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凡剛剛發現,這水潭中的水,並不是普通的水。這峽谷處於茫茫滄海之中,但是這經由峭壁滲入的水滴,卻並非是海水。

緩緩伸手捧出一波碧水,蕭凡嚐了一下,頓時感覺一股充盈的靈氣直入百脈,那種舒暢的快感,讓蕭凡差點着迷,典籍之中有着萬年水乳的記載,但是這水乳並非就如乳水一般,而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水。

典籍中記載,這萬年水乳乃是恢復元力的聖藥,這東西雖然並無法讓修者快速的提高修爲,但是其中所蘊含的天地靈氣,僅僅一滴便能夠讓元力耗盡的帝狂境界修者在剎那間將元力恢復到巔峯的狀態!

雖然蕭凡的恢復速度可謂是變態之極,但是這種好東西放在身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到了。想到這裏,蕭凡便在儲物戒指中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能夠承載萬年水乳的玉器。

片刻之後,蕭凡的手中出現一個寸許的小巧玉瓶。這玉瓶看起來最多也就能夠裝下十幾滴水乳,但是這玉瓶中的內部空間,卻是足足有水缸般大小,雖然不能將這一潭的萬年水乳盡數帶走,但是起碼也能帶走一半之多了。

翡翠玉瓶的裏面原本裝着的乃是玉虛宮中的仙泉之水,據說這種自九天落下的聖水,也是煉製療傷聖藥的極品材料。

對於這些,神念探測到玉瓶上,上面就有所記載。對於那所謂的仙泉聖水,蕭凡壓根就是不屑一顧,自己也不會煉丹,要它何用?

只見蕭凡直接將那翡翠玉瓶中的仙泉聖水宛若倒垃圾一般全部倒了出來,然後以神念引動面前水潭中的萬年水乳將整個玉瓶裝滿。

整個水潭中的萬年水乳不知到底是多少萬年才形成的,就這樣被蕭凡弄走了一大半,蕭凡想到那五個老傢伙一定會心疼的!但是,蕭凡要的就是讓他們心疼!

滿意的將玉瓶放入儲物戒指,蕭凡卻是無意間注意到了帶在左手食指上的漆黑色戒指。死神送給自己的亡靈之戒,裏面記載了這天地之間獨一無二的亡靈魔法,蕭凡將他規劃在鬼道之中,與九幽阿修羅一族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抽個時間,要好好研究一下。蕭凡的心中不由得這樣想到。

身軀緩緩騰空而起,蕭凡又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身白袍穿上,既然準備閉關潛修,身上由元力化作的灰黑色長袍說不定會在不知不覺間消失掉。蕭凡可不想光着屁股修煉。

盤膝而坐在石桌上,蕭凡的神念瞬間籠罩了整個山洞,經由混沌精氣淬鍊過的變異神念,如若那五個老傢伙在監視自己的話,蕭凡能夠在第一時間內發現。

心神沉入靈魂識海,神念留在外面時刻防備周圍情況,蕭凡首先開始運行的自然是六道之首,人道的《潛龍訣》。

按照常理,修煉潛龍訣,體內產生的元力,應該是具有神龍氣息的龍元,每當蕭凡運行潛龍訣的時候,體內也的確會產生龍元,但是那些龍元都會在瞬間被混沌精氣吞噬掉,然後再從混沌精氣中向丹田注入一股渾厚的混沌元力!

潛龍訣的共分三層,恰好對應修行一道的九大境界,第一層乃是潛龍入淵,對應的正是築基,塑體,脫凡三個基礎境界。第二層飛龍在天,對應踏空,皇極,帝狂三大過渡心境的重要境界。最後一層亢龍無悔,便是不滅,九天,通天的強者巔峯境界!

此時的蕭凡,潛龍訣的修爲境界,便處於飛龍在天的中期層次,隨着蕭凡運轉潛龍訣愈加的深入,蕭凡的身形也在暗黑色的龍軀和人身之間來回的轉換。

與此同時,渾厚的土元素屬性的精氣也源源不絕的從身下的九天玄石涌入蕭凡的體內,經由混沌精氣這個中轉站化成混沌元力流淌在蕭凡的經脈和丹田之間,疏通百脈運轉大周天。

隨着時間的推移,蕭凡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強,不知不覺間,蕭凡整個身軀都籠罩在了一片灰黑色的混沌氣息之中,若有若無的龍嘯聲震盪的周圍空間泛起陣陣波紋,蕭凡的修爲從皇極一重天,連續跨越,一直衝擊到皇極六重天的時候,蕭凡那不斷變幻的身形才停止了變化,身上籠罩的混沌之氣也消散而去,灰黑色的眸子緩緩睜開的剎那,兩道寒芒陡然激射而出!

