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簡汐哭笑不得,擦去她臉上的淚水說:「蓁蓁,那不是你,是菁菁。媽媽當初懷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寶寶,其中一個是你,一個是菁菁。不過菁菁很小的時候,被一個叔叔帶去治病了,現在才回家。」

蓁蓁聽懂了,可淚水止不住了,小小的胸膛一抽一抽的,把臉都哭花了。

而天寶、天佑和妞妞,都好奇的圍上前,去看新來的妹妹。

菁菁倒是不害羞,從慕洛琛懷裡掙紮下來,親了下天寶,又啵了下天佑,咧著嘴嘿嘿笑著說:「兩位帥哥哥好。」

葉簡汐:「……」之前裴娜跟她說,菁菁是顏控,她還不怎麼相信,但這會兒真的相信了。

菁菁看夠了天佑和天寶兩位小帥哥,又去和妞妞、月兒打招呼。

等一圈都認識完了,才走到菁菁跟前,戳了戳她的臉頰,「你好,妹妹。」

蓁蓁撅嘴吧:「我是姐姐,你才是妹妹。」 「不對,我比你長得高,我才是姐姐。」菁菁不肯讓出姐姐的頭銜。

兩姐妹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執。

房間里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陽光透過玻璃窗,折射到房間里,格外的溫馨。

歲月靜好,大抵如此吧。

……

葉簡汐的傷卧床養了足足三個月的時間,才漸漸地能下地。看著她的臉色一點點的好了起來,慕洛琛萬年冰封的臉,總算露出一絲的笑意。

溫如意躲在背後,沒少跟葉簡汐說,慕洛琛是老婆奴。

葉簡汐淺笑著反問:「難道你家子澈就不是嗎?他都快把你揣到兜里,生怕一不留神,別人就欺負了你。」

溫如意臉頰微微的泛紅。

兩人正在說話,天寶捂著眼睛跑過來,告狀:「媽咪呀,妞妞姐姐和蓁蓁、菁菁,又給我扎小辮子了。」

葉簡汐看到他頭上的花花綠綠的小辮子,以及嘴巴上塗抹的口紅,忍不住露出笑意。

這幾個孩子玩熟了之後,越發的調皮,尤其是妞妞、蓁蓁和菁菁,三個孩子一點女孩子氣都沒有,整天爬樹、掏鳥,什麼都敢做。如果不是有洛琛在一旁震懾,只怕她們能把家裡的房子給拆了!

葉簡汐溫柔的摟住天寶,擦去他眼角的淚水,然後一點點的,耐心的把他頭髮上的辮子解開:「好了,出去玩吧,待會兒我去教訓她們三個調皮鬼。」

「嗯,媽咪,你對寶寶最好了!」

天寶咧著嘴,笑眯眯的跑開。

小孩子的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葉簡汐一點也不擔心,五個孩子會因為小矛盾,而嫉恨彼此。

溫如意羨慕的望著她,說:「簡汐,你家可真熱鬧。」

「想你們家熱鬧,你多領幾個孩子進門,不就成了嗎?」葉簡汐打趣。

溫如意搖頭,「還是不了。月兒,有些敏感。這麼快領養別的孩子進門,我怕她有什麼想法。再等等吧。」

「嗯,那就再等等。」

……

和溫如意聊天到中午,葉簡汐陪著孩子們吃完飯,回到房間,把工作資料拿了出來,看了一會兒。她打算把蓁蓁和菁菁送到幼兒園,然後自己開辦一個翻譯工作室。有了工作,人也就有了奔頭,日常也不會那麼懶散了。

看的眼睛有些疼了,葉簡汐躺在床上午睡。

醒來的時候,聽到耳畔有低低的談話聲音。有些模糊,不過她辨認出來,是洛琛和天佑在說話。掙扎了幾秒鐘,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剛好和父子倆的四雙眼睛對上。

葉簡汐愣了幾秒,噗嗤笑出聲:「你們倆父子,幹嘛盯著我看?」

「沒什麼!」天佑繃緊了嘴巴,像是生怕自己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自己生的兒子,葉簡汐再不了解?

