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銘笑道:「我還有事情要做,暫時不離開。師姐回去之後,趕緊把洛生解救出來。」

洛冰仙用力點點頭:「那你也一定要小心,就算有甲蟲保護,也不能大意。」

送走了洛冰仙,葉銘鬆了口氣,此來兩儀天非常圓滿,不僅找到尋寶鼠,蟲卵也找到了不少。他決定再留一段時間,憑藉搬山甲蟲多弄些蟲卵,而且說不定會有其他發現。

留下來並不會浪費葉銘的時間,他大多數時候都在固定的地方修鍊,只派甲蟲出去活動。一旦附近有什麼風吹草動,他立刻就能知曉。

不知不覺,又是一個月過去了。他控制的搬山甲蟲的數量,已經超過二十萬,收集的蟲卵也多了數倍。最主要的是,他的龍象功成功突破到第五重,一身力量達到了驚人的一百六十萬斤!

坐擁百萬斤巨力,那玄天寶劍對他而言已經不再沉重,他順勢就開始演練玄天劍法之前的二十六套劍法。

這二十六套劍法,包括十二門入門劍法,八門初級劍法,四種中級劍法,兩種高級劍法,葉銘必須逐一修鍊至大成境界,才能最終修鍊玄天劍法。

十二門入門劍法,分別為劈海劍法、刺芒劍法、點睛劍法;撩天劍法、崩山劍法、截魂劍法、抹雲劍法、穿風劍法、挑珠劍法、提龍劍法、絞仙劍法、掃雪劍法,分別代表了劍法的劈、刺、點;撩、崩、截、抹、穿、挑、提、絞、掃十二種用法。

這十二門劍法,若論武技水準,應該都有王級劍法的威力,所以修鍊起來頗不容易。然而葉銘本身是上品聖體,又有七元算陣這等逆天之物,所以修鍊速度較一般人快了千萬倍。

一套劍法,他頃刻就能練成,半天不到竟已修至大成,將其精華盡數發揮出來。十二套入門劍法,他只用五天時間便練成了!

接下來是八門初級劍法葉銘也不完全陌生,天地萬物,都不離八卦範圍,這八部劍法與八卦劍法異曲同工,分別是乾罡劍法、坤煞劍法、離火劍法、巽風劍法、坎水劍法、震雷劍法、艮山劍法、兌澤劍法。

有八卦劍法打底,葉銘練習這八部劍法也沒什麼困難,幾乎一蹴而就,三天時間便練成了。

隨後就是四部中級劍法,此四部劍法,分別是太陽劍法、太陰劍法、少陽劍法、少陰劍法。

葉銘當初修鍊陰陽劍法,由簡入繁,威力一步一個台階。陰陽劍法弱於四象劍法,四象劍法弱於八卦劍法,八卦劍法又弱於大周天劍法。可如今卻情況卻反過來,八種劍法反倒不如四種劍法的威力。

這種變化,讓葉銘陷入了沉思。到底是繁華似錦的劍術威力大,還是古樸簡單的劍法威力強?

四種劍法,果然暗合四象之妙,葉銘很快就修成了,用時不過一天。

剩下的兩套高級劍法,果不其然,與葉銘修鍊的陰陽劍法十分契合,除了那細微的區別之外,幾乎沒什麼不同。

「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強大的劍術反而變弱了;弱小的劍術,忽然又變強了,哪裡出問題了呢?」葉銘撓頭不止,一臉迷惑之色,久久無法想通。

