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萬法殿是不能夠在裡面修行神通之術的,只能在裡面挑選,不然你要是來個勁學以致用直接把萬法殿裡面的秘籍都給轟沒了。

劍門從來不管控所有人弟子修行神通之術,東西擺在這裡,隨便你們修行,只要每一年的外門弟子比試之時你能夠有排名就好了,排名越是往後的,在每一殿之中要做的事情就越多,猶如奴僕一般。 所以不少人都知道一個道理,貪多嚼不爛,每個劍門的弟子往往都是挑選一門適合自己的神通之術然後勤加練習,只要能夠融會貫通一式神通,每個人的排名都不會太差,這是劍門之內的弟子們長此以往流傳下來的基本知識!

在那萬法殿的塔中,每往上一層神通之術的威力就會提升一個等級。

轉眼之間,半個月就快過去了。

宋雲在這萬法殿中待了十幾天。

此時,在那第二層塔內,宋雲手指正緩緩的點在了一枚玉簡之上,閉目片刻之後,目中露出一抹精芒,隨即朝著下一枚玉簡而去。

十幾天,宋雲將第一層所有玉簡看了一遍,僅僅只是略微記住,但是卻沒有去領悟,此刻到了第二層之後,每一種神通法術都越加的厲害,也更難記住。

宋雲知曉,快要到自己如今修為領悟的瓶頸了。

而這樣熟讀諸多神通法術的方法,乃是宋雲在與問心柱交手之後發現的,每次對方施展一式神通法術之時,都會有一道信息傳遞給自己,而他要做的,就是將所有人匹配鍊氣之境的神通法術熟讀,然後記住,因為在前世的歲月以及如今對於神通之術的理解來看。

諸多神通法術都是一招一式演變而來,所以人們看到那些金丹之修以及逆天修士,都是揮手之間天崩地裂,他們沒有複雜的神通,沒有炫麗的技巧,唯有簡單的一招一式,所以宋雲要熟讀這些,然後通過與問心柱的挑戰,將那些知道的理論慢慢的融化到自己的一招一式之中去。

這是宋雲對於實戰經驗提升的道路。

若是有人知曉,宋雲將這些被人視做珍寶的神通術法當做一招一式的理論去看,可謂要恨欲狂,仰天咆哮了。

第十五天,整整十五天,宋雲終於從那萬法殿之中走出。

他看完了第二層所有神通法術,在走下來之時,雙目甚至都還閃爍著迷茫之色。


「拿出來吧!」守門的掃地老頭沙啞的聲音開口,那蒼老的手臂伸到了宋雲面前。

「拿出什麼?」宋雲一愣,隨即緊接著明白,每一個選擇神通之術的都要將要選擇的玉簡帶過來,然後讓掃地師叔登記並且給予完整版,那萬法殿之中只有這些神通法術的骨架版本,而沒有那些功法運行路線。

每一式神通的施展,都是伴隨著體內力量的不同運轉,如此才能夠爆發出最大的威力!


「師叔,弟子沒有選擇任何神通法術!」宋雲拱手行禮。

「哦?你在裡面待了十五天,幹什麼了?我看你看完了第一層和第二層神通之術,難道你一樣都沒有選擇!」掃地老頭疑聲開口。

老者能夠知曉裡面的人在幹什麼,但是卻不會去觀察每個弟子選擇了那些神通法術,因為修行了什麼這對於一個弟子來說,也是一個秘密。

「弟子只是全部看了一遍,並沒有選擇,覺得還尚未找到適合自己的神通之術!「在離開之前,宋雲就想好了借口。

「好吧,回去好好修行,你入門一個月之期已經到了,恐怕要有不少弟子挑戰你了!「掃地老頭似乎也挺好心,聽到宋雲竟然沒有選擇一部,不由善意提醒了一下,隨即拿著掃帚繼續掃地。

在宋雲回到洞府之時,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周圍有著數道氣息來臨,但是此刻的宋雲卻沒有那些時間去理會這些蒼蠅,在那些人剛剛出現的剎那,宋雲進入了洞府之中,隨即打入了閉關烙印。

