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錦惜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樣在乎父親對上官司沉的看法,是想通過父親來看清上官司沉?還是真的只是單純的想知道父親是怎樣看到上官司沉的。這個問題,蘇錦惜自己也想不清楚,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要想清楚這個問題。

「上官司沉這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蘇將軍這段話說得很慢,看著蘇錦惜有些期待又有些著急的眼眸,蘇將軍嘴角含笑,但眼底卻是一片複雜。

「這個人呢……」

「到底怎麼樣嘛?」蘇錦惜停著父親這故意不說清楚的話語,急切的問著。

「惜兒很想知道嗎?」蘇將軍的眼眸似乎擁有著看透一切的銳利。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這一問,問得蘇錦微微一愣。是啊,她為何這樣著急,又為何這樣的不像自己,真的只是因為自己單純是想通過父親來了解上官司這個人嗎? 「什麼我想不想知道,明明就是父親故意拖著不說,要看完笑話,我不想知道了。」蘇錦惜有些賭氣的開口,隨即悶頭吃飯,變現出不想知道的樣子。

而蘇將軍看著蘇錦惜這般模樣,也只是無奈的笑了笑,眼眸深處的那抹深意不減反增。看著自己女兒悶頭吃飯的樣子,蘇將軍便也任由著她,又給她多夾了點她愛吃的菜。

「不過話說回來,上官司沉這個孩子,到是個能造之才。」蘇將軍看著埋頭苦吃掩飾情緒的自家女兒,輕聲開口。

相比於蘇將軍的淡定和滿眼深意,蘇錦惜倒是顯得局促和震驚起來,要知道,蘇將軍可從來不輕易夸人的。

況且,聽著父親說到這裡,蘇錦惜不有點晚聯想起來上一世的時候父親對白承皓的評價,那可是從一開始就沒有過一句好話,甚至連面對白承皓本人的時候,也都是沒擺過一次好臉的。

所以,對於這次自家父親對於上官司沉這般不錯的評價,蘇錦惜還是很震驚的。通識,她也更加好奇,這上官司家到底對父親說了什麼或者是做了什麼,才能換來父親這般好的評價。

「平日里倒是很少聽見父親這般夸人。」蘇錦惜極力的想要掩飾自己的情緒,盡量不讓父親看出來自己的疑惑和好奇以及那抹很難不被看出來的驚訝。

知女莫如夫,蘇錦惜想要掩飾掉的情緒,自然沒能逃過蘇將軍的眼睛,看著自家女兒這平日里不多見的情緒,蘇將軍某種似乎閃過了些什麼,速度極快,或許連蘇將軍自己都沒有發現

在蘇將軍的印象里,自家女兒的確沒有過這般短的時間內變換這樣多情緒的時候,也鮮少有過在自己面前隱藏情緒的時候。

回過神來,面對自家女兒這樣想要掩飾的小心思,蘇將軍並不打算拆穿,只是語氣淡淡的繼續道:「上官司沉這孩子確實好,值得本將這般誇讚。」

蘇錦惜在聽著自家父親說出這番話語的好,看到了蘇將偶中毫不掩飾的讚許之意,而那讚許中,似乎又夾雜著一些什麼。這是她這些年來,沒有看到過的一種情緒。

看到這裡,蘇錦惜是再掩飾不住自己的好奇,也耐不住性子,終於問出來:「今日上官司沉到底和您說了什麼?」語氣有些著急,也毫不遮掩自己想要知道的一顆心。

只不過,話語間,蘇錦惜沒有注意到的是,自己稱呼上官司沉是是叫的本名,而沒有遵從禮儀的叫聲「上官公子」。這也讓她和上官司沉的關係看起來更加的曖昧不清。

而一旁一直觀察著女兒情緒變化的蘇將軍,自然也注意到了蘇錦惜話語間的漏洞以及那幾乎不經大腦下意識脫口而出的話語,這也讓蘇將軍更加篤定了他內心的想法。

自己這個女兒啊,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感情啊……

「上官司沉?女兒啊,你和上官司沉很熟悉嗎?」蘇將軍抓住蘇錦惜話語間的漏洞,詢問道。

被自家父親這樣一問,蘇錦惜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都說了些什麼,暗叫不好,剛剛太著急了,怎麼說話都不注意一下。