於是他不停把二十六部劍法,以及他以前學過的諸多劍法演練了一遍又一遍,想要找出其中的規律。他甚至忘記了此刻可以正式修鍊玄天白帝劍的事了,只是一味演練。

轉眼間,他修鍊劍術已然一個月之久。這日,他忽然「呵呵」一陣笑,道:「八卦劍,四象劍,陰陽劍,又有什麼分別,我只需手握寶劍,以心意催動即可。」

下一刻,葉銘腦子裡沒有了那麼多劍道原理和劍招,剩下的只是純粹的劍意。

「現在可以修鍊玄天白帝劍了。」他微微一笑,揮動玄天寶劍舞動起來。

玄天白帝劍,沒有固定的劍招,只有一段玄奧的口訣。之前葉銘不甚理解,可此時此刻,他忽然就悟了。

「玄天白帝劍,共有九重,後天六重,先天三重。第一重劍意,第二重劍心,第三重劍魂,第四重劍靈,第五重劍界,第六重劍神。而那先天三重,卻要藉助其他四部劍典方可突破。」葉銘喃喃道。

葉銘新近突破玄天白帝劍,每天參悟劍意。可這一天,搬山甲蟲忽然傳來訊息,兩隻超級強大的妖蟲發生了戰鬥,最終兩敗俱傷。其中的一頭大蠍子還沒死掉,可也不能動彈了。

葉銘立刻就跳了起來,直接用遁符趕到了現場。現場的一幕讓他驚呆了,他萬沒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巨大的妖蟲,簡直比得上妖獸了!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這兩隻妖蟲,一隻是長達千米的萬足蜈蚣,每條腿都都堪比人腿粗,堅固有力。這隻蜈蚣五彩斑斕,渾身上下油光發亮,一雙眼珠子已經黯然無光,顯然死去多時了。它身上到處是傷痕,最嚴重的一處在頭部,上面被刺了一個黑窟窿,綠色的汁液流了一地。

另一隻是個大蠍子,體型似小山一般,渾身披著黑甲,黑甲之上的紋理暗合銘紋之道。那蠍子尾巴足有數百米長,粗大如龍,尖端位置有一個巨大的毒鉤子,鋒利無比,劇毒無比。

大蠍子也不好受,躺在那裡氣息奄奄,它堅硬的外殼被劇毒腐蝕掉了大半,露出裡面的軟肉,五臟六腑都受了極大的損害。如果單純這樣的傷也算不了什麼,蠍子的生命力強大。可它還中了極劇烈的毒,毒加上傷,這下就要了它的命。

葉銘笑道:「這兩隻一定是蟲皇!我感覺它們的氣息,比武神都恐怖。」

蜈蚣已經死了,大蠍子則死死地盯著葉銘,眼珠子轉了又轉,不知在想什麼。它中毒極深,全身麻痹,這會兒不能動彈。不過身為蟲皇,那種威勢還是有的,它想要用這種威勢嚇走葉銘。

葉銘偏偏不走,反而來到它面前,敲了敲它兩隻巨大的鉗子,笑道:「中毒了?要不要我幫你?」

蠍子當然聽不懂人類的話,不過它卻能接收到葉銘的心靈波動。下一刻,葉銘腦海中居然響起一個聲音:「人類,幫我,解毒,感激你,回報你。」

雖然蠍子的傳遞的令牌很混亂,可葉銘還是明白了它的意思,讓他救它一命,它會報恩。他可沒傻到隨便救一隻蟲皇,那太危險了。

來到異界當師父 「蠍子,你中毒如此之深,受傷如此嚴重,我怎麼救你?」葉銘道,「就算我是武神,只怕也幫不了什麼。」

「蟲卵,大量蟲卵,吸收生命力量。」蠍子道,仍然是混亂簡短的訊息。

葉銘心中一動,原來這蠍子想吃蟲卵,他倒是收集了很多蟲卵,可那些都是錢,怎麼可以隨便送給它吃?

