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韜等韓穎吃到一半的時候,將自己沒動筷子的半碗面也叉入她的碗中,韓穎竟然沒有拒絕,看得出來她確實很喜歡這個味道。

終於吃完了最後一塊牛肉,韓穎意猶未盡地擦乾淨嘴巴,眼神也恢復之前的冷靜。

她也有點意外,沒想到自己這麼容易就被蘇韜「收買」了,明明自己打算「收買」對方的。

「你應該猜到我今天邀請你來的目的吧?」韓穎站起身朝蘇韜的方向靠近,纖長的小腿光滑飽滿。

「握手言和嗎?」蘇韜淡淡笑道,「我治好了夏老,水家和夏家的關係緩和,我是功臣,而你也沒必要跟我針鋒相對。」

「不僅如此。」韓穎很認真地說道,「我想和你認真地談一場戀愛。」

自己剛才可以做到放鬆地吃面,莫非這就是戀愛給自己帶來的變化。

她的確需要經歷一場戀愛,但並不是隨便挑一個人,她就可以去嘗試。

韓穎分析過和蘇韜在一起的可能,他是不錯的人選,至少自己不排斥他,而且他做的麵條很好吃。

什麼情況?

蘇韜突然感覺氣氛變得扭曲和詭異起來。

「你是不是腦子瓦特了?」蘇韜哭笑不得,「我承認自己挺有魅力,但我無法接受這麼快的表白。」

韓穎絲毫沒有生氣,她平靜地說道:「我的腦子當然沒有壞,提出這個要求,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無論對你還是對我,都是一件利大於弊的事情。我知道你的理想,打算構造一個中醫帝國,但你有沒有想過,雖然你們擁有不錯的產品,也擁有足夠的資金,但缺少金融運作。我可以幫助你。」

「至於你,我想更是從個人角度出發。作為一個女人,總要找一個男人結婚生子。我不想找一個比我弱的男人結婚,而你贏過我。另外,相信我的母親也不會排斥你,因為你治好了她的父親。」

望著韓穎理性地談論自己的婚姻大事,蘇韜實在有點哭笑不得。

「感情不是做生意,不是計較利害得失。」蘇韜嘆氣道,「就跟這份番茄牛肉蓋澆面一樣,不是番茄、牛肉、面肉加在一起,都能有現在這種味道。」

韓穎凝視著蘇韜,自信地說道:「不要低估別人的決心和天賦,雖然暫時做不出這種味道,但只要努力,不停地嘗試,早晚有一天會做出你滿意的口味。我只是通知你,並非要求你現在答應我。」

蘇韜暗嘆了口氣,韓穎的這番話讓他想起了那句經典名句——「我愛你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你愛不愛我是你的事跟我沒關係。」

韓穎轉過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片刻之後,她換了一身衣服,黑色的毛衣,陪著乳白色的緊身休閑褲。簡單隨便的裝束,卻顯得異常優雅,這位商場上雷厲風行的華爾街精英,此刻更像是恬靜溫柔的普通女子,渾身上下散發著獨特的韻味。