肯定是有事情瞞著她呢。

葉簡汐扭頭,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避開了她的視線,將她抱起來說:「小懶豬,睡那麼久。趕緊起來,咱們一家人,出去玩。」

葉簡汐想自己換衣服和穿鞋子的,可慕洛琛不讓,執意他親自來。沒辦法,只好順從了他的意思,「你們想去哪裡玩?」

天佑回答:「媽媽,咱們家附近剛開了一家遊樂園,寶寶和妞妞姐想過去玩。」

「那佑佑想去嗎?」葉簡汐問。

「只要寶寶想去,我也去。」天佑聲音軟糯的回答。

「好吧,咱們就去那邊玩。」葉簡汐摸著兒子的腦袋說。

婚心繚繞,老公你好 天佑歡呼了一聲,跑出房間去告訴天寶。

葉簡汐低頭看向慕洛琛,問:「阿琛,你們父子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慕洛琛把她的鞋帶系好,起身和她對視:「提醒你一下,記得兩天後是什麼日子了嗎?」

葉簡汐愣了幾秒鐘,笑起來:「天佑和天寶的生日?」

「嗯。」慕洛琛點頭承認,「兩個小傢伙,沒想著過自己的生日,想給你準備一份驚喜呢。他們說,老師告訴過他們,孩子的生日就是母親曾經的受難日。所以,在生日的那一天,要好好地感謝自己的母親。天佑和天寶記在了心上,一直心心念念著,生日這一天呢。」

葉簡汐的目光如水般溫柔了起來。她怎麼也沒想到,天佑和天寶,為了她暗暗地準備驚喜呢。

慕洛琛伸手,捧住了她的臉,說:「待會兒,可別說漏了嘴。兩個小傢伙求我幫忙的時候,再三囑託我,別告訴你。如果,他們知道我背叛了,肯定要生我的氣了。」

「好,我記得啦。」

葉簡汐幸福、滿足的起身,挽住了他的胳膊:「走吧,慕先生。」

兩人攜手,走出了卧房。

迎面撲來的冷風,凍得人忍不住瑟縮了起來。葉簡汐仰頭望向天空,一片白色的雪飄忽的落下,恰好粘在了她的鼻尖上。

雪很快融化成了水,葉簡汐感覺鼻尖涼涼的。

今年A市冬天的第一場雪,終於姍姍來遲。

眨眼間,又過了一年呀。

……

一家幾口,到了遊樂園。

慕洛琛帶著幾個小傢伙,玩室內的項目。葉簡汐拿著DV負責拍攝,看著他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葉簡汐感覺自己內心快要被幸福充滿了。

等他們玩盡興了,慕洛琛開車,載著他們去附近的酒店吃飯。

加上周文達、郭嫂和文清,一個大包廂坐的滿滿當當。

服務員拿著菜單走進包廂,看到他們家有五個孩子,都震驚了。好在平日里見過不少的場面,很快鎮定的為他們點餐。

天佑、天寶和妞妞都點了一些甜點。結果,輪到蓁蓁和菁菁,兩個小丫頭,非要吃冰淇淋。

這麼冷的天,吃涼性的東西,葉簡汐擔心她們會鬧肚子,不肯答應。

可兩個小丫頭被慣得無法無天,張開嘴巴哭哭啼啼的讓葉簡汐為難。她只好求助的看向慕洛琛,指望他發話,讓兩個小丫頭安靜。

慕洛琛輕咳嗽了聲,一本正經的盯著兩姐妹:「安靜,不許鬧媽媽。」

蓁蓁和菁菁立刻收聲。

下一秒,慕洛琛看向葉簡汐,語氣鬆動道:「吃一點沒關係的,反正房間里開著空調呢。」

原本滿臉委屈的菁菁和蓁蓁,立刻眼前一亮,跳下椅子,圍著他一口一個好爸爸。

葉簡汐:「……」 結果,在葉簡汐滿是無奈的目光下,幾個小傢伙還是吃上了冰淇淋。

……

從餐館里出來,慕洛琛帶著他們,去附近的商場逛了逛。幾個小傢伙吵吵鬧鬧的挑選了心愛的玩具。回家的路上,蓁蓁和菁菁累的走不動了,慕洛琛將她們一手一個抱在懷裡,大步的走在前面。葉簡汐看著兩張一模一樣稚嫩的小臉,嘴角露出了笑容。

哪怕經歷再多的苦難,但此刻,還是覺得非常值得。

她愛洛琛,愛自己的孩子,愛這個家。

神女駕到:王爺,請接招 非常愛……

為了守護這個家,她可以付出一切。

到了家中,已經是深夜。葉簡汐把幾個小傢伙,哄睡著,回到卧室里,疲憊的捶了捶自己的腰肢。從敘利亞回來后,她的身體就大不如前。洛琛請了醫生,再三進行診治,都說是血氣虧損過多,只能一點點的補回來,沒辦法徹底的根治。

