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晴還是有些緊張的,雖然昨天青石尊者表現的很和善,但是畢竟這是個尊者啊!是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大人物啊,能做到像蘇寧那樣的人,整個帝國估計蘇寧是獨一份了!

「你不必如此拘束,多跟你哥哥學學,你看你哥哥昨晚多麼膽大包天!」

「回尊者,哥哥他本性不壞,若是惹得尊者不高興了,小女子在這裡替哥哥給您道歉了!」蘇晴微微一躬身,小心翼翼的行禮。

「哎呀,不……」

青石尊者連連擺手,蘇晴這麼一拜,還讓他有點不好意思的。

「哎,我說你怎麼又來了!」

青石尊者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趕回來的蘇寧的話給打斷了:「半夜翻我家的院牆,我沒讓你道歉就不錯了,你今天還來欺負我妹妹!臭豆腐沒有了!」

「哎,我說你這個小娃,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你妹妹了!」

青石尊者委屈的很,我好歹也是一個尊者,怎麼被你這個連凝靈都沒有的小傢伙三番五次的冤枉!

最重要的是,每次打嘴仗都會輸!難道是因為近百年來一直修鍊不與外人接觸,導致語言功力大幅度減低?

「還說沒欺負!沒欺負我妹妹,我妹妹幹嘛給你道歉,你不能仗著是個尊者就強迫別人給你道歉吧!」

「我沒,你,哎,我,她。你這小娃,真是氣死老夫了!」

特碼的,又吵輸了!

「你這小娃,若是老夫沒有突破之前,按照我以前的脾氣,你早就死了八回了!」

「切,誰信啊!」

蘇寧不屑的看著青石尊者,吵不過就開始用武力威脅了!你們這些修為高的人都是這個吊樣子!

「說吧,幹什麼來了!」

蘇寧囂張的樣子把皇帝唬的一個楞一個楞的,他現在的表情與昨天晚上的那些家主們如出一轍,一臉懵逼的樣子。

「你問他!」

青石尊者被蘇寧氣得直哆嗦,差點就忍不住抽蘇寧一頓了。若不是晉級尊者選擇了這麼一條道,恐怕蘇寧早就已經被他給拍死了!

「陛下萬福,不知陛下為何而來?」

尼瑪!

青石尊者已經快被蘇寧給氣瘋了,他現在嚴重感覺蘇寧的腦子有問題!和他這個尊者說話囂張的一比,和皇帝說話又這麼的恭敬!

老夫是不是跟你有仇!老夫哪裡得罪你了!你要這個樣子對我!

呵呵,起碼皇帝沒跟你一樣翻我家的院牆!

「呃,蘇寧,你對青石尊者放尊重點!」

為了顧忌青石尊者的面子,皇帝還是開口勸阻道。他也不明白蘇寧為什麼偏偏的對青石尊者這個樣子,其實蘇寧自己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對青石尊者這個樣子。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萬物相生相剋?

「好吧,對不起啦老頭!」

你妹的,你這道歉還不如不道歉了!罷了罷了,再與這小子說話恐怕連自己的道心都要被氣破!今天是來吃飯的,不是來生氣的,鎮定鎮定!

「呼……」

見青石尊者終於鎮定下來,皇帝繼續說道:

「今日前來,是為了帶青石尊者品嘗一下你店中的美味。聽聞昨日的異味是你小子搞出的一種名為臭豆腐的東西搞出來的,青石尊者對此讚不絕口,特地來此想要再次品嘗一下。當然,朕也很好奇,究竟是何物,竟然能夠弄得滿城風雨。」

就知道你們是為了臭豆腐來的!都說了這個臭豆腐不賣了!你這老頭怎麼還帶上皇帝前來討要了!

「沒了!」

不想賣需要多餘的解釋嗎?

不需要!

這大中午的,一炸臭豆腐,整個城裡都是這臭豆腐的味道。更別提小店這個重災區了,這等到下午,哪還有顧客願意來吃東西!能讓自己少賺錢的事情,怎麼能幹呢!

「什麼?昨天老夫臨走前,分明還有幾大缸!只是一夜的功夫就沒了?」

「哎呀,你們就別難為我了,我今天下午還要做生意呢!這一炸,這味道一熏,這生意可就沒法做了!」

「為什麼沒法做!老夫覺得很香啊!」

「但是有的人並不這麼認為啊!」

「罷了,罷了,那老夫今晚再來吃這臭豆腐!」

青石尊者倒也不介意,聽皇帝說,蘇寧小店這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臭豆腐不能吃,那就嘗嘗別的好了。

「那就把你店裡的招牌菜全都來一份吧!」

「本店全都是招牌!」

「哦?有意思,那就去全都來一份!」

「不好意思,非營業時間!」

「非營業時間?那什麼時候是營業時間?」

「一個時辰后。」

「……」

碰到這麼任性的店家的,青石尊者真的是沒有脾氣了,偏偏他還生不起砍死蘇寧的慾望,真是奇怪至極!