蘇韜用眼角的餘光掃了她一眼,落在她秀氣的肩頭,以他資深美女鑒定專家的經驗,韓穎的穿扮至少可以打九十分,簡直就是一件巧奪天工的藝術珍品。

「怎麼樣,我其實還是很有女人味的吧?」韓穎緊挨著蘇韜坐下,側過臉相問。

「怎麼說呢?女人味是有那麼一丁點,但愛情並非是荷爾蒙作祟,還得需要契合度。」蘇韜朝邊上挪了挪。

面對韓穎的主動,他有點措手不及。

韓穎彷彿沒有察覺到蘇韜的情緒,手扶香腮,輕聲說道:「契合度嗎?我想,只要通過不懈努力,肯定能找到的。」

「我得告辭了。」蘇韜覺得氣氛越來越古怪,「你請我吃了三明治,我請你吃了番茄牛肉蓋澆面,咱倆之間可以化干戈為玉帛了。」

韓穎也站起身道:「我最近都會留在華夏,相信我們還有機會見面的。」

蘇韜坐著商務轎車離開視野,韓穎眼神中多了一抹迷茫之色。

…… ?韓穎跟蘇韜主動提起,想要跟自己談戀愛,肯定是有其他原因,並不是韓穎心血來潮的行為。

夏家經過這段時間的震蕩,勢必冷靜分析過這段時間屢次受挫的原因,其實都跟蘇韜有關。蘇韜成為兩家之間對壘中的不確定因素,導致夏家和水家的關係失衡。

夏家肯定也調查過蘇韜和水君卓,兩人處於分手狀態,所以才會見縫插針。

如果蘇韜被夏家成功拉攏,那麼水家和夏家的狀況又將有所改變。

雖然水家和夏家的關係緩和不少,但後期肯定還會出現利益糾紛,夏家正在積攢力量,為後期的交鋒做準備。

當蘇韜進入夏家別墅的時候,遠在瓊金的水家,也得到情報。

嚴燦嫻手裡正在翻雜誌,但一個字也看不進去,她將雜誌翻得嘩嘩直響。

水辰知道妻子心裡在想什麼,搖頭苦笑道:「口口聲聲說不在乎蘇韜,為何這麼焦慮呢?」

嚴燦嫻將雜誌拍在茶几上,擰眉怒視水辰,「我只是覺得你們這些男人都太下賤,只要女人稍微放低身段,就會屁顛顛地湊過去,我深深地為女兒感到不值。」

水辰啞然失笑,知道妻子因為蘇韜和韓穎私會,心裡感到不舒服,但當初阻擾女兒和蘇韜來往,不是異常堅決嗎?

水辰心裡那麼想,嘴上肯定不會說,而是勸說妻子:「蘇韜這麼做,不是反而讓你鬆了口氣嗎?反正他和咱們女兒已經徹底分了,即使是個禍害,對君卓沒有任何影響。」

嚴燦嫻知道丈夫在堵自己,微怒道:「咱們水家對蘇韜那麼好,他一眨眼就去拍夏家的馬屁,簡直就是個見風使舵的小人。」

水辰揮了揮手,正色道:「蘇韜確實不是什麼好人,但咱們還是要就事論事。蘇韜不虧欠水家任何東西,相反,水家虧欠蘇韜太多了。如果不是他屢次三番治好了老爺子,水家的情況早就大不如前了。至於他和夏家走得近,我看那是因為夏家故意在拉攏他。」

嚴燦嫻沉默片刻,嘆氣道:「那咱們怎麼辦?就看著蘇韜跟夏家那小妖精眉來眼去?」

水辰苦笑道:「不然呢?你又不準君卓和他有來往。蘇韜現在是個鑽石王老五,想靠近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嚴燦嫻狠狠地跺了跺腳,「你別嘔我。我知道你跟老爺子是一個鼻孔出氣,我可不會讓女兒跳入那個火坑。他花心倒是其次,關鍵不像是個長壽的。我不想讓我女兒當寡婦。」

水辰啞然失笑:「嗯,那就讓夏家的那個小妖精當寡婦吧。」

「那也不能讓夏家如願。」嚴燦嫻糾結道。

「我的姑奶奶,您究竟想怎麼樣。」水辰扶著額頭,頗為頭疼。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樣,你得給我想個招,既不能讓君卓跟姓蘇的小子在一起,也不能讓夏家得逞。」嚴燦嫻嚴肅地說道。

「我有辦法了。」水辰笑道。

「啥辦法,說來聽聽。」嚴燦嫻眼睛一亮。

水辰湊到嚴燦嫻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嚴燦嫻瞪大眼睛,只知道丈夫是在胡說八道,狠狠地在丈夫腰上掐了一把,「你這人怎麼這麼齷齪呢,這是什麼餿主意啊!」

水辰齜牙咧嘴道:「把那小子煽了,他不就沒人覬覦了嗎?」

「還敢胡說八道!」嚴燦嫻拿起桌上的一支筆,朝水辰的臉上扔了過去。

水辰狼狽躲閃,他心裡其實也明白,妻子嘴上雖然緊咬不鬆口,但心裡將蘇韜已經納入女婿的人選。

水辰讓蘇韜變成不男不女,嚴燦嫻如何能容許呢?

