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耀揚全身一震,滿臉驚駭,聲音也顫抖起來:「你,你……」

他身邊還有三百黑袍手下,但是他卻有種感覺,就算是三千手下,都未必能夠保護得了他。

陳寧冷冷的說:「說話!」

蕭耀揚咬牙命令道:「全部動手,殺了他,我不信他一個人能夠戰勝我們幾百人。」

三百黑袍見陳寧殺十三太保如同殺雞屠狗般簡單,他們也很畏懼,不過他們從小就被蕭家培養,對蕭家忠心耿耿。

聽到蕭耀揚的命令,三百黑袍,正準備硬著頭皮圍攻陳寧。

可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來了無數的武裝越野車跟軍用卡車。

一個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戰士,動作幹練利索的從軍車上跳下來,火速的集隊,然後在一名身材高大的校官指揮下,迅速把現場給包圍了。

這支特種部隊,正是來自北境的猛龍特種兵團。

而指揮官,自然就是典褚上校!

典褚沉着臉,冷冷的喝道:「封鎖現場,一隻鳥都不能從這裏飛出去。如有反抗者,格殺勿論。」

兩千名猛龍特種戰士,端著衝鋒槍,齊齊的應道:「遵命!」

千千 渃墨離輕笑:「因為有晗晗在,所以喜歡!覺得沾沾煙火氣息也不錯……」

「煙火?」涼依晗撇撇嘴:「我可不要!」

「煙火不要,那煙花呢?」渃墨離挑眉。

「有煙花嗎?」

「晗晗想要就有——」

「要,我夫君送的為何不要?!」

……

當漂亮的煙花,綻開,落下,一瞬間的美麗,一瞬間的光彩。

那一刻,整個世界都屬於它們,整個世界隨著它們的綻放而光彩一瞬,多麼美麗的煙花,彷彿寄託著美麗的希望,彷彿寄託著愛的光芒……

涼依晗仰頭望著那五彩斑斕的光花朵朵綻放,她的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渃墨離從始至終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見她笑了他也跟著笑:這一世唯願你安樂無憂便好……

大年初五日。

杞洛傳來了消息,說是凌王按捺不住了,可能近日會有動作。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宇文凌會如此的著急。

守歲不過幾天,涼依晗正在睡夢中,房門卻突然被推開。

「吱呀——」

隨著開門聲,涼依晗雙眸剎然睜開。隨即起身,漆黑的夜就見一個人捏手捏腳的向床邊移動,緩緩靠近。

涼依晗氣得直翻白眼:「偷偷摸摸地,你做賊呢?」

真是的,大半夜擾人好夢!

「做賊也是做採花賊呀!」那人戲笑的出了聲,突然一下就把她撲倒在她的床塌上。

兩人四目相對,渃墨離笑得那樣邪肆魅惑。

「你幹嘛?」涼依晗卻是氣得咬牙,伸手就去推他。

可渃墨離那能那麼容易被推開,他嬉笑著問她:「晗晗,你不是說我是賊嘛!是賊的話那我豈能放過如此多嬌的美人呢?」

這時涼依晗身穿白色褻衣,頭髮散落,沒有粉黛玉裝看起來格外誘人。

涼依晗在他身下都不由自主的笑出了聲:「想當採花賊啊!你說這夜半三更,獨闖本聖女房間。是不是該送你點東西,要不怎能證明採到花了。」

「好啊,白帕一點紅啊。美人!」渃墨離腦中腦補著嬌羞的涼依晗。

「想什麼呢!」涼依晗說時急那時快一把反壓過去。

「美人這是要主動投懷送抱啊!」渃墨離心中甚是愉悅。

這時涼依晗伸手說道:「一把毒粉送公子啊!」

話音剛落,涼依晗攥緊的拳頭就突然向渃墨離揚了去。

渃墨離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緊攥的拳頭:「晗晗,不帶這樣玩的!你這可是謀殺親夫啊,怪不得人說美麗的東西都帶刺!」

「哪來的親夫?親夫在哪呢?」涼依晗不解的反問。

「晗晗——」這哪,不就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么!