「該死的,慢了一步!」


「可惡,這小子一定的知道我們要來,所以跑得快!」

「哼,定然是這小子怕了!」

三道人影掠空落在宋雲洞府門前,看著那閉關的烙印咬牙切齒,同時這三人修為的氣息釋放開來,讓得周圍不少弟子盡皆凝目看過來,這三人赫然是在這一個月之期內突破到凝氣之境的外門弟子。

「我就不信這小子能躲多久,一個月後,就算他有足夠食物,也必須出來!「其中一人咬牙切齒道,隨即直接盤膝坐在了宋雲洞府的門口。

劍門有規定,普通外門弟子你若是能夠頂住,可以在洞府之內閉關無數年都行,但是內門弟子卻有例外,這個列外就是當有人要挑戰之時,你可以選擇以閉關避開,但是最多只能避開一個月,一個月之後若是那人還是挑戰你,那麼你就必須迎戰,而活著也是為了避免一些投機取巧得到內門弟子位置的人早就做好打算在洞府閉關無數年了。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宋雲來到劍門已經是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從宋雲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開始,羅雲之名就已然傳開。

諸多弟子盡皆陷入了瘋狂的閉關之中。

為了爭奪那個內門弟子的名額,很多人可謂拚命了,那些在劍門之中做外門弟子多年的人,更是豁出去了。

多年的積蓄全部取出,只為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突破到凝氣之境,然後可以挑戰那羅雲。

一時間,這兩個月的時間裡,整個劍門都冷清了許多,外出閑逛的長老一時間還以為門下的弟子都跑了,找到一些尚未閉關的弟子一問才知道,羅雲之名讓得一個個長老不由搖頭苦笑。

但是這樣的效果卻也是這些長老所想的,門下弟子努力修行,才能夠讓得劍門的實力更加強大,他們甚至想著,以後要不要時不時弄一個修為僅僅只是鍊氣之境的弟子進來內門,然後掀起整個劍門外門弟子的閉關狂潮。

當初的劉琴,如今也來到了宋雲的洞府門口,修為達到凝氣初期的她,已經是迫不及待的要挑戰那個羅雲師兄了。

想到當初自己還投懷送抱,劉琴如今想起來都有些噁心,自己如今可是凝氣之境的修士了,鍊氣之境在自己面前,威壓一釋放,對方就頂不住要認輸,她已經能夠想象,自己乃是第一個接觸那羅雲的,說不定能夠第一個接受自己的挑戰,然後自己一戰成名!

到時候自己可以享受一個月的內門弟子待遇,說不定接著這一個月的時間,自己實力能夠加強,還能夠穩坐內門弟子的位置,越是這樣想,劉琴的目光越加的火熱,甚至嬌軀都隱隱有些激動得顫抖,她的修行之路已經就在眼前。

在宋雲來到劍門第二個月之期的這一天,宋雲的洞府門口可謂被無數的人山人海圍住,這些人盡皆是修為達到凝氣之境者。

一眼望過去,整個劍門已經有著六成的外門弟子突破到了凝氣之境,大家為了做那第一個突破者,顯然都是不顧後果,即便知曉到時候有很多人,但是說不定那個能夠挑戰成功的就是自己。

修行,就要一往無前,若是失敗,他們都想好了,不能成為追隨者,那麼就回到家族,凝氣之境的修為在俗世之中也是一大高手,他們並不會過得太差。

一個個蠢蠢欲動,都想要做第一個挑戰之人,但是所有人都知曉,被挑戰者有資格選擇迎戰誰。

人群中,諸多修為還在鍊氣之境的內門弟子也來了,他們知道今天結果就要出來了,再閉關下去也沒有意義,盡皆都出關了,連諸多其他殿的外門弟子都趕了過來。

今天的第九殿,可謂是人滿為患,漫山遍野都是人影,那些高聳的參天巨木之上都站滿了人。

韓紫韻同樣也在人群之中,看向那個自己經常來到的洞府門口,目中浮現疑惑之色。

羅雲之名早她就聽聞了,但是卻沒有太過於關注,今日看到那個熟悉的地方,腦海里不由一閃,浮現一個讓得她皺眉的人影。

「韓師妹,你也來了!「忽然,一旁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韓紫韻的耳中,一個人影擠開周圍的人群,朝著韓紫韻靠近。