「蠍子,我可以救你。不過你必須允許我,在你的神魂中銘刻符陣,讓我能夠控制你。」葉銘道,「相比死亡,我想被人控制的活著也沒什麼吧?」

蠍子沒有預料中的激烈反抗,它只是稍稍思索了一會,道:「可以。」

葉銘大喜,能控制一隻蟲皇,可比控制一群甲蟲強多了。他立刻取出大量蟲卵,一邊讓其進食,一邊在他神魂中銘刻禁制。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一重禁制,兩重禁制,三重禁制,迅速極快。

蠍子雖然是蟲皇,可它的智慧和心性遠不及人類,因此八十一重的禁制便足以完美控制它。而銘刻八十一重的禁制,對於葉銘來說實在不算什麼,半天就完成了。

他這邊完成禁制,那邊大蠍子已經吃掉了所有的蟲卵。葉銘收集的蟲卵數量巨大,有上千萬之多,一股腦兒都被蠍子吃掉。蟲卵的養分容易吸收,大量的營養物質進入它的體內,化作一股能量開始驅除毒素。

葉銘知道,這蠍子想要驅走毒素,起碼得幾天時間。他便走到大蜈蚣的屍體旁,看有沒有值錢的東西,比如妖核什麼的。

北冥道:「主人,這蜈蚣渾身是寶。你看它的腿,每條腿上都有細小尖銳的腿刺,那東西應該是它身上最堅硬的東西之一,將它們取下,可以煉製兵器。」

葉銘大概數了數,每條腿上的尖刺有數百之多,他驚訝地道:「如果全部取下來,那可是數百萬尖刺,不知道值不值錢?」

北冥:「蜈蚣背部有一百零八塊板甲,堅不可摧,是打造鎧甲的好材料。還有它的兩根觸鬚,如果找到煉器高手,能煉成兩根軟鞭子,威力無窮。最珍貴的是它腦子裡的妖核,蟲皇級的妖核價值無量,主人一定要取到。」

北冥說的只是一部分而已,大蜈蚣的全身都是寶,葉銘可不會浪費。他立刻驅動搬山甲蟲忙活起來,先把尖刺一根根摘下,然後就是清理板甲。搬山甲蟲做事又穩又快,僅僅三天之後,葉銘便把這隻大蜈蚣給清理乾淨。除了一堆沒用的筋肉之外,其餘東西全部被他裝進了儲物戒指。

得虧他身上有皇級儲物戒指,完全可以裝得下這麼多東西。值得一提的是,蜈蚣的妖核並不大,只有拳頭大小,是一個正十二面體的晶核,裡面有一隻蜈蚣虛影盤旋飛舞,栩栩如生。

當葉銘把蜈蚣分屍兵解之後,蠍子終於驅掉了毒素,連傷勢也恢復得差不多了。蜈蚣背部的一百多塊大型板甲,就是它幫忙給拆下來的,出力不比甲蟲小。

「蠍子,以後你為我做事,該為你取個名字。」葉銘笑道,「你全身漆黑,體型龐大,就叫黑霸,如何?」

蠍子智慧低,自然不會不同意,欣然接受。

葉銘看了一眼七元算陣,關聯蠍子的符陣禁制有黃豆那麼大,十分顯眼。他心想如果能把那隻搬山甲蟲的母蟲給控制到就好了,後續就可以控制大量的搬山甲蟲。這些甲蟲,越是運用越是順手,他發現甲蟲能做的事情很多。只要是指揮得當,它們甚至可以幫著建造複雜的房舍。

「黑霸,忘記問你了,你怎麼跟這隻蜈蚣打起來了?你們蟲皇之間經常打鬥嗎?」

黑霸簡短地講述了經過,原來它與蜈蚣同時感應到這附近有法則力量的波動,於是都趕過來探查。雙方間本就有舊怨,一見面就紅了眼,拼殺起來。由於這一次蜈蚣大意,黑霸居然一舉擊殺了蜈蚣。可它也不好受,蜈蚣的臨死一擊讓它受傷將死。要不是遇到葉銘,它早已就完蛋了。