水辰當然只是信口一說,他還是很欣賞蘇韜的,即使蘇韜成不了自己的女婿,他也是對水家有著巨大恩情的人,只要水家一日不倒,就會銘記蘇韜的相助。

……

蘇韜坐在商務轎車上,也不知為何突然感覺渾身一涼,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暗忖也不知道是誰在背後說自己壞話呢。

商務轎車直接將蘇韜送到燕京機場,姬湘君早已在那裡等候,他們要飛往雲海準備參加《青春狂野》大電影的首映式。

抵達雲海機場,首映式的統籌組安排好接機的工作人員等待,此外還有從小道消息得知蘇韜會出現在機場的粉絲。

蘇韜已經習慣被粉絲前簇后擁的感覺,他不時地提醒粉絲注意安全。

當粉絲拿著筆記本衝到自己身前時,他會讓安保人員讓開,給粉絲簽名。

蘇韜從來不是一個高冷的偶像。

姬湘君在旁邊暗自感慨,蘇韜已經逐漸適應自己的身份,談吐舉止也更像備受關注的公眾人物,他會注意做好每一個小細節,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溫暖感。

當鏡頭朝蘇韜聚攏的時候,姬湘君會拿著行李,默默地走到旁邊,安靜地等候。

她已經習慣了站在蘇韜身後的感覺,蘇韜像是一棵大樹,她可以很放鬆地站在大樹後面,不用擔心風雪。

或許是因為蘇韜的光芒足夠強烈,即使姬湘君每天都圍繞在他的左右,粉絲們也習慣性地忽視她的存在。

姬湘君也從一開始的茫然不知所措,到現在平心靜氣地接受,她早已適應了助理的工作。

而且,望著越來越多的粉絲擁簇在蘇韜身邊,姬湘君會覺得莫名的驕傲,這才能體現她的價值。

從很多渠道得知,自己的這份助理工作很搶手,但是姬湘君很自信,她現在已經不再擔心蘇韜會辭退自己。

第一,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已經完全適應了蘇韜的生活規律,自己可以說是,世界上最了解蘇韜的人,知道他的脾氣性格,也知道他的一切缺點,也能忍受他不為人知的毛病。

第二,蘇韜也習慣了自己的存在,每當蘇韜找不到自己,他會情不自禁地用眼神去尋找,儘管蘇韜自己沒意識到,但姬湘君卻是發現了他的這個習慣。她會很及時地出現在蘇韜的視野之中。

第三,世界上能忍受蘇韜臭脾氣的人,肯定很少。姬湘君現在做得如魚得水,但在一開始的時候,被蘇韜批得一無是處,甚至說是撒氣桶也不為過。姬湘君靠著自己的智慧,不斷地完善自己,才勉強跟上了蘇韜的節奏。

因為遭遇擁堵,從接機口到停車場的距離不遠,卻彷彿過了漫長的世紀。

蘇韜終於坐入保姆車,然後打開車窗,跟粉絲們輕輕地揮手作別。

直到看不到粉絲的身影,蘇韜才鬆了口氣,姬湘君這時已經送了一瓶開封的礦泉水放在蘇韜的手裡。

蘇韜嗓子在冒煙,他咕咚咕咚喝了小半瓶。

姬湘君再從蘇韜手裡接過剩下的半瓶礦泉水,擰緊瓶蓋。從細節處就可以看出姬湘君和蘇韜已經到了一種很默契的程度。

從機場到酒店有半小時的路程,工作人員在旁邊跟蘇韜講解行程,首映式將在雲海一所知名的高校舉辦,首映式流程中有一個環節,需要蘇韜為大電影做一個發言,此外還有記者提問的環節。

工作組已經準備好了發言稿和提問會涉及到的問題,交給蘇韜提前準備。

蘇韜沒想到此次活動還挺複雜,但他倒也沒有太多的推諉,既然選擇參加這個活動,那就得儘力將每個細節都做得完美。

發言稿的內容比較正式,只能作為參考,蘇韜在現場必須要隨機應變,不能照本宣科,那樣會顯得自己的水平太次。

至於那些問題,倒是比較好應對,蘇韜現在已經不是當年鏡頭前的小白,已經有豐富的被採訪經驗,能夠妥善地處理各種各樣的變化。

……

大電影首映式,盛況空前,不僅校園裡到處都拉了宣傳橫幅,教學樓、行政樓自上而下拉出一條條標語。

首映式主會場入口,擺放的花籃間距,紅地毯的長短都精確到厘米,門口的十多棵梧桐樹上懸挂著成串的LED彩燈。

此次首映式在大學的足球場舉辦,除了學校的學生之外,主辦方還對外贈送了一些門票,距離正式開始兩個小時,已經陸續有人到場。還有半個小時,整個足球場接近兩萬的觀眾席已經全部坐滿,如同大型體育賽事開始之前,觀眾席開始了人浪。

