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春分不在的這些年,蘇南城出***小小的宴會場合,固定的女伴就是凱翔秘書辦的這位第一女秘書尤丹麗。

這一次游輪上的答謝宴會,於凱翔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幾乎所有經過尤丹麗一手促成的合作方都在這艘游輪上。不知情的人對尤丹麗極盡阿諛奉承。

長袖善舞的女秘書有些飄飄然。葉春分回來后,蘇南城明顯的開始冷落身邊的異性。原本尤丹麗擔心自己做過的那些事情,會被蘇南城翻出來。

可是在島城一出場,就跟榮煜清捆綁著上了熱搜的葉春分,讓尤丹麗不由放了心。

以她對葉春分的了解,當年從那種地方死裡逃生躲過一劫,跟蘇南城複合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長袖善舞的女秘書,在韓嫣然的緬懷活動的前一天就被安排上了這艘郵輪。她在私下裡安排了幾齣戲,連貫完整,對於成為蘇南城明面上的女人勢在必得。

對於葉春分在這裡的消息,是午飯後過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才聽說。知道的時候,才發覺人早就已經被安置在了蘇南城的總統套房裡。

中午還在交際應酬的尤丹麗,聽到這個消息后受了不小的打擊。喝的有點多,溫謹派來的人叫她參加會議的時候,她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

……

葉春分是被內線電話的鈴聲吵醒,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對面的人似乎不著急開口,葉春分惱恨的摔了電話,吵人的內線鈴聲又響起。

妮子強壓著心頭的怒火,接起電話。對面人故弄玄虛的把戲終於玩不下去。

「葉二小姐。」

聽筒傳來的女聲,讓葉春分回想了好一陣子,才和從前經常出入蘇南城辦公室的女秘書對上。

「尤秘書有事?」 「不知道葉二小姐什麼時候上的游輪?」尤丹麗聲音平穩,電話對面的面目卻已猙獰。「關於這一次,凱翔的答謝宴會,您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呼」葉春分睡眼惺忪的長長呼了一口氣。「尤秘書若是想確認自己的工作內容的話,直接向你的頂頭上司詢問就好。若是純粹是打聽我的事情的話,我不介意尤秘書按照自己的喜好杜撰一個。畢竟純粹的真相,並不那麼吸引人不是么?」

電話那頭的尤丹麗,捏著手機的手已經骨節發白。葉春分一開口,就將尤丹麗所有客氣的不客氣的話全部堵死。連一點發揮的餘地都沒有留給她。


「我希望葉二小姐能夠明白,您和董事長已經離婚了。」提醒不成,直接改為了攻擊。「以您現在的身份,繼續和董事長糾纏下去恐怕並不合適。況且您和榮總還是那種關係……」

「這世界上有問題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尤秘書您,作為江亦可的表妹,接近蘇南城到底出於什麼樣的目的?」

「你怎麼知道的?」尤丹麗險些咬碎了后槽牙。這件事情,就連蘇南城都不知道。哪怕尤丹麗已經繞過了江家,給凱翔和尤家牽了線,她真正的身份,一直都瞞得密不透風。

「再比如我和榮煜清的關係。」葉春分冷笑一聲。「尤秘書,要不是你說,我都不知道人們會拿我們兩個杜撰些什麼。不過就算杜撰了那又怎麼樣呢?我該表現出多大的情緒,才能成全你的挑撥離間?」

「你」尤丹麗一口惡氣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竟然艱難的吭起來。

「尤秘書。」葉春分無奈的嘆口氣。「別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樣,我要是真的有心把你怎麼樣,兩年前我就會提醒蘇南城對你多加小心。背後的陰招,不管是蘇南城挂名的太太,還是葉家挂名的二小姐,都不屑於玩弄。」

一直以來,葉春分在尤丹麗眼裡都是一個軟弱徹底的人。她篤定今天的這通電話葉春分不會告訴蘇南城。卻也沒有想到,葉春分竟然如此清醒。

在這個女人面前,尤丹麗竟然本能一般的自慚形穢起來。她可是島城多少職場女性追逐的神話一般的人物啊。所有她引以為傲的東西,在這個女人面前都顯得可憎。

……

葉春分單方面掛了電話以後,尤丹麗被持續不斷的耳鳴聲擾得她腳下一步一個踉蹌。跌倒前,被兩年前就應該消失的人一把扶住。

「尤姐」那個忐忑不安的聲音,來自於兩年多前凱翔突然斷電的那個夜晚悄悄離開的人小米。

「你怎麼在這裡?」尤丹麗有些大驚失色。

「宿總帶我來的。」小米聳聳肩。如今,她是楓城,元雅集團總裁宿寄寧的貼身秘書。出現在這裡,名正言順。

「葉春分也在這艘游輪上。」尤丹麗不由鬆了一口氣。「注意不要亂說話。」

「好」小米點頭,看著尤丹麗臉色恢復了正常,也不敢多說就迅速離開了。

出於女人的第六感,小米總覺得最近像是有大事發生。對於凱翔而言,儘管沒有十足的證據,但是一個畏罪潛逃的嫌疑她脫不掉干係。 貝琳達微笑道:「你是我們精靈族最尊貴的朋友,我怎麼會需要你的回報呢,再說了,女王大人也不會答應的吧。」

