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無天在想,軒轅神功不適合女性練,這就是最好的解釋,除了這個,再沒其它解釋。

鳳仙子跟軒轅真氣也有些關係,但她所修練的真氣應該是被改良過,當初她說過,那是當年逍遙祖師爺與妙妙門的開山始祖一起經過改良,才適合女性修練。

葉無天還真不知有這一事,「你奶奶昨天沒跟我說。」

「對安家而言,等候你的出現是不會改變,尤其我奶奶還在世的情況之下,她更不會作出任何改變。」

葉無天算是明白過來,說來說去,老太太怕他擔心。

「你今年多大?」

「二十七。」

「我出現后又如何?如果你所說的都是真,即便是我出現,也無法幫到你。」葉無天說:「把手伸出來。」

安心不解,還是依言伸出手。

葉無天捏自安心手腕上的脈博,沒任何不正常,十分健康,甚至連普通所有的亞健康都沒有。

安心臉兒一紅「據說只有與你那事後,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葉無天暗汗,「據說?沒有證據?」

安心搖頭:「從那會到現在,並沒人試過,就連安家那位老祖宗都恐怕無法確定是否有效。」

葉無天想想好像真是那麼回事,此事無從求證,當年逍遙祖師爺離開后就再沒回來,因此,安家那位祖宗也無法求證。

只是,不知他當年是否知逍遙祖師爺與他心愛女人的事,如若知道,也應該知道逍遙祖師爺與他心愛女人一起創造的武功心法。

一切的一切都無從求證,幸好,安心還年輕,才二十七,還有一點時去尋求解藥與答案。

此時,一個傭人上來,「少主,小姐,可以吃早餐了。」

葉無天與安心一起下去飯廳,那裡,催老太太正在忙碌不停,臉上始終都掛著笑容。

「少主,昨晚休息得可好?」姜老太太問。

「奶奶,你還是別稱呼我為少主,你這樣讓我很不習慣。」葉無天無奈道,想讓這老太太改變主意,只怕很難。

果然,老太太說道:「少主,老身都一把年紀,沒幾年好活,你連這點小小要求都不能滿足我?」

葉無天啞口無言,已經不知下面的話該怎麼說,唯有苦笑了笑。

「少主,試試味道,不合口我再弄點。」

葉無天看著餐桌上那標準的中式早餐,他一陣感動:「看著就有胃口。」

老太太眉開眼笑,葉無天普通一句話,卻讓她如同吃了蜜一樣,「少主喜歡就好。」

葉無天也懶得再阻止,她要喊就讓她喊個夠吧。

「少主,等會吃完早餐,請跟我們去開一個家族會議,家族裡的人你應該見見,相信他們也很想見到你。」

葉無天放下筷子,「奶奶,你還不死心?我昨天已說咱們沒必要打亂大家的生活,而且我也有事要做,安小姐知我,這次過來可不是單為了玩。」

老太太臉上仍掛著微笑,絲毫不在意葉無天所說,「少主,你的人已離開h國,至於那個科學家,我們會想辦法,你就不用勞心,還有,老身強烈不滿,你為何總是稱呼安心為安小姐?她已經是你人,你可稱她為小心,心心,或者心兒。」

葉無天連翻白眼,不過老太太的話他倒喜歡聽,若能將那個科學家送回國內,這趟任務倒不算失敗,儘管他並不在乎那個科學家。

血櫻去了哪?直到現在都沒出現,這是葉無天所想知。

「少主,你就聽老身一次,見完安家的人,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咱們再商量,你看怎樣?」

葉無天覺得老太太像頭灰大狼,正想盡一切辦法去誘惑著他這頭小綿羊。

「少主,想找到那個科學家,還得他們去處理。」老太太又拋出一個誘餌,讓葉無天無法拒絕,最後只能無奈同意,除非他不想找到那個科學家。

見葉無天同意,老太太笑得更歡,對此,葉無天很納悶,安家的所有財產都快要送人了,她還能笑得如此開心,真不知她到底是怎麼想的,世界五百強啊!

老太太昨晚連夜通知安家所有重要人物,召開家族會議,因此,很多人半夜趕回來,有的甚至還專機趕回來,在安家,老太太並沒理外面的事,但對安家內外而言,還是很有威信。

吃完早飯後,老太太親自帶路,乘著一輛限量牌的勞斯萊斯出發,前往目的地,而安心則是坐在葉無天身邊,被老太太強行安排,對此,葉無天哭笑不得,自然知老太太的良苦用心。 一座大得嚇人的山莊,一個大得過份的會議室,此時,幾乎所有安家的精英都全部坐在這。

這個山莊是安家後來所建,但老太太並沒搬過來住,仍舊住在那幢舊別墅里,在那裡,她覺得更開心,因為那裡處處都有她的記憶。

雖然安家上下都想讓老太太過來山莊住,卻拗不過她的執著,最後也只能無奈放棄,只要她喜歡就好。

安家也與很多家族一樣,定期舉行家族會議,但今天顯然不是家族會議的時間,對此,會議室里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當然,也有些人已知今天會議的內容。