「法則波動?」葉銘打量了一下四周,「為什麼我沒感應到?」

「法則波動,時有時無,現在沒有。」黑霸道,「此處地下,一定有法晶,很多。」

葉銘心頭狂跳:「法晶?天蟲教那人說的話,竟是真事?」

「黑霸,你能不能找到法晶?」葉銘連忙問,把控制搬山母甲蟲的事情都拋開了。

黑霸沒讓葉銘失望:「可以找到,不能進入。」

「行,只要你找到地方,我想辦法進去。」葉銘大笑。他遇到過雷之法晶,知道這些法晶非同小可,會形成種種異象,法陣,像黑霸這種低智慧的生靈根本就進不去。

說完,他跳到黑霸身上,命它前往法晶所在區域。黑霸身下騰起一片黑雲,飛空而起。身為蟲皇,它飛行的速度比葉銘快多了,眨眼功夫就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座狹長的山谷,在山谷中段有一個寬闊的池塘。黑霸道:「池塘下面,進不去。」

葉銘落到池塘的水面上,細細觀察。他的罡勁往下漫延十幾米,就感應到複雜的禁制,將他的罡勁阻擋住,無法再往下深入。

「果然有禁制,不過難不到我!」他嘿嘿一笑,命黑霸將池塘的水清理掉。

黑霸只是吹了口氣,就有一道奇寒的氣流吹過,彷彿北風呼嘯。池塘的水立刻就結成了一大塊冰。接下來,它用兩隻大鉗子將整塊冰托起,遠遠丟開。這樣,池塘的水一下就被清空了。

這種辦法倒是乾淨利索,葉銘非常滿意。他跳到沒水的池塘仔細觀察,很快就發現他面對的是一個中千禁制。這讓他又興奮又激動:「居然是中千禁制!底下到底是什麼法晶?數量一定不少吧?」

他幾乎毫不猶豫地催動一道分身符,易先天的分身出現了,問:「葉銘,什麼事?」

葉銘連忙把情況說了一遍,道:「師尊,你應該能打開這中千禁制吧?」

易先天只看了一眼,就點點頭:「打開是可以打開,可惜我這具分身的力量不足,需要借用外物。你身上可有符錢或武聖幣?」

葉銘連忙把所有的家底都掏出來,他攢了不少高級的符錢和武聖幣,甚至還有幾百枚武神幣,都是他房間留下的。

易先天點點頭,藉助葉銘手中的武幣的符錢,很快就布下一座大陣。這大陣氣勢連天,風雲變色,於中央形成一道巨大的門戶。

一笑清國 「速速進入!」易先天道,「從裡面離開時,你可使用為師的另一道分身。」

葉銘不敢耽擱,連忙叫上黑霸,一人一蠍一下就衝進了門戶。他們走進去沒多久,大陣就崩解了,易先天的分身也漸漸隱去。

葉銘和黑霸只覺得天旋地轉,時空幻動,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腳踏實地,出現在一座水晶宮裡。沒錯,就是一座水晶宮,完全由水晶打造的宮殿,美輪美奐,猶如仙境一般。水晶宮無比宏偉,黑霸這麼大的體型,都在能裡面通行自如。

「什麼地方?」葉銘很震撼,坐在黑霸身上,讓它往前走。

轉了幾個彎,就進入一座更為宏大的殿宇,殿內有一尊水晶雕塑。那是一名只披著紗衣的美艷女子,她若是活人,只怕就連顏如玉和蘇蘭都要輸卻三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葉銘從黑霸頭上跳下,慢慢走到水晶雕像旁邊。這雕像簡直像活的一樣,葉銘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腿,入手一片滑膩溫軟。他嚇了一跳,連忙縮手,怪叫道:「不是水晶!」

