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血?精血?

精血是什麼?難道是……花不落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

「嘭!」

觸不及防,瘋老道一巴掌打在花不落胸口。

花不落一口血噴出,然後從瘋老道劈出的牆洞飛了出去,摔在別墅後院。

你們要精血,這方式也太粗暴。好歹也得先通知我一聲,讓我有所準備啊!

瘋老道伸手一抓,將花不落噴出的血抓住,懸浮在手掌之上。那血飛旋旋轉,然後逐漸變小,最後一大口血只剩下很小一滴。

瘋老道將那滴「提煉」過的精血滴到了傳承短劍之上,瞬間光芒大盛,然後凝聚成一道紫青色的光芒射入了剛剛爬起來,準備發火的花不落腦海之中。

《乾坤陰陽劍訣》!

花不落的腦海之中,忽然多出一部劍修之法,聽名字似乎比那什麼《太乙劍訣》高大上許多。

剛才被打得吐血要發火的花不落,怒氣瞬間消散,變得十分興奮。

然而,這興奮並沒有持續多久,他腦海之中的那篇《乾坤陰陽劍訣》又消失了。

花不落頓時傻!

蘇雪再次看到花不落眉心那小塔閃現,隨後消失,頓時陷入了沉思。

難道那小塔要用法訣激發?還是那小塔不允許他的「寄主」修鍊其他功法?

蘇雪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瘋老道,卻見他沒有任何異樣。是他根本就沒有發現花不落眉心那小塔,還是由於神志不清的緣故?

或許,自己能夠看到那小塔,是因為自己身上有那小塔的氣息。

蘇雪不得而知,再次看向花不落,卻見他眉心那小塔再度閃現,然後散發出道道灰光。而花不落那懵圈的表情,又有了新的變化,好像沒了意識。

得到的法訣頓時消失,花不落有一種想死的衝動。

他很想問問那瘋老道有沒有不直接「掃描」獲得法訣的方法?比如,你可不可以用紙抄一份出來,讓我直接死記硬背,或許這般記下,不會再在腦海之中消失了。

你這樣直接記住,又直接消失,會讓我懷疑自己腦袋有問題的。

難道我腦袋真有問題,根本無法烙印法訣?

花不落正懷疑人生的時候,忽然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座小塔,散發出道道灰光,而花不落的腦海之中,忽然出現了兩篇法訣。

那兩篇法訣卻不是之前的《太乙劍訣》和《乾坤陰陽劍訣》!

《混元決》,夜練神魂日練體!一套鍛煉神魂以及身體的法訣。

另一篇則是《混元劍訣》,準確的說並不是一套修鍊的法訣,而是以《混元決》為基礎的劍技。

換一種說法,那就是《混元決》是內功,而《混元劍訣》則相當於武功招式。

兩篇法訣印在了花不落的腦海。

這是怎麼回事?

花不落隱隱猜出,那腦海之中出現的小塔,應該就是那天晚上把自己腦袋砸出血的東西。而這東西,也很有可能就是導致蘇雪那妖精從天空之中摔下來昏迷不醒的「罪魁禍首」。

或許,這東西還有可能就是蘇雪的。

或許……

「轟!」

花不落正猜測不斷,腦海之中,忽然一陣轟鳴,直接將他給震暈了過去。

不知道多久,花不落悠悠醒來,卻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座高塔下面。

塔高聳入雲,花不落一眼望不到頂,自然也看不出他有幾層。

「混元塔!」

塔門上方牌匾上三個蒼勁有力的寫著這座高塔的名字。

花不落不知道那是什麼文字,但看到的時候卻腦海之中就出現了這三個字。

「混元塔!難道就是自己腦海之中看到的那座小塔?」

花不落好奇之下,就要推門而入。他想,只要進去之後,一切問題隱忍而解。

推不動!再使勁,還是推不動!

