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藕色的長裙,瀑布般的長發,狐媚般的眸子彷彿會說話,下眼瞼一顆桃花痣美得驚心動魄!

她沖他們甜甜一笑,伸出小手,俏皮的打著招呼,「嗨,大家好,我就是原來的菁兒,也就是幽冥宮原來的朱雀……」

所有都加一個「原來」,看來真的是瀟洒的跟過去揮手說再見了!


歐陽紫玥定睛看著眼前的菁兒,不禁痴獃了。

原來這才是菁兒的廬山真面目啊!

哇……簡直是太美了!

如果她敢稱第二,估計也就只有花非語扮作女人時,才敢稱第一!

她為自己原來曾經鄙視過菁兒的長相而小小默哀一下!

並且謙虛的PS一句,她連人家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你們怎麼也跟來了?」君無邪濃眉微蹙, 我是崇禎皇帝

他們居然還很自來熟的坐到飯桌前,拿起筷子,就目不斜視的夾菜!

一副「一家人」的套路!

歐陽紫玥知道君無邪的醋勁上來了,不覺掩袖偷笑。

十年沒看到他吃醋的樣子了!

這孩子啊,吃起醋來又傲嬌,又可愛!

君無殤不理君無邪,涼涼的瞟了他一眼,一副老子去哪兒憑什麼要向你報備,你算哪根蔥的表情。

然後又轉向菁兒,死死的瞪住她,「為什麼朕……我去哪兒,你就非要跟著?」

菁兒夾了一塊子菜,放入嘴裡,不緊不慢的嚼著,模模糊糊的說道,「忘了嗎?我說過等你不做這個皇帝,我也不做幽冥宮的護法時,我們要試著相愛的!現在條件都達成了,我們也該實踐了!」

歐陽紫玥的眼神一會兒瞟瞟君無殤黑的恍若鍋底的臉,一會兒又瞟瞟那美麗得彷彿仙女一樣的菁兒,在心裡偷笑。

哇咔咔,JQ神馬的最有愛了,接下來有好戲看了!

哪知君無殤雖然面上有著他一貫的冷酷,卻是說出了一句很掉身價的話,「你就把那句話當個P一樣放了吧?」

「噗哧」——

歐陽紫玥一口茶嗆到喉嚨里,燙的她直咳嗽。

她倒是沒有想到像君無殤這種這麼尊貴無匹,一向自恃甚高的人會說出這麼惡俗的話!

這世界玄幻了么?天地都顛倒了!

君無殤彷彿是看出了她的詫異,鎮定自若的說道,「我現在只想嘗試一下我當皇帝時沒做過的每一件事……」

想自然的哭,想自然的笑,想不必再那麼拘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想嘗試他前半段人生所沒能嘗試的一切,去彌補所有的遺憾!

乖乖隆迪隆~歐陽紫玥瀑布汗。

這前任皇帝老子想嘗試事小,但他等會該不會一時心血來潮,跑到大街上去撒潑吧?

要只是大吵大鬧也就算了,如果是裸奔的話,嘿嘿……她陰(淫)笑不已! 花園裡的空地上,周建和張若男已經拉開了好大的架勢:

炭火燒烤架,碳爐銅火鍋;洗好的蔬菜和肉類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巨大的碎冰盤上;幾個冰桶里埋進了好幾瓶酒;長桌藤椅也都放在了水霧繚繞的溫泉池邊;在花園裡就能看見別墅一樓玻璃拉門后的大屏電視……

布置的相當完善。

宋科科有些驚奇的看著這些,道:「建建,若男,這是你們布置的?」好難得這兩個能把事情想得這麼全面啊。

張若男一本正經的用鐵簽撥撥燒烤架里炭火,頭也不抬的說道:「當然啦,厲害不?」周建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擺著玻璃杯。

宋科科挑挑眉,是錯覺么?她怎麼覺得這兩個人也怪裡怪氣的?