「不過,若是你能答應我一件事情,我可以考慮為你破例一次。」蘇寧的嘴角翹起微笑。

「何事?」

「聽說你是通天府的長老?」

「呵呵,沒錯!」

青石尊者上下打量著蘇寧,從昨晚見到蘇寧的第一面起,他就發現了蘇寧的靈脈被毀的事情。畢竟是個尊者,眼光自然不比尋常。

「你這傷勢想要治癒恐怕很難,但並不是沒有辦法。」

青石尊者拋出了一個自以為很誘人的餡餅,準備反攻。小樣,看你這麼你牛逼,還以為你沒有事情求著我呢。怎麼樣,現在還不是乖乖的求著我了!

「誰說我的傷勢了!」

「哈哈,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只需要尊者級的丹藥大師為你煉製一枚斷靈造化丹,即有三成把握能夠修復你的靈脈!哈哈哈,怎麼樣,趕緊來求我吧!」

「……」

這個老頭是不是患了妄想症了,自己也沒問他靈脈的事情啊。尊者級的丹藥大師整個大陸也沒有幾位,能夠請到他們出山非天材地寶不可為。

而且斷靈造化丹才只有三成的把握修復靈脈,自己放著系統這個百分百治癒的方法不用,去用一個代價更高,成功率更低的方法,這不是腦殘嗎!

「尊者,麻煩你先別樂了。我又沒說要治癒我的靈脈!喂,你停下啊,你這是要死啊?綠籬,快去叫醫生,就說這裡有個尊者要被自己的唾沫給嗆死了!」

媽的,真是丟人,要是被自己的唾沫給嗆死,你可真就是名垂青史,萬古流傳了 ?為什麼一位尊者竟然是這個德行,難道所有的尊者都是這個德行嗎?難道成為了尊者之後,又煥發了他們孩童的那一部分天性,成為了傳說中的老頑童?

「青石尊者,我錯了,我再也不這樣對你了。」

蘇寧老老實實的站在青石尊者的面前,認認真真的道歉。幸虧青石尊者沒有嗆死,否則自己可就完了,謀害一位尊者這可是一件大事,可是要被通天府通緝的大罪啊!

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還是不要再逗這位尊者了。

「呃……你剛才想說什麼?」

青石尊者此時也有點尷尬,從來沒有想都自己會這麼的失態。可能是很久沒有人敢和自己這樣子說話了,忽然見到蘇寧這麼一個什麼都不在乎的人有些激動。

「尊者,其實我想問的是,通天路的考核是不是由你負責啊。」

「是也不是,通天路是通天府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由諸多長老共同負責。通天府長老閣不是一言堂,誰都沒有權利獨自決定這件事。」

「那這麼說,我想找你走後門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

青石尊者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看著蘇寧就像看一個傻子一般。好歹你曾經也是登過天路的人,怎麼會問這麼沒有腦子的問題!

更何況你現在渾身靈脈具斷,連登天路的資格都沒有的,想給你的開後門都開不了啊!

「你,呃,你現在的實力,恐怕……」

「啊?我的實力?我沒說我啊,我是說我的妹妹。」

蘇寧一把拉過蘇晴,對青石尊者介紹到:「尊者,這是我的妹妹,名叫蘇晴。前些日子剛剛化靈成功,如今只有十五歲,你看……」

此時的蘇寧的語氣明顯的緩和了下來,求人辦事嘛,最起碼要有個姿態在這裡。而且,和這種頂尖強者打交道,必須要保持分寸,要恰到好處的裝逼,不能裝得過頭。

偶爾一次與尊者的對著干,犟犟嘴,他可能以為你是特立獨行,很感興趣。但若是裝的過頭了,引起尊者的方案可就不妙了。

當然,蘇寧是因為有著系統這個大底牌才敢這麼硬氣的!

「哦?」

聽到蘇寧這麼一說,青石尊者仔細的打量了一番蘇晴,剛才就覺得她是個不錯的苗子。能夠在十五歲就化靈成功,即便是在通天府的學員中,也屬於拔尖的那一類了。

「這女娃不錯,比你強多了,只要堅定道心,通過通天路肯定沒問題。」

我去,這是泄題的節奏嗎?

不過,蘇寧對蘇晴通過通天路可沒有半分的懷疑。就連他當時都能通過通天路,蘇晴如今的實力比當初的自己還要強,通過通天路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他現在怕的是蘇晴通過通天路后遭人暗算,會落得和自己的一個下場。

現在青石尊者的到來,讓他生起一個念頭。

「我對我妹妹通過通天路沒有絲毫的懷疑,只是我想讓我的妹妹拜您為師!」

蘇寧知道,每次通天路的選拔,長老們都會選擇幾個自己較為滿意的人成為自己的弟子。蘇寧就是做了這個打算,只要蘇晴成為了青石尊者的弟子,那麼想要動蘇晴的人就要仔細的考慮一番了。