「額……那個,我們也不是很熟啦……」蘇錦惜說完有些心虛的看了自己父親一眼,在接觸到父親那滿含深意的神情時又迅速的低下頭開始吃飯。

蘇錦惜想要通過自己的話語以及自己明顯不想再聊下去的動作向自駕父親表明自己想換個話題聊聊,可蘇將軍偏不如她所願。

「不熟悉的話,怎麼合適直呼對方名諱,這可不是父親教你的禮儀啊。」話語間似乎流露出眼裡,但蘇將軍眼眸中調侃的笑意卻出賣了他的心情。

蘇錦惜抬眸,看著自家父親這故意做出的嚴厲但又隱藏不住眸中笑意的神色,有些無奈。

「父親……最近朝中形式如何呀。」蘇錦惜一時之間找不到話題可轉移,便也只能這般生硬了。

「別轉移話題,這在聊著你直呼別人的事情呢。」蘇將軍顯然不想接下蘇錦惜話語,滿門心思都在蘇錦惜和上官司沉身上。

蘇錦惜見狀也只能無奈照這樣的形式看來,父親是不打算輕易跳過這個話題,不打斷就這樣放過她和上官司沉的一點一滴了。

「上官司……上官公子到底跟您說了什麼?今日您怎麼來時提到他?」

蘇將軍見女兒也這般急切的問出來了,自己也不好多做隱瞞,便也告訴了她上官司沉今日前來所與他商量的事,當然,蘇將軍也只是說了個大概,並沒有透露一些細節。

「今天他是來和為父談論你的。」蘇將軍的聲音認真起來,但卻聽不出什麼其他的情緒。

「談論我?」蘇錦惜這時心中一震。所以說剛才她心裡也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也大概能猜出上官司沉此次前來的目的,但是在聽到自己父親親口承認的時候,他還是不免的驚訝了一下。

「嗯。」

「談論我什麼?」蘇錦惜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

「惜兒啊,你也不小了,總不能一直待在為父身邊吧,總要找個人……」蘇將軍並沒有正面回答蘇錦惜的問題,但言語間表達的意思也已經很是明顯。

蘇錦惜不是不知道自己父親星耀表達什麼意思,但是,她就是不想這樣快的面對,不想這樣快的離開父親身邊。但是,有些事情,的確由不得她了。

畢竟,不光是父親這邊,蘇錦惜相信父親也不想這麼早的就把她嫁出去,但朝野之上呢,太后那邊呢,這些種種的因素也讓她不得不嫁出去。

但讓蘇錦驚訝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對你對上官司沉的態度,蘇錦惜知道,如果父親沒有看上上官司沉這個人的話,他也不會這樣著急著要把自己嫁出去的。

「父親……容惜兒再想想吧。」蘇錦惜是真的還想喜愛父親身邊多待幾年,而且,她也不想就這樣草率的決定了自己的婚姻大事,不想就這也難怪倉促的決定自己的一生。 在父親那用完晚膳回到雅苑之後,蘇錦璃就一直皺著眉頭,丫頭們也很識趣的沒有去打擾。