迪拉道:「長老大人,只派兩千名精靈戰士和五百隻德魯伊巨獸給木白哥哥,是不是太少了?」她心裡還是有些不太放心。

木白道:「有這些支援完全足夠了,迪拉,你不用太擔心。」

貝琳達這時站起身子說道:「我現在就給你去召集各族的族長召開一個會議,只要女王陛下點頭答應,就不會有人反對。」

木白點頭道:「我明天就要離開,時間不多,希望長老大人儘管安排好吧。」

貝琳達點了點頭,身子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只剩木白和迪拉兩人還面對面的坐著。

木白解決了頭疼的問題,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望著身前的迪拉,微笑道:「轉眼就過去三年多時間了,能再見到你,我很高興,只可惜我明天就要走了,真想多點時間陪陪你。」

迪拉聞言,露出一臉憂愁,好不容易等來了木白,可他明天就要離開,這讓她心裡難以割捨。

木白伸出右手,在迪拉那滑膩的小鼻子上輕輕颳了一下,笑道:「只要我把黑岩城的事情處理好了,以後有很多時間來遠古森林探望你。」

「我相信木白哥哥。」迪拉靦腆的笑道。

兩人隨後在這平湖中心聊了很久,似乎有永遠都說不完的話……

過了兩個小時,貝琳達以迪拉的名義,召集來了各大精靈族的族長,開始討論聯合派出精靈戰士支援木白的事宜。

精靈族是一個崇尚自然、和平的種族,很少參與人類之間的紛爭,由於缺少女王統治,又內戰多年,自身力量本就薄弱,兩千名精靈戰士和五百隻德魯伊巨獸,這已經是精靈族五分之一的力量了,貝琳達的這個提議,自然遭到各大族長強烈的反對。

但有迪拉出面,那些族長雖然心裡不怎麼樂意,最後也只好勉強點頭容易,精靈六大族,每一族派出三百多名精銳的精靈戰士,組了一支兩千人的隊伍,還調集來了五百隻德魯伊巨獸。 宿寄寧不知道當年的隱情,因為對她的「寵愛」而帶她出席如此重要的場合,她不能拒絕。那個男人給她的那些若影若現的懷想,讓她心有悸動,也想借著那個男人的勢力來重新在島城立足。

上了郵輪后,小米一直稱病不肯離開自己的房間。但是,地道的島城姑娘,對於這片海,這座島,有別樣的感情。在人看不見的地方,小米始終看著這片靜謐的海域,思歸心切。

……

葉春分醒來后,海上的午後,金色的陽光鋪在海面上,四周渺遠寧靜。遠離工作,遠離島城,葉春分心裡便沒來由的空落落。

尤丹麗的那通電話遠不足以影響她的心情。何況蘇南城事先就有叮囑,她斷然不是會自尋煩惱的那種人。

綿延襲來的是無所依恃的那種空寂。伸手時,所有的光芒鬆散到近似於無。甲板上徐徐的海風和熱烈的陽光迎面撲來。站了很久角落裡蘇南城安排的人,出現在葉春分的視線里。

「太太」負手而立的黑衣人恭敬禮貌。「外面陽光太強烈,您可以待會兒再來欣賞夕陽。」

「嗯」葉春分點頭。

從生下朵朵以後,葉春分便不可收拾的暴發了體寒。此刻,海面上驕陽正烈。葉春分穿著長袖的居家服站在露台上,看著遙遠遼闊的海面,波濤滾滾。

身前炙熱,身後冰寒。

沒想過蘇南城會解釋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也沒想過,那些重重誤會被解釋過後,自己該要怎麼面對?

心裡空虛的緊。被身邊人如此一提醒,便有些幽幽的轉身進了套間的門。

……

下午四點多鐘,葉春分沖了個澡,吹乾頭髮后坐在梳妝鏡前開始給自己簡單的盤發並畫一個相對精緻一些的妝容。

蘇南城匆匆推門進來的時候,葉春分身上還裹著睡袍姿勢僵硬的坐在梳妝鏡前,只是一動不動。

妮子身體瘦小,坐在梳妝鏡前的凳子上,還能空出來大半。蘇南城就著葉春分身邊的空位置坐下來,反身環著葉春分。

茶几滿滿當當擺著葉春分這一下午要的零食,雞腳、鴨脖、卻明顯的沒吃幾口,東西還那麼滿滿當當的擺在茶几上,冒著紅油勾人食慾。

「這樣冷。嗯?」蘇南城將人整個抱在懷裡。「聽人說下午你要了好些零食,怎麼沒見吃幾口?」

葉春分淡淡的垂眸沒有說話。

「心情不好?」蘇南城暖著嗓子問。

「我有些累,能不能不去?」葉春分嗓音淡寂。這些年,每每到了人群里她都沒有太大耐心維持熱情,往往熱熱烈烈的開場,不到半個小時,葉春分便會沒來由的煩悶窒息,繼而撂下場面逃走。