從修煉狀態醒過來的蕭凡感受着體內渾厚的元力氣息,嘴角彎起了一絲笑意,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以此處濃郁充盈的五行屬性精氣,一次潛修,便能讓自己連續跨越過五個小重天的鴻溝,這等情形,若是讓外人知道,恐怕會驚駭的目瞪口呆吧?

蕭凡想要兼顧六道修煉,就不可能將全部的精力注重到潛龍訣的人道修煉上。六道,既然想要成就輪迴,便一定要平衡,人道修煉提升到皇極六重天,其餘幾道也要提升到同樣的境界,同時跨進,纔是正道!

人道過後,蕭凡最先考慮到的,便是魔法修煉的神道,這元素神道,蕭凡並沒有系統的修煉方法,在天武書庫中,蕭凡當初也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只是修煉了幾種能夠提升速度的風系輔助魔法。

如此一來,蕭凡只能無奈的先將魔法元素神道暫且放下,等到以後有機會在西方蒼夷大陸想辦法尋找一些典籍參考一下,總結出一條適合於自己的魔法神道。

將沒有把握的魔法元素神道放下,蕭凡又將《太始玉虛道卷》拿了出來,這道修一脈,分屬天道的頂尖修煉法門,其中境界劃分也是三層,第一層太初,第二層太始,第三層太清,恰好對應了三清道尊的名號,如今蕭凡就處於太始中期的境界,以他的理解,還無法明白跟三清道尊扯上關係的種種玄妙。

正常的修者修煉太始玉虛道卷的話,體內吸納天地元力轉化而成的應該是玉清仙氣,但是在蕭凡的身上,依舊還是混沌元力。

萬物初始,乃爲混沌,故曰太始。

相比潛龍訣而言,蕭凡感覺這部太始玉虛道卷更適合於自己修煉,如此一來,蕭凡也算明白了爲何道修一脈能夠成爲蒼浮神州最大的勢力。

六道之中,人道爲首,就像人軀的肉身爲本一樣。那麼道修一脈代表的天道,便是人的靈魂!

想到這裏,蕭凡搖了搖頭將腦海中有些混亂的思緒散去。時間緊迫,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讓自己浪費在這無用的遐想上。

太始玉虛道訣的心訣默唸之間,蕭凡再次沉入了修煉之中。九天玄石中的土系屬性精氣再次瘋狂的涌入蕭凡的體內,太始玉虛道卷的修爲境界,破開重重枷鎖束縛飛快的提升,一次次突破的快感,讓蕭凡的嘴角始終掛着一絲笑意。

磨盤大小的九天玄石所蘊含的土系靈氣何其驚人?但是直到蕭凡將整塊玄石中的土系屬性精氣吸納乾淨,也不過只是讓蕭凡將人道和天道的修爲雙雙提升到皇極六重天而已。

堅硬的九天玄石被蕭凡吸乾之後,無聲無息的在身下化作了粉末,蕭凡盤膝而坐在當空,微笑着睜開了雙眸,這一番修煉,蕭凡卻是將那翻天神印煉化到跟自己心神合一的境界!

蕭凡並沒有將翻天神印融入靈魂與之神魂合一,因爲據說這神印乃是太始道尊所煉製,對於這神印的瞭解,蕭凡當然不可能與他相比,一個不是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東西,蕭凡才不會傻到與之神魂合一。

醒來之後,蕭凡心中掐指一算,時間卻是過去了整整接近一年,這讓蕭凡微微有些驚訝,怪不得都說修煉無止境無歲月。隨着蕭凡的越來越高,想要提升修爲境界,每一次閉關的時間,也會越來越長,據說功力達到不滅層次,與天地同壽之後,上萬年的閉關都很常見!

蕭凡知道,修煉一途,絕對不能心浮氣躁,過快的提升修爲,反而會讓讓境界跟不上,因此蕭凡並沒有將招妖譜和普度衆生金鉢也煉化。這兩件法寶,蕭凡是爲下次閉關準備的。修真者在煉化法寶的時候,其實就相當於是修煉,煉化的法寶等級越高,修爲的提升越快。

體內經脈元力運轉的路線陡然一變,蕭凡身上頓時升騰而起陣陣死灰色的鬼舞,元力的屬性雖然還是混沌,但是卻是混沌之力的生死兩極,死的那一面!