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依舊推不動。

「我去!」

花不落推了半天推不動,得門不能入,頓時火大,一巴掌拍在門上。

「嘭!」

那大門一震,直接把花不落給震飛了,痛得他幾乎魂飛魄散。

「啊!」

花不落慘叫一聲,忽然坐了起來,打眼一看,卻見自己還在別墅後院地上躺著。而蘇雪則蹲在旁邊,一臉好奇的看著,不知道在打什麼注意。

「你,你想幹嘛?你對我做了什麼?你這是趁人之危!」花不落坐在地上,連連後退,對著蘇雪就嚷道。

「趁人之危?我需要麼!」蘇雪起身,輕笑一聲,向花不落走了過去。

「師傅救命啦!」花不落見此,頓時大喊道。

老子現在可是有師傅,有後台的人。我師傅可是高手,你不能再像以前那般隨意暴打我了。

「你師傅早就走啦!」蘇雪笑著說道。

什麼?走了!就這麼走了!你就這麼放心把你徒弟放這妖精手裡?

你這師傅也太不靠譜了吧! 第三十四章法不輕傳

花不落並不是不清楚,一個神志不清的傢伙,怎麼可能靠譜。但面對這妖精,那瘋老道是他唯一的保障。

不靠譜的師傅,那還是師傅。

「說吧,什麼情況?怎麼忽然就昏了過去。」蘇雪開口說道,「我雖然對劍修之法沒有多大的了解,但指點一下你這個小菜鳥還是沒問題的。」

花不落張了張嘴,卻不知道如何說。 抱歉BOSS,睡錯了 說了這蘇雪也未必相信啊!烙印到腦海的法訣消失,最後出現了另外兩套法訣。何況,自己腦海之中的那小塔,還有可能是這妖精的。

就算不是她的,恐怕也與她有關。

說了,會不會刺激到她,然後對自己一頓暴打?

聽了蘇雪的話,花不落有些懷疑,這妖精不會是覬覦那瘋老道傳給自己的劍修法訣吧?

這個法訣因她而得到,但要不要告訴她呢?

可那法訣消失在我腦海之中了啊!

《混元決》和《混元劍訣》要不要告訴她?

「想什麼呢?」蘇雪看向花不落,說道,「怎麼,你是怕我覬覦那劍辰傳給你的蜀山劍宗的修鍊之法,還是想要隱瞞那小塔的事兒?你得那法訣的時候,那小塔在你眉心閃現,你隱瞞得了么?說吧,你是怎麼將它給煉化的?你可知道,那本是我的東西。」

蘇雪說道後面,有些咬牙切齒。不是牙痛,而是心痛。

那東西乃是自己得到的,那小塔的機緣也本應該是她蘇雪的。

「混元塔真是你的?」花不落一聽,頓時大驚。

「混元塔,這是它的名字么?」蘇雪一聽,嘀咕道。

「你連它的名字都不知道,居然敢說是你的。你這擺明了是想巧取豪奪。你還要點臉么?」花不落一聽,頓時說道。

你連東西名字是什麼都不知道,就說是你的,太不要臉了。

「你現在都是我的,你的東西自然也是我的。」蘇雪沒有任何解釋,而是霸氣的說道。

花不落一聽,頓時鬱悶得不行。你這是在告訴我,就算真要巧取豪奪,我也無可奈何么?

哼,就算被你搶去,待我神功大成,我依然能夠搶回來。

「你想怎麼著?」花不落看向蘇雪,說道,「是想要混元塔,準備殺夫奪寶?」

殺夫奪寶?

蘇雪一聽,頓時一笑。你丫的不是不願意嫁給我么?現在卻以「丈夫」自居了。

「先告訴我你是怎麼將它煉化的?」蘇雪道。

「我哪兒知道。那天晚上看到你之前,好像被天上掉下來的東西給砸到額頭,還砸出血了呢,但地上沒有任何東西。我估計砸我的就是混元塔。也許被它一砸,就一不小心煉化了。」花不落見蘇雪似乎沒有要殺人奪寶的打算,頓時心安不少。

被它砸了一下,就一不小心煉化了。

蘇雪一聽,有一種打人的衝動。老娘琢磨如何煉化它,結果被弄得狼狽不堪,甚至為此丟了先天本源之氣,這混蛋居然被它砸了一下,就把它給煉化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蘇雪對這個只有煉體期的小財年,生出一股羨慕嫉妒恨!

