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沐並沒有對香香抱多大的希望,因為在他看來。現在的香香不過是以一個心智只有十三四歲,而且還失去了記憶的小女孩。

可是誰知,當香香聽完葉沐的話,微一沉思之後,竟是揚著一張笑臉,沖著葉沐笑著說她有辦法,讓葉沐一時都有些沒反應過來。

好像是因為自己能夠幫助到葉沐了,香香顯得很開心,只見她伸出一隻白玉細手放到身前的一堆金幣之上。隨後不見什麼動作,那一堆金幣就全都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葉沐頓時被震驚住了。此時此刻,他腦海里的第一想法就是,香香和他一樣,擁有著像儲物戒指一樣的空間法寶,而且肯定還比他的高級。

「香香,你是怎麼做到的?」葉沐驚訝的看著香香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空間法寶?」

「空間法寶?那是什麼東西?能吃嗎?」香香一臉無知的模樣。看著葉沐乖巧的說道:「香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的,香香只是想著將這些東西收起來。它們就真的都被香香收起來了。」

香香的回答很天真,天真的讓葉沐有種無語的感覺,但是葉沐知道香香是不會騙自己於是換了個方向問道:「那你知道,你把那些都收到哪裡去了嗎?」

「收到了哪裡?」香香認真的想了想,最後好像是實在想不出來,對著葉沐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說道:「對不起相公,香香忘記了。」

果然,葉沐無奈的一拍大腦,和香香溝通,果然是有代溝啊!

「那你還能再把已經收起來的東西變出來嗎?」問到這個問題。葉沐變得很小心起來,如果香香將這些財寶全都收起來后,卻不知道怎麼弄出來,那絕對是坑大發了。

「可以啊!相公看……」話音未落,只見香香伸手在前一揮,隨之,那一枚枚金燦燦的金幣再次出現在原先的地方,險些閃瞎了葉沐的一雙鈦合金人眼。

「那你再試試看能不能將這裡的其餘東西全部收起來。」葉沐揉了揉香香的腦袋,鼓勵似的說道。

「好!」香香很享受葉沐手心傳來的溫度,無意識的扭動著頭部在葉沐的手裡蹭著,微閉著眸子,伸出玉藕般的手臂。

這一次,香香的身體沒有去觸碰那些金銀財寶,但是,只聽她輕啟檀口,道出一個「收」字,隨後便見滿屋子的東西,全都消失不見了。

叼爆了!

葉沐的心裡只能想起這樣一個字來形容。

而在這個時候,小蘿莉的聲音適時地在葉沐的心底響了起來。

「主人哥哥,你可別小看你的這個便宜媳婦兒,雖然她現在記憶全失,一身修為差不多全都忘光了,但是如果等到她的記憶徹底覺醒,就算成千上萬個你,也不夠她一根手指頭戳的。」

小蘿莉說的十分的駭然,葉沐聽完,心裡自然是一陣不信,但是當他想起香香奇迹般的存活了千百年的事實,這種懷疑就不由弱了幾分。

難道,香香真的有這麼厲害!

心想著,葉沐不由自主的低頭看了香香一樣。看著香香此刻一臉天真無邪的模樣,葉沐實在是看不出,香香哪裡有一點超級高手的模樣。

葉沐嘗試著用天使之瞳查看了一下香香的信息,但是得到的結果,除了一個他已經知道的名字,而且還沒有姓氏,其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香香,你姓什麼?」葉沐看著香香問道。

香香純真的眨巴著撲閃撲閃的大眼睛:「當然是跟相公一樣姓葉啊!」

聞言,葉沐頓時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我姓葉?」

葉沐可是記得,他可是從來沒有向香香說起過自己的名字的。

「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什麼嗎?」葉沐試探的問道。

「相公,你為什麼要問香香這樣的問題?你可是香香的相公啊!香香當然知道相公的名字咯!相公姓葉,單名一個沐字,叫做葉沐。」

香香的表情極為的理所當然,葉沐感覺自己好像問了一個極為弱智的問題。

既然香香能夠在千百年之前就預測到千百年之後自己會來喚醒她,那她又怎麼可能會預測不到自己的名字呢?

