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衆人無奈,只能無功而回。

“天哥,你說氣鬼會不會破了封印,已經離開西鳳山了?”經過昨天一事,月季叫天哥已經叫的順口了。

趙天驕皺眉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我破壞了他的好事,而他也記得我,甚至他自己也說過,出山會第一個找我報復。況且,我們一大早過來,除非他在昨天后半夜就已經破開封印,從山裏出來了,不過這顯然不可能。”

“不行,這一天找不到氣鬼,天哥就多一天危險。等今晚給牡丹姐過了生日,明天起我們就直接在西鳳山過夜,還不信找不到他了!”海棠這急性子,有事就急得不行。

聽在趙天驕心裏,很是暖心。

這幾個妹子,行走華夏大地,卻沒有任何複雜心思,你對她們好,她們就實心實意爲你着想。

正如之前,趙天驕摸了她們的胸,看了她們的身子,貞潔受到玷污,她們也會喊打喊殺。

因爲,這就是她們純淨如清水的心靈。

“有妹妹擔心着想的感覺,就是爽啊!”趙天驕嘿嘿笑道。

隨後,他道:“對了,你們打算怎麼給你們的牡丹姐過生日啊?”

蓮花一臉憧憬道:“買個大蛋糕,然後買一桌子牡丹姐沒吃過的好吃的。”

趙天驕捏了捏蓮花有些嬰兒肥的臉,笑道:“算了,正好今天爺們無處發揮,帶你們享受一次人間煙火的氣息,給你們親自做一桌子豐盛的飯菜。”

月季連忙搖頭道:“不行的,如果牡丹姐見了你,一定會……”

“反正不會以身相許,有啥怕的。況且,爺們也是好心好意,給她過個像樣的生日不是。”

這幾個妞還是不同意趙天驕去,最後,趙天驕無賴似得道:“反正你們的家門我已經知道了,我可以自己找過去。”

突然的,那芍藥妞,不知道有了什麼主意,拉着其餘三個妞到一旁,嘰嘰喳喳起來。

趙天驕發現,這幾個妞邊說邊露出偷笑,使得立刻有了好奇心,將獨孤勝寒喚了出來。

獨孤勝寒聽了之後,將大概意思告訴了趙天驕。

而當趙天驕聽過之後,臉上忽然浮現出古怪的神色,接着壞笑更濃。 原來,這芍藥妞也是個蔫壞的主兒。

趙天驕不是要跟過去麼,這小妞就提議,要給趙天驕灌醉,然後跟他玩真心話大冒險,她們幾個妞合起夥來坑他。既能懲罰報復他****之罪,還可以讓他將藍牡丹立的字據毀掉。

如此一來,即便她們帶趙天驕回去,跟藍牡丹把這個計策一說,想來對方也不會不同意,甚至若能毀掉字據的話,藍牡丹還會表揚她們。

這個計劃,立刻博得了其她幾個妞的贊成。

趙天驕心裏好笑,這幾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俠女,竟然還知道真心話大冒險,還會有這種少女的調皮心。趙天驕自然不會戳穿她們‘奸詐’的計劃,反而還樂意哄她們開心一次。

吳道子和張二狗被留在了工地,負責工人們的安全。當然,趙天驕也許諾了他們好處,畢竟,他們來這裏,也是爲了錢。

只要工人安全沒問題,趙天驕覺得,宋雅詩那裏不會捨不得這幾個小錢。

而在分別之前,吳道子拉住趙天驕,將他帶去僻靜處,打探起李芷煙的情況來。

豪門蜜婚:拒愛億萬首席 “趙道友,看你氣色不錯,想來你的道侶情況沒有惡化……”

不等這傢伙說完,趙天驕笑道:“老吳你想問就直接問唄,咱們這關係,還用旁敲側擊麼?”

“實話跟你說了吧,我媳婦體內的魂體,已經被我施法逼了出來,現在已經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了。”趙天驕嘿嘿笑着,不無得意的道。

吳道子對於李芷煙的養靈之體,還是念念不忘,聽說對方沒事了,放心的同時,還略帶失望。如果對方情況惡化的話,他就有機會將李芷煙收入神門門下,甚至成爲他的關門弟子。

“趙道友福澤深厚,道侶也是洪福齊天,自有神靈護佑,可喜可賀,真是可喜可賀啊。”

看着吳道子那既放心,又不甘心的表情,趙天驕玩笑似的打擊道:“我福澤深厚,我媳婦洪福齊天,可惜你老吳福薄,沒有收養靈之體爲徒的機會。哈哈……”

吳道子一臉的生無可戀,你知道就行了唄,至於說出來麼,這不存心讓人心塞麼!