莫初在一旁拍了拍她的肩,有些無奈的說道:「是我在你們比箭的時候叫的客房服務。」他一針見血的戳破了這兩個人的偽裝。

宋科科聞言,哭笑不得的看著兩個裝的像是自己辛辛苦苦擺出來的一樣的好友,簡直無話可說。

莫初說這話的聲音不小,張若男和周建也都聽見了。

張若男神態自然的放下手裡的鐵簽子,撩了撩長發,風情萬種的走過來,一雙白皙柔軟的手臂從背後纏上宋科科的脖子。

她嘴上卻是對著莫初嘆息道:「阿初呀~人艱不拆啊~你知道小建建為了讓你看見他賢良淑德的一面有多不容易么~」說完張若男特別鎮定的轉身走進屋子,就是步子比平時急了一些。

宋科科被她的形容詞弄得全身一冷,生生打了一個寒戰,又忍不住的想笑:「……賢良淑德啊建建。」她用手肘揶揄的輕輕撞了撞莫初。

莫初乾咳一聲,悄悄紅了耳朵,宋科科站的近看的清楚,抿嘴輕輕笑了起來——這就是她們這麼喜歡逗他們的原因啊~

周建本來被揭穿之後還在心裡有點發慌,結果給張若男這麼一逗,一個控制不住又跳了起來:「張若男!你別跑!給我站住講清楚!什麼叫賢良淑德!誰賢良淑德了!!」

張若男的聲音從別墅里傳出來,她一邊咚咚咚的跑上樓,一邊尖聲大笑道:「哈哈哈傻子才站住!賢、良、淑、德的周賤賤~~~」話里那種挑事的氣息簡直要溢出來了。


「……張!若!男!」周建緊跟著追了上去,咬牙切齒的喊道:「你最好別讓我抓住!不然今天絕對畫花你的臉!」他順手在桌子上撈了一支筆。

宋科科抬頭看見,張若男跑過二樓落地玻璃后的走廊,還得意洋洋的邊跑邊回頭向周建挑釁道:「來啊!嚇~死~我~啦!哈哈哈你跑的過我么!」真的迷之犯嫌。

周建本來就跑的氣喘吁吁,給她這麼一哽差點直接咽下最後一口氣,乾脆也不說話了,直接悶頭追。

還站在花園裡的兩人就聽到張若男一聲尖叫,然後兩個人都沒影子了。

宋科科和莫初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無語。宋科科指指燒的噼啪作響的炭火,笑道:「我們先去吧,等他們鬧餓了估計也就下來了。」這兩個人瘋起來誰都攔不住。

莫初嘆著氣無奈道:「是啊。」說著,他走向燒烤架, 歌盡歡 ,動手烤起來。

宋科科走到碳爐火鍋邊坐下,打開飲料灌了一口,舒了口氣。她伸手拿過遙控器,將電視聲音開大一些,這才把冰盤拖到身前,開始向火鍋里放食材。

秋日傍晚,紅霞漫天……正是最好的相聚時啊~

宋科科好心情的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調。 要只是大吵大鬧也就算了,如果是裸奔的話,嘿嘿……她陰(淫)笑不已!

她可一定要去圍觀,不能光便宜了其他的****們!

嘖嘖,君無殤的身材啊,也是相當有料的,寬肩窄臀,腹肌壁壘分明,那迷人的色澤迷惑得人是一怔一怔的!

想當年,一向「淡定」的她也是被迷得七葷八素的!

君無邪看著她對著面前的一盤魚流口水,只認為她是想吃東西了,還細心的把魚剔好刺,送到她嘴邊……

正在這時,一個輕挑的聲音很不合時宜的響起,「怎麼?搞NP啊?」

烈焰瞅瞅這帥男美女一籮筐,全都堆在這客棧的正中央,搞得好多顧客都為了看帥哥美女跑到這客棧來吃飯,搞得人家營業額都翻了幾倍。

他不禁壞壞的說了一句,炒熱氣氛。

然後優雅的落座在歐陽紫玥身旁,臉不紅心不跳的舉手,「算我一個!」

歐陽紫玥氣得狠狠跺了他一腳,緊張得看看四周。

還好,人家都是古代人,沒有人懂這種上不得檯面的鳥話!

哪知人家菁兒可是幽冥宮的人,也受過一些現代話語的耳濡目染,網路用語她都懂!

她眯著眼笑,很腹黑的回了句,「這位大哥,你長得太像小受了,恐怕不適合NP這種純潔的遊戲……」

歐陽紫玥脆弱的小心臟被雷的一時之間忘了跳動,敢情他們這桌都是活寶!一個比一個會說話!