神念探測入左手的亡靈之戒,一篇篇精妙的魔法解析讓蕭凡沉入其中,久久難以自拔。天地之間,生死兩極之力,乃是禁忌的力量。其中所蘊含的玄妙,比之所謂的元素魔法神道還是武道,天道都更加讓人難以領悟其中玄機。

鬼道,並不是依靠吸納天地元氣就能提高修爲的,而只能靠自己去領悟!第一次接觸這種修煉的蕭凡,在陰沉的死氣之間,不時的皺起眉頭,不時的又會心一笑,然後突然又皺起了眉頭。

晦澀難懂的死亡之道,讓蕭凡第一次在修煉道途上遇到了難題。

相較於以往安寧的山洞,今日的山洞之中卻是充滿了無盡的死亡氣息!體悟亡靈魔法鬼道的蕭凡,驚訝的發現,這亡靈魔法竟然能夠喚醒已經死亡的強者身軀!即使是靈魂已經寂滅的無魂之軀,也可以讓其聽命於自己,而且還能讓這具屍體亦或是骸骨擁有跟生前一般的實力!委實不愧其禁忌力量之名。

但是亡靈魔法鬼道最重要的一點便是,只有達到通天之境掌控法則之後,才能夠真正的擁有不朽的靈魂!那是真正的不死不滅!如此也就是說,在掌控法則之前,亡靈魔法師雖然能夠掌控強大的亡靈大軍,但是他們本身卻都是脆弱不堪一擊的!

僅僅只是領悟亡靈魔法鬼道的入門,蕭凡便用了整整一年!當蕭凡感覺自己已經能夠初步的實戰中級的亡靈魔法的時候,時間卻是已經再次消逝了又一年!

再次睜開眼眸,已經是兩年之後了。蕭凡在這滄海深處的峽谷山洞閉關,也整整三年了。

亡靈魔法鬼道,的確給了蕭凡太多的震撼,讓他接觸了除開天地五道之外的另一扇大門。亡靈魔法的等級劃分爲初級,中級,高級和頂級。

亡靈魔法師的修煉體系,跟天地五道修者的劃分是一模一樣的,達到不滅境界之前,亡靈魔法師只能使用初級和中級的亡靈魔法,只能操控境界高過自己不到三重天的屍體或者骸骨。實力過強的亡靈雖然也可以喚醒,但是自身實力不足,卻根本無法控制的住。

當然,無魂的屍體和骸骨,不管他多強,只要你能夠將他喚醒,那麼你就是他的主人!這就是亡靈魔法鬼道最逆天的地方!

不滅和九天境界的亡靈法師,才能掌控高級的亡靈法術,這個境界的亡靈法師,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亡靈空間,在自己的亡靈空間中領悟至高無上的死亡法則。

如若一旦領悟了法則,而且凝聚了神格,那麼你便是掌控天地亡靈的死神!屬於你自己的亡靈空間,便是你的亡靈國度!

唏噓的不停點頭,蕭凡對這亡靈魔法是又愛又怕。愛,是因爲這亡靈魔法有着逆天的玄妙,怕,是因爲修煉這玩意要經常跟死屍打交道,還有修煉的時候,那種陰深的感覺,讓蕭凡很不習慣。

然而習慣不習慣是另外一碼事,想要變強,蕭凡才不會去在乎那麼多。

現在的修爲桎梏在皇極六重天,而且高級的亡靈魔法只有等到不滅的境界之後才能修煉,當蕭凡感覺已經掌握了初級和中級的亡靈魔法之後,注意力接着轉向了靈魂識海深處的那柄血色的小刀!

將殺兵之魂喚出,蕭凡輕輕的捏在手中,不禁唏噓道,“ 動漫生涯 ……” 童川並不知道,因為他的一句話,羽晨子便將紫雲門所有高層召集,此時的他依然還在修鍊狀態。

這種修鍊狀態持續了三rì之久,好在這三rì之內沒有人來打擾童川,不知怎麼回事,自從當rì弟子考核結束之後,白宮中的師姐們都沒有前來尋找夠他。

不過童川也沒有在意這些,不來尋他更好,若天天都跟這些女人糾纏在一起,他還怕自己成為娘娘呢!


