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靈抿抿唇,其實父母年歲擺在那,生活幾十年的時間,應該對愛情會有一些理解的吧?

她醞釀了一下措詞,決定跟父母取點經。

「媽,你跟爸結婚也有二十多年了吧?」

「怎麼突然問這個?」母親瞥了一眼父親,眼神溫柔了下來。

「就是,你們結婚的時候是自由戀愛嗎?」反正都開了頭,想問的就乾脆問好了。

「我們啊,也不算是吧。」母親看著父親笑了。

「啊?那是怎樣的?跟我說說吧?」葉靈是真的好奇,與其她一個人想,倒不如多參考參考別人的,或者能理出一些頭緒來。

「我們啊……」母親理了理嗓子,把她跟父親的故事緩緩道來。 老一輩似乎沒講愛情,可是又感覺他們中有愛。兩人走過了婚後的二十多年,在樂小舒的記憶里,父母算是和睦的,當然也會有一些普通家庭里的小爭吵,可是不久就會又和好,遇到事情都有商有量的。

葉靈聽完,其實蠻認同的,如果連溝通都沒有,兩個人怎麼能好下去?

「媽,如果我不跟那個人好了,你們會怪我嗎?」

母親一愣,隨即勸道:「傻孩子,這種事怎能隨意。有問題了就好好商量解決,千萬不要一時意氣用事……」

「可是,他根本就不跟我商量事情。」每次不是通知就是命令,跟對待他的員工差不多了都。

「你們……」

葉靈也不隱瞞,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訴了父母。

父母面面相覷,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舒舒啊,小董他忙公司的事情,你在家裡就多體諒體諒他……」父親試圖緩和。

葉靈沒有說話,體諒不是不可以,可是她覺得他的態度有問題。

「爸,我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葉靈試著組織語言,可又不知從何說起。

「他對你不好嗎?」母親一臉擔憂。

「他有沒有動手?」而父親則想得更多一些。

葉靈連忙搖頭。

父母鬆了一口氣。

「看他也不像是會動粗的人。」

不會嗎?葉靈覺得自己不是沒有受到爆力?

「那他是不是想不負責任?」

「……也沒有吧?」至少一直沒有說要趕她走或者分手之類的話。

父母又問了一些問題,只是說到做家裡事情的時候,父母看了她幾眼,嘆口氣說:「都是我們把你寵壞了……」

「媽……?」

「女孩子做家務是應該的,小董他一天到晚忙公司,總不能忙完回來還要做家裡的事,男人啊,在外忙事業,女人就把家理好……」

母親像在勸又像在嘆息。

葉靈總感覺哪裡不對。

「可是……」

「小舒啊…」父親看她想爭辯,開口堵了她的話頭:「你現在沒有工作,小董他要工作要養家,也是很辛苦的,當然你在家打理家務活也不輕鬆,但過日子就是這樣,你分擔一些,他分擔一些,家才能過下去啊。」

父母輪流的勸說,讓葉靈無言以對,她還在其中發現,父母勸著勸著,竟然鬆了一口氣,似乎一直擔憂的事情可以緩了一樣。

葉靈無奈,覺得再說下去也只會讓父母覺得她在抱怨,看母親的眼神,她覺得自己要是抱怨的話,她都會上門找董筠睿說好話那種。

還是別讓他們摻和了。

父母那裡沒法久待,葉靈第二天就回來了。

經過父母一晚的灌輸,葉靈覺得還是應該跟董筠睿再談談。

只是,日復一日,董筠睿都沒有適合的時間可以跟她坐下來好好說話。

他說公司在趕一個項目,回來了還在忙工作。

葉靈看著他走進書房的身影,感覺自己就是人家說的那種,得不到的時候千寶萬貴,到手的時候,就跟草一般。現在的董筠睿,對她真的跟陌生人一樣。

熟悉的陌生人。

他真的沒有想過兩人之間應該處理一下存在的問題嗎?上次酒會回來留下的問題都沒有解決,就這樣讓它沉寂了嗎?

樂小舒就是這樣積著積著就開始鬧,他都沒發現問題的嗎?這位職場的精英,觀察力真的差到這樣的地步還是他根本不覺得是問題?