「君無邪,我欠你的東西可全都還給你了……」

君無殤的面容依舊冰似寒霜,突然出聲,緩緩說道。


君王的霸氣估計一時之間難以改過來。

不管何時,說話都有一種君臨城下的壓迫感和倨傲,帶著逼迫人的氣勢!

歐陽紫玥知道他說的是皇位的事,傳位給無夜,也就是變相的給君無邪了。

剛準備發飆,罵君無殤一通,這怎麼算還?

她可憐的無夜啊,這麼小就被抓去做苦力……

想想就令人心酸啊啊啊!!!

並且他們的祖先要是知道他們一個個都這麼嫌棄皇位,一個個都不想當皇上,只想去遊山玩水享清福,估計都得從棺材里被他們給氣活!

哪知,君無邪接下來的話卻更讓她噴飯!

「誰說的?小時候,你還搶過我一串冰糖葫蘆呢,現在都沒還!」君無邪冷哼道,可說出的話,卻像個孩子!

「不就是一串冰糖葫蘆嗎?你還搶過我的玉如意!」君無殤也不依不撓道。

…………

歐陽紫玥默,淡定不了鳥……

陳年舊賬全都被翻出來了!

看著兩兄弟一來一往,像個孩子似的吵來吵去,歐陽紫玥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這對兄弟……還真是彆扭得可愛……

但是吵架可不會吵著吵著,就你來我往,恨不得要把客棧掀翻!

就在他們吵得快要打起來時,歐陽紫玥趕緊站起來,以防武功高強的他們直接把人家小小的客棧直接給拆了!

「那個,無邪,我好想無夜……」

迅速轉移話題,這是歐陽紫玥一貫的技巧,簡單但卻很有效! 直到天際紅霞也慢慢褪去顏色,只留下西方一線金紅,張若男和周建才蓬頭垢面的從樓上下來。

宋科科調醬料的手一頓,看著張若男的尊容忍不住笑了。她隨口調侃道:「若男,怎麼妝都卸了?」說著,又向手裡的小碗里倒了一些香油。

卸去了紅唇和濃眉羽睫的張若男意外的看起來很是賢惠人妻的長相。她有氣無力的癱坐在好友身邊的藤椅上,半死不活的盯著火鍋升騰起的水汽,雙眼無神的喃喃自語:「輸了輸了……棋差一招啊棋差一招……」一副頹廢至極的樣子。

宋科科一下笑出了聲:「還是被建建抓到了?」她放下碗,起身去邊上的水槽洗了洗手。

周建儘管也是一身灰狼狽的可以,卻笑得有些得意洋洋的味道,雖然也是一副累的靠著莫初動都動不了的樣子。

莫初倒不嫌棄他那身灰,開了一聽冰鎮飲料遞給他。

張若男翻了個身正好看見,恨不得捂住單身狗那相當貴重但是也滿分脆弱、還差點被閃瞎的貴金屬狗眼。她一副遭受了雙重打擊的樣子扭頭看向同為單身狗的好友,眼神期盼、氣息微弱的裝可憐:「科科?」

宋科科不得不給她即興發揮的演技點了一個贊,再日常感嘆一下她為何當初不去考中央戲精學校,然後無可奈何的拿了一杯早就倒好的飲料,用小冰鏟鏟起冰桶里的幾小塊碎冰放進去,這才遞給她。

張若男興高采烈的接過杯子,馬上轉頭向周建示威……但她萬萬沒想到!這兩個狗男男居然在大庭廣眾朗朗乾坤之下!親!了!起!來!

槽!


一擊必殺,GAMEOVER!

「……不知羞恥啊!」張若男秉持著『非禮勿視』的基礎觀念撇開臉,挺著最後一口氣含恨咒道,被暴擊的死不瞑目。

宋科科哭笑不得的把她拎走吃東西:「火鍋早就煮好了,你不吃么?」挺屍的人一下滿血復活,乾脆利落就一個字:「吃!」有什麼能比吃東西重要?張若男可以告訴你,沒有。

「哎若男你真是……」宋科科無奈的看著她端著調料去夾火鍋里煮好的鴨血。




lixiangguo

葉銘蹙眉,他不得不承認,在後天境界黃小川不是無敵,但也是不敗了!擁有如此詭異的空間道,他已經利於先天不敗了。

Previous article

暗黑皇笑道:“雖然它不能喝火,但卻可以將這裏面的炙熱吸收乾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