蘇錦惜目光有些疑惑,也帶著些許沉重。忽然,蘇錦惜忽然從椅子上站起來:不行,她必得去找上官司飛龍問清楚,談清楚。

想著,蘇錦惜便就拿出夜行衣,利落的換上之後掩過所有人的耳目,向著官司沉的府邸飄然而去。

自上次找不到上官司沉寢苑之後,蘇錦惜便就找人打聽清楚了上官司沉府邸的情況,所以這一次,蘇錦惜並沒有像上次那樣因為找不到上官司沉寢苑而鬧笑話。

蘇錦惜翻過上官司沉的府邸圍牆,找到他的寢苑。奇怪的是,上官司沉的寢苑內,竟然一片漆黑,難到上官司沉這麼早便睡下了?蘇錦惜不免有些疑惑。

但蘇錦惜還沒走兩步,這寢苑就瞬時亮起燭光,丫鬟們也像是商量好的那樣,以最快速的動作點亮這寢苑之後,又以最快的速度閃人了。

眼前這樣的一切,讓蘇錦老師微微有些發愣,但隨即很快她便就反應過來了:這上官司沉,又捉弄自己了,他一定是猜到自己要來了……

這樣想來,蘇錦惜已然不藏著掖著了,隨即她邊大步走向上官司沉邊大聲說著:「知道你沒休息,快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說著,蘇錦惜就走到了上官司沉的寢殿內,抬眸,上官司沉果然好端端的坐在那裡,相對於她的氣急敗壞,倒是顯得悠閑自在得不少。

上官司沉給蘇錦惜倒了杯茶,招呼道:「過來坐。」

蘇錦惜不知道他要耍什麼花招,但自己既然有事要問他,現在也不好多發作什麼,只好聽話的往上官司沉那邊挪步。

「喝杯茶,蘇蘇這麼著急前來,是有什麼事呢?」低沉磁性的聲音在這暗夜中響起,寢殿里只有他們二人,這樣的氛圍耐人尋味。

不同於上官司沉似乎是掌握一切的氣定神閑,蘇錦惜可沒那麼大的耐心,她現在可是有著一肚子的疑問要讓上官司沉給個說法。

但她來的倉促而且路上也是因為生著氣,所以還真有點,對著上官司沉斟的茶水,蘇錦也沒什麼扭捏的很自然便就喝了下去。

而上官司沉全程都在觀察著蘇錦惜的動作和射神情,嘴角總是掛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你到底和父親說了什麼?」蘇錦惜也沒有再說別的什麼廢話,直接進入正題。

上官司沉看著蘇錦惜那有些掩飾不住的急切,心中莫名的決定開心得意。

不像蘇錦惜那般簡單明了,也不想王蘇錦這樣快的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上官司沉的回答,倒是顯得沒那麼乾脆了:「還能說什麼,不就只是朝堂上的那些瑣事罷了,怎麼,蘇蘇很乾感興趣么?」

蘇錦惜聽著上官司沉的話語一陣氣急,不自主的聯想到今晚晚宴上父親的話語,這兩人竟然像是商量好的那樣,都在和她的馬虎眼呢。

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的眼神多了一抹無可奈何……

但有些事情,她還是有必要問清楚的,上官司沉為何胡讓你會獲得父親都那樣讚賞,為何父親又那樣著急著要把她嫁出去,還是這樣直接了當的與她談論她和額上官司沉之間的事情。

「今天我來找你,不是為了聽這些廢話的,咱們有什麼話,直接擺在明面上說了吧。不想跟你玩這種猜謎遊戲,錦惜愚笨,怕是猜不出上官公子的意思。」蘇錦惜眉頭微微皺起,話語間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也沒有表明了主人的惱意。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惜開始有些惱怒了,便也建好就收,不然事情還指不定往哪個方向發展呢。隨即,上官司沉也恢復了正經神色,看著蘇錦惜,輕聲說到:「今日去找蘇將軍,確實是有些朝堂上的正事要商量。」

上官司沉說得沒錯,他的確是找蘇將軍談論了一些朝堂上的瑣事,但不過在朝堂之事的最後,上官司沉自然也表明了自己要娶蘇錦惜的決心以及他和蘇錦之間的一些緣分。

「不過……」話鋒一轉,上官司的表情也變得曖昧起來,那張精緻的俊臉猛的王蘇錦惜神傷靠近。

蘇錦惜也被他這忽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一傾,想要離上官司沉遠一點。

但奈何上官司沉好像能預料到她的動作一般,還沒等蘇錦惜的動作做完也沒離開上官司沉多少,上官司沉有力的雙手便就握住了她的細腰,王前一個用力,兩人的距離猛然拉進,呼吸交纏,曖昧不以。