想到這裡,葉沐的心裡不由釋然了。自己的這個便宜媳婦兒不能以常理度之,任何不可能的事情到了她的身上,都有可能變成可能。

這話雖然聽起來有些拗口,但是正是體現香香神奇的最好寫照。

此時此刻,在葉沐的眼裡,香香就是一個能夠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人……或許,並不是人,而是來自仙界的仙女。以香香的容貌,的確不是人間可有。

香香的美,絕對可以用一個美絕人寰來形容。葉沐不清楚,但卻可以預見,當自己帶著香香走上街頭的時候,會造成怎樣的轟動。

相信,就是那些對華夏女人審美觀不同的老外,在看到香香后,只要一眼,都會徹底的迷失在香香恬淡的容顏之下。

在香香將藏寶庫內擺放一地的寶物全部一掃而空之後,一扇洞開的大門出現在了葉沐的面前。葉沐知道,這扇大門後面連接的,應該就是通往外面的道路了。

葉沐掏出手機,發現上面的時間停留在早上七點鐘整,而日期則是他進入蠱王宗禁地時的第二天。

這也就是說,葉沐進入蠱王宗禁地這麼久,外面才僅僅過了一夜的時間而已。而事實上,葉沐在蠱王宗禁地里呆的時間,又何止是一夜,就算說是十天半個月,恐怕都不能夠。

小蘿莉向葉沐解釋,這是因為他當時去的滄瀾界和香香後來所在的那個神秘空間,時間流速和外界不同的原因。(未完待續。。) 從藏寶庫中出來,爬上一段向上的長長階梯,葉沐再次回到了那個古樸的祭壇之上。..

看著眼前的石雕,香香咬著手指頭,疑惑道:「相公,它怎麼和我長得這麼像啊?」

什麼叫像?分明就是!

葉沐莞爾一笑,揉了揉香香可愛的小腦袋,腳尖一點,走上前來,將雕像腰間的蠱王令,還有雕像手中的石頭拿了回來。

香香好奇的看著葉沐的動作,目光向葉沐的手中拿回的蠱王令還有石頭看去,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從心底升了上來。

「相公,這兩個是什麼東西,香香感覺好熟悉啊?」

聽到香香的話,葉沐微微沉思,心中想到一種可能:這個蠱王令還有石頭,千百年之前,很可能就是香香所有之物。

「相公,可以把它們給香香看看嗎?」香香聲音綿綿地說道。

「當然可以。」葉沐笑了笑,將蠱王令還有石頭放到香香的手中。

看著香香拿著蠱王令還有石頭翻來覆去翻看的天真模樣,葉沐心中想著:這應該也算是物歸原主了吧!

正當葉沐心中胡思亂想著,突然感覺身邊一陣奇異的能量波動。抬眼望去,只見香香蔥白的指尖在蠱王令上一下一下輕划著,每一下,都會帶起一片莫名的律動。

香香的表情難得的嚴肅,好似是想起了什麼東西的樣子。葉沐沒有出聲打擾,就那樣靜靜的站在她的旁邊看著她。

叮咚……

一道清脆的響聲,好像一道鎖被打開一般,蠱王令的令身上,突然散發出一道綠色的光芒。

綠色的光芒正好照射在石頭的身上,光幕之中。石頭緩緩的從香香的手中升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這個時候,蠱王令的令身上也開始發生起了變化。

咔嚓咔嚓……

只聽一陣陣好似玻璃碎裂的聲音,蠱王令的表面,突然開始寸寸龜裂起來,一片又一片的碎屑。漸漸灑落一地。

一抹璀璨的綠影映入葉沐的眼帘,原本黑溜溜,外形難看的要死的蠱王令,在褪去了那一層表皮之後,變成了一支晶瑩剔透的碧玉簪子。


「主人哥哥,這個簪子是仙器。」小蘿莉的聲音恰巧在這時響起。

什麼?仙器?

聞言,葉沐頓時身心一震,滿臉不可思議的打開天使之瞳,向簪碧玉子投射過去一個鑒定術。

美人簪。上品仙器,攻防一體,其內刻畫36個攻擊法陣和72個防禦法陣。佩戴此簪,不僅可以美容養顏、延年益壽,而且還可以清心寧神,免除心魔。

仙器!真的是仙器!而且還是上品仙器!

