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閻雲呀蕭閻雲,什麼時候你變成如此這邊了,失去了原有的驕傲,竟然連基本的做人道理都忘記了嗎?

夏熏溪看著眼前的蕭閻雲,等著他說話,偏偏他說完那一句之後,自己好像跟自己糾結上了,讓人有些無語!

迷情絕愛:首席的復仇嬌妻 「如果你沒有其它的事情的話,我就先進去了!也就不請你進去坐坐了,我知道反正你不想進去,所以……」

「進去坐坐吧!」

蕭閻雲心情有些複雜的看著夏熏溪,她總是這麼沉著冷靜到他都快要認為自己是不是太過在意某些事情了!

夏熏溪微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解的看著蕭閻雲!他從剛才到現在一直都在皺眉,如此明顯不願意跟自己交談,現在卻又來找自己,到底是什麼事情?

夏熏溪打開房門側了一個身讓蕭閻雲進去,看著他慢悠悠的走到客廳中的沙發上坐了下來,自己也是在門口換了鞋才跟上!

來到一旁的吧台回頭看著他詢問了一句:「喝什麼?」

看著他一副心事重重好像沒有聽到自己說話的樣子,也只是輕輕的聳了聳肩,自己給他倒了一杯溫水,順便給自己來了一杯牛奶!

在他對面坐下,看著他只是低著頭坐在原位,忍不住追問到:「你今天過來找我到底是什麼事? 紅龍大君 如果你想要說解藥的事情的話,不好意思,我說過了,她不低頭,我就不可能給她解藥!」

「真的一點通融的辦法都沒有了嗎?」

蕭閻雲有些焦急的看著夏熏溪,抬起的手又快速的握緊,不過只是想要握住她的手,想要讓她能夠通融一下!

可是想到今天跟她站在一起的男人,蕭閻雲就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資格在碰她了!

見她只是沉默不說話,蕭閻雲就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沒有希望了!不過他也沒有太多失落,畢竟他早就知道了!

不過還是順口說了一句:「這一年來她受的苦真的不少,整個人都瘦了好幾圈了。精神打擊很大,所以……」

蕭閻雲看著夏熏溪沉默的轉過頭看向一旁的水杯的時候,不由的露出一絲苦笑!

她就是連聽自己啰嗦幾句都沒有耐心了!罷了罷了,自己又何必討人嫌呢!

「我今天看你跟那個錢少在一起,我就是想要說一下,他不是良人,就算是你要找也要找一個好的,而不是他現在這樣的花花公子,你知道他不可能會對你真心的!」

「為什麼不可能是真心的?」

夏熏溪有些不滿的打斷了蕭閻雲的話,他總是這樣,在自己快要放棄的時候說這樣讓人誤會的話到底又是幾個意思?

這一年的時間兩人各自不聞不問,做著自己的事情,每天跟自己的朋友圈裡面的人出去混,有些時候甚至是徹夜不歸,可是即便是這樣,心情好像還是好不了!

第二天醒過來看著空了一半的床,依舊會覺得無比的孤獨!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難道你不知道他交往了多少個女朋友嗎?一周換一個都算是他速度比較慢的了!」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面對情緒明顯有些激動的蕭閻雲,夏熏溪反而更加淡定了!

「大家都是出來玩的而已,有什麼真心不真心的,不過也就是圖一個熱鬧而已!蕭少會不會太認真了一點?還是蕭少每一次跟別人交往的時候,都是這麼認真?」

「你什麼意思?」

「我能有什麼意思?很簡單的意思,聽說你最近跟陳玉關係不錯,一直都覺得你們兩個人挺配的,怎麼,什麼時候請我們吃喜酒呀!」

「你!」蕭閻雲有些氣憤的看著夏熏溪,受不了的甩手離開!

夏熏溪看著蕭閻雲氣沖沖離開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不管怎麼說,其實他心裡還是放不下我的吧?所以才會因為這樣一點事情就找過來吧!