退出修鍊狀態,童川又開始學習從閣樓獲得的法術,雖然都是元級法術,不過對於他來說卻是極其陌生。

跟隨風穀子的那段時間中,童川將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修鍊上,就算有空暇世間,也要修鍊流水劍,一直到現在,他都未曾接觸過任何法術。

好在在閣樓的時候,有不懂之處都被雷游一一解惑,因此學習起來倒也沒有遇到難關。

「童川師弟,在嗎?」

就在此時,殿門之外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也讓沉寂在法術學習中的童川微驚,當確認不是核心弟子之中的三位師姐時,這才鬆了一口氣。

吱!

打開殿門,見到了一張冷俊的面龐,不正是習家兄弟之一么?不過僅僅見過一次的他,卻無法分辨是習風還是習雨,臉上的尷尬之sè一閃而過。

「師兄,不知何事?」

好在童川的極力掩飾,因此這位冷俊師兄也並未發現,或許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沒有放在童川身上。

「羽晨子師叔找你!」

說完這句話,這位師兄轉身離開,不過童川卻並未跟上去,眉宇間出現疑惑之sè,既然是羽晨子找他,為何要讓核心弟子來通知,而且以羽晨子的手段,直接傳音一聲就行,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躊躇片刻,童川還是跟上習家兄弟的腳步,但是雙耳卻已經開始聆聽周圍的聲音,以防有什麼不對。

超強兵王 ,原因很簡單,這裡是白宮,一般人根本不敢亂闖,就算是核心弟子想要進入這裡,也要經過曲紅曲白的同意才行,但是既然此人能夠出現在這裡,那麼想必也得到了某人的許可。

一路上習家兄弟腳步不停,對周圍shè來羨慕的目光不予理會,就算一些美少女投來異樣眼光,也沒有令他面sè改變絲毫。

不過多時,童川跟著習家兄弟便來到了一座殿門之外,而在這裡,其他八位核心弟子早就在此等待,見此,童川這才拋開心中的jǐng惕,見二人到來,雷游施展手段開啟進入閣樓的通道。

進入空間門,童川再次來到閣樓,沒有絲毫變換,柯老依然穿著補丁麻衣,認真打掃小院。

「三師兄,我們這是?」

童川見三位師姐居然面sè凝重,就算是張三,此時的面容也布滿嚴肅,讓他心中一驚,難道出什麼事情了么?在好奇心的趣事下,開口問道。

「進入閣樓二層!」

張三低聲道,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童川微驚,當初他和晏紫便想要進入閣樓二層,但是雷游卻說過,以他二人的實力根本無法進入,後來在他好奇的詢問下,張三也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閣樓二層。

閣樓分為兩層,第一層是提供給四代弟子修鍊所用,其內有紫雲門神虛以下的所有功法等,玲琅滿目,但是能夠進入到這裡的唯九位有核心弟子,唯有童川例外,因為他已經通過了弟子考核,被默許為核心弟子。

而閣樓第二層,據張三所說,是供三代弟子修鍊使用,而閣樓二層的東西比起一層當然更上一層樓,就算是以雷游的身份都沒有上去過。

不想這一次居然破例讓他十人進入閣樓二層,讓童川有些興奮,不過心中也出現危機感,這是紫雲門在留後手么?

進入閣樓一層,在這裡有一位中年人,一身白袍,黑髮隨意披在身後,臉上出現嚴肅神sè,見此,更加堅定了童川心中的想法。

「羽師叔(師尊)。」

十人對羽晨子恭敬行禮,聽到童川稱呼羽晨子師尊,張三等人皆是露出吃驚之sè,唯有雷游與晏紫臉sè正常,因為他們二人早就得知。

「廢話不多說,你們都應該知道,閣樓是紫雲門極為重要的地方,唯有核心弟子才能夠進入其中,而閣樓的第二層,唯有實力達到了元道才能夠進入其中,而且還必須是三代核心弟子,而今天,你們將破例進入閣樓二層。」羽晨子嚴肅道。

「閣樓二層和閣樓一層一樣,都必須由核心弟子開啟,而掌握閣樓二層鑰匙的正是我,我知道你們心中一定想知道你們為什麼能夠進入其中,或者為什麼同意讓你們進入閣樓二層,因為一個月後你們將要外出執行任務,一個極為艱難的任務,危險到甚至連xìng命都要丟掉,接下來的一個月中,你們將要在閣樓生活,在這裡修鍊,凡是有不懂之處,都可以問我。」

