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簡汐已然得到了答案,不由得臉紅。

慕洛琛輕笑著,將頭地下,用涼薄的唇瓣,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額頭、鼻子、臉頰……

「阿琛……」

葉簡汐再次輕聲呢喃著他的名字,溫柔的語氣里,帶著輕微的顫抖。

「汐汐,我在。」

他低低的回復了她一句。

明明只是簡單的四個字,卻像是在她的心裡燃了一把火,而這把火,迅速的瀰漫到身體的每一處。

葉簡汐不止臉頰變得通紅,渾身每一處肌膚都染上了緋紅。

慕洛琛鐵一般的胳膊,更加用力的扣住她的腦勺。

最後,封住了她的唇瓣。

夜色涼如水,房間里的溫度卻節節攀升。

葉簡汐迷迷糊糊的想著自己還沒洗澡,睜開眼睛想要掙紮起來,可實際上她所有的掙扎,只是手指動了下。

之後再沒有力氣,陷入沉沉的昏暗中。

慕洛琛俯首看著的懷裡安靜熟睡的人,臉上笑的越發的溫柔。

眼睛一轉不轉的看了許久。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慕洛琛錯開視線,將手機拿起來,接通后,對電話那邊,說:「事情怎麼樣了?」

「已經辦妥了。」

得到這句話,慕洛琛淡淡地嗯了一聲。

隨即掛了電話。

將手機放在桌子上后,慕洛琛關了燈,將陷入沉睡里的葉簡汐,緊緊地抱到自己的懷裡。

她是他的寶貝。

誰欺負了他,他就加倍的還回去。

這句話絕不是空話。 第二天,葉簡汐睜開眼睛,已經是十一點多,外面陽光大好,前幾日下的雪融化成雪水,從青色的琉璃瓦上淅淅瀝瀝的流下。

房間里沒有慕洛琛的身影,她坐在床上想了一會兒。

記起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他在耳畔說,有事情出去了。

葉簡汐手撐著床,想要坐起來。

就在這時,卧室門口響起噠噠的腳步聲,緊接著卧室的門從外面被推開,門口站著沈瑤和郭嫂。

葉簡汐看見兩人,便明白是沈瑤要闖進來,郭嫂沒能攔住她。

把身上的睡衣裹緊了一些,免得露出自己身上的痕迹,然後葉簡汐吩咐道:「郭嫂,你先出去吧。」

郭嫂說了聲是,退出了房間。

沈瑤拿著iPhone興沖沖的跑到床跟前,故作神秘的問:「簡汐姐,你猜發生了什麼事情?」

「什麼事?」葉簡汐問。

沈瑤撇了撇嘴,說:「不是讓你猜猜嗎?你都不猜,那多沒意思呀!」

聽她這麼說,葉簡汐只好猜測:「家裡人給你送禮物了?」

「不是。」

「那是你成人禮,有驚喜?」

「不是,跟你有關係的。」沈瑤提醒。

葉簡汐托著下巴,眼裡露出一絲惡趣:「那是……程易成邀請你跟他約會了?」

沈瑤頓時滿臉通紅,「什麼呀!簡汐姐,你別嚇唬說!」

葉簡汐捂著嘴,笑出聲。

沈瑤瞪了她一眼,把iPhone拿到她跟前,說:「喏,你看。」

葉簡汐目光落在屏幕上,看到一個坐在髒兮兮、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哭的傷心欲絕的光頭的人。

那人眉眼看著有些熟悉,可她一時沒想起來,「這是……」

「哈哈,簡汐姐,你也沒看出來是誰吧?」沈瑤樂不可支,「再仔細看看,是裳於悅啊!」

葉簡汐瞳孔瞬間放大,把iPhone從沈瑤手裡拿過來,認真的看了那張照片,頓時一排黑線從額頭上拉下來。

還真是裳於悅!

可昨天裳於悅頭髮還好好的呢,怎麼忽然就成了光頭的模樣?

葉簡汐緩過神來:「是誰惡作劇,修的圖吧。」

沈瑤撇了撇嘴,說:「才不是呢!這是若雲發過來的照片,說是昨天裳於悅跟她一幫狐朋狗友去酒吧玩,結果不知道怎麼的,被人打暈帶走了。她那幫朋友也沒去找她,等第二天早上,裳於悅被人發現在酒吧的後巷隔兩條街的地方,頭髮就全沒了!別人還以為她遭了什麼不測呢,還報了警。若雲有一個朋友在那邊,恰好碰到這件事。又聽說裳於悅欺負了我們,立刻把照片發過來了。」

沈瑤仔細的看著照片上,裳於悅光禿禿的腦袋,用手肘輕輕的捅了下葉簡汐,擠眉弄眼道:「簡汐姐,這事情不會是洛琛哥做的吧?」

哪有那麼巧,她們剛被欺負過。

裳於悅就被人剃光了頭髮?