夏熏溪心情不錯的看著外面已經暗下來的天色給韓風寧打了一個電話心情不錯的問到:「睡覺了沒有?今天研究得怎麼樣了?」

「什麼怎麼樣了?」

韓風寧感受到夏熏溪的情緒變化,忍不住追問到:「遇到什麼好事了?跟錢家那小子有進展了!」

「爸,你說什麼呢!我跟他就只是朋友的關係而已!」

「什麼朋友的關係呀,那小子今天晚上一大早就打電話來跟我說了,你對他態度改觀了哦!」 「既然你是一直堅持著說想要投訴我,而且語氣和神態都還是那麼不容置疑的堅定。」

「那麼可以請你告訴我嗎,就是如果我現在再次拒絕和你聊天的話,你會準備要投訴我些什麼呢?」

「是說我對你不禮貌,還是不友好了?或者兩者都有?」

她只是是又氣又笑地鄙視著他,眼神中的譏諷還透露出一些輕微的不敢相信,或者看透了他只是在虛張聲勢的恐嚇。

而她心裡其實就是根本不以為然的。

本來都不想搭理他這樣的說法,更不要說計較著去回應那可笑的孩子氣的挑釁。

只不過是有些恨意在心中蕩漾個不停,逼迫著自己要去勉勉強強地應付一兩聲。

但是她自覺比對方要成熟得多的一面就是,再怎麼厭惡到煩透了頂,也都還一直保持著良好的自控力。

哪怕只好是悄悄咬著牙,竭力不把那些負面的情緒流露出來。

她甚至就有些擔心起來。

如果他還真是會一直都這樣子,故意不停地來騷擾惱人的話,這幾個月下來,咬牙切齒會不會成為自己一個新的習慣或者招牌動作啊?

想到這裡,就要下意識地摸摸嘴唇的上下左右。

像是要立刻幫助它們還有裡面的唇齒香舌,從剛才的應激狀態恢復正常一樣。

聽說是經常做這樣的動作不好,慢慢的人都要變醜。

唉,有他這樣的搗蛋鬼,真變醜一點的話,也許還會是一件好事呢。

因為說不定那樣子他就會失去興趣,不再來糾纏自己的了。

她就有些賭氣性質地恨恨地想到。

不過那樣子緊緊咬著牙,感覺真是有些解氣的啊。

而且對自己整體神態舉止還有儀容,都是很好地起到了襯托和渲染的作用。

就是很有預計之中的效果,讓自己看起來是那麼的心平氣和和文明禮貌。

也還突然覺得自己的層次得到了相對的提升,在這種和他態度言行都高度不一致的鮮明對比之下。

嗯,看來人總是應該心胸開闊一些的。

既是可以讓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情,也還可以從容不迫地避開別人氣勢洶洶的逼迫。

哪怕那種不為所動的淡然,或者明智,再怎麼看起來都是會有些退避三舍不與爭鋒的妥協意味。

也幾乎是要和明哲保身的懦弱劃得上等號。

但至少也可以比他那種赤裸裸的威逼利誘,要高尚出來不止一點兩點的。

聽到她這番話,再看看她人,沒有太大的異常。

真要些什麼不對勁,就是人家在說話的時候,那話像是從牙縫裡面擠出來的一字一句。

不由自主地感覺到對面是有些寒意襲來。

所以他愣了一愣,心裡就自然生出一絲狐疑。

她這是打算要來真的了嗎?

難道自己真是把她逼迫得太過分了,要開始狠狠回擊了嗎?

不過這也完全不是自己期待的那種情感方面的對決啊?

但也還只能是硬著頭皮回答和應付過去了。

畢竟之前自己說得可是那麼理直氣壯的。

「哦,嗯。那情況和你說的真是差不多。看來其實你對自己的行為,還有對我們之間關係的認識還是很到位的嘛。」

「嗯,我想,那應該可以歸咎於心理層面的問題。」

「就是一定存在什麼心理因素,導致了你對客人有些愛理不理的冷淡態度,也總是一副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姿態。」

他說得已經是有些支支吾吾,不那麼流利的了。

但還是努力搜腸刮肚絞盡腦汁,盡其所能地網羅陳列出她的罪狀。

只是他沒有意識到,他現在嘴上說出來的,其實就是自己一直想要而沒有得到的待遇。

那本來就是不太可能實現的特權或者霸權性質的要求了。

而且很詭異的是,他一邊這樣吞吞吐吐慢條斯理地說著,另一邊那心裏面卻是向著相反方向祈禱著的。

一直以來,那些祈禱雖然還沒有起到什麼效果,他也發狠過了好幾次不要再禱告什麼。

不過眼前它還是自然而然就主動出現了的。

好像是自己已經養成了那樣一個習慣。

管它的呢,要祈禱就祈禱吧。那應該也是不會出現什麼狀況的吧?