蘇雪忽然明白「難得糊塗」四個字的意義了。

她後悔自己為何不糊塗一下,非要弄個明白。如今明白了,卻無比的鬱悶。

這是一個教訓,以後需謹記。

想到此,蘇雪狠狠的看了過去,暴打對方的衝動有些壓抑不住了。

「蜀山劍宗的修鍊之法是不是很厲害?」花不落見蘇雪到了要動手的邊緣,連忙轉移話題說道。

這次,他無疑是學聰明了,見勢不妙,沒有再跑。他如今也清楚,根本就跑不了。

這是從教訓之中吸取的經驗。

花不落沒有再撒腿就跑,而是轉移了話題,將蘇雪的目光引到了那蜀山傳承之上,效果似乎不錯。

「蜀山劍宗,號稱劍修之祖。乃上古第一大派。他的傳承之法,在修真界也屬頂尖之列。」蘇雪看向花不落,說道,「怎麼,以為得了蜀山劍宗的傳承,就認為有了和我叫板的資本了?」

「你想要劍宗傳承?」花不落看向蘇雪。

頂尖修鍊之法,自然多多益善,就算不修鍊,借鑒一下也好啊!

「我若要,你會給我么?」蘇雪卻是一笑,問道。

「給。」花不落很乾脆的說道。

別說他現在壓根兒就沒有,但真有,恐怕也不會拒絕。

當然,不拒絕,並不僅僅是因為蘇雪武力脅迫,怕挨揍。而是他得到這份修鍊之法,剛才蘇雪出力甚多。

蘇雪一聽,笑了笑,說道:「你聽說過法不輕傳么?」

這話,花不落自然聽過。法不可輕傳,就是不要輕易傳給被人嘛。或許是怕所傳非人,也怕帶來災禍。就像如今,花不落也未曾想過將法訣傳給自己的親朋。不是捨不得,而是他自己都不夠強大,傳給他們,只會招禍。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不過卻也疑惑的看向蘇雪。她顯然不只是問問聽過沒有那麼簡單。

「法不輕傳,並不僅僅是告誡不要輕易將功法傳給別人,需要深思熟慮,給人一系列的考驗以及自身實力足夠等等。修鍊之法,蘊含天地之道,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所以傳授修鍊之法,要麼以大神通直接烙印在對方腦海之中。要麼藉助傳承之物烙印在腦海。」

法不輕傳,還有不容易傳授的意思?我剛接觸修鍊,你莫要騙我。

「直接念給別人聽,讓他死記硬背,難道不行么?」花不落問道。

「除非化出元神,否者別想記住的。而化出元神的修者,早已經走出自己的修鍊之路,得知無用。」蘇雪說道。

「寫在紙上?」花不落接著說道。

「普通紙張根本就承受不住,你寫上一兩句法訣,瞬間化為灰灰。你若不信,完全可以試試啊!」蘇雪說道。

「難道就沒有能夠承受法訣之物了?」花不落問道。

「有啊!怎麼,你想將法訣刻在能承受法訣的寶物上面?」蘇雪笑著問道。

超級母艦 「不可以么?」花不落問道。

「那你就是暴殄天物。」蘇雪說道,「能承受法訣的寶物,極其珍貴。將法訣用神識烙印其中,那就是傳承之物。瘋老道的那傳承之玉,以及傳承短劍,就是這般。」

珍貴,所以稀有。

那瘋老道的傳承之玉也好,傳承短劍也罷,都是很小,難道是因為材料稀有?刻法訣?恐怕字體再小都難以刻完。何況,能夠烙印,為什麼還要去刻?

「那什麼境界才能製作將修鍊法訣用神識烙印傳承之物之中呢?」花不落問道。

「元神!一些驚采絕艷的天才神識強大,在金丹頂峰,或許能行。」蘇雪說道。

「那意思就是我想給你蜀山傳承都辦不到了?」花不落問道。 第三十五章待我神功大成…

不是我不想傳你,是我沒辦法傳你啊!

這個可是你說的。 殘暴王爺的小妾

lixiangguo

然而一扭頭,卻是不見了上官映月的蹤影。

Previous article

「我不是在亂瞟……」演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撇了撇右側嘴角后,王詡用一種質疑的語氣問老地精道:「我懷疑你這裡有沒有好酒?」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