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董事長!你,你怎麼早回來了半個時辰?!”

跟他媽拍鬼片似的,說啥來啥。

ωwш ¤ttκд n ¤¢ ○

“你元氣沒恢復就敢算我,能準嗎?!你給我從實招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給我說個一二三出來,我打斷你的手!”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張順爻苦着臉解釋道:“董事長,這,這不關我事啊,霸霸把咱的水電費交了,又買了好多電器來,還買中飯給我和羅漢吃。她說口渴,還說她爺爺送了老董事長一片頂級茶餅,一定要我找出來,我,我……”

姜超看向李緣霸,發現她居然還在怡然自得地喝茶。

“李緣霸同志!你給我站起來!” 李緣霸放下茶杯,緩緩站了起來。

“董事長有何指教?”

姜超指着張順爻,怒道:“三眼所言是否屬實?!”

李緣霸瞥了張順爻一眼,張順爻根本不敢和她對視。

“是又如何?”

姜超猛地擡起右手,一道勁風吹亂了李緣霸的長髮。但姜超好像被施了定身術似的,巴掌遲遲落不下去。

“打,怎麼不打?”

姜超放下手,重重地呼出一口氣道:“你可知錯?!”

“小女子何錯之有?”李緣霸看向一邊倔強道。

姜超指着她,氣得渾身發抖。

“你你你,你強迫三眼拿出我的極品茶餅,事先沒有和我稟報就是不對!現在還不知悔改!別以爲你給公司無償貢獻了一些電器就可以目中無人了!”

實在不像話,公司內除了張順爻這種小年輕外,更是有三朝元老。

連那種級別的老傢伙都能被姜超管得服服帖帖,此時卻讓一個姑娘家氣得吐血。

李緣霸看向姜超,伸出一隻手道:“那請董事長把我李家的冥器悉數交出來,區區一個茶餅而已,三元真人從我爺爺手中拿走的時候,也未曾和我爺爺‘稟報’。”

給你留了面子的。

自己不要臉。

姜超頓時大吃一驚。

“這茶餅是我師父自己拿的?!”

張順爻撓了撓頭,提醒道:“董事長,這不叫拿……”

“多嘴!”

姜超看向李緣霸,眼中仍舊滿是憤怒。

但心想肖洪偷了她們家九個億。

連三元老頭都偷了人家的寶貝……

“霸霸!我不得不批評你兩句了,大家都是同事嘛,你這麼上綱上線做什麼?好了,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姜超一邊說一邊走向辦公桌,將剩下的一大半茶餅塞進了懷裏。

“對了三眼,羅漢哪兒去了?我有話問他。”

“屋裏休息呢。”

姜超走向了後院,不時還能聽到一些話。

“霸霸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這人沒啥素質。”

“就這德行。”

……

推開羅漢的房門,姜超發現他正在打坐。

“羅漢,把你知道有關蘇大4號樓的所有事情都講一遍。”

霸王一統諸天萬界從楚漢爭霸開始 羅家衛陡忙嚇醒,說道:“董事長,你,你不會還生我氣吧?”

“沒有,你說的也有一定道理,價值觀不同,沒什麼好爭的。說說我問的吧,我懷疑4號樓裏有大問題,可能涉嫌道門敗類作案。”

姜超這麼說,羅漢就肯定不會放在心上了,他點了點頭道:“沒錯,那隻女鬼不像是自然死亡的,4號樓地理位置很獨特,位於整個蘇城大學的東北面,可針對蘇城來說,蘇大位於蘇城的西南面。風水上東北和西南都是鬼門,4號樓就是雙鬼門凶地,我……”

“怎麼不說了?接着說。”

羅家衛撓了撓頭,憨笑道:“董事長來問我,肯定是親自看過了,風水堪輿方面,我可沒有董事長精通,說錯了就不好了。”

“但說無妨。”

羅家衛收起笑容道:“好,首先是這4號樓的位置,其次便是周圍的環境,四號樓北面是條河,北面主玄武,爲水,屬老陰。水路也叫做陰路,那便是陰上加陰。”

“東面本該爲主要氣口,可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種了一排柳樹,柳樹主陰,又叫鬼柳,足以擋下所有的祥瑞之氣。”

