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衍有些錯愕,他看向面板上面的論壇版塊,上面已經零零散散的出現了不少帖子。

大都是感嘆環境秀美,空氣清新什麼的,吹爆遊戲,質量極高,完全不像是普通劣質小公司開發那種,說是虛擬遊戲,但各方面都感到極度違和啥的,就像是行走在2D地圖,三次元的人進去,完全畫風不搭,連冷熱溫度都感覺不到。

大製作不愧是大製作!

看到這,蘇衍不禁覺得好笑,屁的大製作,明明這就是個真實世界,壓根不是你們說的遊戲。

當然,論壇上面可不是只有好評的,還有人直接開嗓罵娘。

他們初始地點,要麼是沙漠上,赤陽照耀之下,人都要熱死,這不是在玩遊戲,這是在受罪!

要麼……就是茫茫渺渺,空無一人的崑崙上,還沒等有所行動,就被只老虎撲過來,瞬間弄死,一點遊戲體驗感都沒有!

當然,這些玩家也不會傻耗著,實在沒什麼收穫后,便請求系統重新分配降臨地點了。

反正還沒升過級,是新手期,換個降臨地點還是允許,

「大哥哥,你笑什麼?」

曲非煙問,她看見蘇衍的憋笑表情,不禁有些疑惑。

「沒啥,咱們快些走吧。

咱們華山,估計又要加人了。」

蘇衍道,他繼續帶着兩人快速前行……

沒過多久,他們穿越密林,道道微弱的光亮,出現在眼前。

是名字,一大票密密麻麻的名字出現在視野里。

哦不,準確說,這是昵稱。

看見玩家們了。一眼望去,他們也有着差不多兩百人。

穿着么,就只是麻衣,很多人手上,臉上,還都是灰塵,看起來活脫脫就像個普通的農家子弟。

哦不,農家子弟可沒這麼細皮嫩肉,應該說,是成群的沒落富家公子爺,就像是林平之那樣。

「NPC,我看見NPC了!」

驚呼聲傳來,緊接着……那些人陷入了一陣騷亂,擁擠著,朝蘇衍這裏衝來。

「有任務的吧,這是給我們發任務的嗎?」

「是不是新手村村長?」

「……」

任沖也有些激動,這是他看見的第一個NPC,不由自主的,系統探查術便本能般扔過去。

【姓名:蘇衍(???)

血量:???

內力:???

聲望:48779

外功:???

內功:???

好感度:0/100(冷淡)】

卧槽,除了名字和聲望,啥也不知道啊!

看來這個NPC的等級很高!

官網上說了,玩家要是和npc實力等級相差很大,就會看不見部分信息。

像是現在這樣,這NPC的內外功怕是有三四十級!

想到這裏,他更加激動了!

一定要和這人打好關係!

這個npc手上,一定有武功秘籍!

任沖想過了,內測時間也就一個月,想要練級什麼的,肯定來不及。

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去探索地圖,去和遊戲中的人物打好關係,最好能找到個師父,那就更好了!

這是靠山嘛!

許多奇遇地點,能找的,也是可以去找找看,這都能在遊戲正式開服的時候,獲得很大優勢。

玩家們激動,蘇衍又何嘗不是呢。

不死不滅的工具人來了。

稍稍調教一下,豈不是大有作為?

倒是一旁的曲非煙說道:「這些人好古怪。大哥哥,什麼又是npc啊!」

「嘿。」

蘇衍笑了。記得前世也是這樣,玩家們因為從異界過來,行為舉止在這些江湖中人看來,實在是頗為怪異,因此被本地人物提防。

甚至是……還有諸多摩擦發生,玩家們又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性質!

這麼一來,江湖上的環境非但沒有因為玩家的到來有所改善。甚至內耗更加嚴重。

而後……蒙古鐵騎南侵,整個伺服器就徹底崩了。

當然,這些玩家們,說什麼太過分的話,衝擊到原住民三觀什麼的。還是會被系統給屏蔽掉。

至於NPC什麼的,則是無關大雅,反正曲非煙也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當然了,若是玩家們向她詳細解釋,又說了遊戲世界,公司……降臨什麼的,自然會被禁言,

或者是,根本無法說出來,心裏想的是這般,嘴裏發出來的,不過是無意義的囈語罷了。

就在蘇衍三人準備走過去的時候,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忽然響起,同時……還有激動的叫聲傳來:

「仙緣!仙緣就是在這裏!」

。 盛夏從咖啡廳里離開的時候,她給慕白打了個電話,讓慕白幫忙去查這件事情。

掛完了電話,盛夏往公司大樓里走去。

偶然間遇到了正從裡面出來的陸懷深和溫言,兩人攜手往外走,正好與盛夏面對面。

盛夏佯裝自己沒看見,鎮定地昂首挺胸的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溫言注意到了盛夏,她剛想和盛夏打一聲招呼的,但沒想到盛夏會這樣徑直就離開,她有些意外。側頭看著身邊的陸懷深問道:「阿深,我是不是得罪盛夏了?」