這時,上官司沉才接著剛才說了一半的話:「不過……在朝堂那些瑣事之餘,我還說了一些我們的事情……」說著,上官司沉又湊近了幾分,兩人之間的氣氛隨之而變得更加熱烈。

蘇錦惜有些不知所措,她現在除了推開上官司,似乎沒有什麼其他的反應,不知道為什麼,上官司沉這個人,總能讓自己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情緒,這也是讓蘇錦惜不想多靠近上官司沉的原因,這個男人,太危險。

「你先放開我,好好說話。」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上官司沉這樣跟自己講話的時候,自己的身子總有一種飄飄的感覺,他噴撒在自己脖頸上的熱氣,總能引起她的陣陣顫慄。

上官司沉看著蘇錦惜這般模樣,眼神中又閃過了一絲得意,眸底的眷戀更加濃厚,濃厚到了上官司沉自己或許都沒有注意到。

「我覺得我們這樣聊,更合適……」上官司沉並沒有一絲要離開的意思,環這蘇錦腰肢的手一絲斗沒有撼動。

蘇錦惜也是無語了,但奈何她根本就掙脫不開上官司沉的控制,也指導自己胡亂的掙扎沒有作用,所以也只能無奈著跟他好好的商量,忍住要暴打他一頓的衝動心平氣和的和他商量。

……

「你再這樣,我覺得我們沒什麼好繼續談下去的了。」蘇錦惜無奈著繼續開口,答案看著上官司沉那張放大的俊臉,眸底多了一抹堅定。

妹妹這個時候,看到蘇錦眸中這樣堅定神情的時候,上官司沉也都會親愛這順從蘇錦惜的意思,不敢多有什麼動作。

其實這兩個人,總能這樣的相互制衡,倒也很是般配…… 蘇錦惜踱步到了窗前之後,隨意見一瞟,看到了上官司沉這寢殿窗外的景色,幽幽的月光下靜置的湖泊,倒也顯出了無盡的神秘,就像……上官司沉一樣。

定了定心神,蘇錦惜轉過神來靠在窗沿上,看著依舊坐在原先位置悠閑品茶的上官司沉,開口進入正題。

「關於我們的……我們的婚事,你有何看法。」蘇錦惜也不多扭捏了,這樣的情況也由不得她扭捏,這件事情即使她真的很難以說出口,但也不得不這樣做,有些事情,她必須正視它。

上官司沉自然能猜到她此次來的目的,每每這樣想來的時候,蘇錦惜就覺得自己也沒必要有所隱藏的了,既然兩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和顧慮,倒不如大家都擺在明面上說清楚咯,這樣對誰都好。

但話雖如此說來,在蘇錦老師說出那句話時候,還是不免得有些扭捏,有些局促。她也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但就是或有這這些異樣的感覺。

「蘇蘇問我有何看法?我的看法已經和蘇將軍真切表達過了,那蘇蘇對這件事有和看法呢?」上官司沉話鋒一轉,把關注點對到了蘇錦惜身上。

「你……」上官司沉的心思,蘇錦惜自然也看出來了,雖然她不知道上官司沉為何總是這樣,為何總是不能正面的回答她的問題。

但蘇錦惜轉念一想,既然自己也都已經提出這樣的問題,他們兩人也已經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自己也沒什麼好扭捏的,不如就把自己的看法跟上官司沉說一下,這些東西,的確應該要和上官司好好商量。

「我的看法,是你我也是到了婚嫁的年紀,這樣的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的。」蘇錦惜在上官司沉溫柔寵溺眼神中緩緩道來自己的觀點看法,但看著上官司沉的眼神,她不知道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他們認識的時間雖然說並不算短,但也算不上是長,所以他們其實幾乎沒有什麼感情的基礎,至少在蘇錦惜看在是這樣的,在蘇錦心中,她和上官司沉的感情遠沒能達到兩情相悅直至能夠結合的程度,甚至,她現在對於他們兩個之間的感情,就連最基本的互相有感覺都不敢肯定。