“西面是個路口,表面上沒什麼,但路是彎的,直衝4號樓西面,形成了反弓煞。西面主白虎,爲金,屬少陰,那便是陰上加煞。”

“如果南面再被封住,那4號樓就成了死地,關鍵就在南面,可4號樓的南面是3號樓,完全被擋住了,想要看個究竟,唯有在3號樓上觀察其正面。”

“我原本想要搞清楚原委再向董事長彙報的,可我實在想不到混進3號樓的辦法,爲了以防萬一,我只能先用卍字咒把4號樓封起來了。”

他說的這些,姜超走一圈下來就已經發現了。

“你考慮問題還不夠全面,4號樓的風水佈局,顯然是個善用四象的敗類乾的,你只考慮到了四象,沒考慮到兩儀。你猜猜,我在4號樓樓頂發現了什麼?”

羅漢咬着指甲蓋思索着。

“莫非是玄武甲?那人想要陰字衝頭,巨陰壓頂?”

玄武甲就是龜殼。

“小兒科。”

羅漢又思考了起來……

“不見得是獸王衣吧?煞字衝頭,大煞壓頂?這東西犯法啊!”

老虎皮。

“算了你別猜了,說了讓你考慮問題要全面,還朝着四象上猜。是聚陰幡! 復仇美妻請愛我 幡上還頂着一支銅釘來阻擋日精。”

重生醫妃:王爺有喜了 銅器透陰不透陽,如此操作,這聚陰幡便不怕太陽照射,反而能夠吸收月亮光華。

“這麼大的手筆!不會是董事長乾的吧?!”羅家衛站了起來驚訝道。

姜超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我要採集陰氣和小鑽風拿不完了?搞這種傷天害理之事做什麼?坐下!”

羅家衛一想也是,又傻笑了起來。

“主要是兩點,擺這個聚陰局的人,絕對心術不正。連醫院、火葬場上的陰氣都看不上了,實在狂妄,違反多項陰間治安管理規定和我們公司的條例,必須嚴厲處置。再一個就是,4號樓中的女鬼昨晚上了易峯同志的身,將一名學生的手給打斷了,這女鬼也要進行制裁。”

羅家衛又站了起來。

“董事長,這女鬼也可憐啊,我感覺她不是不想輪迴,而是根本出不去,我,我們應該幫幫她。”

姜超見了他這德行就不爽。

“坐下!她要是真的出不去,如何上身?學校的保安易峯也有問題,平時他工作時的表現怎麼樣?”

羅家衛坐下後想了想道:“挺好的,雖然性格比較孤僻,但對待工作很認真,從不偷奸耍滑,這一點比顧宇昂同志好很多。”

姜超又問了幾個問題,還是沒有找到有用的線索。

“行了,問題的關鍵還在那個女鬼身上,今天晚上我親自去一趟,如果她願意交代問題就算了,要是不願意的話,殺了鬼,破了局,自然萬事皆休。對了,再給你個任務,子時你登我賬號,用猴子這個英雄打排位,不上到鑽石別來見我。”

羅家衛有些擔憂道:“董事長,你,你一定要些耐心啊,別,別老是殺殺殺的。” 姜超沒理他,而是直接離開了公司。

臨走時還煞筆呵呵地給李緣霸來了個飛吻。

回到華悅小區,姜超躺在了舒服的沙發上。

沒有小鑽風的騷擾可真自在。

以往動不動就有訂單,現在全部改成隱藏式的,耳根子清淨多了。

“我媳婦兒還沒回來嗎?”姜超問向女鬼。

“沒呢,夫人早上出門後到現在都沒有回來。”

男鬼上前說道:“姜董事長,您看我在陽間也停留這麼長時間了,您什麼時候送我下去呀?”