「這個……」

青石尊者有些猶豫,說實話蘇晴的資質是不錯的,收為弟子也沒有什麼。但是蘇晴的功法明顯的與自己不同,若是由自己指導,恐怕沒有那麼的合適。

「蘇晴所修鍊的功法並不適合由我指導,恐怕我不能收她為徒。」

此話一出,不僅是蘇寧,蘇晴也有些失落。能夠成為尊者的弟子,那可是一飛衝天的事情。不論是尊者的經驗,還是尊者所掌握的資源,都將是修行路上的一大助力。

「不過,只要她能通過通天路,我可以幫忙介紹給適合她的尊者,最不濟也不會讓她在通天府中受人欺負。」

青石尊者知道蘇寧的意思,無非就是怕蘇晴在通天府中受到欺負。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不過是順手而為罷了。

「好嘞!尊者您坐好了,臭豆腐馬上就來哈!哎,不對,先等等!」

得到青石尊者的答覆,蘇寧再也不裝逼了,以後青石尊者就是貴賓!臭豆腐什麼的隨便吃!反正又不值錢!

「晴兒,趕緊來拜師!」蘇寧生怕青石尊者反悔,連忙把蘇晴拽了過來。

「我可沒答應收徒啊。」

「哎呀,都一樣,先收了,當個記名弟子也行啊。」蘇寧連連擺手,彷彿他才是尊者一般:「來來來,跪下磕個頭,哎,好嘞!」

「那個,綠籬,沏杯茶來。哦,對了,咱這沒有茶。算了,就以西瓜汁代茶吧!」

蘇寧一把把西瓜汁塞到蘇晴的手裡,對蘇晴說道:「愣著幹啥啊,趕緊給你師傅端茶啊!」

可憐的蘇晴正處在懵逼之際,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多了一個師父。而青石尊者更是無奈,這小子怎麼這麼能鬧騰!不過他也沒有阻止蘇寧的動作。

本來他的徒弟就不少,記名弟子更是多得驚人,反正不是親傳弟子,多一個少一個的也沒什麼區別。再說了,蘇晴的資質本就不差,除了修鍊的功法並不適合自己之外,其餘的倒是也還好。

「好吧,那老夫就喝了這杯「茶」!」

青石尊者哈哈一笑,接過蘇晴舉著的西瓜汁一飲而盡:「起來吧,老夫就暫且收你為記名弟子。老夫保證,只要你闖過通天路,老夫一定為你再尋名師。不過不要誤會,不是為師不想正式收你為徒,而是為師的功夫著實不適合你。」

「多謝師父,晴兒明白。」

「好,哈哈,起來吧!」青石尊者凌空一抬,蘇晴便感覺有雙手將她扶了起來,「這個西瓜汁挺好喝的,還能再喝一杯嗎?」

「當然能!我家晴兒的師父,想要喝多少就喝多少!綠籬,給青石師父來上一百杯!」蘇寧豪氣的喊著,卻又悄悄的拉著綠籬說道:「不用一個西瓜只榨一杯,反正不是往外賣……」

經過蘇寧這麼一鬧騰,青石至尊多了一個徒弟,雖然是記名的,但是畢竟是尊者的徒弟。就算青石至尊不管蘇晴,其他人動手也要稍微思量一番。不過,蘇寧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嗎?

當然不會! ?雖然青石尊者已經收蘇晴為徒,但是蘇寧依然感覺不是很放心。一個尊者的記名弟子實在是太多了,等時間久了,估計就連青石尊者都忘記了蘇晴這個人。畢竟尊者一旦閉關就是幾十年上百年的時間,如果到時候蘇晴出現危險,想救都來不及!

「內個,青石師父啊,我這還有更好喝的酒,你要不要嘗一下?」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蘇寧果斷的想了一個主意。總而言之,蘇寧一定要保證蘇晴的安全。通天府暗潮流涌,實在是太危險了。

「哦?什麼酒?莫非天底下還有老夫沒有喝過的酒?」

聽到蘇寧的話,青石尊者頓時感興趣起來。他除了好吃,更好酒,而且只喝美酒。品質差的酒寧願不喝,也不願意品嘗一口!

不過在蘇寧的眼裡,這就是在吹牛了。這牛皮吹的,簡直當自己的是酒神了啊!還敢說世間沒有你沒喝過的酒?

「我敢保證,這種酒您一定沒有喝過!不信咱倆打個賭?」蘇寧微微一笑,跟我打賭的人,從來就沒有好下場!

「哦?有意思,有意思!老夫縱橫酒界數百年,這時間就沒有老夫沒有品過的酒!既然你如此自信,今日老夫就與你賭上一把,怎麼個賭法!」

lixiangguo

曾經在晉軒帝國學院的同學,一同參加那場學院爭霸賽死亡競技的隊友,王喵。不過此刻,她的正式身份是霍雲的妻子,也是他孩子的母親。

Previous article

離開幽莽獸所在的歸一境五層初期區域,林岳便向著外圍走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