葉沐心神一陣恍惚,一天之內,他竟然就碰見了兩件仙器。而且一件比一件等級高,什麼時候。仙器變得這麼不值錢了?

當葉沐這邊還在為美人簪而震驚的時候,另一邊,石頭也開始發生了屬於它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只見懸浮了半空,處於一團綠色光芒包裹中的石頭,突然毫無徵兆的劇烈的顫動起來,一道又一道無形的波動以它為中心。向四周漫延。

咔嚓咔嚓……

也如蠱王令發生變化時,石頭的表面,也開始發生了龜裂,一寸又一寸,轉眼遍布全身。

撲通撲通……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這個時候,葉沐好像感覺到,有一陣心跳聲從石頭上傳進他的耳朵里。

葉沐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石頭,有了一個蠱王令變成上品仙器美人簪在前,葉沐很期待,這個石頭又會給他帶來什麼驚喜。

咔擦……

在一聲清脆的破裂聲中,石頭的一頭,終於有石塊開始脫落。

只是這些石塊在脫落後,並沒有馬上向地上掉落,而是違反了地心引力的定律,漂浮在了石頭的周圍,好像捨不得遠離一般。

葉沐雙眼瞪大,不願錯過一個細節。慢慢的,有一個細小的東西,在那石塊脫落的缺口處,探出頭來。

見此,葉沐眼角一縮,連忙打開天使之瞳,調整視線的焦距,拉近了和石頭的距離。霎時,那個探頭而出的小東西,便被葉沐看清了。

這,竟是一隻不知道的小動物!

石頭,其名為其主所取,屬於上古異獸,背生雙翼,一翅千里,常作為大能者坐騎,破壞力同樣強大。

「恭喜主人哥哥,你的第二隻寵物終於出世了。」小蘿莉開心的聲音在葉沐心間響起。

聽完小蘿莉的話,葉沐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他不明白,一塊石頭裡,怎麼就會生出一隻小動物來?而且聽起來,還很厲害的樣子。

難道它是孫悟空的親戚?同樣都是從石頭裡崩出來的。

小石頭在從石頭裡鑽出腦袋后,先是瞪著一對可愛靈動的眼睛在周圍掃視了一圈,然後便收回視線,埋頭開始自顧自的啃起身周的石頭來。

石頭其實就是小石頭的蛋殼,小石頭在出生之後,首先做的,就是吃起自己的蛋殼來,這就像是嬰兒出生后,需要吃媽媽的母乳補充營養一樣。

隨著包裹著自己的蛋殼被小石頭一口一口的吃下后,小石頭的全身面貌漸漸的浮現在了葉沐和香香的眼前。

葉沐瞪大雙眼,親眼看著小石頭將蛋殼全部吃下,而且吃完之後還不滿足,撲閃著一對小肉翅飛在半空中,連帶著將最先破裂掉落,漂浮在周圍的幾片石塊全部吃下后,才鼓著小肚子打起飽嗝。

「小石頭,到姐姐這裡來。」香香一臉欣喜的看著小石頭,動作嬌憨的沖著小石頭招了招手。

聽見香香的喊聲,小石頭隨即便像是發現了什麼的樣子,馬上在空中一翻身,沖著香香「吱吱……」叫了兩聲,然後便撲閃著一對肉翅,迅速的向著香香飛來,撲到香香的懷裡。

咯咯咯……

香香抱著小石頭,用著蔥白玉指不斷的逗弄著小石頭,發出一串猶如銀鈴般的笑聲。

小石頭和香香顯得很是親昵,雖然被香香弄得打了好幾個噴嚏,但卻沒有一點惱怒的樣子,反而同樣表現的十分的歡快。

「小石頭,快和相公打招呼。」在和小石頭嬉鬧之餘,香香也沒有忘記葉沐這個相公的存在,抱著小石頭走到葉沐的面前。

葉沐是小石頭的主人,雖然這份主僕契約簽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卻切切實實的將他們的靈魂綁定在了一起。

是以,在看到葉沐的第一眼,小石頭就從葉沐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十分親密的味道,在香香的懷裡微一撲騰,就掙脫了香香的懷抱,轉而投入了葉沐的懷中。

