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晨風二人趕了大半天路,來到了萬古城勢力範圍外,漂亮如花的魏欣月指著遠處,宛如國土一般的巨大城池道。

回到萬古城,魏欣月不由得暗中鬆了一口氣,對葉晨風也是越發的感激,因為他們返回萬古城的途中,又遭遇了一次刺殺,而那次刺殺更加的兇猛。

如果不是葉晨風實力滔天,斬殺刺客,以她的實力萬萬是無法平安返回萬古城。

「虛神界就是虛神界,這等規模的城池,在天域根本不可能見到。」

看著如黑色長龍一般,延綿不知多少萬里的城牆,巍峨如山嶽般的城門,以及不少插入雲霄的高大建築,葉晨風不由得在心中感慨道。

「小姐,你終於回來了,老爺他們都快急死了!」

葉晨風與魏欣月順著一條古老的大陸,並肩向萬古城走去時,一名頭髮雪白,臉上布滿皺紋,六星道主境界的老者發現了他們,立即帶著數名魏家高手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看到魏欣月安然無恙,老者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劉管家,你怎麼在這?」

看著白髮老者,魏欣月微微有些激動的問道。

「小姐遭遇刺殺時,曾有侍衛在身死時將消息傳回到了魏家,為了找你,魏家的內衛都出動了,還好小姐平安歸來!」劉管家說道。

「那父親他們查到是什麼人刺殺我嗎?」魏欣月問道。

「還沒有查出來!」

「小姐,這位是……」

劉管家看了一眼面容陌生,感覺不到真實境界的葉晨風,低聲問道。

「這位是葉公子,是他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就回不來了!」魏欣月輕聲介紹道。

「多謝葉公子救命之恩,魏家沒齒難忘!」劉管家深深地望了一眼葉晨風,鞠了一躬,感激的說道。

「劉管家客氣了!」葉晨風微微一笑,不亢不卑的說道。

「走吧,我們回去!」魏欣月磨牙銀牙說道:「我一定要讓父親查出,是何人這麼大膽,派殺手刺殺我。」 魏家,萬古城四大家族之一,屹立萬古城數百萬年而不倒,掌控著萬古城大量的資源和勢力,並建立了著名的巨靈商盟。

「月兒,你終於回來了,擔心死我了!」

魏欣月一行人剛剛返回魏家,魏家現任家主,五星道神境界的魏忠海立即從內堂中走了出來,看著完好無損,美麗動人的女兒,他不由得暗送了一口氣。

「爹!」

魏欣月邁動著修長的雙腿,撲進了魏忠海的懷中,眼眶不由得紅了。

「月兒,這位就是救你的葉公子吧!」

魏忠海輕輕撫摸著魏欣月烏黑柔順的長發,將目光投射向了站在門口的葉晨風,暗暗打量了他幾眼,說道。

「嗯,這次如果不是葉公子,我可能就回不來了!」魏欣月點了點頭說道。

她沒想到,自己一次外出遊玩,竟然會遭遇刺殺,如果不是她運氣好遇到了葉晨風,她也許永遠回不來了。

「葉公子,多謝你救了月兒,不知你想要什麼,只要我魏家能拿的出來,一定給你!」

魏忠海發現自己有些看不透葉晨風,沉思了一下,大方的說道。

「感謝就不必了,不過我想要向魏家主打聽一些事!」

葉晨風祖器都有很多,更有祖丹,大量的神物,一般的東西已經讓他產生興趣了,他只想通過魏家了解一下虛神界。

「好,我們正堂說話,只要我知道,一定告訴公子!」

聽到葉晨風不要東西,魏忠海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不過他很快恢復如初,帶著葉晨風來到了古色古香,飄蕩著淡淡檀香的正堂。

「葉公子,不知你來自於哪裡,想要打聽什麼事?」

雖然葉晨風身上散發的氣息不強,但他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卻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而且魏家畢竟是萬古城四大家族之一,葉晨風在魏家卻沒有一絲拘謹之色,這讓魏忠海不由得高看了他幾眼。

「我只是一介散修,居無定所!」葉晨風含糊的說道:「而我想要向魏家主打聽,最近虛神界有何大事發生,以及前往龍界的方法。」

葉晨風之所以想要去龍界,是為了龍少天,他被鎮壓在乾坤境數百萬年,很想回家看看,看看天龍族有沒有被龍族內鬥波及到。

而且葉晨風也想通過龍少天,接觸一下天龍族,想辦法交好他們。

「龍界已經被封鎖了,沒有人能進入到龍界中!」魏忠海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葉晨風,緩緩地說道。