黑霸揮動它的大鉗子,也想摸了摸,唬得葉銘連忙呻。真要被它「摸」一下,只把就把這雕像給摸成渣子了。

葉銘捏捏這,捏捏那,感覺這雕像確實不似死人,觸感跟真人一模一樣,甚至比真人手感還要好上許多。他眨巴下眼睛,說:「北冥,你知道這雕像是什麼來歷嗎?」

北冥:「如我所料不差,此雕像應該是一尊正在形成的自然神明。自然神明無須信仰之力即可存在,能夠操縱法則力量,實力在一般的神明之上。」

葉銘一臉震驚:「什麼?她是一尊神明?什麼樣的神明?」

黑霸忽道:「滴血,覺醒,女神。」

葉銘看了黑霸一眼,倒是明白它的意思,笑問:「你讓我在她身上滴血?那樣她就能覺醒,你是從哪裡聽說的?」

「血脈記憶。」黑霸道,「試一試。」

葉銘聳聳肩,真就割破手指,擠出一滴血,點在了雕像眉心位置。然而沒什麼作用,那雕像依然寂靜不動,什麼變化都沒有。

他搖搖頭,當即就離開大殿,道:「這裡面一定有其他東西,我們四處看看。」

這水晶宮殿就像一個巨大的迷宮,葉銘左轉右轉,也不知走了多遠,就進入一個開闊的池子。池子里充滿了液態晶體,而且每時每刻都在發生奇異微小的變化。池子上空,則是一副變幻的光氣,似乎與液態晶體的變化呼應。

北冥:「主人,不池子里的變化,似乎在提示某種法則奧義,主人可詳細觀察。」

葉銘伸手摸了摸液晶,感覺很舒服,他乾脆就脫了衣服,跳進去泡著。在液晶中,他的身體懸浮著,仰著臉,正好看到光氣的變幻。當他凝神看了片刻,光氣立刻就不同了,他似乎看到了更細微處,瞧見了微小物質的結晶變化。

一刻鐘后,一些莫名的知識,就自然而然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天生萬物,可分成兩種狀態,第一種是晶態,第二種是非晶態。晶態的物質,擁有重複和平衡的排列方式,比如寶石、靈石、水晶,都屬晶態的東西。

而這光氣演化的,正是晶態的諸多玄妙。什麼樣的晶態最堅硬,什麼樣的晶態最柔軟,這些東西紛紛呈現到他的面前。他忽然就明白了,此地確實有法晶,那法晶中蘊藏的是晶之法則。而那晶之法則,造就了這座水晶宮殿。

葉銘盯著光氣,一看就是三天。其間,黑霸也很不客氣地泡進了液晶池子里,學葉銘一樣,盯著那光氣瞧。不過它顯然沒能瞧出什麼,唯一能感覺到的好處是,液晶的浸泡讓它的身體更加的強橫了。

就這樣,一個月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七元算陣無時無望不在全速運轉,葉銘保持著一個動作,早已化作一尊水晶雕塑,一動不動地坐在池子里,盯著光氣看。

忽然,水晶「咔嚓」一聲,彷彿碎掉了。葉銘恢復了原本的狀態,他笑道:「原來如此,我都明白了!」

他所領悟的,不是功法,也不是武技,而是一種通過改變微細構造,可強化某種特性的手段。比如他的罡勁就可以晶化,可以晶化成堅硬的罡勁,也可以晶化成柔軟的罡勁,還可以晶化成鋒利的罡勁。總而言之,他需要什麼樣的罡勁,就可以擁有什麼樣的罡勁。