洛琛對此挺介意的,總是想著法子,弄一些對她身體有益處的東西,給她吃。葉簡汐倒沒覺得有什麼,只是平日里容易累罷了,對生活沒什麼損傷,她已經心滿意足。

推開卧室的門,慕洛琛主動迎上來,幫她把外套脫下,問:「累嗎?」

「沒那麼累。」葉簡汐搖了搖頭。

饒是這樣,慕洛琛還是讓她趴在床上,幫她按摩。

也不知道是他按摩的太舒服,還是真的累了,葉簡汐很快沉入了夢鄉。聽到她平穩的呼吸聲,慕洛琛小心翼翼的把她的鞋子脫掉,換上了睡衣,然後拉起被子的一角,為她蓋好。

「晚安,老婆。」

輕輕地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吻,慕洛琛關燈,心滿意足的躺在她身旁。

……

葉簡汐清醒過來,看到窗外陽光燦爛,拿起桌子上的鬧鐘,看到已經十點多了,而旁邊慕洛琛還在睡著,趕忙催促他起來,去公司工作。可平日里那麼勤勞自律的慕洛琛,竟然會懶在床上,不願意起來:「讓我再睡一會兒,再睡幾分鐘就好。」

葉簡汐:「……」

「已經十點多了。」葉簡汐推著他,提醒時間。

慕洛琛伸手把她抱住,像個娃娃一樣,摟到自己的懷裡說:「今天不去上班了,我要躺在家裡。好好地休息一下。」

葉簡汐無奈:「慕先生,你再懶下去,那咱們一家七口人,非得餓死不可。你還不趕緊起來,去工作賺錢?」

本來闔著眼帘的慕洛琛,霍的睜開了眼睛,從床上坐起來,說:「慕太太,你整天督促你老公這麼勤勞的工作,難道不怕你老公累死嗎?」

「朝九晚五還叫累,那其他的上班族,該怎麼活?」葉簡汐瞪著眼睛,據理力爭。不是她不心疼自己的老公,實在是慕洛琛最近總懶在家裡面,不肯去公司。再這麼下去,她都懷疑好不容易拯救起來的公司要倒閉了。

慕洛琛掀開被子走下床。

葉簡汐跟在他後面,一起走進衛生間洗漱。

沒多會兒,慕洛琛脫了衣服,站在淋雨下面,開始洗澡。葉簡汐剛好在旁邊,被濺了一身的水汽,邊往門口退,邊嘟嘟囔囔的說:「你幹嘛呀!」

「讓你也清醒清醒。」慕洛琛心情很好的說。

這個小氣的男人。

不想理他了!

葉簡汐把嘴裡的泡沫吐了出來,瞪了他一眼,轉身去隔壁的客房,洗漱口腔。

……

慕洛琛收拾好了衣服,走到餐廳里。葉簡汐已經讓郭嫂準備好了早餐,幾個孩子早已經起床,並排坐在餐桌前,正在吃飯。看到他進來了,齊聲叫道:「爸爸。」

慕洛琛看著一堆的小蘿蔔頭,眼裡滿是笑意。踱步到葉簡汐跟前,俯首親吻了下她的臉頰。

葉簡汐臉微紅,讓他趕緊坐下吃飯。

等用完了早餐,慕洛琛依依不捨得告別。

那模樣像是要去某個遠方,十年半個月似的……

葉簡汐微微的嘆息。

這個大男人,真是越來越戀家了。

送走了慕洛琛,葉簡汐陪著幾個孩子,在家裡玩。

可他們一會兒聚在一起,背著她,不知道在偷偷摸摸的商量什麼事情。葉簡汐聽了幾句話,知道在給她準備生日驚喜,忍不住翹起了唇角。

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呀。

哪怕有點心機,但很多事還是藏不住的。

不過,為了不讓他們看出來,她早就知道了他們的計劃,所以葉簡汐假裝沒有聽到。

……

眨眼,時間便到了生日這天。

豪門虐戀:愛上女二號 早上,葉簡汐為了給他們充足的準備機會,所以佯裝『忘記』了自己的生日,跟他們說,自己要出去辦點事情,然後坐車離開了家。

而就在她走之後,天佑、天寶、妞妞、蓁蓁和菁菁,立刻行動了起來。幾個小傢伙還有組織的分成了兩個隊伍,天佑、天寶和周文達一起布置客廳,妞妞則帶著蓁蓁和菁菁,跟郭嫂學習怎麼製作蛋糕,以及餃子和小菜。

五個小傢伙忙的熱火朝天的。

慕洛琛在一旁,負責監工。

忙碌了大概一上午,客廳終於布置的像模像樣,而妞妞她們,也做出了一個水果蛋糕,和一鍋蓋的餃子。只不過蓁蓁和菁菁,兩個小傢伙,沒幫上什麼忙,倒把自己搞成了大花貓,臉頰、頭髮、衣服上都是白色的麵粉和奶油。