雖然還見不到任何的好處,至少也還不會有什麼壞處吧?而且還算是不要錢的免費小福利呢。

都這個時候了,他居然還有心思來考校這樣一個不知道被人鄙視過了多少次的念頭。 夏熏溪原本揚起的幾分喜色突然暗淡了下來,因為蕭閻雲的事情,她好像有些忘乎所以了!現在的情況……

夏熏溪收斂了臉上的幾分喜色勉強的說到:「那是今天的情況特殊,我就只是單純的護著他一點而已,我可不想錢家少爺因為我出事,到時候我在錢家那裡就解脫不了了!」

「你呀……」韓風寧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這個女兒有些時候懂事得讓人心疼!

「好了,不說他了,他就是一個討厭鬼!」

夏熏溪故作調皮的說了一句,然後才一臉嚴肅的問到:「這個月回來還是下個月回來呀?要我去接你嗎?」

「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接啥接嘛,我自己回來就是!」

夏熏溪有些無語的反駁了一句:「七老八十了,你還老是在外面飄蕩的話,我才不來接你呢!」

「好了,知道你關心我了,爸爸的貼心小棉襖嘛!放心吧,沒多久我就回來了!那先不說了,掛了,很晚了,睡了吧!」

夏熏溪看了一眼時間,發現他那邊竟然是凌晨兩三點了,不由的微皺了一下眉頭!自己還是太衝動了,可能父親已經猜到了什麼吧,真是的……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呀!

一晚上做了好多夢,等到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夏熏溪感覺好像比沒睡還累!想著休息一天,可是躺在床上又睡不著,翻來覆去的,最後還是起身有些懊惱的抓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整個人眼神放空的看著前方半個小時之後才嘆了一口氣,慢悠悠的起身朝衛生間走去!

錢滿月見到夏熏溪的時候,她就是頂著一張蒼白的臉有些萎靡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經受不住嚇了一跳,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你昨天晚上該不會是想了我一晚上,所以今天才這麼疲憊吧!」

夏熏溪白了錢滿月一眼,懶得理會如此自戀的他,只是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忍不住打了哈欠,接過他遞過來的牛奶就喝了一杯!

錢滿月這一次是真的嚇到了,看著夏熏溪直接不敢說話了!

夏熏溪瞥了錢滿月一眼,忍不住吐槽到:「你能不能不要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我,不就是失眠嘛!有那麼奇怪嗎?你沒有失眠過!」

「那也不是!」錢滿月吶吶無語的看著夏熏溪老半天才說到:「也不是說失眠吧!只是你以前從來不吃我提供的東西,今天就這樣收下了,我有些受寵若驚!」

夏熏溪故作鎮定的說到:「大廳觀眾之下,難道我還怕你對我下黑手不成!」

心中卻忍不住一個咯噔,確實是這個意思,自己竟然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就接受了他的東西,難道上一次的教訓還不夠明顯?

錢滿月有些好笑的看著已經白了臉色的夏熏溪說到:「你還真的擔心我對你下黑手呀,我都說了,我怎麼可能對付你嘛!你是我的心肝寶貝哦!」

「滾!」

夏熏溪怒了,有這麼說話的嘛!你就算是看出來了,能不能不要說的那麼直白呢!

錢滿月笑開了,她發怒的樣子還挺好看的!

正當兩人還在因為一點小事扯皮的時候,夏熏溪的手機卻突然響了,習慣性看了錢滿月一眼,然後才接通電話!

又是一通習慣性的客套的話,然後就是那邊帶著幾分警惕的聲音說到:「夏小姐,關於昨天的事情,這邊我要跟你彙報一下情況,昨天吧……裡面有一個人身份比較特殊,可能需要您親自過來處理一下!」

夏熏溪心口一跳,昨天的那種不安的情緒越加的明顯,卻不得不壓抑著內心的情緒淡定的追問了一句:「什麼身份?」

「這個……」

那邊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只是有些模凌兩可的說到:「我們是看著這人跟你上一次發布的尋人啟事的人有些相似,但是具體是不是,我們也不能確定,畢竟這人從昨天開始一直到現在都是在昏迷中!」

「昏迷!」

那個熟悉的白影!

夏熏溪感覺自己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她無法想象他那樣驕傲的人淪落到如此地步是怎麼度過來的,可是許警官這樣一說,她能想到的就只有這個人!