而周圍的人也相繼讓開,並且恭敬的開口:「田師兄!」

「田師兄!」

一個個外門弟子拱手打招呼,讓得田子龍一個個揮手回應,滿臉的笑意,高高在上的氣息更加明顯。

而韓紫韻則是當做沒有看到,絲毫不理會。

另一邊,諸多女弟子高聲的向著田子龍打招呼。

「田師兄,田師兄,這裡,這裡!」

「師兄,師妹在這裡!」

「師兄,這裡寬敞!」

諸多師妹歡呼的聲音可謂讓得田子龍笑開了花,一個個皆是揮手回應,他很享受這種走到哪裡都是主角的感受。

「哼!」韓紫韻冷哼一聲,看著朝著自己擠過來的田子龍露出厭惡之色,扭頭朝著人群之外而去。

她可是深知在這外門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女弟子被這田子龍糟蹋過。

「切,不知好歹的女人!」

「田師兄能夠垂青她已經是她的福分,靠著自己爹和長老有著一點關係,竟然以為逆天了不成!」

「人家是大家族的女兒,即便沒落了也不可侮辱你可知道!」

「是啊,人家可是大小姐,你看看多清高!」

「大家族,還不是完了,裝什麼清高,終於一天要被田師兄騎在胯下!」

一眾女弟子看著韓紫韻離去,而田子龍則是追了過去,盡皆暗地裡罵罵咧咧,田子龍在第九殿外門弟子之中威嚴頗重,地位更是一等一,哪個女弟子不想找這樣一個雙修伴侶,走到哪裡都有人畢恭畢敬。

而也因此,韓紫韻被整個第九殿的女弟子們所敵視。

還沒追上的田子龍,看到那朝著自己洞府而去的韓紫韻就知曉對方要避開他,不由停下了腳步。 「該死,等著,等我成為內門弟子,一定要把你征服!」田子龍握了握拳,咬著牙心裡暗道。

而此時,在那洞府之中的宋雲卻絲毫不知自己門外已經是人山人海,已經陷入了閉關之中。

轟!

小世界之內轟鳴不斷,這是問心柱第三關,宋雲絲毫不懼,讓得自己體內分身走出,而分身則是坐在那問道台之上閉關,本尊則是在問心柱區域戰鬥。

而這也是分身的一大逆天之處,本尊可以戰鬥增加戰鬥經驗,而這些經驗也會同步到分身那裡,分身則是通過這些經驗以及偶爾閃過的領悟對於自己修行,以及神通之術,以及一招一式進行領悟,而本尊又可以領悟到這些,對於自己的戰鬥力可謂直線上升。

第三關,三名修為盡皆是鍊氣七重的人影,宋雲在其中轟鳴不斷,一招一式不斷觸碰,在這裡沒有揮手之間漫天雷芒的法術,沒有出拳之間驚天動地的拳影,唯有那實打實的肉搏,即便是神通術法,也是暗藏在拳腳之中。

這樣的交戰更加驚險,在沒有使用分身之力之後,宋雲起初被三道人影圍攻得狼狽不堪。

「就是這樣!」忽然,宋雲目中爆發出一陣精芒,這已經是數十次交戰了,一個月的時間他都在挑戰這第三關,戰勝三個自己不是想象的那麼容易,此刻找到一個破綻,他悍然出手。

而就在此時。

嗡!

虛無一陣嗡鳴,一道漣漪橫掃而過,宋雲陡然發現,在自己拳頭就要擊中那人影之時,在那漣漪橫掃而過的瞬間,那三個人影竟然直接消散了。

「什麼情況?」宋雲愕然,而就在此時,緊接著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降臨在宋雲身上。

唰!