吳道子輕哼兩聲,臉上帶着少見的奸詐,想要扳回一城,打擊道:“趙道友別高興的太早。這養靈之體是千年難遇,體內會散發出讓所有靈體都垂涎的氣息。說白了,極易招惹小鬼附身,甚至一些狐仙蛇仙之類的精怪野仙,也都會附身,讓養靈之體,滋養他們的靈體。”

“如果你在身邊還好,可你現在俗事纏身,不能時時保護,你覺得,你媳婦的安危有保證麼?”吳道子見趙天驕臉色難看起來,心裏得意起來,紅光滿面繼續開口道:

“說不定,你媳婦早就被小鬼看中,趁你不在,伺機附身,然後隱匿行蹤,藏身某處你找不到的地方,就可長久的寄居在養靈之體的體內……”

聽到這裏,趙天驕的雙眼瞪得溜圓,想起上次解決雙生鬼,自己還有李芷晴她們,都沒在李芷煙身邊,然後她就真的被鬼附身了。

可轉念一想,自己和那娜明爭暗鬥,對方有意爲之用小鬼帶走自己的心上人,那也不足爲奇。

反觀吳道子,一臉的老奸巨猾,使得趙天驕並沒當回事,冷笑道:“老吳,爺們我也不是被嚇大的,你就別打我媳婦主意了。”

說完之後,趙天驕揮了揮手,就離開了。

吳道子沒想到趙天驕會是這個反應,不是應該心急如焚,拉着他一臉希冀的朝他要解決之道麼?

吳道子這個鬱悶啊,苦着一張老臉,不甘心的叫道:“趙道友,老夫並非危言聳聽,寧信其有,莫信其無。爲了你媳婦的安危,可將老夫教你的請神之法傳授於她……”

四個妞聽到吳道子的話,一臉驚愕,月季問道:“天哥,你有媳婦了?”

“對唄。所以啊,你們一個個的不要用有色眼光看我,爺們這麼純潔,不會對你們有歪心思滴。”趙天驕趁機說教。

蓮花撇嘴道:“都有媳婦的人了,你還親我,還扒人家的衣服,摸人家的胸,你還親月季的胸,摸芍藥的小屁屁……”

一句話,給幾個妞說的滿臉通紅。

趙天驕哈哈笑道:“那不是事出有因麼,如果爺們好色的話,今晚就給你們灌醉,並排放在牀上,挨個啪一遍。”

“怕不怕?”趙天驕擠眉弄眼,一臉壞笑。

海棠強硬道:“哼,纔不怕你,看我們誰把誰灌醉!”

趙天驕心知肚明,今晚醉的一準兒就是他。因爲他不擅喝酒,可以說,沾酒就醉,可他不在乎,他心疼幾個妞,就想哄她們開心一次。何況今日還是藍牡丹的生日,就當給她過一次難忘的生日了。

回到市裏,趙天驕保險起見,還是將李芷晴打發回家,守着李芷煙了。而他則帶着幾個妞,去了菜市場。

這個地方,幾個妞從來沒去過,見啥都新鮮,圍着趙天驕嘰嘰喳喳,就跟呆萌蠢蘿莉似得。

“天哥,這個是啥?”牛肉攤前,月季指着一條長長的物體,好奇問道。

趙天驕掃了一眼,沒好氣道:“牛鞭!”

“也沒聽說牛身上有鞭子啊……”蓮花眨了眨大眼睛,蠢萌的繼續問道:“牛鞭是啥呀?”

海棠天真無邪道:“難道是牛尾巴?”

趙天驕忽然有些後悔,不該帶這幾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妞來這裏,這種問題,大庭廣衆之下,讓他咋回答麼!

圍觀的買菜羣衆,不少人都看笑話似得看着他。

趙天驕道:“別瞎問了,就當是牛尾巴吧。”

“天哥,我……我想吃牛尾巴。”芍藥怯生生的道,那語氣神情,很難讓人拒絕。

趙天驕要崩潰了,吃你大爺的蛋蛋哦,這東西是你們幾個妞能吃的麼,爺們沒有***都不敢吃,啊呸,就算有也不需要吃這東西!

海棠自作聰明道:“你是不是不知道這是什麼,不懂裝懂,所以不敢給我們吃?”

