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雲凈此時也喊道。

可下一刻,一道銀光閃爍,葉雲凈渾身一僵,整個人直接倒地不起。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

所有葉家人都是變色,葉雲凈身邊的葉雲飛立刻跑到自己兒子身邊。

「雲凈,你怎麼了!?」

葉雲飛將兒子抱起來,這一看才發現,自己兒子此時雙眼大睜,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個細小的針孔!

從腦門能直接看到身後的地面!

細微的血液很快充斥了針孔,冒出一點血色,而葉雲飛也能感受到懷中的兒子,心跳正在停止!

「不!」

「雲凈,你醒醒!」

「不!!!」

葉雲飛仰天嘶吼,他的兒子,沒了!

葉齊龍和一眾葉家人紛紛變色,葉一鳴竟然他們所有人的面將葉雲凈殺了!

「你!!」

「我要你死!!」

葉雲飛紅著眼,瞬間失去理智,朝著葉一鳴沖了過來。

站在一旁的悟凡唰的一下沖了過來,將葉雲飛一腳踹開。

「不許傷害師父!」悟凡擋在葉一鳴身前。

葉雲飛被踹到葉齊龍身前,直接暈了過去。

葉齊龍看著眼前穿著紅色袈裟的悟凡,面色再變。

「你是,悟凡大師!」

葉齊龍驚呼出聲,這可是江省最強的和尚,實力聽說不比之前的長孤劍聖弱!

師父?

他竟然叫葉一鳴師父?

葉齊龍臉色不斷變化,最後一臉頹然,低頭緩緩道:「我葉家,道歉!」

「家主!」

有葉家人紅著眼喊道,他們不明白為什麼要給葉一鳴道歉!

葉一鳴可是當著他們的面殺了葉雲凈,他們難道就這樣道歉了!?

他們可是省城第一家族,葉家!

可是,只有葉齊龍知道,現在的葉一鳴,根本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 朔月東升,常青藤橋上,艾德遠遠瞧見了阿比蓋爾小姐的身影,月光下,她的眼眶殘留著憔悴的紅色。

「抱歉,讓您久等了。剛剛在財務部門拖了一會兒時間。」

他撐著拐杖快步過去,小心翼翼地打起招呼。

「哪有的事,您來的很準時……您的腿?」

阿比蓋爾用疑惑的目光在他身上游移片刻,終於發覺了左腿上的異樣。

「沒什麼,只是一點小傷罷了。」

艾德擺了擺手,懷著沉重的心情說道:

「那個……霍蘭德的事情,我真的很遺憾……」

神調局已經派人告知了她霍蘭德的死訊。根據碼頭區人體自燃的殘骸,可以確定他是在出逃的過程中被伊塞克長老截殺的。

「您不必為此感到愧疚,是他的族人害了他。」

儘管用肉眼都能瞧見她的痛苦,阿比蓋爾小姐依然沒有將情緒發泄在其他人身上。

她只是望著冰冷的墨藍色天空,好像要占卜明天的天氣:

「為什麼仇恨就像陰雨一樣,永遠無法停息呢?一旦有人按下了開關,齒輪就會不停地運轉,直到一切摔個粉碎,什麼技術也不能排除這種故障。」

這道題恐怕沒有正確答案。艾德答不上來,他望向阿比蓋爾,她同樣沒有對答案有所期待:

「他有沒有和您提到過我?」少女噙著淚低語道。

「和您在一起時,他能夠感覺到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事物,他從未如此想要活下去。霍蘭德先生是這樣告訴我的。」

在確認四下無人後,艾德取出了捆好的厚厚一沓鈔票:

「這裡是250鎊現金和十張50鎊的支票,還有您原本的錢。我知道這些還遠遠不夠,只是希望這筆錢能夠稍加改善您的生活條件。」

為了方便阿比蓋爾使用,去取筆錢的時候,艾德特地讓財務部換成了小額紙鈔。

有了這筆錢,她可以選擇做些小本生意,或者離開這裡去其他地方生活,至少不用靠著出賣自己謀生了。

阿比蓋爾小姐接過錢,瘦小的手指在夜晚的冷風中吃力地微微顫抖,像是攥著一枚秤砣。或許是為了驅寒那股寒意,她從口袋裡取出一支女士香煙:

