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天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隨着主持人的一聲高喊,負責這項事物的宋義達,則是在衆人歡呼之下,開始拼命扭轉聚光燈!

而且,DJ音樂也跟着響起。

按照規則,只要音樂停止,那麼聚光燈最後打在誰身上,誰就是幸運女神。

全場沸騰!

就像是歡鬧的海洋!

浪潮**迭起,現場的歡呼,此起彼伏,綿延不絕!

全場之內,女性是最爲瘋狂的,尖叫聲絕對不亞於見到了頂級偶像之後的激動。

哪怕是某些男性,也都在耳濡目染之下,加入到了這種瘋子的狂歡行列之中。

包括張春琴。

跟懷春少女一般,居然在那裏聲嘶力竭的吶喊。

而任東國則是在旁邊端茶遞水,隨時等待着老婆喊得口渴了之後,過來雪中送炭。

“天縱,要不然,咱們先偷偷溜走?”

心事重重的任雨柔走過來,儘量壓低嗓音的說道。

葉天縱一怔,若有所思的說道:“把爸媽留在這裏,不合適。尤其是媽對我有意見,要是咱們倆就這麼走了的話,恐怕她回頭又要找我麻煩。我覺得,現場這麼多女的,照到咱們這邊的可能性,幾乎不太可能。”

“等到他們這個活動一確定人選,媽自然就失去了興趣,到時候再提出一起走,去山莊其他地方看看,我覺得,沒什麼問題,你……”

“叮!”

話到此處。

DJ音樂停止。

沒想到,會這麼短暫。

而所有人,也都仰望天空,順着聚光燈的那道弧線看過去。

一路看過去,躍過重重人羣,最終,定格在了任雨柔的身上!


“什麼東西,怎麼晃得我睜不開眼……”

任雨柔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下意識的伸手去擋住強烈的光線,嘴中還在吐槽着的時候,一旁的鐘西樑則是驚爲天人的欣喜道:“哈,沒想到,這位幸運女神,居然會是任小姐,恭喜任小姐,賀喜任小姐,擁有和梅公子山莊一日遊的機會!”

鍾西樑有些樂得忘乎所以。

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他只是和旁人的想法一樣,能夠和梅長耀山莊一日遊,那不僅是對個人形象的提升,更是對所在家族的某種專注,若能夠把握機會,和梅長耀打好關係,那有聚賢山莊在背後撐腰,可以說,只要是在臨城市這個地界內,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堪比五大財閥的身份和地位!

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夢想!

但是。

一旁的葉天縱,卻是神情無比陰霾,就像吃了死蒼蠅一般的難受。

他倒不是對鍾西樑有什麼意見,人之常情,他不怪罪對方。

而是,聚光燈打來,很明顯,是宋義達的招,關於彼此的恩怨,梅長耀一定說過。

而在旁邊,還有邱東山在那裏吹耳旁風,否則,對方是不可能知道自己一家人在這裏。

所謂的女伴,幸運女神,無非是來找麻煩而已。

“什麼?”

“不是吧?”

“心想事成嗎?”

“想要什麼,就來什麼?!”

而就在此時。

本來還在遺憾音樂停止,聚光燈並沒有照耀在自己身上的張春琴黯然神傷之際,忽然將目光看過去,發現幸運女神是女兒的時候,她簡直就要心花怒放!

難以置信,這麼好的運氣,居然讓女兒給碰上了!

能得到太子爺的青睞,既是能幫自己一家擺脫困境,同時,還能夠甩掉葉天縱這個傻子拖油瓶,簡直是一舉兩得啊!

…… 所以。

不由分說。

她以最快的速度,衝過來。

任東國緊隨其後。

不過,相比起張春琴的興奮,他則是面色尷尬。

事實上,對葉天縱這個傻子女婿,他何止是滿意,簡直是想將他一輩子留在身邊。

奈何,自己的想法,和老婆的意見相左。

在這種情況之下,很多事情都不能和盤托出,他只能夠硬憋在心裏。

現在,幸運女神就是女兒,他真的有些擔心。

很快。

夫妻倆走過來。

一把抓着任雨柔,激動道:“女兒,是你,幸運女神是你!”

“太好了!”

“回頭好好表現啊,爭取在梅公子面前,留個好印象,以後榮華富貴,咱們家,可就享之不盡了!”

說着。


張春琴便一把抓起任雨柔的手,對着舞臺中心,高聲吶喊道:“在這裏,在這裏!”