陸懷深眯了眯眼睛,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過盛夏了。今天看見她,發現盛夏的臉色不是很好,他的情緒也沉了幾分。

陸懷深拿掉了她的手,冷靜地說道:「溫言,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溫言的臉色頓時就變了,她微微蹙眉,看著陸懷深說不出話來。

沒等她說什麼,陸懷深已經轉身往回走了。

溫言不甘心,剛剛她和陸懷深還好好的,沒想到現在因為盛夏的出現,陸懷深就不要她了。

說不生氣是假的,即便她和陸懷深是假的,但陸懷深也不能這樣打自己的臉!好歹也是在公司里,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陸懷深總得給自己一點面子才是。

但是陸懷深根本沒搭理她,轉身就走了,朝著盛夏的方向走了過去。

溫言面無表情的拿出了手機,拍下了這一幕。正好從手機里看出來像是兩個人手牽著手,模樣倒是挺親密的。

拍完了照片,溫言直接打車去了言景祗的公司。

陸懷深路跟著盛夏,直到盛夏上了電梯,他也跟著上了電梯。

盛夏一直都在想事情,她沒想到陸懷深會跟著自己一起進來。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陸懷深已經關上了電梯的門。

狹小的空間內站著兩個人,盛夏後退了一點靠著那電梯牆壁,警惕的看著陸懷深。

陸懷深不喜歡盛夏用這種眼神看著他,那是一種看壞人的眼神,他很不喜歡。

陸懷深先開了口,他靠近了盛夏一點問:「你過得不是很好?」

盛夏低頭沒回答,她也不知道陸懷深怎麼會跟著自己一起上來,氣氛有些尷尬。

沒等到盛夏的回答,陸懷深繼續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如果你自己沒法解決的話,可以來找我。」

盛夏淡淡的問:「陸總怎麼會忽然這麼好心?是覺得我很可憐嗎?還是覺得我沒有能力處理好自己的事情?」

「我想有一點陸總一定是誤會了,我和你已經沒什麼關係了。不管是從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陸總現在這麼關心我,是對我心懷愧疚嗎?」

盛夏說話是真的蠻氣人的,一言不合就開懟。

陸懷深的脾氣不錯,饒是看著盛夏對他這樣張牙舞爪的,他也沒怎麼生氣,反而覺得有趣。至少現在的盛夏還願意和他說話,總好過一句話都沒有。

「夏夏,你真的要這樣和我說話嗎?你明知道我上次不是故意的。」陸懷深解釋道。

。 翌日,林辰早早的爬起身子,看見巨大的院子裡面,一大群穿著整齊制服的人正在開始晨練,先從打坐調息,到後面的開始外功練習,不得不說,這樣上千年的老門派,這樣的效果就是不一樣,林辰有些感慨,真是壯觀啊!

「怎麼樣?是不是被我們浩然宗給嚇到了?這也難怪,你這樣一個小子也沒有什麼見識,這是自然的!」

這個時候,林辰的身後傳來了蘇掌門不冷不熱的聲音,轉頭一看,差點笑抽了,蘇掌門這是咋了,滿臉的小紅點,林辰知道,但是下面的弟子不知道啊!看見掌門的臉,紛紛樂的不可開交。

「好了好了!你們快點去練習,小心我處罰你們!不過就是過敏了,有什麼好在意的!過兩天就消下去了!」

蘇掌門的這個理由真是有些勉強,武功練到你我這個地步,哪裡還有能夠讓自己過敏的東西呢?林辰也不拆穿,忍著笑說道:「沒錯!亂吃東西不算什麼,要是不小心躲在草叢之中就不好了,那裡的蚊子多,你說是不是啊!蘇掌門!」

這小子!蘇掌門現在後槽牙都快要咬碎了,原來昨天晚上這小子他知道!難怪他要說一個什麼沉香棺木的故事,合著半個小時全都是故意的啊!正準備發作,忽然身後傳來了蘇媚笑嘻嘻的聲音。

「早啊!兩位!嗯?林辰你去哪裡?」

林辰看見蘇媚蹦蹦跳跳跑過來,笑了一下,轉身就朝著後院走去了。聽見蘇媚說的話,笑道:「我去吃早點,你還是好好看看你父親吧!」

「爸?你怎麼了?」蘇媚好奇的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父親,頓時忍不住,笑的肚皮直抽抽。

「哈哈!爸你這是怎麼弄的?別說過敏啊!過不過敏我還不清楚。」

「看樣子是被蚊子咬的,不要緊,我去拿個清神膏,你晚上睡覺的時候塗抹一下很快就好了!「

蘇媚捂著嘴就朝著藥房跑過去了,浩然宗地理位置正好是深山之中,蚊蟲多的不得了,要是修為到了一定的級別之後,蚊蟲自然是不敢近身了,而那些修為沒有到家的呢?那就得要依靠驅蚊藥劑之類的東西了,被咬了,還需要藥膏來塗抹。

所以在浩然宗,夏天,用的最多的就是清神膏了,對付被蚊蟲叮咬的傷口特別有效,幾秒鐘就不癢了,一天就能將讓紅包消下去。

蘇掌門看見自己女兒離去的身影,看著下面正在晨練的眾人,忽然心中有了一個靈感,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我既然不能動手,那就讓下面的弟子幫我出手吧!