這一般人都是劫財劫色,剃光頭髮扔到大街上,擺明是為了羞辱裳於悅。

沈家肯定不會替她出頭,那就只能是有人替簡汐出頭了。

鳳家女 葉簡汐一愣,「應該不是。」如果真的是洛琛做的,他應該提前跟她說一聲。想了想,又補充了句,「沈瑤那囂張跋扈的性子,在帝都這邊,應該有其他的仇家,說不定是巧合。」

沈瑤見她否認也不再問,笑著說,「不管是不是洛琛哥做的,裳於悅這下丟人可丟大發了,好多人都見到了她光頭的樣子。即便王家能幫她把新聞壓下來,整個圈子裡的人也都知道了。看她還能不能囂張的起來!」

葉簡汐心裡也覺得暢快。

不過她沒沈瑤那麼孩子氣,只顧著開心,而沒有擔心。

這件事真的是洛琛針對沈瑤做的,沈瑤只怕恨不得把她跟阿琛,千刀萬剮了。

和沈瑤說了一會兒,葉簡汐便去洗漱了。

從卧室里出來,整個沈家的傭人都在忙碌,明天就是沈瑤的成人禮。今天是最忙碌的時候,葉簡汐去找沈母問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沈母哪裡肯勞動她,只讓她到一邊坐著說話就成。

葉簡汐過意不去,坐了片刻時間,招呼上郭嫂,出門去買東西。

若是明天計劃成功,天佑、天寶很快就能回來了,他們在帝都這邊還沒有換洗的用品,這些她準備親自去買。

離開沈家,到附近最近的一條商業步行街。

葉簡汐和郭嫂挨家買東西,沒多會兒,兩人手裡就都提滿了東西。

葉簡汐適當的收手,說:「今天就到這吧,缺什麼等他們回來再買。」

兩人把東西提到了車上,回沈家。

離沈家門口還有十幾米的距離,葉簡汐就聽到外面吵吵鬧鬧的,她抬眸看過去,便看到人群里站著的裳於悅的身影。

裳於悅頭上戴著一頂白色的絨帽,遮蓋了那顆光溜溜的腦袋。此刻她帶著幾個人,在沈家的門口罵罵咧咧。他們前面站著的是沈母,還有沈家的傭人。沈母應該是不想得罪裳於悅,所以哪怕裳於悅指著鼻子罵,也沒敢讓沈家的傭人驅趕裳於悅。

葉簡汐想到沈瑤給自己看的那張照片,微微的蹙了眉頭。

不止沈瑤覺得這件事是洛琛做的,裳於悅自然也這麼覺得。

或者……

哪怕是她做的,反正無論是做的,都跟她脫不了干係,所以裳於悅在出事後,立刻趕到了沈家。

葉簡汐讓司機停下車。

車子離沈家不遠,加之裳於悅她們的聲音挺大。郭嫂在車裡清楚的聽到裳於悅罵葉簡汐,罵慕洛琛,罵沈瑤……把所有人都罵了一個遍。用詞之下作,令郭嫂不由得嗔目結舌,虧得這裳於悅是名門閨秀出身,竟然大白天的站在別人門口鬧。

這行為,堪比潑婦!

「少奶奶,要不要把少爺叫歸來?」

郭嫂問。

葉簡汐看著聚集的越來越多的路人,和不知所措的沈家,說:「暫時別叫洛琛,打電話報警,告訴警察局那邊,有人在這裡鬧事。」

她跟洛琛不出面,別人會覺得裳於悅欺負人。

可他們如果出面,跟沈瑤糾纏,明天的頭日頭條,指不定又是他們了。只一條新聞倒是不怕,可她之前跟沈瑤有爭執,還上了娛樂八卦,這些湊到一起,足以讓那些不知情的人浮想聯翩了。

葉簡汐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跟裳於悅再起任何衝突。

她只想把天佑、天寶平平安安的接回家。

郭嫂按照葉簡汐的吩咐,給警察局打了電話,也沒告訴他們裳於悅的身份,只說是有人在沈家門口鬧事。

警察很快趕了過來,將裳於悅幾個人圍了起來。

裳於悅哪裡肯走?

昨天晚上,姐夫答應她幫自己整治葉簡汐,原以為可以把葉簡汐踩在腳底下一回。可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來,自己就被人剃光頭扔到了大街上!

她這輩子都沒這麼屈辱過!

今天她一定要見到葉簡汐,教訓她!

裳於悅跟警察拉拉扯扯。

可她來沈家來的急,又是背著裳於雲和王毅山,根本沒帶多少人,根本抵擋不住那些民警。

而郭嫂呢,特地撥打的民警的電話,這些基層的警察,哪裡認的什麼裳於家的小姐?

