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易訝然。

剛才那種玄奧的狀態,很是讓人沉迷。那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想起來就暢快。

「當然。毒靈冷火有靈性,只有得到它的認可,它才會表現出親昵。大哥,你太強了。這意志力量,沒的說!」

龍陽豎起大拇指,一臉艷羨。

蕭易恍然,看了眼從左邊肩膀,跳動右邊肩膀的毒靈冷火,嘴角微微抽搐,旋即,搖頭笑道,「我只是運氣好一點而已,對了,你成功了沒?」

話一出口,蕭易就後悔了。

龍陽頭頂漂浮著的毒靈冷火,沒有任何動靜。仍舊像鬼火一樣,懸浮不動。

「啊,不好意思。」蕭易訕笑。

「沒事,反正我已經失敗七次了,不差這一次。」龍陽心底酸的不行,表面上卻沒有流露,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無所謂。

蕭易也不點破,輕笑道,「你也不要灰心,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對了,把裝血的杯子拿出來,我現在就給你。」

龍陽沒有行動,瞪著小眼睛,看了蕭易半響,笑道,「謝了。」

說著,取出青色酒杯。

「謝啥,這本來就是說好的。」蕭易接過酒杯,咬破指尖,擠出鮮血,裝了滿滿一杯。隨後,才遞還給龍陽。

後者接過,小心翼翼的以元氣覆蓋住杯口,然後一晃,收進儲物空間。

「多謝大哥。」龍陽畢恭畢敬,真誠喊道。


「呃,我比你小,你還是叫我別的吧。我有個外號,五郎。你叫我五郎就行。」

蕭易汗顏。

龍陽不簡單,這是肯定的。

人血!

他自己就是人,為什麼要別人的血?

怕痛?怕流血?

顯然都不怎麼成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不是人!

至於是不是妖獸,變幻而來,那就不關蕭易的事了。吞天虎神秘兮兮的不肯告訴,蕭易也懶得追問。

龍陽救了自己,又白送一團毒靈冷火,蕭易吃飽了撐著才會追究到底。

「不行,你比我厲害,當然是大哥!」龍陽搖頭,拒絕道,「除非你不認我這個朋友!否則,你就是我大哥!」

「這……好吧。」蕭易無語,「龍兄這麼說了,我自然接受。」

「嘿嘿,這就對了嗎。」龍陽換回嬉笑一面,「大哥那麼厲害,早晚名動滄瀾!對了,大哥不是要煉器嗎。趁著剛收服,毒靈冷火活躍性最高,快些開始吧。要是等它犯懶了,再煉器,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犯懶?

蕭易訝然,無語道,「毒靈冷火還會犯懶?」

「當然,它有靈性,自然會偷懶。好了,不多說了。大哥你早點煉器,我再嘗試一次,就不信收服不了這團玩意!」


龍陽惡狠狠的盯著頭頂的毒靈冷火。

「那好吧。」

蕭易無語,又安慰了幾句,退出陰陽泉眼中心位置,選了峽谷里的一個偏僻角落。

取出縮小了數倍的九蛇暗影爐、傲月劍、所有暗藏天級神兵殘片的兵器,加上蹦來跳去的毒靈冷火,以及空氣中漂浮著的陰陽二氣。

所有準備條件,終於完成。

按照記載鍛造術黑油布上面的步驟,依次擺放開。

蕭易意念傳遞毒靈冷火,讓它跳到九蛇暗影爐的底部。

九蛇暗影爐可以變大變小,這是蕭易昨晚上摸索出來的一個功能。現在拿來用上,正是時候。

「嘭!」「嘭!」

空氣中兩聲悶響。

毒靈冷火陡一接觸九蛇暗影爐底部,九蛇暗影爐周邊側壁上雕塑著的九條蟒蛇,立即張開嘴巴,吐出霧氣。

就像九條龍在長吟,氣息延綿悠長。顯示了熔爐,已點燃。

下一步,則是投放材料。

蕭易把傲月劍、所有暗藏天級神兵殘片的兵器,一股腦全部丟了進去。

霎時間——

… (新的一月開始了,求訂閱,求推薦,求保底月票!上個月全部訂閱傲天v章節的書友,系統有贈送免費保底月票,麻煩投給傲天吧!老九拜謝了!最後,感謝書友「微不足道的我」連續幾次大額打賞!)

……

「嘭!!!」

九蛇暗影爐一聲炸響,爐身劇烈搖晃。

「鐺!」「鐺!」「鐺!」

……

傲月劍和暗藏天級神兵殘片的幾把兵器,在九蛇暗影爐內部,互相碰撞,交擊迸射出耀眼的火花。

沒一會,暗藏天級神兵殘片的幾把兵器,就盡數消融。九蛇暗影爐內部,多出幾塊閃爍著金光的器胚。圍繞在了傲月劍周身,上下漂浮。

蕭易看在眼裡,喜上眉梢。

意念傳遞毒靈冷火,讓它燃燒的更旺,九蛇暗影爐搖晃的趨勢,越加厲害。

毒靈冷火似乎很喜歡這種活動,因此大股大股的能量氣息,透過九蛇暗影爐,在它內部釋放。和九蛇暗影爐本身的能量一攪拌,九蛇暗影爐內部空間氣氛,頓時大變。

「嗡!」「嗡!」

傲月劍開始顫抖,漂浮在四周發光的天劍神兵殘片器胚,似受到某種力量牽引,開始一點點附著在傲月劍身上。

一塊、兩塊、三塊……

半小時后,所有閃爍著金光的器胚,完美的融入進了傲月劍身。頓時間,傲月劍光芒大放。

唰唰唰!