葉無天隨著老太太走進會議室,當他踏進會議室一剎,瞬間成為眾人的焦點,要知道家族會議是不允許外人進來。

大夥有錯愕,家族會議,請這麼一個外人就夠讓他們吃驚,更讓他們吃驚的是,來人是葉無天,一個舉世聞名的年輕人,一個富可敵國且極具神秘色彩的年輕人。

葉無天的背景,早已被無數人調查爛,從當初葉家那個紈絝子弟到現在的葉無天,中間的轉變有多大,可想而知。

在座的很多人都在情不自禁地想,葉無天前來的目的,莫非是為了合作?如若能與紅顏集團合作,對安家的好處是巨大的,目前,安氏集團的發展陷入困局,需要新鮮血液的補充,無疑,紅顏集團就是最好的選擇。

「都來齊了。」老太太環視一周,站在主位的她並沒馬上坐下,「安家的祖訓,大家還記得多少?」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沒忘記安家的祖訓,只有簡單的兩個字,守候。

老太太一句話引發軒轅大波,這些人並不是笨,她一句話就讓他們所想,讓他們猜到什麼。

「今天,我要跟你們說,咱們安家的任務達成了,守候的人也出現。」老太太神情激動:「他就是我們要尋找的少主。」

靜!

現場死一般寂靜,沒有掌聲,也沒有驚訝,一個個就像是被定格了般。

「相信你們也認識他,那麼,現在,你們都來認識一下他的另一身份,安家的少主。」老太太拉著葉無天手臂上前一步。

葉無天有些被趕鴨子上架一樣,眼神隨意一掃,都能感覺到幾道不怎麼友善的目光。

「少主,說兩句。」老太太倒像沒怎麼在乎,繼續著她的計劃。

葉無天苦笑,理了理思路后,說道:「大家好,我叫葉無天,想必你們應該都認識我,對於少主一事,我不知該怎麼解釋,因為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有這事。」

老太太搶著說,她人老,但不笨,自然知葉無天的意思,正因為如此,才更加堅定她的決定,「都來見過少主。」

「媽,他真是少主?」說話的是安氏集團董事長,安京浩,一個長得帥氣且極有味道的老帥哥。

安京浩的問題也是大夥的疑問,在座的人誰又不想弄清楚?

老太太笑言看向葉無天:「少主,麻煩你證明給他們看看。」

葉無天並不想作什麼證明,可眼下他也沒更好的辦法,只能照做。

「少主練有軒轅神功,與心兒練的一樣。」老太太解釋。

「奶奶,單憑這樣,也無法證明他就是我們要找的少主。」安銀正提出疑問,安京浩大兒子,安心的父親。

「尋找少主,軒轅神功是唯一的證據,少主會軒轅神功,並且內力不弱,遠比心兒厲害,這就足夠證明一切。」

「奶奶,不是我們多疑,誰又敢保證不會有第二個人會軒轅神功?

老太太盯著安銀正,情神不悅:「你能找到另外一個?」

安銀正被問住,***話無法回答,安家守了這麼多年,並沒找到任何一個會軒轅神功的人出現,久而久之,安家這些精英都已經快要忘了這事,忘了安家的祖訓。

「祖訓一事,安家不敢忘,但我們也怕被騙,所以葉先生,請原諒我們的懷疑。」說話的是安基范,安家老二,安氏集團副總。

葉無天微微一笑:「理解,其實,大家有懷疑是正常的,實不相瞞,我並不想做你們的什麼少主,只是老太太非要讓我過來。」

本以為自己這番話能感動不少人,哪知非但沒人感動,葉無天反而還見到有人露出吳鄙夷之色,這些傢伙明顯不相信,那麼好的事還會有推卻?裝十三也得有個度。

這些人的反應讓葉無天明白過來,有時候並不適合說真話。

「你們既然找不到另一個會軒轅神功的人,那麼,他就是我們的少主。」老太太態度相當堅決,認定葉無天就是安家的少主。

葉無天想,這些人又豈會去尋找少主?找到少主,意味著安家將要失去很多東西,誰那麼誰會主動去尋找少主?只怕沒人願意,當然,老太太是個例外。

「只要他真是我們要尋找的少主,我願意承認。」安基范說道。

安京浩臉色陰沉,眸子里閃過一抹殺機。

安基范佯裝沒看到,反看向對方:「大哥,你的意見呢?」

葉無天樂了,看來走到哪都一樣,安家也不例外,涉及到財產利益的地方就有鬥爭。

安京浩沒說話,坐在那沉默不語。

「好了,這事就這麼定,從今以後,小天就是安家的少主,安家所有一切資源,少主都有權調配,任何人不得反對。」老太太定下調子。

此話一出,會議室里很多人都臉色慘白,他們太清楚老太太那句任由調配的話是什麼意思,換種說法,安氏集團要捧手相送。

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就要送人,換誰都也會不舒服,對安家很多人而言,葉無天只是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