她現在只期望交流。

葉靈攔住要去工作的他,「我想跟你談談。」

「談什麼?」

「你不覺得我們之間有些問題應該談談嗎?」進了你家就不會走了是不是?進了你家問題就全部解決了是不是?

「有什麼問題?」董筠睿隨口問著,但那眼神並不專註,大概腦里還在想著工作的事。

「你不覺得有問題?」

「樂小舒,我還有工作……」

「工作重要還是我……」

葉靈看著人家看蠢的眼神,問不下去了。

似乎是不用比的,沒有可比性的問題還問,不是蠢是什麼?

「好,我知道你工作重要,但是,你真的不能抽點時間跟我談談心嗎?」

董筠睿看了她一會,那眼神里都是些不理解,似乎她又在無理取鬧一般。

她無理取鬧?葉靈真想轉身就走,這種神態比跟她吵架還讓人不爽。

「樂小舒,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你已經25歲,不是小女生了,不要整天幻想一些戀愛橋段來運用到我們身上好嗎?我要工作,這個項目必須在月尾完成,我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玩戀愛遊戲,你要明白,我既然帶你回家,是決定娶你的。如果你想現在結婚,那就等我忙完這個項目OK?」

結婚?!

她什麼時候說過自己想結婚?!

「董筠睿,我沒有……」

「樂小舒,你鬧了這麼久,還不夠嗎?男人的耐心有限的,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搞那麼多事,我會認真的考慮我們繼續下去的可能性!」

這句話妥妥是威脅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分手嗎?」葉靈就攤開來問!

「樂小舒!你能不能別誤解我的話?我什麼時候說分手了?!你是想分手是不是?你拿分手來逼我和你結婚是不是?你就那麼想現在結婚嗎?我現在公司正忙!而且我告訴過你,去年剛剛買了這套房,積蓄都用得差不多了,我們要辦婚禮,需要先攢夠錢,不然怎麼辦?辦寒酸了你不高興你父母也不高興,你要我怎麼辦?你能不能理智點現實點想問題?你已經不是三歲小孩子了!」

莫名其妙又被吼!

「我沒有要跟你結婚!」問題都沒解決談什麼結婚?就算他想結,她也要替原主認真考慮,現在生活了這麼一點時間就已經這樣,往後的幾十年要怎麼過下去?這樣的結合能過得好?

反正她是不信的。

「樂小舒你什麼意思?一會說結一會說不結?你把婚姻當什麼?現在的女孩子都這麼信口雌黃的嗎?連婚姻都可以這麼隨便,還有什麼是不隨便的?!」

「董筠睿!說話能就事論事嗎?這樣人身攻擊是什麼意思?!」葉靈也忍不住了,她不過是想好好談談解開彼此的矛盾,但現在是怎麼回事?! ……

林逸差點噴出一口血來,沒好氣道:「大小姐,你當這是過家家呢?」

「那你說怎麼辦?」喬絲琳瞪了林逸一眼。

林逸則是道:「很簡單,送你回國,離開了這裡,你就什麼都有了,鬆軟的席夢思大床,還有無數的僕人鞍前馬後的伺候著,總比現在這樣戰戰兢兢的好吧!」

喬絲琳沉默了下來,林逸說的一點也沒錯,回國了,她就什麼都有了。

「我是很想回去,可是……可是我……」喬絲琳的話沒有說完,可意思很明顯,如果不是林逸,她早就離開這裡了。

林逸哪裡不明白喬絲琳的意思啊,當下道:「我送你回去,答應你的承諾要做到。」

喬絲琳那一雙漂亮的美眸立刻冒出了光芒:「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從來沒有騙過人。」林逸笑著道。