「可以向您借個火嗎?」

「當然。」艾德把打火機遞了過去,之前那個在地下堡壘丟掉了,他又新買了一個。

誰知阿比蓋爾接過打火機后,先一步點燃了手裡的錢幣,在用它點亮香煙之後,朝著欄杆外鬆開了手掌。

火光剎那間照亮了少女清秀的臉龐,暗夜中盛開出一朵溫暖的火花,四下飄零,一瞬間就散了,流淌進暗影之中。

不知為何,她拂去眼前的幾縷髮絲,開心地笑了起來。

「您這樣做未免太冒失——好吧……這畢竟是您的錢。」

望著河面上消逝的火光,艾德嘆息一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這可是一大筆錢。他本以為她瘋了,可那笑聲清脆悅耳,不似有恙。

「我生命中的火焰已經熄滅了。只有放棄虛幻的希望,才能從漫漫長夜中生存下來。」

阿比蓋爾望著手中點燃的香煙,原本脆弱的眼神漸漸變得堅硬。她將打火機還給艾德,面帶微笑地告別:

「還是謝謝您專程把錢帶過來。晚安,警官先生。」

艾德雙肘依靠在橋邊的欄杆上,目送著阿比蓋爾小姐的背影離去,直到遠處的矮房切斷了他的視線。

「她走了?」

不知何時,奎茵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她重新裹上了那層大圍巾,看上去和平日里無異。

「是啊,她走了。還一把火將鈔票燒了個精光。」艾德感嘆道。

「她會沒事的。我能聞出絕望的氣味,她還遠沒有陷入那種境地,或者說恰恰相反。」

「其實我更喜歡以喜劇收場的結局。」艾德把手搭在欄杆上,「但有時候想些做好事,卻偏偏總是兜兜轉轉、事與願違。」

「神調局的探員不能選擇去做『好事』或者『壞事』,我們只能做必須做的事。」

她也把一隻手肘搭在欄杆上,用折刀在上面刻出一道道划痕。

「我知道。」艾德呼出一口熱氣,在河岸刮來的風中消散無蹤。

「抱歉。」奎茵突然沒頭沒尾地說道。

「嗯?」他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個詞從她嘴裡說出來,就像太陽從西邊的地平線升起一樣奇怪。

「……那個時候我感覺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惡意。明明可以看見發生的一切,身體卻不受控制。我想那不是我。」

「別放在心上。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如果沒有你,我們早就被伊塞克長老殺光了。」

艾德點了點頭,伊頓先生早就說過解開項圈的危險性:

「說起來,『絕望』聞起來是什麼味道?」

「這個,該怎麼和你形容呢……?」

奎茵的臉微微轉向一側,她盯著河岸,猶豫了一會兒:

「壞掉的玩具、冰冷的煤爐、劣質酒精、熄滅的煙頭、毒藥、因為衰老而掉落的牙齒、骨骼的餘燼,把這些東西放進調酒杯中,再用眼淚攪拌均勻——絕望聞起來就是那種味道。」

「我的天,真是絕妙的形容」艾德笑了起來,「比起調查員,你可能更適合做詩人。」

「是啊——如果我認字的話。給你看一樣東西。」

她把另一隻手從口袋裡伸了過來,手中是一把新鮮的蒲公英花,菊黃色的花瓣在夜晚像是透著鮮嫩的淡紫色。現在還未到它們長出毛絨絨種子的盛夏季節。

「蒲公英?」

「仔細瞧,別眨眼。」

生機勃勃的橘黃花瓣在她手中一瓣瓣地合攏,乾癟,又在片刻之後再次綻放。取而代之的是白色冠毛結成的絨球,如同晶瑩剔透的雲團。彷彿它的生命被人為地加速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不知道奎茵還會使用秘文,難道說是某種聖物造成的效果?

「不知道。我很早就發現這個秘密了,只是從來沒告訴過其他人,記得替我保密。」

「你難道不好奇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能力嗎?」艾德疑惑道。

「不,完全不在乎。比起嘗試理解某樣事物的存在,我更喜歡感受它們。」

奎茵把蒲公英放在唇前,輕輕一吹,頭頂的月牙微微閃耀,潔白的籽種頓時灑滿了河岸。 第199章出賣了親生女兒

朱元璋下令,給察罕特穆爾、趙敏和王保保戴上鐐銬,嚴加監守。

成昆的穴位被封,交由張無忌看管。

林宇率領眾人,趁夜一路向西,抵達荒山幽谷處,安營紮寨。

第二天,陽光明媚。

林宇擺起「環形燒烤爐」,施展高超的廚藝,烤制了一匹駱駝、一匹耗牛和三隻羊,供眾人享用。

隨後,林宇托著一盤噴香的羊肉串,走入營帳內。

趙敏躺在毛毯上,瞪了林宇一眼。

lixiangguo

於是晚上的時候,蘇淺淺這邊變成了四人行。

Previous article

隨著開水澆灌在茶葉上,一陣沁人心脾的清香從茶杯中飄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