闊的水域中暢遊。

這片水域的生物不僅富有而且很守規矩,昆羽和小肉球晃盪了這麼久,都沒有看見誰上來劫道。

比起匯流口和中段水域,昆羽覺得這就是個文明的上流社會。

嘖嘖嘴,心中對管理這片水域的王充滿敬佩之情。

不過,昆羽和小肉球也沒有晃動多久,一隻紅背蝦帶着一對生物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昆羽的面前。

周圍的生物見到紅背蝦全都自覺的讓開路,這讓昆羽明白,這個紅背蝦的身份不簡單。

果然,將昆羽包圍後,紅背蝦深深的看了兩人一眼,也沒動手,晃動的長鬚搭載昆羽的腦袋上,一道訊息傳了過來。

“貴客,王有請,還請隨我。”


紅背蝦的態度就是代表着王的態度,最起碼不是很刁難,這讓昆羽放下了心來,正好也打算見見這個王,就跟在紅背蝦身後。

王庭很遠,也不知道紅背蝦是怎麼這麼快收到他們兩出現的消息的,在不緊不慢的遊動了許久,一個類似貝殼倒扣在河底的巨大大石頭出現在眼前。

在靠近一段距離後,紅背蝦身後的生物一批批的散了開來,很快消失在眼前,秩序井然,這讓昆羽又是眼前一亮。

到了石頭下面的洞口處,只剩下一個紅背蝦了,紅背蝦也停下身子,示意了一下昆羽自己進去,就站在了洞口。

昆羽帶着小肉球向裏游去,洞中出奇的不是很黑,洞頂上似乎有一個光源在幽幽的散發着藍光。

洞中空無一物,正當昆羽奇怪的時候,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現在身後,結結實實的擋住了洞口。

突如其來的壓迫感把兩人嚇了一跳,昆羽的紅甲迅速調動出來,小肉球的尖角也開始亮起光芒。

龍魚看着反應迅速的兩人,心中又是欣喜又是鬱悶。

看着前面血紅色身體,四隻尾巴,兩隻腳爪的龐大魚身,昆羽帶着小肉球警惕的向後拉開距離,小肉球很有默契的開始隱蔽挖坑了。

看到戰戰兢兢的昆羽和小肉球,龍魚積蓄在心中的鬱悶消散了大半,這一個月有那麼一段時間他都對自己的統治產生懷疑了。

氣場一收,龍魚沉下身來,眼睛盯着四個蹄子在不斷刨地的小肉球,無奈的嘆了口氣,精神一動,一段訊息出現在兩人的腦袋中。


“別忙活了,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昆羽緊盯着這個王級生物沒有動作,小肉球依然沒有停下動作。

“小傢伙你要是再想着跑我就把你吊起來。”訊息再次傳到腦袋中。

小肉球頭都沒擡,蹄子的動作更快了,根本不打算藏了。

“說吧,怎麼樣你們纔不跑?”龍魚都無奈了,作爲一片水域的王即使是面對他的父輩都沒這麼低三下四過。

昆羽觀察了許久纔回了條訊息。

“你派人追殺了他這麼久,你讓我們怎麼相信你”

“他勉強算是我的後輩,這行了吧。”龍魚迫不得已終於撂出了個**。

這一下震得昆羽和小肉球同時抖了一下,正在埋頭挖地的小肉球也停下了身形,吃驚的看着前方龐大的身軀。

“當然,不是直系後輩,小傢伙的身世有點特殊,不好直接說”龍魚遊動身體向着中心遊去,現在他終於放心對方不會再次逃走了。

昆羽攔下了想要繼續挖洞的小肉球,他其實已經感覺出來這個王不會對他們不利了。

現在又有一個大瓜等着他吃,他怎麼會輕易放過。

“你知道他的身世?”昆羽輕碰龍魚問道。

龍魚看了眼昆羽,伸出一條龍鬚搭在昆羽的腦袋上,又伸出另一條搭在小肉球的腦袋上。

清晰的回話出現在腦袋裏。

“知道,但是不能告訴你們,這中間涉及到的事情有點複雜,你們在沒有充足的力量前知道了反而不好。”

看着昆羽沒有說話,直直的盯着自己,龍魚斟酌的說道。

“這個世界由特殊能力的生物很多,涉及到命運的能力也不是沒有,過早踏入,不好。”

這話一出,昆羽瞬間明白,秉承着能少一事是一事的他,現在恨不得立刻忘掉剛纔的一切。

龍魚滿意的讚歎一句,繼續說了起來。

“說起來,這段自我介紹本來在一個月前就應該說的,誰知道你們本事這麼大,小瞧你們了。”

“我是這段水域的王,血脈是上古龍魚,後面還有一個陰險的傢伙,血脈是魚虎獸,傳聞是個雜交玩意。”龍魚眼中充滿了不屑,不過昆羽卻不敢掉以輕心。




lixiangguo

葉天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隨着主持人的一聲高喊,負責這項事物的宋義達,則是在衆人歡呼之下,開始拼命扭轉聚光燈!

Previous article

話音剛落.之前被搶了話茬的門童***了回來.說道:「邊境試煉.大峽谷之戰.喬虎化身神龍直接擊殺三隻伯翅獸.救眾人於生死一線之間.伯翅獸可是五級妖獸啊.你說厲害不厲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