涼依晗可就不以為然:「你啊?你不是什麼採花賊嘛?」

「你——」渃墨離氣的身上的每一根毛髮都豎起來了。

「我這是和你玩呢!進自己媳婦的閨房哪裡是賊,哪裡是?你說啊!」渃墨離也是越說越氣。

「哦?」涼依晗托這很長的調子里夾雜著陰陽怪氣。

「玩呢?有病嗎?多大了?你知不知現在幾時?」涼依晗的話語句句逼人。

「媳婦兒,你別生氣嘛!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委屈巴巴的看著。

涼依晗白了他一眼:「你也就能偷摸進我閨房!要是別人我早把他給閹了,送給你。」

「送我干甚?聽你這麼說是想讓別人進你閨房?」

「送你做男寵啊!」涼依晗戲弄這渃墨離。

「晗晗,你若是不想讓我進,那我進別家姑娘閨房便是。」

「你敢!」涼依晗一把揪住渃墨離衣領:「渃墨離,你在說下試試。」

渃墨離趕緊求饒:「不敢,不敢,一山不容二虎……」

她這一鬆手就問到:「說吧,半夜三更找我,所為何事?」

「丞相府起火了!」渃墨離坐起身來整理好衣服慢悠悠地道:「晗晗,可否要去看看?」

「著火了?」涼依晗氣的都想踹渃墨離:「都著火了,你怎麼不早說?還鬧什麼採花賊?」

渃墨離攤手,滿不在乎的說道:「有什麼可著急的?又不是咱冷獄宮。」

「你懂什麼啊!去晚了就沒熱鬧可看了!」涼依晗起身一邊穿衣一邊向外面走。

好吧!這丫頭果然還是沒那麼好心……

「愣著幹嘛啊!快走!快走!」她回頭催著渃墨離,自己率先往外去了。

「哎,哎!媳婦兒你不睡覺了呀?這精神看著也是格外好呀。」他在後面喊。

「不睡了,不睡了!都什麼時候了還睡覺?事關重大,睡覺不重要的。」涼依晗這句話未完已走出房間。

渃墨離:「……」晗晗說的對,覺什麼時候都能睡,熱鬧可不是時時都能有的。

渃墨離從床榻上站起,追著去了……

丞相府。

此刻已經是火光一片,火勢衝天,可是即便如此大火,卻沒有一個人去救火。

圍觀群眾倒是不少,卻也是都是退的遠遠的,沒有人敢靠近。

涼依晗他們到時就看到了一副這般奇怪的場面。

涼依晗直接看樂了:「還真是有意思啊,丞相府都快燒完了,竟然沒一個人幫忙。」

渃墨離告訴她:「這些百姓世代生活在京都,一個個的可都精著呢!」

「你是說這大火是人為的。」涼依晗問他。

「晗晗,難道你不是這樣想的嗎?」渃墨離不答反問。

倆人相視而笑,是與不是現在都還只是猜測,只有看過才知道事實是怎樣的。

他們輕鬆避開了所以人的耳目,選了一棵離丞相府較近,卻又不會被波及的大樹上了去。

繁茂的枝葉正好掩藏了二人的身影,透過縫隙卻剛好可以看到整個丞相府的情況——

涼依晗看的都愣了一下,這那裡是火災現場啊?分明就是滅門慘案!

沒錯,此刻丞相府大門被人關了起來,沒有人可以逃出去,很多人在大火中被活活燒死,也有還沒有被的燒死的人拚命地哭喊求饒……

可是,沒有人救他們啊,非但如此,還有幾十個黑衣蒙面人穿梭在火海中,清剿著這些人的性命。 第474章需要貂蟬進行配合

緊接著,周玉潔信守承諾,迅速簽完協議書。

她再三囑咐,儘快廢了趙天海!

林宇笑呵呵地說:「你放心!趙天海以後不管遇到多麼美的女人,他都提不起興緻!」

周玉潔說:「千萬別手軟,必須讓趙天海徹底變成太監!另外,絕不能讓我女兒和兒子知道!」

林宇點點頭,忽然問:「拿到新房鑰匙之後,能及時辦理房產證嗎?」

周玉潔說:「協議書上,寫的非常清楚,現房交易,手續齊全,隨時可以辦房產證!」

林宇笑著說:「那就好,某些房產商太黑心,吃人不吐骨頭。」

周玉潔的柳眉一揚:「怎麼?你不相信我?懷疑我事後反悔?」

林宇忙說:「不,周阿姨例外,你跟那些無德的房產商不一樣!」

周玉潔牽著泰迪犬,匆匆離開別墅。

林宇長吁一口氣,咧嘴而笑:「輕鬆搞定!周玉潔也被咱們牢牢地掌控!」

林雪說:「孫芮婷的好日子,終於到頭了!哥,你這招簡直太絕啦,孫芮婷背了一隻大黑鍋!」

林宇說:「孫芮婷並不算背黑鍋,也許,就是她跟趙天海在家裡玩耍!」

林雪說:「孫芮婷有心機,她遲早會跟趙天海回家鬼混。」

林宇說:「出來當小三,總歸要還的。」

林雪說:「趙天海派人放火,燒了咱家的燒烤店,這次狠狠地報復他,讓他罪有應得!」

林宇搖搖頭:「放火燒咱家店的幕後指使人,應該是趙君豪……」

林雪說:「有其父必有其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lixiangguo

隨著開水澆灌在茶葉上,一陣沁人心脾的清香從茶杯中飄出。

Previous article

她甚至不敢往夏恆這邊看,臉頰騰地一下子燃燒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