「遵照安家的家訓,安心也將會成為少主的人,終生陪伴少主,直至生命終結。」老太太說。

很多人都看向安心,有同情,也有暗暗高興,反倒是安心自己則淡定自如的站在那,如今的她已接受,這是她的命,反正橫是死,豎也是死,她將來的人生,根本沒第二條路可走,與葉無天在一起,不會有幸福可言,不與這男人在一起,則同樣死路一條,無論哪條路都不是她所想。

「安家能走到現在,全是當年逍遙祖師爺的幫助,沒有他老人家,不會有現在的安家,同樣,不會有現在的你們。」老太太眼神凌厲,在眾人臉上幾個來回:「我知你們在想什麼,但是我警告你們,誰敢從中搞事,別怪我不客氣,安家不能成為笑柄,我也不能成為安家的罪人。」

老太太這是警告,人老成精的她又豈會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明知想達成所願,想讓安家上下都真心將葉無天當成少主,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如此,她還是要做。

「今天將你們喊回來,是給你們一個思想準備,到時我再擇日搞一個儀式,在安家列主列宗面前,此外,歡迎少主的儀式后,安心也會進入安氏集團董事局,替代少主接管安氏集團。」

老太太的話讓很多人急了,「媽,讓心兒入董事局只怕不現實,她手上沒股份,讓她進去,股東們會怎樣想?」安京浩說道,安心是他的女兒,但是,他不想女兒進入董事長。

「我的股份全給心兒,」老太太似乎早已想到會這樣說,「股份不夠,你們再讓出一點,我的要求是,認回少主后,安心的股份必須佔大頭,這是規定。」

葉無天暗想,乖乖,安心如果是第一大股東,豈不是隨時可以做董事長?五百強啊!

「還有誰有問題?」老太太散發出一股霸王之氣,不容人拒絕。

還真沒想到,外表看似和藹的老太太還會有如此威風的一面。

「這不可能。」安京浩反對,「不可能服眾。」

老太太答非所問:「京浩,你要反對?」

安京浩不知怎樣回答,他內心反對嗎?那是必然的。

「我同意。」舉手的是安基范,「媽說得對,咱們安家不能忘了祖訓,我同意拿出一些股份給安心。」

安京浩眼裡閃現的殺機更濃,又是安基范。

「還有誰要反對?」老太太大聲一吼,聲音較剛才相比,大了好多個分貝。

沒人敢挑戰老太太的權威,在場的人都沒哪一個敢反對,當然,這些人嘴上不說,不反對,並不代表他們內心就會信服。

老太太很滿意這結果,「這事就這樣定,現在,有件事需要你們去處理。」接著,老太太把那個科學家的事說了遍,「少主需要找他,你們不惜一切代價將此人找到。」

「媽,據消息說此人被嚴關起來,想將他從那裡帶出來,不可能。」安京浩有些不認識他這位母親,為何會一下子變化那麼大?都有些不可思議。

「不可能的事就將他變成可能,這是少主的要求,也是他第一次讓我們做的事,安家要做的不是說不可能,而是想辦法將事辦成,這才是你們應該做的。」

「媽,咱們這樣做,等於是跟上面高層作對,對咱們安家不會有好處。」安京浩說道,神情十分無奈。

「然後呢?」老太太問,「你想說什麼?」

「我……」安京浩如同吃了蒼蠅屎般鬱悶。

「各位,讓我說幾句,那個科學家,我勢在必得,我知你們某些人在想什麼,你們放心,只要這次你們幫我,我自然知怎樣做。」站在那極少說話的葉無天開口。

老太太聞言欲言又止,像想說什麼,最終又忍了下去,有些事急不來。 –start–>

王柔絲最後還是走了,一心求醉,但效果卻不是很好,近三瓶的紅酒喝下去,頭是很痛,但人還算清醒,不會到那種一醉百不知的狀態。

王柔絲想求那種狀態,現在看來,這是不可能的,至少這次不能實現。

「為什麼不答應?」對面,許影坐在那,開口問。

葉無天抬頭,「這是我的私事,似乎跟你沒關係吧?」

許影失落,「你恨我?」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真話。」

葉無天說道:「以前恨,現在不恨。」

「既然不恨,為何還要對我冷言冷語?」

「不恨,不代表原諒了你,不恨,是因為你已經淡出我的人生。」

許影說道:「代表我讓你恨的資格都沒有?」

葉無天沒說話,他的沉默等於很好說明一切。

許影自嘲的笑了起來,「你應該恨我。」

「行了,咱們之間沒到那個份上,許影,咱還是說正事吧,你應該知道我想聽什麼。」葉無天打斷許影的話,他可不是來聽許影訴說。

「你喜歡張靜?」

葉無天皺著眉:「許影,你非要說這些沒意義的事嗎?」

lixiangguo

一炷香之後。

Previous article

「好!」飛羽風靈欣喜若狂的上下其手,美女便與他一起在這大床上嬉戲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