“幸運女神,我女兒是幸運女神!”

“梅公子,我女兒今天陪你山莊一日遊!”

張春琴的話,讓葉天縱很無奈。

好歹女兒也是有法定丈夫的人,這樣公然讓她和別的男人約會,就真的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裏?

他忽然覺得,自己一味的忍讓,換來的,並非尊重,而是變本加厲的羞辱!

或許,對待岳父岳母,他應該更換另外一個方式。

不過。

這都是後續。

當務之急,是要解決眼前的麻煩。

“恭喜這位小姐!”

此刻。

田園辣妻︰傲嬌太子寵上癮 :“請您上臺。”

全場的焦點,全部都落在任雨柔身上。

畢竟是臨城之花,尤其是在門口還發生過聞天頌的鬧劇,所以,大家都對這家人,有一定的印象。

不過,這麼幸運的事情,居然落在了她的身上,讓得衆人心中都頗有微詞。

“搞什麼,這種好事兒,居然被她碰上了,爲什麼不是我?”

“臨城之花……到處去勾引別的男人也行啊,爲什麼要搶走我的梅公子。”

“山莊一日遊,這發展下去,不得變成莊主少夫人了麼?”

“這任雨柔也結了婚的,雖然是個傻子,但是好歹也有老公啊,怎麼還要處出來拋頭露面?”

“真是不要臉!噁心死了!”

甚至有些激動的女的,已經開始破口大罵。

無不對她能夠摘得桂冠而感到沮喪和憤怒。

但是,身爲當事人的任雨柔,卻是滿臉尷尬。

她真不想成爲這所謂的幸運女神,且不說和梅長耀有一定過節,哪怕沒有,她暫時還沒有考慮到個人情感問題,這是一心撲在事業上,想要讓自己的事業有所起色,以此能夠給母親帶來更好的生活。

如今。

這聚光燈怎麼這麼湊巧,偏偏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不想去,卻奈何母親一個勁兒的催促,她半天沒有挪動,鬼使神差的,這一刻,她居然將希望寄託在了葉天縱身上!

他給自己的感覺,就是總能夠在絕望的時候,帶領自己絕處逢生,她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巧合,還是有別的原因,反正,現在就挺希望他能夠站出來維護自己的。畢竟是自己的老公,這種時候他不站出來,就要落實剛那些人難聽的話,連老婆都保護不了,還當什麼老公?


可是,他就是個傻子而已。

誰知道他什麼時候犯病,什麼時候正常……

“老婆。”

“走。”

丑女奇遇人生 咱們上臺。”

可誰知道。

期望中的挺身而出,並沒有。

反而是,被對方忽然抓住了手掌,淡淡的話語說出,讓得任雨柔有種吃了死蒼蠅的感覺。

他讓自己上臺?

接受這所謂的幸運女神光環?

要讓自己公然陪另外一個男人閒逛一天?

任雨柔瞪大了眼睛,看着葉天縱,張嘴就要開口,一旁的張春琴則是冷哼的笑道:“看來還不傻,知道哪頭輕哪頭重。你和雨柔的婚姻,根本就是名存實亡。所謂的夫妻,不過是個幌子罷了,雨柔是要追求自己的幸福的,而你最應該做的,就是放手讓她幸福。”

“呵呵,我本來以爲你這傻子會來從中阻撓,我都打算要收拾你了,可是你既然現在這麼識時務,那就暫時放你一馬,聽着,一會兒別給我搗亂,這梅公子可是家大業大,要是有機會,雨柔能夠和他的關係更進一步的話,我答應你,以後給你換一個更好的精神病院,讓你接受更好的治療。”

“老婆……”

張春琴的話,太過難聽,就連任東國都有些聽不下去,張嘴便要叮囑。


lixiangguo

唐璐本來是很生氣的,可是這個時候突然地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於是也就是疑惑地轉了轉頭,這個時候,出現在唐璐面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好閨蜜楊夢穎。 “夢穎姐姐!”唐璐在聽見了楊夢穎的聲音之後,也是看見了楊夢穎的,所以這個時候楊夢穎也是很快的就跑到了楊夢穎的面前,雙手緊緊地抱着楊夢穎的,“夢穎姐姐,你終於回來了,我……我好想你!!!”

Previous article

衆生物爆發出全身所有的力氣,在即將追上紅影的時候,突然紅色的光芒消失,消失不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