喬絲琳一把抱住了林逸的肩膀:「你真是太好了,我沒有看錯人,我知道你會對我好的!」

林逸不動聲色的掙脫了喬絲琳的懷抱,額頭上面冷汗直流,林若煙交代過了,可以和喬絲琳在一起一段時間,可什麼都不能發生,看現在這個情況,不發生一點什麼估計都不可能。

「行了,別說那麼多了,票已經買好了,今天下午就出發。」林逸道。

喬絲琳愣了一下:「這麼快?不準備一下嗎?」

「有什麼可準備的?」林逸道:「你一個身價這麼高的共濟會大小姐,要什麼沒有?還是趕緊走吧!」

聽到林逸這麼說,喬絲琳只好點了點頭:「好吧,只能這樣了。」

兩個人一起在藍氏酒店裡面吃了一頓飯,然後林逸打電話通知了林若煙一聲,下午的時候就坐上了飛機,直奔洛杉磯而去。

等坐上飛機起飛的那一刻,林逸的心這才算放了下來,本以為大月氏的安全的,可是現在看來大月氏一點也不安全,喬絲琳離開了,林逸也是鬆了一口氣,前兩次僥倖救了喬絲琳,可下一次呢?誰也說不準,所以還是讓喬絲琳早點離開的好,免得到時候出了意外,林逸可就真的什麼辦法都沒有了。

不過現在最讓林逸關心的就是德納,不知道德納這小子現在怎麼樣了,沒有殺了喬絲琳,他背後的主子肯定不會放過他,他現在肯定也不好過吧!

林逸想的一點也沒錯,德納剛剛遭到了劈頭蓋臉的一通怒罵,此時正氣沖沖的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一旁的手下趕忙走了過來:「首領!」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德納語氣不善,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手下趕忙道:「首領,剛剛得到消息,喬絲琳已經離開了。」

「嗯?」德納愣了一下,趕忙道:「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們的人親眼看到他們上了飛機,去洛杉磯的航班。」手下道。

「他們?」德納不解道:「喬絲琳和誰?」

「當然是刀鋒了,除了刀鋒,還能有誰呢?」手下無奈道。

德納點了點頭,沉默了下來,而一旁的手下則是道:「首領,現在刀鋒不在,我們完全可以對刀鋒的那些女人下手,這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呀!」

腹黑總裁戲呆妻 德納冷哼一聲:「刀鋒不傻,他知道我們還在這裡,既然他敢這樣離開,那肯定早已經做好了萬全之策,而且月無瑕現在和刀鋒那樣親密,她一定不會坐視不理。」

「那怎麼辦?就這樣任由他們離開?」手下眉頭緊鎖,有些不舒服道:「我們在他們的手上栽了兩次,就這樣放過他們了?」

「不可能,」德納冷聲道:「我德納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你馬上準備一下,我們也去洛杉磯。」

「啊?」手下瞪大了眼珠子:「首領,喬絲琳已經知道我們要殺她,那我們現在去洛杉磯,豈不是自投羅網嗎?」

「你懂什麼?」德納沒好氣道:「喬絲琳還沒有到洛杉磯呢,就算是到了洛杉磯,也需要一些時間來讓共濟會做出反應,我們可以趁著這個空檔趕忙過去,在洛杉磯那個地方,我想喬絲琳一定不會有那麼大戒備的心理,還有刀鋒,最好借著這個機會一塊幹掉。」