「主人……」一道稚嫩的女孩聲音,突然在葉沐的腦海里響起。

聞聲,葉沐驚異的看了小石頭一眼,問道:「是你在說話?」

「是的。」小石頭對著葉沐點了點頭,不見它開口說話,但是聲音就在葉沐的腦海里響了起來。

這是靈魂之間的交流,是小石頭作為上古異獸的天賦技能之一。

「小石頭,你認識香香?」想起小石頭剛剛和香香表現出來的那副親昵的模樣,葉沐向小石頭問道。

「小石頭也不知道,但是在香香姐姐身上,小石頭感覺到了一種很親近的氣息。」小石頭抬起小爪子輕輕撓了撓腦袋,回答道。

「香香,你認識小石頭?」葉沐又將視線移到香香的身上。

對於香香竟然在看到小石頭的第一眼,就能叫出小石頭的名字,葉沐感到很好奇,雖然這已經不是發生在香香身上的第一件神奇的事情。

「香香也不知道,但是在小石頭的身上,香香感覺到了一種很親近的氣息。」香香的回答,和小石頭一般無二。(未完待續。。) 手中,拉著香香柔若無骨的柔荑;肩上,停留著可愛無比的小石頭。。。看最新最全小說帶著一人一寵,葉沐踏上了歸途,離開了這個給他帶來巨大收穫的山谷。


香香秀髮高盤,髮髻之中,插著那一支上品仙器美人簪,一臉幸福的依偎在葉沐的身邊。葉沐去哪兒,她就跟著去哪兒。

又是那一片蛇海,密密麻麻,五顏六色,「嘶嘶……」吐信聲響之不絕,只是聽著,就給人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葉沐拉著香香,看著那一條條攻擊姿態十足的毒蛇,正準備如來時一般,展開天使之翼從天空飛過。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趴在他肩膀上一直沒有動作的小石頭,卻在這時突然撲閃起它的一對小肉翅,從葉沐的肩膀上飛了起來。

小石頭飛離葉沐的肩膀,在葉沐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一頭就向著蛇海的方向撞了進去。

葉沐見狀,心頭大駭,深怕小石頭會出什麼差錯,便要出言阻止,可是他的話還沒出口,就被香香攔了下來。


「相公別擔心,那些毒蛇威脅了不了小石頭的,你就看著小石頭大展神威吧!」香香微翹著小腦袋,一臉驕傲的模樣。

聽到香香的話,葉沐將即將出口的話,又咽回了肚子,但是還是有些的看著小石頭。

全身肌肉崩緊,葉沐已經做好準備,只要小石頭一有危險,他就會用最快的速度,將小石頭救下來。

小石頭還沒有乒乓球大的身體飛到蛇海的上空,就那樣撲閃著一對小肉翅停在那裡。

底下的那些毒蛇們,瞪著一對豎瞳,滿含凶意的看著半空中的小石頭。

以小石頭現在的飛行高度。只要一條體型稍微靈活點的毒蛇輕輕一躍,准能將小石頭咬下來,是以葉沐的心情更緊。

害怕什麼就來什麼,就在葉沐擔心小石頭安危的時候,小石頭的正下方,一條毒蛇突然化為一道白練向上躍起。蛇口大張著就向著小石頭吞去。

「小石頭小心。」葉沐提醒一聲,背後雙翼立馬展開,但是還沒等他飛起來,就被香香給拉了下來。

葉沐向著香香投過去一個詢問的目光,只聽香香輕聲笑道:「相公別急,小石頭要發威了。」

香香話音未落,場中的局勢頓時發生變化。就在那白毒蛇的蛇口距離小石頭不過兩三厘米遠的時候,一直沒有動作的小石頭動了。

呼……

一道熾熱的火焰,毫無徵兆的籠罩了毒蛇的全身。那是從小石頭的嘴巴里吐出來的。

小石頭的嘴巴還沒指甲蓋大小,但是吐出的火焰,卻是粗如一條成人的手臂,而且火焰的溫度還極為的高。



lixiangguo

恍惚間,谷星燚錯覺自己的身體退返到十歲的年齡,四周景物變幻,兩人曾經同窗習箏的那段歲月浮現眼前。

Previous article

「轟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