縷縷流光,恍若夜空中的星辰,夾帶璀璨霞光,飛逝在天際。

蕭易看在眼裡,驚喜中按照鍛造術上的方法,牽引峽谷里充斥著的陰陽二氣,匯聚到九蛇暗影爐上空,形成一個圓錐似的漩渦。然後,慢慢的,分佈在傲月劍劍身的四周。

「嗤~!嗤~!」

流光閃爍。


傲月劍劍身受到刺激,一會變白,綻放刺眼光芒。熾熱的能量,差點把人烤焦。一會變黑,宛若迷人夜空。陰冷的氣息,幾欲讓人窒息。

在黑與白不斷轉變之間,劍身釋放出的威壓,越來越強,越來越強。

終於——

「轟!」

虛空一聲悶響,仿若晴天打雷。九蛇暗影爐顫抖的越發劇烈,就像發了羊癲瘋,「啪嗒、啪嗒」哆嗦不停。

一股冰冷凌厲無比的氣勢,也就在這時,轟然衝天直上,撕裂峽谷上空的濃霧,直插九天,觸及蒼穹。

圍繞在傲月劍劍身四周的陰陽二氣,不斷盤旋。大股大股氣流,被吞沒兼并。

咻!

劍光閃過,虛空裂開一道口子。

傲月劍突然離開九蛇暗影爐,衝天而起,直插蒼穹。鋒利、尖銳的威壓,鋪天蓋地,輾壓所有阻擋之物。

「哈哈哈……」

蕭易放聲大笑,停止繼續煉器。意念傳遞毒靈冷火,讓它恢復蹦蹦跳跳的一面,在峽谷里跑來跑去。

「恭喜大哥,鑄成神兵!」

龍陽滿臉微笑走過來,祝賀道。

傲月劍引發的動靜,他全都看在眼裡,哪能不明白,這是地級寶器誕生時引發的異象。

心底里,對蕭易越發佩服。地級寶器,竟然說煉成就煉成!

這要是換成別的煉器師,沒有三五年。不,沒有三五十年的時間,根本別想看見地級寶器的影子。

蕭易這手巔峰鍛造之術,簡直……簡直太他娘的絕了!

「同喜同喜。」蕭易遙望空中,一道急速往下墜落的流光,對龍陽抱拳道。


剛說完——

「唰!」

帶著強大劍勢威壓的傲月劍,筆直從天而降。停在蕭易身前一步距離位置的虛空中。

可怕的衝擊力道,使得空氣為之壓縮,所有氣流「嗤嗤嗤

」的往兩邊排放,出現了一個短時間內的真空地帶。雖然只維持半秒不到,但那無形中釋放出的龐大威壓,讓蕭易肩膀猛地一沉。

「好!」

「哈哈哈,不愧是地級寶器,這威壓、這氣勢、這力量,絕了!」

蕭易大笑,伸出右手,抓住劍柄,一個甩手,拔劍出鞘。

頓時間……

「呼啦啦!」

劍光閃耀,劍氣縱橫。

沒有動用半點元氣,單是劍身本身釋放出的劍氣,就切割的地面,犁出一道道深達半米的劍痕。

「大哥,搭配劍訣,威力會更厲害。」

龍陽在一旁微笑道。對傲月劍是地級寶器,沒有半點的心動流露。

「是需要一門高級劍訣。不過不急,等我師尊出關就有了。」蕭易甩了幾個劍花,然後收劍歸鞘,連同九蛇暗影爐在內,一起放進空間戒,對龍陽道,「我進毒霧林的任務已完成,不知龍兄……」

「當然是一起走!」



lixiangguo

第三天,叔叔和大寶都沒吃早飯,他們直到中午才起牀,叔叔正在心裏緊張地籌劃怎樣再一次對大寶開口,不料大寶卻先對他說話了,他向叔叔要幾塊零花錢。他的要求使叔叔明顯感覺到挑戰的意味,他冷冷地說:要錢做什麼?買菸?當時大寶沒再說話,叔叔也沒有掏出一分錢給他。兩人各在一間屋裏,一直到天黑,兩人在廚房裏又碰到了。大寶還是說,要幾塊零花錢。叔叔發現大寶的執拗,叔叔的執拗也上來了,他說沒有。兩人草草弄了些飯吃,又各自到了一間屋裏,此後就再沒說話。第三天也過去了。

Previous article

“快吃吧,你娘就沒有告訴你凡事不能餓着肚子嗎?”王宇十分貼心地爲小狐妖夾到面前一塊肉。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