所以,這場結合,這次婚姻,她並沒有抱有太大的期待。但礙於太后那邊的壓力,也礙於她這個年紀也到了婚嫁的時候,如若不是上官司沉,便就會是白承皓,那是她千不願萬不想看到的結果,所以上官司沉,似乎是最好的選擇了。

但她,還沒有準備好……

她還沒準備好要嫁人,也還沒有要嫁人的打算,還沒有能走出上一世的陰影,沒有能真心對待另一個人的準備。

所以,最好的選擇,便是……

「我們做個協議吧!」蘇錦惜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響起,但卻顯得更加的擲地有聲。

蘇錦惜此話一出,倒是讓上官司沉眉頭稍微皺了皺,也不知道是因為上官司沉沒有料到這一步的發展,還是上官司沉其實並不是很願意他們往哪個方向發展。

而上官司沉的表情,自然被蘇錦惜看在眼裡,蘇錦惜以為那是上官司沉不願與她簽訂協議,做好約定,所以變得有些著急,隨即連忙補充:

「上官司沉,既然咱們要面臨的是必須嫁娶的選擇,你我也都知道我們的感情並不是適合談婚論嫁的感情,那我們合不做個協議,方便你我呢?」

蘇錦惜的解釋有點急促,也是因為有些著急了,所以有些詞語,有些句子並沒有說得那麼圓滑,但想要表達的意思,上官司沉應該能懂。

但看著上官司沉依舊皺著的眉頭,蘇錦惜則又開始不確定起來,也不知道他是否聽進去了自己言語,也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

「上官司沉?你覺得……怎麼樣?」蘇錦惜見著上官司沉沒有回應,便又開口出聲提醒,望向上官司沉的眼眸多了一份期待,但更多的,是緊張,還有一絲的無措。

上官司沉的眼神雖說是看著蘇錦惜那個方向,但仔細看來,那眼神卻又害死並沒有在看著蘇錦惜,倒像是透過蘇錦惜,看著窗外,看著遠方。

此時,沒有人知道上官司沉在想些什麼……

過了良久,上官司沉的眼神才從遠方飄會了蘇錦的身上,望著蘇錦惜或緊張或急切的雙眸,不發一言,但緊皺著的眉頭以及深邃眼眸那些蘇錦惜看不懂的神色,總讓蘇錦有些不好的感覺。

難到上官司和自己想的,不一樣嗎?難到上官司不同意自己的想法嗎?蘇錦惜有離開時有些擔心了,她還沒想過,如果上官司沉不答應,她下一步要怎麼做呢……

就在蘇錦惜思慮只為要不要再多解釋些什麼來讓上官司沉答應和她合作的時候,上官司沉終於有了動作。

只見上官司站起身來慢慢走到蘇錦惜的身前,望著她的眼神是刻意掩飾過情緒的顏色,低沉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但卻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醫女傾城:妖帝,榻上請 「我們,假成親?」 蘇錦惜看著眼前的上官司沉,一時間說不出任何話語,聽著上官司沉的那句問話,她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嗯?」見著蘇錦惜沒有回答,也是一臉不知道該怎樣形容的表情,上官司沉只好繼續問到,可話音未落,蘇錦惜也還沒有想好應對之策時,上官司沉便又接著補充道:「剛好,蘇蘇的想法和我的一樣,咱們兩真是心有靈犀啊。」

全然不同於剛才那樣看不出情緒的神色,此時的上官司沉幾乎是一瞬間變換了一副嘴臉,整個人和方才全然不同,現在的他才是蘇錦最常見到的那個他。

這樣大的轉化倒也是讓蘇錦惜有些驚喜,莫名其妙的,她居然有种放下了一顆心的感覺,難道剛才,看到上官司沉那樣神色的時候,自己在乎了嗎?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也在乎他的情緒了呢……