說完這句話,羽晨子轉身向通往閣樓二層的階梯行去,來到階梯前,單手一劃,一層半透明的光罩自動裂開,僅僅呼吸時間便形成一道無形大門,沒有絲毫猶豫,羽晨子踏入其中。


繼羽晨子之後,童川等十人也紛紛進入其中。

反派就很無敵 ,童川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他身上掃過,連身體上開闢的小空間都沒有放過,如同完全**一般,任其探測。

進入閣樓二層,第閣樓一層一樣,擺設十分的簡單,有著各種大小書架,其上有著各類書籍,和閣樓一層唯一不同的便是,在這裡有著不少武器。

各類武器皆有,刀槍棍棒,斧錘鐧叉,應有盡有,細數之下數量竟然達到數百之多,而且每一柄武器上都傳來強烈的波動,數百柄武器擺放在一起,甚至連周圍的空間都出現細微扭曲,令童川大驚之sè。

「這是紫雲門的底蘊么,也太過恐怖了吧!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這些都是玄級武器!「

雖然在辨別武器上,童川並不在行,但是武器沒有被使用就傳出如此強烈的波動,定然是玄級武器,甚至還有可能是天級武器。

童川無法準確判斷這些武器的等級,但是卻不代表雷游等人不行,他們皆是元道高手,而且還是紫雲門的核心弟子,使用的武器都是靈級,而雷游甚至還擁有一柄玄級武器,對於玄級武器自然也能夠判斷。

「巫妖,你們都挑選自己的武器吧,這裡面都是玄級武器,甚至還有天級武器,雖然你們大多數都擁有自己的武器,但是等級高的武器,對於你們以後的交戰,也有不少幫,雷游和晏紫還有童川,你們三人就不用挑選了,雷游,你本身就擁有一柄玄級本命武器,就算挑選到天級武器,對你也是弊大於利,晏紫,你身為晏家的嫡系,雖然你現在還沒有你的本命武器,但是想必你的長輩早就給你想好了,而童川,你以後就用你的本命武器吧!」羽晨子道。

對於為何不讓雷游與晏紫挑選武器的原因,羽晨子都解釋清楚,但是對於童川卻是模稜兩可,不過就算讓童川挑選,他也不會挑選,他手中的武器可是風穀子贈送於他,而且也不是一般武器那麼簡單,至於到底是什麼頂級,童川就不清楚了。

不過童川也有自己的判斷,在最開始的時候,他認為他使用的長劍是靈級武器,但是現在他卻認為不僅僅是靈級那麼簡單。

「這裡的所有功法和神通,或者其他陣法煉器煉丹書籍,你們都可以學習,但是一定要記住,你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能夠領悟到多少就看你們自己的了,童川,跟我來!」說完這句話,羽晨子轉身向樓下行去,童川連忙跟上。 把玩着手中的血色小刀,蕭凡的心中可謂是感慨萬千。當初爲了淬鍊殺兵之魂,自己被曾經的好友摒棄,被紅顏誤會,讓自己無奈之下,落寞的隻身踏入茫茫滄海。

讓蕭凡感覺欣慰的是,當初與嗜血妖魚王的一戰,殺兵之魂的驚天地泣鬼神的強勢,證明了蕭凡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不是白費的。

所謂殺之魔道,修煉的方法便唯有殺戮一途。在沒有殺戮之氣的淬鍊之下,殺兵之魂根本不可能有所成長的。

閉關修煉已然三年,卻是讓蕭凡感覺自己並沒有提升多少。六道修煉,僅僅只有人道,天道和鬼道修煉到了皇極六重天。

魔法神道因爲沒有具體的修煉體系,蕭凡不敢冒然修行,殺之魔道的殺兵之魂氣息雖強,攻擊力甚至於能夠破開不滅層次海獸的鱗甲,但是很明顯,其殺戮之氣的凝聚力還沒有達到皇極六重天的層次。

至於巫道的聖火巫訣,蕭凡壓根就沒辦法去修煉,這巫道對於血脈的要求是第一要素,這讓蕭凡一直沒有解決的辦法。

如若把巫道放在一旁,其餘五道修煉的境界越高,對以後越是不利,畢竟六道修煉,在蕭凡看來,最重要的便是平衡!如若因爲一道沒有修煉而讓六道平衡轟然打破的話,這種後果,蕭凡不知道如何去想象…..



lixiangguo

「這就是真正的人造人X嗎?我本來以為還會是長相相同的傢伙呢!」凌風面容依舊鎮定,但內心卻十分jīdàng,這些傢伙的等級和之前在都市星球碰到的實驗體完全不同!

Previous article

我不由地白了白眼睛,“你來背試試!”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