「難道龍族內鬥還沒有平息?」葉晨風眉頭微微一皺道。

「應該沒有,如果龍族內鬥平息了,早就打開龍界了!」魏忠海搖了搖頭道。

「那魏家主,你可否知道,龍族內鬥的內幕?」葉晨風喝了一口飄蕩著濃濃靈氣的天靈茶,繼續問道。

「葉公子太高瞧我了,龍族那可是虛神界霸主級的勢力,我根本接觸不到他們!」魏忠海道。

「那魏家主,你可否有辦法將我送到距離龍界最近的地方?」

雖然龍界自我封鎖,但葉晨風擁有噬空蟲,還是有辦法進入到裡面的。

「哎,如果三年前,我倒是可以通過空間蟲洞,將葉公子送到龍界附近,但現在不行,現在整個虛神界諸族的空間蟲洞幾乎都被封鎖了!」魏忠海輕輕嘆息一聲道。

「這是為何?」葉晨風有些意外。

「葉公子難道沒有聽說殺戮古墓出現在虛神界的事?」魏忠海有些詫異的問道,詫異葉晨風竟然不知道這等震驚整個虛神界的大事。

「我前些年一直在閉關,剛剛出關,並沒有聽說殺戮古墓的事!」葉晨風含糊的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魏忠海點了點頭道:「三年前,天域三大古墓之一的殺戮之墓,突然出現在虛神界,驚動了虛神界各族,引得各族高手紛紛前往,想要進入裡面,奪得殺戮之墓中的曠世機緣。」

「但殺戮之墓太危險了,諸族聯手雖然打破了殺戮之墓的禁制,但進入到殺戮之墓中的高手,卻無一倖免,全都死在了裡面,這其中包括數名祖境大能。」

「殺戮之墓越危險,越激發了各族奪得裡面大機緣的念頭,就在諸族頂級祖境大能準備出手時,殺戮之墓卻詭異的移動了方位,為了鎮壓殺戮之墓,不讓它移動,諸族頂級祖境大能借來了虛神器,鎮壓了一方天地。」

「最終,經過諸族頂級祖境大能的努力,殺戮之墓被鎮壓了,而整個虛神界的空間蟲洞也受到了影響,變得極不穩定,為了避免出現意外,諸族下令,封鎖所有的空間蟲洞,直到諸族得到殺戮之墓中曠世機緣。」

「沒想到殺戮之墓竟然出現在虛神界,不知洪荒之墓是否也會在虛神界現身!」

傳說天域有三大古墓,分別是洪荒之墓,殺戮之墓和太虛之墓,如今太虛之墓中的機緣被葉晨風得到,殺戮之墓出現在虛神界,而最神秘的洪荒之墓卻未曾出現。

不過殺戮之墓在虛神界現身,讓葉晨風懷疑經過歲月的變遷,洪荒之墓是否也隱藏在虛神界。

說話之際,徐管家拿著一個白玉打造而成的托盤走了進來,當他打開托盤上的禁制白綢時,露出了一枚通體碧綠色,盤面上坐立著一隻蟾蜍,表面刻畫著大量古老紋路,達到下品通天聖器等級的古印。

「這蟾蜍古印是我魏家在十年前拍賣所得,就送給公子作為感謝吧。」魏忠海指著碧綠色的蟾蜍古印道。

「魏家主客氣了,不過感謝之物真的不必了!」下品通天聖器等於葉晨風來說已經無用,他搖了搖頭道:「如果魏家主真想感謝我,那就等空間蟲洞開啟,將我送到龍界邊緣。」

「公子難道與龍族有淵源?」

魏忠海發現葉晨風望向蟾蜍古印時,目光平靜沒有一絲波瀾,猜到這等寶物入不得他眼,不由得高看了他一眼。

「嗯,頗有淵源!」葉晨風點了點頭,含糊的說道。

「那好,我想諸族巔峰祖境大能應該很快就能殺到殺戮古墓最深處,奪得裡面的曠世機緣,到時空間蟲洞開啟,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公子!」魏忠海看到葉晨風對蟾蜍古印實在不感興趣,沒有強求,許諾道。