不止罡勁可以晶化,他的身體也可以晶化。當遇到強敵攻擊之時,他可以讓身體轉化為金剛晶體,刀劍難傷,水火不侵。

從池子里出來,葉銘走到宮殿的一面牆壁,伸手一拍。牆壁立刻發生變化,自行開出一條通道。就這樣,他筆直地朝前走,很快就回到之前進入的地方。

他回頭看了一眼,道:「此地的法晶絕對不止一枚,可惜全部化成了這水晶宮殿。」說完,他二度放出易先天分身,布下大陣,送他離開此地。

葉銘離開水晶宮殿沒多久,那女神雕像的手指忽然輕輕動彈了一下,一股強大的生命力漫延開來,籠罩整座水晶宮殿。一聲幽幽嘆息,從無盡虛無中傳來,十分悅耳,十分纏綿。

這會兒,葉銘早就回到了地面,他馬不停蹄地帶著黑霸,闖入搬山甲蟲的老巢,強行在母甲蟲的體內種下禁制。從此以後,不管是母甲蟲繁殖多少搬山甲蟲,都得受他的控制。

「我在兩儀天待了五個多月,也該回去了趟了。」他心想。於是叫來黑霸,吩咐道:「我離開這段時間,你多多幫我收集值錢的東西。知道什麼東西值錢嗎?像靈石、寶石、稀有的金屬、妖核什麼的,有多少你給我弄多少,聽清楚了?」

黑霸點了點巨大的腦袋,表示明白了。

葉銘這才放心,回到傳送陣,迴轉陰陽教。

當他從陰陽教的傳送陣走出來的時候,發現傳送陣前匯聚了不少人,都是準備進入兩儀天的。並且他還發現,這些即將進入兩儀天的人,並非都是陰陽教的人,其中也有劍池弟子。

他心下奇怪,就拉住一名同門問:「師兄,怎麼這麼多外來之人進入兩儀天,發生什麼事了?」

那弟子驚訝地問:「師弟不知道嗎?咱們陰陽教已經決定跟天蟲教、劍池聖地、真龍聖地,以及五毒教聯手,一同利用兩儀天的妖蟲資源。」

葉銘十分奇怪:「利用妖蟲資源?妖蟲有什麼好利用的?這樣我們豈不是吃虧?」

「怎麼會吃虧。那天蟲教擅長控制妖蟲,用不了多久,便可全盤控制兩儀天。根據約定,一半的妖蟲歸咱們陰陽教。」

葉銘對此不以為然,天蟲教不是什麼良善,此舉只怕是引狼入室。再者還有劍池那個龐然大物,無利不起早,它巴巴地過來湊熱鬧,只怕也是別有居心。

腦子裡也就這麼一想,他並沒說出來,向那人道了聲謝,就離開傳送陣,返回他的居所。

他回來的時候,意外發現玉纖纖就住在他的地方。他笑道:「師姐怎會在我這裡?」

玉纖纖微微一笑:「托你的福,因為出售蟲卵,我跟時寒大賺了一筆。咱們兩個都很感激你,擔心你在兩儀天的安危,所以經常來看一眼。後來,我乾脆就住在這裡,等你歸來。」

葉銘道:「沒什麼危險的。我是因為要參加斗劍大會,這才趕過來,不然還要在兩儀天待一段時間。」

玉纖纖對於葉銘極具信心,道:「斗劍會上,必有你一席之地!」

葉銘「呵呵」一笑:「我主要想斗一斗劍池的左斗皇,他不是修鍊了幽天黑帝劍嗎?我恰好修成了玄天白帝劍,正好挑戰他。」

「什麼!你修成了玄天白帝劍?」玉纖纖震驚了,「那可是玄天聖地的劍術啊,你是怎麼學會的?是了,一定是蘇蘭告訴你的,對不對?」

葉銘點點頭:「是。」

玉纖纖皺眉:「這事情有些不好辦。若被玄天聖地知曉此事,一定會找你麻煩。」

葉銘淡淡道:「沒關係。這玄天白帝劍沒有特定的招式,就算見過的人,也未必認得出。」

玉纖纖忽然間十分感動,葉銘願將此等機密告訴她,那是對她的極大信任。想到這段時間葉銘對她的幫助,她心裡忽然一暖。

lixiangguo

侍女帶著三人進去,剛一進去,就被雲千幽打暈了。

Previous article

若仙兒與穆天雷的對話早就一字不落的傳到司徒墨冉與穆傾情耳朵里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