「中午,大家都已經見到你了。」蘇南城吻一吻葉春分的頸窩。

葉春分聞言,渾身隱隱陷入一陣顫慄當中。蘇南城抱著她,當然有覺察。心裡隱隱有些犯怵。

「媚兒」

「嗯」葉春分淡淡的應聲。


「是不是當年,受到驚嚇了?」蘇南城看似沒來由的問。實則,當年葉春分在景怡大廈里遇到的那一幕,以及後來被人從醫院帶走的那個雨天。

也曾在七百多個日日夜夜裡,讓蘇南城想起來就覺得無法呼吸。他身為男人尚且如此,何況是當時抑鬱症已經發作的葉春分? 以這兩千名精靈戰士和五百隻德魯伊巨獸的戰鬥力,足夠媲美人類十萬大軍了。


雖然借來了援軍,但木白只有兩個月的期限,兩月過後,這些精靈戰士必須返回遠古森林,並由一名光系精靈族的長老負責監督。

……

木白在這世界之樹內暫住一晚,到第二天凌晨,他騎在一隻德魯伊巨獸身上,帶領著這兩千名裝備齊全的精靈戰士快速離開了遠古森林。

中午時分。

木白帶著精靈部隊,終於走出了遠古森林,在森林外暫時休息。

這些精靈戰士也是第一次離開遠古森林,對這外面世界感到十分新奇,彼此小聲談論得很激烈。

木白身子斜靠在一塊巨石下,心裡的大石終於落下,有這隻精靈隊伍壯大自己的聲勢,他心裡有九成把握可以將征服三大勢力。

「嘗一嘗我們精靈族的果子。」一名面容溫和的白髮精靈走到木白身邊,隨手將一個翠綠的果子扔到他手裡。

這名中年就是光系精靈族的長老歌德。

木白微微一笑,道了聲謝謝,咬了一口手裡的果子,味道甜美、脆嫩,十分美味,也只有遠古森林才生長得出這樣的果子。

眾人在遠古森林外圍休息了半個多鐘頭,由於時間緊迫,他們便繼續朝黑岩城趕去。

八百里的路途很遠,他們必須在明天早上以前趕到黑岩城,為了節約時間,那些精靈都是好幾個人一起乘騎一隻利爪德魯伊。

木白一人走在最前方,不知不覺前進了一百多里地,回頭望去,已經看不到遠古森林的影子了。

這時候,兩名騎在利爪德魯伊巨獸身上的精靈悄然靠近到木白身邊,和他並排前行。

木白微微詫異,偏頭瞥了她們一眼,奇怪的是,這兩名精靈都帶著一個很精製的頭盔,看不清他們的樣子。

可是,木白此時卻從一名精靈身上感應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先前還沒怎麼察覺,此時感覺到了以後,他臉色頓時變了。 「噓!木白哥哥,千萬不要出聲,別讓人注意到我們。」迪拉的聲音傳來道。

「你膽子也太大了吧。」木白沒好氣的小聲責怪道。

迪拉咯咯笑道:「我就是捨不得木白哥哥, 如果愛回來,就說我不在 ,只要能跟著木白哥哥,這點代價又算得了什麼。」

木白頗為無奈,總不能現在讓迪拉單獨回遠古森林。

「你身前的人是誰?」木白問道。

「是我呀,木白大哥。」雅菲的聲音傳來來。

木白搖了搖頭,道:「你們是怎麼跑出來的?」

迪拉輕輕一笑道:「我們打扮成戰士,跟著部隊後面就一起混出來了。」

「迪拉,這因該不是你的主意吧?」木白很了解迪拉,這種事情她是想不出來了。

雅菲道:「女王陛下很想跟你一起走,我就幫她想出了這個辦法。」

木白一陣無語,只好道:「那你們自己注意點,不要被認出身份了。」

……

木白離開黑岩城的第三天晚上。


lixiangguo

見到陳揚回來,灰衣老者才鬆了口氣問道:「陳小友,怎麼回來的那麼晚?」

Previous article

“哦,那我們可以在你們店裏找找嗎?”柳如雲不死心的問題,在她詢問的時候,其實已經把店內的情況看了一遍,店不大一目瞭然,能藏人的地方,也就幾個角落而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