想到這裡,蘇掌門笑呵呵的抬起手,下意識撓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卻不曾想越撓越癢,還好蘇媚及時拿來清神膏,不然那麼多蚊子包,還不撓的頭破血流啊!

蘇掌門塗抹了一臉的清神膏,也不管別的,直接朝著後山的閉關場所跑過去了,敲響了其中一扇門,沖著裡面大喊:「混小子,你快點給我出來!」

「父親,我正在閉關,還有四天,我是不會出來的!」

裡面沉默了半晌,終於傳來了一聲有些煩躁的聲音,看得出來閉關的時候很的煩躁,結果這傢伙還來煩自己。

這裡面藏著的人正是蘇媚的哥哥,也正是他的兒子,修鍊狂魔,對於功夫的所求太可怕了,這樣的武痴如果不能讓他的內力打到一定的高度,他會一直潛心修鍊下去!這樣可不行!

「喂,我可告訴你了,你現在後天中期的修為,你以為很高了,我可告訴你,有個小子比你妹妹還要年紀小,已經是後天後期的修為了,眼看差一腳就踏入先天了,跟我一樣!你就慢慢閉關吧!坐井觀天,你一輩子都達不到想要達到的先天!」

蘇掌門現在確實很生氣,這個兒子什麼都好,就是一點不好,那就是太執著與修鍊了,一點都不關係外面的事情,這樣是不行的,你看看人家林辰,狡猾一肚子壞水,結果修為呢?還那麼高,肯定就是這小子修鍊的方向出錯了!

這話一出,石門終於緩緩打開了,裡面走出來一個披頭散髮的男子,一雙牛眼睛瞪的老大了!驚訝的問道:「真的嗎?我不是這個年紀修鍊最厲害的人嗎?怎麼還有一個這樣的變態呢?」

「不管是什麼變態,你給我好好去洗個澡,打扮一下,不要讓別人看不起我們蘇家!還不快起!」蘇掌門現在沒辦法了,只好抬起一腳踹在自己兒子的屁股上,之前沒有遇到過比他修為高的同齡人,所以才讓他一直惦記著修鍊,現在終於出現了一個林辰。

這就可以讓他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天,不要再坐井觀天了,把這個麻煩丟給林辰,自己也可以開心啊!

正是因為他了解自己的兒子,只要林辰還在浩然宗一天,他就一定會去麻煩林辰,這也就是蘇掌門的壞主意!

不得不說,蘇掌門一個幾十歲的人了,有的時候還跟個小孩子一樣,其實也不怪他,常年一臉嚴肅的表情,終於來了一個可以鬥智斗勇的小輩,這還不要好好玩玩嗎?

蘇媚的哥哥,也就是蘇掌門的兒子,叫做蘇凡!原本蘇掌門原本是想要他平平凡凡的度過一生就好,結果註定不平凡,唉。

林辰正在吃著包子饅頭,看見蘇媚走過來了,蘇媚看見林辰,抬抬手,笑道:「林辰!」

結果話音還沒落,一陣黑影就沖了過來,朝著林辰的位置跑過去,林辰著實嚇了一跳,咋啦?在你們浩然宗,居然還有埋伏?嚇的他連忙拍桌而起,朝後直接一躍,躲開了那道黑影的靠近。

這一下,林辰終於看清楚了黑影的樣子,眉頭一皺,喊道:「你們怎麼搞的?為什麼家裡還有野人啊!快點丟出去吧!影響人吃飯!」

蘇媚則一臉懵逼,野人?咱們浩然宗從來沒有發現過這樣的東西!難道是蘇媚立馬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連忙站起身子,一看,果然,自己的哥哥正一臉炙熱的看著林辰,看樣子,他是知道了林辰的事情,但是他來找林辰做什麼呢?

「哥!你別鬧了!過來!」蘇媚眉頭一皺,大聲呵斥了一聲。

要知道,整個浩然宗,蘇凡只聽兩個人的話,一個是自己的母親李蘭,跟自己的妹妹,蘇媚,就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怎麼聽,現在聽見蘇媚的聲音,他搖了搖頭,朝著蘇媚老老實實的走過去了。

「好了,我知道你對林辰感興趣,但是你現在給我回去洗澡刮鬍子,打扮不好看了,就不要過來!」蘇媚插著腰,儼然一副管家婆的模樣,但是蘇凡還是老老實實的點頭,轉身回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倒是林辰,一臉詫異的走過來,看著蘇媚這一副千嬌百媚的模樣,搖搖頭,感嘆道:「你那麼漂亮,你哥哥怎麼這樣子啊!你不會是撿來的吧?」

lixiangguo

甚至會質疑他們凌家,是否準確的將消息傳達之類的。

Previous article

她就像是一個邀功的小朋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