但蘇錦惜也並沒有多想,也沒有話費過多的時間在這些上,她現在只想要讓上官司沉答應她關於假成親的具體事宜,既然上官司也是這樣想的,那自然最好。

「既然你也是這樣想的,那我們就來談談這具體事項吧。」蘇錦惜趁熱打鐵,提出了自己想了好多天的建議。

上官司沉看著蘇錦這絲毫不多加掩飾的欣喜和鄭重其事的商討,在蘇錦惜看不到的角落,他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黯淡。

但上官司沉也還是很快便反應過來回答了蘇錦惜的問題:「蘇蘇這樣著急,可是為了早些嫁於我?」他又開始不正經了。只是,這次的不正經,似乎是想要掩飾些什麼。

但上官司沉可以掩飾過的某種情緒,卻沒有被這個一直沉浸在商討假成親具體事宜的蘇錦惜發現。

要問蘇錦惜為何這般想要與上官司沉假成親,為何這般費盡心思的夜不想嫁人,雖說有一部分是因為她還想陪著自己的父親幾年,還想自由幾年。但其實,最大的原因,那個來年蘇錦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原因。

那些關於前世絕望的記憶,那些關於自己以及自己所愛之人一個個以慘烈的形式告別人世的記憶。這些種種的種種,讓蘇錦惜這一世不敢再輕易的嘗試去愛一個人,也不敢輕易的相信別人了。甚至,她在對待成親這件事情,也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抗拒,莫名奇妙的想去逃避這件事情。

對於上官司沉那又現平常是不正經的神色,蘇錦惜也只能是有些無奈,但心中那堅定的念頭依舊不會改變。

「別這樣,早些談論好這些相關事宜,對我們誰都有好處。」蘇錦惜顯得有些著急,這樣急切不淡定的她也確實少見。但不過,如若別人知道她前世所經歷過的那些,也自然不會對蘇錦惜的反應產生疑惑。

但是,上官司沉並不知道蘇錦惜前世發生的一切,他只知道現在是蘇錦惜千不想萬不願嫁給他,而且還要簽訂一系列的協議,試問有那個男的唄自己即將過門的妻子這樣嫌棄,這樣要求會感到開心,相信不會有這樣的人的。

所以,其實上官司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在故意逗弄蘇錦惜,他只是想拖延一點時間,雖然說,這樣拖延時間並不會對當前的局勢有任何的改變,但是,上官司此時就是想這樣做,他竟也已經天真的想著,會不會在他拖延之後的下一秒,蘇錦惜就改變主意了呢?

但顯然,上官司沉這幼稚的想法終究是不可能實現的。蘇錦惜見著上官司沉沒有表態,便就又急切著提出:「說句話呀,這畢竟是我們兩個人的事……」

「蘇蘇想怎麼樣咱們就怎麼辦吧,我聽蘇蘇的。」上官司沉雖說有些差異有些不願接受蘇錦惜的想法和建議,但是卻並沒有表現出多少來,那寵溺深情的眼眸也依舊沒有變化。

蘇錦惜或許是沒想到上官司沉這樣好說話,隨即愣了愣才回過神來,看著上官司沉,一一羅列出自己的要求來:

一、雙方的婚姻只是一場作秀,所以不會有什麼實際上的夫妻生活,當然,在外人面前裝裝樣子也還是可以的;

二、雖是協議成親,若有一方有困難時需要對方是,對方理應伸出援手,必要時在長輩面前作作秀,好讓長輩安心;

三、兩人只是協議成親,期限為兩年,兩年後,如若雙方其中的一方有了自己所愛之人,一紙休書如願送上,不耽誤雙方追求愛的權利。

不多時,蘇錦惜便就羅列了一系列關於他們協議成親的一系列要求,當然,她現如今也只能想到這三點,其他的以後再做補充也是可以的。

而那三點協議,這其一,是為了不產生什麼肢體接觸,簡單來講就是雙方不會有任何形床底之事,既然是假成親,這也不足輕重。

lixiangguo

酆震剛想讓他別衝動時,朱炳軍就已經騰空而起,朝著海獸那邊撲了過去,他看準了其中一隻三品初階的海獸,只想著將它抓過來就是。

Previous article

而見莫東變得狼狽,白衣男子狂笑,天一境再次對著罩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