夏熏溪急沖沖往外面跑,攔了一輛車直接往警察局的方向趕去!

錢滿月見狀,直接甩了幾張鈔票在桌面上也急沖沖的追了上去,看了一下前方的車,急沖沖的開了一輛無比惹眼的紅色跑車追了上去!

夏熏溪剛才離開的時候臉色明顯的有些不對勁,他就是有些擔心她一時衝動之下會出事!

夏熏溪可不管後面錢滿月會怎麼樣,一路上讓司機連超了幾個紅燈之後以最短的時間趕到警察局!

在其它警員的帶領下直接走到一旁的監控室,站在門口的時候,竟然有些不敢上前!

旁邊的警員顯然是看出來夏熏溪的害怕,小聲的在旁邊解說到:「昨天帶回來的時候看心跳正常可是一直都不醒,就以為他只是睡著了,想著放到最後登記身份,可是今天到現在他依舊沒有醒過來的跡象,所以才給夏總你打電話!」

「因為只是覺得她跟夏總要找的人很像,但是跟夏總描述的情況不一樣,又沒有辦法找到其它的證據證明他的身份,所以不得已之下才敢驚動夏總,真是讓夏總麻煩了!」

夏熏溪無力的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去之後,自己才像是蓄滿了勇氣一般推門而入!

看著房間裡面特意給他準備的一張只能平生躺著的床,見他就這樣規規矩矩的躺在床上,兩隻手已經被手銬固定在床上的時候,心中一緊,莫名有一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只是看了一眼就有些受不了的又沖了出來,在門口靠了很久,在其它警員的注視下特別認真的說到:「等一下不管是誰來了都不要讓他進來,我有事要處理一下!」

「可是錢少那裡……」

「我說過了,誰都不要讓他進來,錢少也不行!你聽不懂我的話嘛!」 陳晨瘋狂的想要解釋些什麼,不過事實擺在眼前,哪怕再多的話,此刻都變成了狡辯。

「好了,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林青青氣不打一出來,虧得她之前還這麼信任陳晨。

可是沒有想到,到頭來迎接的卻是無情的背叛。

喬語湊了過來,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著一個委屈,一個生氣,兩個人又莫名其妙,”你們這什麼情況?」

聽到這番話,陳晨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怕事情越描越黑。

反倒是林青青,這跟著拉到喬語的手,”沒什麼,既然決定帶著顧承恩,那我們就走吧!」

看在大家也算是同甘共苦了這麼一兩天,就賣給他一個面子,這件事也不公然說破。

喬語這莫名其妙就被帶到了顧承恩身邊,看著那邊還陷入糾結猶豫的陳晨,覺得有幾分不好。

畢竟人家也算做了一兩天的導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總不能就這樣不告而別吧,未免太寒心了?

「你要不要去跟人家告個別?”喬語試探的詢問道。

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陳晨對林青青的小心思,她還是看得出來的。

雖然林青青心有所屬,就算要走給人家一個慰藉也是好的。

「不用了,我想他也不會接受咱們的道別,我們走吧,留在這裡面的夜長夢多!」

林青青說著,三個人低調一點,選擇坐了火車。

思思看著已經回去的幾人,心中只覺得一片憤然,”可惡!」

本來想借著這件事情,給他們找點麻煩來著,沒有想到弄巧成拙,反而害了陳晨。

愧疚的同時,又不又得多幾分歡喜,就雙手抱懷,臉上多了一抹得意之色,”呵呵,這樣也好,讓人徹底對你死心,他就是我的了!」

誰也不會想到,本該已經回去的思思,卻是一直默默跟在他們的身後,想方設法想搞事情。

看了一眼站在原地悶悶不樂的陳晨,思思倒是想要去安慰,可是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只能買了票,以最快的速度回去。

回去之後,喬語也來不及去公司,而是先將顧承恩帶到了家裡。

lixiangguo

「嘉嘉,你嘴上說不喝酒,已經喝了三杯了!」

Previous article

「對,收了,這筆錢我不得不收,他在去我公司找我之前,先去了我們在東海的門店,一口氣預定了五雙鞋,價值一百萬,刷的卡,然後還交代了我們的店員,鞋他們先預定了,給誰穿什麼時候要他還沒想好,擺明了,就是不需要我們生產,就是單純的給我送錢而已。所以,錢是直接刷到我們公司賬戶上去的,我不收都不行啊,所以,我收了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