趙天驕要哭了,黑着一張臉,咬牙切齒道:“牛雞雞你們也要吃是吧,那麼想吃,先吃爺們的啊!” 一句話,把幾個妞懟的鴉雀無聲。

可圍觀羣衆卻是炸開了鍋。

“這小流氓看着就不是個好東西,一定是他騙了這幾個小姑娘,這麼粗俗露骨的話也能說出來!”一個大媽搖頭嘆息。

“臥槽,被這四個各有姿色的蘿莉……哎我去,我也想要這種待遇!”一個小吊絲,羨慕妒忌恨的看着趙天驕。

“報警報警,這臭流氓公開調戲未成年,給他拉局子裏去,好好教訓一頓!”

趙天驕氣得轉身就走,這菜沒法買了!

轉頭一看,幾個妞,低着頭羞臊不言的杵在那,趙天驕吼道:“愣着幹啥,是不是爺們不給你們買來吃,你們就要躺地上打滾了?”

從菜市場出來,幾個妞老實的不行,啥也不敢亂問了。

趙天驕看得反倒有些不是滋味。

“咋,被我說生氣了?”剛纔聽說報警,趙天驕忽然就想到了柳滿香,如果讓她這個污婆知道自己要給幾個小妞吃鞭鞭,那特麼可有熱鬧看了,所以情急之下,就吼了起來。

幾個妞一起搖頭,月季紅着臉道:“誰知道,那個……那個東西還會被拿出來賣……”

“就是,那麼噁心的東西,會有人吃麼?”

趙天驕哈哈一笑,沒想到這幾個妞,竟然還在糾結牛鞭。

來到幾個妞的住所時,天色徹底大黑起來。

雖然屋子簡陋破舊,但收拾的很整潔,簡單的爐具也有,讓趙天驕放下心來。

放下東西,趙天驕吩咐幾個妞,洗菜的洗菜,切水果的切水果,各忙各的,而他則當了一回大廚。

在觀雲道觀的時候,趙天驕很小就自立了,加上觀雲老道那老東西的尿性,對吃喝挑剔的要命,就給趙天驕挑剔出了一手不俗的廚藝。

趙天驕帶着四個小妞,忙活的熱火朝天。

就在最後一盤菜上桌後,藍牡丹也回來了。

“趙天驕?”藍牡丹一愣,隨後抽出後背長劍,指着趙天驕,橫眉立目道:“我不管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但我要警告你,不準欺負我的妹妹們,否則,即便我違背字據,也要殺了你這淫賊!”

他大爺蛋蛋的哦,不讓叫流氓,這下可倒好,來個更狠的淫賊。

“首先,我不是淫賊。其次,你誤會了,爺們是來給你過生日的。”

藍牡丹見月季幾個沒事,冷哼道:“我不過生日,這裏也不歡迎你,滾!”

月季幾個妞,連忙拉着藍牡丹去了外面。

不用想,定然是跟她們的大姐頭,說她們的高明計策去了。

果然,回來之後,藍牡丹的臉色緩和了一點,但看着趙天驕的目光還是不善,帶着警惕。

飯間,幾個妞一吃趙天驕做的菜,紛紛誇讚,雙眼冒光,不顧形象的狼吞虎嚥,早就將灌酒的事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藍牡丹看的這個氣呀,你們不是說要給這淫賊灌醉的麼,怎麼一個個都化身小吃貨了!

無奈之下,藍牡丹舉起酒杯,瞪着趙天驕,生硬道:“喝一個。”

看着藍牡丹這個不情願的樣子,趙天驕起了捉弄的心思。

“跟你說哈,酒桌上提酒,不能這麼直接,得找個由頭。”趙天驕抿嘴壞笑:“比如說……感謝爺們給你做了一桌子豐盛的晚餐;或者,久仰我的大名,對我仰慕已久;也可以說,日後讓我多多照顧你們幾個小美妞……”

在說到‘日後’時,趙天驕特意咬了重音,可惜,這個藍牡丹並沒領會上去。

“愛喝不喝,反正我幹了!”藍牡丹冷哼一聲,自己一仰脖子,把酒乾了,酒水順着白皙的脖頸流淌,深入領口,給人無限遐想。

趙天驕心裏偷笑,故意直勾勾的看着藍牡丹的領口,吞了一口唾沫:“都說秀色可餐,可我怎麼看的口乾舌燥呢?”

“那你就喝!”藍牡丹恨不得一巴掌給趙天驕扇出去,可想到那張字據,暫時忍了。

趙天驕舔了舔脣,壞笑更濃:“這酒吧,沒有奶解渴。”

咔嚓一聲,藍牡丹手裏的筷子,應聲折斷,雙目噴火似得看着趙天驕,胸潮起伏,呼之欲出。

這一幕,看得趙天驕憋笑都要憋出內傷來了。

這小妞氣性太大了,三言兩語,分分鐘就能給她氣出個內分泌紊亂外加更年期出來。

“月季,蓮花,海棠,芍藥,你們給我出來一下!”啪的一聲,藍牡丹拍了一下桌子,差點給桌子震塌了!