慕洛琛看著兩個女兒,哭笑不得。

郭嫂帶著二人,去衛生間洗漱。待她們清理乾淨后,妞妞和天寶、天佑拿出統一的祝賀的禮服,五個小傢伙依次穿上,打扮成了毛絨絨、胖乎乎的小兔子,躲在門后,等葉簡汐回來。

慕洛琛看準備的差不多了,給葉簡汐打電話。

葉簡汐其實早就回來了,只不過坐在車裡,一直等著他給信號罷了。

接到電話,立刻讓司機開車,直接到客廳的院子門口。

女人,吃完請負責 從車上下來,葉簡汐剛踏入客廳,五隻胖乎乎的小白兔,立刻蹦跳出來,說:「Surprise!媽咪,祝你生日快樂!」

葉簡汐雖然早就知道他們準備了禮物,可沒想到這麼用心。看到五個可愛的小傢伙,臉上爬滿了幸福的笑容。

「寶貝們,謝謝你們,媽媽很開心。」

葉簡汐蹲下身體,把他們挨個抱住,親了親嘴巴。

慕洛琛厚著臉皮湊上來,笑眯眯的說:「老婆,我也辛苦了,獎勵我一個吻吧。」 葉簡汐無奈的瞅了他一眼,然後踮起腳尖,在他的唇角親吻了下。慕洛琛有些不滿意這點到即止的吻,但礙於孩子們在,還是決定忍忍。

帶著幾個孩子,回到了客廳里。葉簡汐戴上了妞妞親自製作的王冠,對著滿滿的蠟燭,許下了一個願望——希望以後家裡的每個成員,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吹滅了所有的蠟燭,葉簡汐拿起刀子,開始給小傢伙們切蛋糕……

……

生日宴會結束,葉簡汐和慕洛琛帶著幾個孩子,到院落裡面玩。玩了沒多會兒,葉簡汐有些乏了,把孩子們都交給了慕洛琛,自己坐在絲瓜藤下面的鞦韆上休息。

午後的陽光,暖暖的的散落在身上,使得人不由自主的犯懶。

葉簡汐輕輕地盪著鞦韆,視線落在不遠處無憂無慮的孩子們那裡。慕洛琛做老鷹,周文達做老母雞,幾個孩子們當小雞,正在玩著遊戲,不時地傳出他們咯咯的笑聲。或許是此時的風光太好,也或許是秋風太纏綿,撫動的人心弦鳴奏出一曲幸福交響曲,讓人希望時光停留在這一瞬,再也不流淌。

葉簡汐嘴角噙滿了微笑,始終沒有錯開眼睛。

日頭西斜,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

小傢伙們終於玩累了,渾身都是汗,小臉也紅撲撲的。慕洛琛低聲吩咐了周文達和郭嫂,讓他們帶著孩子們回房間洗澡換衣服,免得著了涼。然後,他大步的朝著葉簡汐走來。

秋後,橘黃色的楓葉簌簌的落下,滿院子鋪滿了一層厚厚的落葉。其中幾片,掛在葉簡汐的頭髮上,為她增添了幾分的情致。

慕洛琛伸手,將枝葉從她的發間取出,然後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裡。

葉簡汐迎著陽光,看著站在自己跟前的男人。夕陽在他筆挺、寬廣的身影上,投落下淡金色的光輝,看著,彷彿為他鍍上了一圈的迷人般的光暈。此刻,半邊的天空布滿了火燒似的晚霞,天高雲闊,耳畔輕輕地響著風聲,世界為之剎那安靜。 蓬刀人 葉簡汐有那麼一刻,覺得他就是從那火紅的晚霞中走出來的神祇,矜貴、高傲的令人忍不住沉迷。

恍惚間,彷彿回到了最初相遇的時刻。

那晚,陌生的房間里醒來,他聲音淡雅的說:「我會對你負責。」

原以為那是不過是荒唐的一夜,沒成想他一語中的,對她負責了一輩子。

lixiangguo

知道了,這裡的電費,對於這樣的收費李天也就不感覺到有什麼稀奇了,畢竟人家的成本比較大,難道要人家賠,本來拉著你嗎?這是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任何一件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事情,恐怕都沒有人去做的,這些人之所以能夠營業下去,也是因為有足夠的利潤,很多人說這個比較貴,那個比較貴,如果要是這些人沒有利潤的話,那麼這個行業很有可能就終止了,就算你付出再多的錢,恐怕這些人也不會管你的,比如小區當中的物業公司說的就是這個道理,當小區當中的物業公司被彈劾的時候,他們可能就撤離了,居民們取得了勝利,但後果是什麼呢,那就是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沒人管了。

Previous article

路南想了想,開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