起初因為裳於悅是女人,還對她客氣一些。

可聽她張嘴閉嘴的全是髒話,又動手動腳的。泥做的人還有三分脾氣,更何況是人民警察。

那些警察直接用手銬把裳於悅銬住,其他的人一併帶上了警車。

葉簡汐等著警車走了,把手機遞給對郭嫂說,「你去警察局那邊看著,別讓那些警察吃了虧。這個是剛才裳於悅罵街的視頻,王家過來接人,就用這個視頻跟他們談判。他們不肯息事寧人,那就把這個視頻,放到網上,讓所有熱看看裳於悅的風采。」

裳於悅睚眥必報,這番被警察帶走,必定挾恨在心。

她可不想讓那些警察替自己背鍋。

所以,這視頻就派上了用場。

裳於家靠著賣女兒出名,外界傳聞,裳於家的小姐個個知書達理,賢良淑德。

若是裳於悅罵街的視頻被流露出去。

不止裳於悅本人的形象,裳於家其他小姐也都被連累,到時候裳於雲這個國防部長夫人,想要護住裳於悅,只怕裳於家其他人也不同意。

郭嫂聽葉簡汐的吩咐,心裡默默地讚歎,葉簡汐這番決定實在是英明。

剛才看到裳於悅罵街,她只想著去找少爺了。卻沒想到自己也能處理問題,可葉簡汐鎮定的把事情給處理了,而且處理的很好。

這才是一家主母的行事之風!

郭嫂沒多言,立刻趕去了警察,處理後事。

葉簡汐從車上下來,沈家聚集在門口的眾人,還沒有散去。

看到她回來了,沈母面色擔憂的問,「簡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裳於悅為什麼要來家門口罵瑤瑤?是不是瑤瑤惹了什麼禍?」

「沈阿姨,別擔心。只是一些小誤會,我已經讓郭嫂去解決了,不會再有後事了。」

葉簡汐安撫。

沈母看她臉色平靜,心裡的擔憂稍稍放鬆了一些。

沈家比不得那些大世家,所以處處小心。惹到了裳於悅並非明智之舉,更何況明天還是沈瑤最重要的日子……成人禮,如果這個時候和王家鬧得天翻地覆,只怕明日的成人禮也會一併搞砸。

葉簡汐怎會不知沈母的擔心?

她選擇息事寧人,也考慮到了這一點。

慕家和沈家的關係再親近,那也終究是兩家人,她跟洛琛來沈家,也只是客人身份。

洛琛救天佑和天寶,不求助沈家,不也是怕亂了沈瑤的成人禮么?

葉簡汐又寬慰了沈母幾句。

校園那些事 沈母手點了點頭,把沈家圍觀的那些傭人招呼進了沈家,並勒令他們不許把這件事情散播出去,這才繼續去忙手頭上的事情。 警察局。

裳於雲得到消息,趕到警察局,裳於悅已經被拘押了起來,理由是擾亂治安。

心裡氣妹妹的衝動和魯莽,但她更恨慕家。

不僅派人把阿悅的頭髮剃光,扔到大街上,害她出醜,還把阿悅的事情鬧到警察局!

這要是讓那群八卦媒體知道了,阿悅的名聲就毀了!

裳於雲帶著人,走到負責刑拘的警察跟前,問:「阿悅的案子是哪個警察負責的?」

辦不了慕洛琛和葉簡汐,她還辦不了幾個小片警?

那些敢碰阿悅的人,她定要他們在帝都呆不下去!

警察看她這陣仗不是好惹的,沒開口說話,而是看向自己的身後。

裳於雲柳眉一擰,沉聲道:「我在問你話,你沒聽到嗎?」

「裳於家的小姐,都這麼飛揚跋扈嗎?今天可真是長了見識。」

郭嫂緩緩地走出來,冷聲道。

裳於雲聽到聲音,側首看向郭嫂的方向,見只是一名老婦人,便沒把她放在心上,「你是哪裡鑽出來的東西?敢跟我這麼說話!」

郭嫂走到裳於雲跟前,道:「我再怎麼不是東西,總比有些人畜生不如的好。裳於小姐,哦,不,應該改口稱呼您為王太太。王太太,這是令妹在沈家門口破口大罵的視頻,已經上傳到了網上,只要輕輕點擊一下,就會有無數的網友看到。」

裳於雲聞言,臉上露出陰沉的表情。

郭嫂卻像是沒看到道:「王太太,我們少奶奶說了,令妹去沈家鬧得事情,她可以不計較。不過,王太太也請王太太別再惹是生非,無論是警察局這邊的人,還是沈家的人,王太太若是敢動一個,令妹絕對會被送上頭版頭條。」

裳於雲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想要說話。

可又忌憚郭嫂手裡的證據。

忍了又忍,最後狠狠地剜了一眼郭嫂,對身邊的人說,「走。」

她往監獄那邊走。

郭嫂在她離開后,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對旁邊早就嚇呆的民警說,「警察同志,今天辛苦你們了。」

「不敢,不敢……」

警察同志擦了把汗。

心說,早知道動的是裳於家的小姐,他們怎麼著也不會派警察出去!

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這些豪門裡的人還真是厲害!

裳於雲到了監獄那邊,給警察局的局長撥打了電話。警察局長得知手底下的人把裳於悅關進了警察局,慌忙說對不起,自己會親自趕到警察局,把裳於悅釋放出來。

lixiangguo

「我還以為這次真的能打起來呢!沒想到美國佬竟然虎頭蛇尾,夾著尾巴逃跑了!」林海洋笑著道。

Previous article

顧朝夕不著痕迹地放下手,漫不經心地跟了上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