姜超瞥了他一眼。

“急着投胎?做夢去吧,你是跳河自殺的,那次還想拖着我做替死鬼,要不是看你及時承認錯誤,我早叫你魂飛魄散了,一邊兒呆着去。”

WWW. ttκǎ n. C O

男鬼苦着臉,不說話了。

左等右等,許葉雯還是沒回來,姜超只好打了個電話過去,後來才知道許葉雯參加了一個閨蜜的生日派對。

“臭娘們兒,不回家也不跟我說。”

掛完電話後,姜超走到廚房,在冰箱裏找了些食材,便自己動起手來了。

填完肚子。

姜超還是回到了學校。

傳達室內。

“你怎麼在這?”姜超問道。

金耀成站起身微笑道:“隊長交代下來的任務我不敢鬆懈,必須完成!”

看向另一名保安,姜超問道:“同志你好,我是新來的保安隊長姜超。”

那保安懶懶散散地趴在桌子上,頭也沒回。

“哦,我叫陳逸傑。”

金耀成一把將陳逸傑拉了起來。

“見了隊長居然不問好?!”

陳逸傑推開金耀成的胳膊道:“隊長怎麼了?隊長不也是人麼?一個月纔拿幾個吊錢? 謀天毒妃 嚇唬誰呢?”

“好了小金,注意態度,我現在不是工作時間,只是過來看看而已。你的事情劉部長已經同意了,明天開始正式上班吧,你先回去休息。”

金耀成趕緊解釋道:“隊長你千萬不要生氣,小陳也剛來沒兩天,誰都不認識,我肯定加強對他的管理。”

陳逸傑聽了這話心裏也挺彆扭,但他不想招惹誰,也不想巴結誰,安安穩穩地過小日子即可。

“好自爲之。”

說完,姜超便走了。

金耀成猛地轉過身,指着門外道:“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隊長是什麼人嗎?!”

陳逸傑依舊懶散,搖了搖頭也不說話。

靠。

金耀成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那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

姜超走到了4號樓和3號樓中間的草地,沒本事進入3號樓,只能湊合看。

先是大概觀察了下。

沒什麼毛病。

姜超拿出手機,點開攝像機放大後,一寸一寸地排查着。

功夫不負有心人,花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姜超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

在五樓的陽臺上,一連串掛了九隻玄武甲,也就是龜殼。

一般的烏龜是沒用的,比如巴西龜、鱷龜,這種都是外來物種,必須是咱們純種的華夏草龜。

九,在古代被認爲是最大的數字。南方主朱雀,爲火,屬老陽。

這麼做正好能把南面自帶的陽火全部剋制掉。

4號樓也就成爲了羅家衛所說的,死地。

加上樓頂的聚陰幡,北面的陰路小河,4號樓內的陰氣只會越來越強大。

姜超搞不懂布這局的人是怎麼想的。

看來要搞清楚事情,還得問問裏面的女鬼。

金耀成走了,姜超便代替他去值班。

主要還是想混時間。

陳逸傑就這麼當姜超不存在,插着充電器一直在看快手。

十一點。

姜超拿着手電,說是出去巡邏了,實際走向了4號樓。

溜門撬鎖走一波。

姜超成功進入了4號樓。

剛一進門,便有一股強大的陰風席捲而來。

這裏沒有其他宿舍樓那麼新,破敗的很,到處是灰塵和蜘蛛網,牆皮脫落了不少,露出灰色的水泥。

隱約間,姜超聽見了一陣陣空靈的歌聲,在這陰森森的宿舍樓內來回飄蕩,若有若無。

嗯。

挺好聽的。

突然。

那些歌聲像是實質化了似的鑽進了姜超的雙耳。

劇痛刺激着姜超的大腦。

“雕蟲小技!”

姜超怒吼一聲,脫下木屐朝着自己臉頰奮力一拍。

打別人的時候狠,打自己的時候更狠!

一名身穿黑衣的女鬼出現在姜超跟前,沒有二話,用陰氣纏繞着的爪子伸向了姜超的咽喉。

姜超後退了兩步,猛地向前衝去一躍而起,用膝蓋將女鬼壓在了地上。

“你究竟有何冤屈,快快道來!” 獵心計:女人,休想逃跑!

lixiangguo

忽然,他想起了什麼,跳着腳飛快向前面車隊追去。一邊追,還一邊跳着叫舞着雙手,似乎要截停前面的車隊。

Previous article

只是,門外那些本來很想進去的人,突然間改變了注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