蘇韜、宋浩、顧茹姍、阿法芙、宋甜等一系列演員相繼從保姆車出現。

他們順著紅地毯走到一塊紅色的背景板前,簽字留下自己的名字。

紅毯的過程,被攝像機全程記錄,投映在足球場巨大的液晶顯示屏上。

每個演員出現的時候,觀眾們都會大聲地呼喚他的名字。

隨著《青春狂野》真人秀的熱播,大家對這些人太熟悉,每個人都有一批忠實的粉絲。天色已經暗沉,足球場所有的燈光全部熄滅,粉絲們高高舉起液晶顯示牌,開始呼喊偶像的名字。

當那些熟悉的藝人陸續出現在中間的舞台,大家的心情也隨之澎湃。

當蘇韜出現的瞬間,觀眾席開始沸騰,所有人都喊出蘇韜的名字。

蘇韜雖然是一個半路出家的明星,但他在《青春狂野》真人秀節目中的份量無疑是最重的,在這個節目中,他的光芒四射,是無可爭議的頭牌紅星。

蘇韜感受著歡呼聲,走到舞台中央,朝觀眾們深深地鞠躬。

說不熱血沸騰是假的!

蘇韜開始期待,大電影的票房將能達到什麼樣的數字。 ?首映式比想象中要成功,讓團隊信心十足,因為有這樣的聲勢,票房至少破億不成問題。

因為是大電影所以投入的資金不多,嘉賓只花費了一周時間用於拍攝節目,出場費就少了很多。

如果能破億的話,刨去其他成本,至少能盈利一千多萬,對於小成本製作的影片,有這麼多的利潤,已經算得上成功。

更何況湘南衛視當初策劃籌拍《青春狂野》大電影的時候,並非是為了賺錢,而是通過這個渠道,增加節目的知名度,全方位地進行包裝,因此甚至都準備好電影虧損的最壞打算。

表面上開看,電影是虧損的,但事實上《青春狂野》這個品牌還是穩賺不賠。

第一季如此火熱,第二季來年的招商會也即將到來。

藉助大電影上映這波宣傳,冠名費、贊助費也將能有進一步的提升,所以欄目組製片人陳瀟想得很長遠,義無反顧地推動大電影的完成。

陳瀟定位很精準,對於綜藝節目,電影只是玩票的,歸根到底還是要落到綜藝的本質。

她也知道這種大電影,比起正規的電影,缺少很多元素,屬於快餐式產品。

用拍攝綜藝節目的方法,完成一部電影,不僅倉促,而且缺少內涵,在很多專家眼中,顯得不夠專業。

但是,陳瀟對青春狂野有野心,拍攝大電影對於全方位包裝《青春狂野》,有著舉足輕重的重要性。不僅可以製造話題和熱度,而且還能讓節目增加含金量。

從首映式現場的人氣,網路上熱鬧的程度來看,《青春狂野》的票房不會太糟糕。

首映式結束之後,時間已經不早,嘉賓和主創團隊也沒有舉辦慶功會。

因為現在還沒到時候,當天的票房成績還沒有出來,如果現在就開始慶祝為時過早。

雖然昨晚熬夜到凌晨兩點,但第二天蘇韜還是很早就起床,在酒店附近晨練。

返回酒店之後,他取出手機,查找《青春狂野》大電影的票房。

「首日票房不足二百萬?」

蘇韜得到這個結果,震驚無比,彷彿跟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怎麼會這樣呢?

蘇韜隨後開始瀏覽相關新聞:

《青春狂野》大電影成為史上最爛片,首日票房慘不忍睹。

《青春狂野》大電影被高估,《天機》一騎絕塵。

蘇韜也救不了《青春狂野》,知名導演陳半山稱其是華夏電影史上的恥辱。

《青春狂野》豆瓣評分創新低,全程無亮點堪稱催眠神片。

宛如一盆冷水,從頭澆到尾。

蘇韜望著雪崩似的差評,開始懷疑人生。

難道《青春狂野》大電影真有那麼差嗎?

lixiangguo

震驚的不僅是一百二十妖王,還有己方的眾人,誰都沒想到囚焰能接下鴻蒙歸元大帝的修羅刀,並且掰斷。

Previous article

「我喜歡樂律和戰棋,你會嗎?」心巧問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