聽著自家老大的話,手下有些猶豫,不過還是什麼都沒說,轉身離開了,倒是德納,嘴角叼著一支粗大的雪茄,刀鋒,我們洛杉磯見。

……

飛機之上,林逸正吃著飛機上面配送的晚餐,相比較大酒店裡面的東西來說,飛機上面的晚餐確實有些簡陋,味道不怎麼好,不過林逸不是挑肥揀瘦的人,能吃就行。

倒是喬絲琳,嬌生慣養,對飛機上面配送的這些食物一點胃口都沒有,看到林逸風捲殘雲的幹掉了面前的食物,立刻把面前的餐盤推到了林逸的面前。

「怎麼,你不吃?」林逸不解道。

「沒胃口。」喬絲琳雙臂環胸,心裡頭在想著事情。

林逸也不客氣,繼續大朵快頤,這世道,虧了誰也不能虧了自己的肚子。

「林逸,你就這樣離開了,不怕德納對你的那些女人下手?」喬絲琳問道。

林逸的動作慢了下來,望著喬絲琳,笑著道:「我兩次破壞了德納的詭計,甚至連他自己的性命都差點丟了,他現在一定是慎之又慎,他不敢!」

邪王霸女:盛寵腹黑妃 「你這麼肯定?」喬絲琳道:「要是我,你兩次破壞了我的計劃,我就是拼了命,也不讓你好過。」

「你說的不錯,」林逸放下了刀叉:「事實確實如此,德納很想找我拚命,可是他的目標是我,不是我的女人,他沒必要冒著生命危險來做一些威脅不到我的事情。」

頓了頓林逸繼續道:「當然了,就算是他想做,那短時間也不敢,等他的自信恢復了,那我已經回去了,再者,我不在的這些日子裡,月無瑕肯定會保護好我的人。」

喬絲琳點了點頭,心裡頭則是很佩服林逸,能把事情想的這麼全面,看起來她真的是白擔心了,她擔心的這些事情,林逸早就想到了。

當然了,也不能說林逸就多麼多麼的厲害,如何如何的,只是事關自己身邊的人,林逸必須慎重一些,所以這些事情就想到了。

藍氏城距離洛杉磯實在是太遠了,哪怕是坐飛機,也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十點鐘,飛機才到達了洛杉磯機場,剛出飛機門,就感受到了一股涼爽的海風,真是太舒服了。

中東那一片地帶,實在是有些太過乾燥了,嚴重缺水,而洛杉磯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舒服了,濕潤的海風,讓人心曠神怡。

不得不說洛杉磯是個好地方,適宜居住,也難怪國內有很多貪官污吏和富豪巨鱷喜歡在這裡定居,林逸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喬絲琳,你終於回來了!」

出了通道,就看到一大群黑衣保鏢圍在了出口,領頭還有一個法頭髮梳的油光錚亮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約瑟夫。

約瑟夫的嘴角掛著笑容,滿懷激動的走了過來,可是隨後看到了喬絲琳身邊的林逸,笑容僵硬了起來,指著林逸,身軀顫抖道:「他……他……他……」

他了半天,約瑟夫也沒他出一個什麼來,林逸則是笑著伸出手:「約瑟夫先生,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無恙,無恙……」約瑟夫乾笑一聲,和林逸握了一下手,隨後用不解的目光望著一旁的喬絲琳:「喬絲琳,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跟著你一起來?」

…… 葉靈表示想離家出走。

一輩子跟這樣的人生活?確定不是想把自己氣死?

他到底是怎麼想問題會變成這樣?

還說樂小舒總愛幻想,那他聯想的還少嗎?他就是這樣用他的精英腦袋來想樂小舒的嗎?

葉靈搖搖頭。真心覺得和這種人談不攏。

他那些先入為主的觀念像生了根一般,說她鬧,說她隨便,說她無知無能……

連婚姻都說是她逼她結的。她有嗎?有嗎?有嗎?

這樣的話,就算將來結了婚,要是有什麼事的話,是不是也賴到她頭上說是她要他結婚的?

他那精明的腦袋就是這樣「精明」的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的嗎?

葉靈非常無語,她現在連出去工作都不行。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莫名這件事情又變成了決裂一般:要出去工作就別回來!

她的確沒替原主想好要不要決裂,畢竟一作了決定,以後想再回來的話就更難做了。

現在她頭疼的就是確定不了原主的疑問:是不是愛情?

如果按她的理智分析,絕對是NO的。

愛情有這樣子的嗎?

好吧,她也不確定。

畢竟語言學里還有那麼一句打是親罵是愛。

葉靈只能時不時的去找方家萱,可是方家萱卻告訴她,要去拍拖沒時間理她,叫她實在無聊就找合租女孩出去玩,葉靈搖搖頭,還是自己玩吧。

但是那個所謂的家,她是真不太想回。

每天早早的做好早飯,葉靈帶上本書,就到附近的公園看書去。

至於那些「所謂的活」,她午睡完再干,幹完就做晚飯,晚飯收拾完就回房做自己的事情,上網賺點小錢都沒人打擾,想想也還不是太糟糕的事。

只是這樣混著,真不是年輕人應該有的生活態度。

這是一個「好心阿姨」在公園裡的勸誡,讓她連去公園都找偏僻的地方待著。

lixiangguo

許曜連忙勸道:「你現在的狀態不是他的對手,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Previous article

「看來我不在幾天,過得很安逸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