四個妞嚇了一跳,連忙喝酒將嘴裏的食物順了下去,跟着藍牡丹去了外面。

趙天驕看着五個小妞離開的背影,終於是忍無可忍,噗嗤一聲,樂了出來。

片刻,五個妞回來了,月季四個嘿嘿傻笑的看着趙天驕。海棠率先端起酒杯,道:“天哥辛苦了,我敬你。”

說完之後,海棠將酒給幹了。

趙天驕也有樣學樣,喝過之後,齜牙咧嘴的道:“哎呀,妹子敬的酒,就是好喝。”

芍藥順杆上爬,也起身道:“那我也敬天哥……”

四個妞輪番敬酒,一刻也不停。

沒多久,趙天驕黑臉就升起了紅暈,醉眼惺忪。

幾個妞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張羅着點蛋糕,吹蠟燭。

“行俠仗義,女中豪傑……”藍牡丹看着蛋糕上的八個字,掃了一眼趙天驕,目中閃爍着感動之芒。

“牡丹姐,別愣着了,快吹蠟燭。”

“不對,得先許願。”

冷少的純情寶貝 “對對,牡丹姐許個願吧。”

藍牡丹看着蛋糕,直愣愣道:“我的願望是……一會能將字據贏回來!”

趙天驕一愣,隨後哈哈大笑。

要不要單純天真的這麼可愛啊,你就是有這個想法,也別說出來好不好!

“美妞啊,你說你這個願望,比對我以身相許還不靠譜。知道爲啥不?”

藍牡丹皺眉問道:“爲什麼?”

“因爲我想要你的字據啊。”

藍牡丹下意識道:“你不想要我?”

說完之後,藍牡丹呸了一聲,又瞪了趙天驕一眼:“無恥!”

趙天驕醉醺醺的,還真不是套路她。

“天哥,天還不算晚,咱們玩會遊戲唄?真心話大冒險怎麼樣?”

趙天驕道:“那就玩唄,爺們今天捨命陪妹子。” “天哥,咱們事先說好了,撲克牌比大小,贏家讓輸家做任何事都不準違背;無論問什麼,都要如實回答。”月季說出了遊戲規則。

趙天驕醉眼醺醺道:“沒問題!”

幾個妞拿出撲克牌,擠眉弄眼,交換眼神,彷彿都憋着一股子勁,就等着這一刻,對趙天驕全面打擊報復!

而藍牡丹則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隱隱的,還帶着一股子殺氣!

趙天驕醉醺醺的,對幾個妞的反應,恍若未覺,伸手抓起一張牌,不大也不小……是張五。

其餘幾個妞,咯咯嬌笑。海棠道:“天哥我要抽張六,你要小心了哦。”

可她運氣並不好,偏偏抽了一張四。

不過,還有四個妞沒抽,只要是她們這一方贏就好。

可是也不知道是四個妞運氣太差,還是趙天驕運氣太好,藍牡丹四個妞,竟然沒有一個抽中比五還大的牌。

月季抽到的最小,是個A。

趙天驕嘿嘿笑道:“這意思是我可以朝月季妞問問題,或者提條件了?”

看着趙天驕那眯成一條縫的眼睛,就跟色狼見到漂亮妹子一般,使得月季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起來。

“來,妞,把這瓶啤酒乾了。”既然要玩,就要敞開了玩,幾個妞酒量都比他好,現在還清醒着,使得趙天驕就想給她們也灌個半醉,這樣玩起來,才能盡興。

聽說是喝酒,月季長出口氣,痛快的將酒乾了。

再次抽牌,趙天驕運氣變差了,竟然只抽了一張紅桃二。

這下子,可把幾個妞給樂壞了。

“哈哈……天哥這次你輸定了!”蓮花興沖沖的抽了一張牌,可隨即她就傻眼了,竟然是個A!

“小蓮花,你這手也太不爭氣了,這樣都能……”海棠鄙視了一句,可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她抽的牌,也是A!

月季和芍藥對視一眼,紛紛抽牌。

詭異的事發生了,四張A,都被這四個妞給抽到了!

lixiangguo

謝柔嘉不由看過去,看到依偎在謝大夫人懷裏的謝柔惠伸出手,指向自己。

Previous article

李環這才走了出去,然後拿起皮鞭在院子里跳繩運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