「多謝!」

「葉公子,你剛來萬古城,不如就住在我魏家吧!」魏忠海越發感覺到葉晨風不尋常,熱情的邀請道。

「魏家主客氣了,不過我還是想住在外面!」葉晨風並不想與魏家有太多的牽扯,委婉的拒絕道。

「嗷嗷嗷……」

就在葉晨風準備辭別魏忠海等人離開時,一道道兇殘的吼叫聲在魏家後堂中響起,可怕的聲音震動著空氣都顫抖起來。

「魔氣!」

葉晨風眉頭一掀,望向了臉色凝重的魏忠海等人,意外傳承於人族的魏家,竟然出現了一股可怕的魔氣。 「爹,爺爺體內的魔氣又加重了嗎?」

聽到後堂傳出的怒吼聲,魏欣月臉色微微一變,緊張的問道。

「嗯,你爺爺體內的魔氣又加重了!」魏忠海深深地望了一眼葉晨風,點了點頭道。

「那怎麼辦,爺爺不會有危險吧。」魏欣月一臉擔憂的說道。

「哎……」

因為摸不透葉晨風,對他不了解,魏忠海輕輕嘆息一聲,沒有多說。

「看來你們魏家的處境並不好,欣月無故遭到刺殺,應該是沖你魏家來的!」通過魏忠海的表情,葉晨風猜到了魏家的處境,沉思了一下說道:「不過也許我能幫你們。」

「真的!」

魏欣月漂亮的大眼睛瞪得滾圓,透出了道道驚喜之色道。

「如果你們相信我,我可以試試,幫老太爺解除體內魔性!」

雖然葉晨風不想與魏家有太多的牽扯,但魏家對他還有價值,他不想魏家出事,點了點頭道。

「我當然相信你,你快幫爺爺看看吧!」

因為葉晨風對魏欣月有救命之恩,魏欣月對他深信不疑。

「不知魏家主願意讓我為老太爺醫治嗎?」葉晨風看著陷入沉思,猶豫不決的魏忠海,淡淡的說道。

「哎,那就一切拜託葉公子了!」

魏忠海深深地望著葉晨風,發現他目光清澈,一咬牙決定冒險,讓葉晨風試試。

「那就走吧!」

說完,葉晨風跟著魏忠海,魏欣月等人,來到了魏家後堂,一座籠罩在強大禁制下的古院中,一股股強大的魔氣透過古院禁制瀰漫了出來,將空氣染成了黑色。

「魏家主,如果你相信我,就讓我自己進去醫治!」

葉晨風不想將自己的秘密暴露在魏忠海等人眼前,緩緩地說道。

「這……」

「魏家主,你無需太擔心,如果我真要圖謀你魏家,不會在眾目睽睽下,我之所以幫你們,只為空間蟲洞!」葉晨風背負著雙手,清秀的臉上露出了桀驁之色。

「有勞了,我們在外面等你!」

雖然葉晨風語氣有些狂妄,但聽到魏忠海耳中,卻莫名的讓他心中的擔憂減輕了許多,想到自己的父親已經堅持不了太久,現在他能做的,只有一搏。

「家主,你真的相信他?」

看著葉晨風獨自走進禁制的背影,魏家眾人有些擔憂,如果魏家中流砥柱老太爺出事,將會給魏家帶來致命的打擊。

「哎,我們沒有選擇,只能賭了!」魏忠海輕輕嘆息一聲,無奈的說道。

「放心吧父親,我相信他是好人!」魏欣月握了握拳頭,咬著嘴唇道。

走進魏家老太爺魏世通所在的主屋,葉晨風發現屋中的魔氣十分的濃郁,一名身材幹癟,怒目圓睜的老者被一根布滿古紋的鎖鏈綁在一張玉床上。

看到葉晨風走進來,魏家老太爺魏世通再次發生了怒吼聲,猙獰的樣子讓人不寒而慄。

「他身體中到底有什麼,為什麼魔氣這麼濃!」

葉晨風無視魏世通身上散發的魔氣,緩緩地走到了他的身邊,閉上了眼睛,控制噬神腦極速推演,釋放強大的靈魂力滲透進了他的身體中,為他檢查身體。

「嗯,這是什麼?」

當強大的靈魂力滲透進魏世通身體深處時,在他骨髓中感覺到了大量很難被人察覺,如跗骨之蛆般的黑點。

而魏世通體內瀰漫的魔氣,正是這些黑點散發出來的。

「魔蠱,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魔蠱!」

在極速推演的噬神腦鑒別下,葉晨風魂海中出現了這些黑點的虛實,這些黑點正是魔族大能飼養,可以蠶食生機的魔蠱。

「嗯,他靈魂中還有東西!」

除了魔蠱,葉晨風在魏世通靈魂中還感覺到了一條極細的黑線,而這條黑線也是一種魔蠱,用來蠶食大腦意識。

「看來真的有人要對付魏家,竟然用這麼多珍貴的魔蠱,想要殺死魏家老太爺!」葉晨風喃喃自語道。

魏世通的身體情況既不樂觀,如果再不醫治,他將無葯可醫,好在葉晨風擁有混沌神木和噬神腦,可以剋制魔蠱。

「混沌神木,吞噬!」

禁制住魏世通的老屋,葉晨風召喚出了混沌神木,控制混沌神木延伸出大量的五色根須,透過魏世通全身的毛孔,鑽進了他的身體中,吞噬深入骨髓的魔蠱。

在混沌神木吞噬魔蠱時,葉晨風按在了魏世通天靈蓋上,借噬神腦吞噬魏世通魂海中的魔蠱。

「啊啊啊……」

葉晨風破解魏世通靈魂和身體中魔蠱時,立即遭到魔蠱的反抗,給虛弱的魏世通帶來了無比巨大的痛楚,疼的他渾身抽搐,痛苦哀嚎。

「爺爺,爺爺好像很痛苦!」

聽到院中傳出的哀嚎聲,魏欣月臉色微微一變,露出了緊張之色。

「忠海,這人來路不明,我們不能讓他繼續醫治下去了!」

魏忠海的三叔魏世明擔憂的說道,就要衝進去阻止葉晨風醫治。

「不可三叔!」魏忠海突然擋在了魏世明身前道:「他剛剛說的沒錯,他如果真的想加害父親,不會在眾目睽睽下,我想他應該真的在醫治父親,我們繼續等待。」

「可是……」

lixiangguo

倘若莫蒼龍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這些人還會死心塌地的等待三千年蒼龍宮重整的那一日嗎?顯然不可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