宋雲直接被傳送出去。

「出來了,出來了!」

洞府之外,諸多人頓時發現在那洞府門前一道道漣漪擴散開來,同時一道人影緩緩的凝聚出來。

那正是被打斷修行而被傳送出來的宋雲。

「羅雲,你可敢與我一戰!」

「羅雲,我看不起你,有種來戰!」

「羅雲,你個孫子,只知道躲在洞府內!」

「縮頭烏龜,過來,勞資教教你做人!」

「沒種的男人,我劍門怎麼可能有這種內門弟子!」

一句比一句難聽的話語傳出,讓得宋雲剛剛從洞府之中走出,還尚未來得及反應的他,不由臉色驟然之間變得漆黑。

被打斷修為已經是極其不爽的事情,原本宋雲還以為有什麼其他情況,眼前的一切顯然就讓得宋雲知曉了,就是這些人打斷了自己的修行。

「就是你們打斷我的修行?」緩緩的抬起頭,目中浮現濃重的殺機,淡淡血紅色的煞氣更是緩緩釋放出來。

一瞬間,周圍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片冰寒,但是不少人僅僅只是一頓,隨即看到在場這麼多人,不由壯著膽子怒喊道:「沒錯,就是我們,你個縮頭烏龜,不敢出來迎戰!」

「就你那修為也能當內門弟子?」

「你這是侮辱我們劍門!」

諸多弟子破口大罵,羅雲的王霸之氣竟然嚇到了他們,他們反應過來之後,頓時覺得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自己如今可是凝氣之修,怎麼可能被這麼個還是鍊氣之境的小子嚇到。

「你們很好!「宋雲驟然之間抬起頭,目中血色蔓延,雖然被傳送出來的是他的本尊,但是本尊的戰鬥力也毋庸置疑的。

瞬息間,宋雲沒有給這些人反應的機會,在剎那就衝出。

一瞬間,所有人的沒有感受到氣息,一道人影就出現了在適才那破口大罵的弟子面前,拳腳相加,慘叫聲響起,宋雲還記得不能下殺手,但是一個個都是骨斷筋折。

沒有一兩個月恐怕是爬不起來。

每一拳宋雲都沒有保留,但是卻不會擊中致命點,他要讓他們恐懼,讓這些人感受到無法抵抗的恐懼,唯有讓他們感覺自己猶若一座山嶽一般高不可攀,才再也不敢再來挑戰自己。

那些閉關數十年的內門弟子,就是因為所有人都知曉他們的實力已經逆天了,甚至接近長老了,所以無人敢於挑戰,所以他們才能夠在洞府之中閉關數十年,而自己這才僅僅只是兩個月,就有人打擾。

鬼哭狼嚎般的慘叫聲,讓得周圍眾多人盡皆變色。

片刻之後,滿地血腥,但是卻無殘肢,地上的鮮血都是宋雲打得那些人吐出來的。

站在那打出來的一片空地中,宋雲凝目掃視這漫山遍野的人海。

「還有誰,還有誰要挑戰我!「充滿怒氣帶著殺機的聲音,回蕩整片天空之上,讓得不少人目中瞳孔一縮,讓得一些女弟子看向宋雲的目光微微閃爍。

看到周圍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盡皆流露出恐懼,宋雲微微眯了眯眸子,隨即緩緩轉身。

「我來!「而就在宋雲扭頭要離去之時,一道聲音陡然之間傳出,田子龍的身影瞬間從人群之中掠出,落在宋雲的前方。

「田師兄竟然要挑戰!」

頓時有人震驚開口。

「他這是要抓住最後一次翻身的機會!「有人頓時明白田子龍的打算。

大家都知道,田子龍已經挑戰過一名內門弟子,但是卻失敗了,成為了對方的追隨者,所以背靠內門弟子,田子龍在外門之中才一直都是師兄,所有人都尊敬他。

而作為追隨者,田子龍此次是最後一次機會,挑戰發出的同時,就代表著田子龍不是那內門弟子的追隨者了,他這一次挑戰若是成功,則是能夠取代羅雲,而若是不成功,則唯有一個選擇,離開劍門,回到他的家族之中而去。

「田師兄我們支持你,把這小子打殘!」

「對,這小子剛剛只不過是偷襲!」

「師兄,替我們出這口惡氣!「諸多弟子此刻有了帶頭者,頓時讓得他們適才那熄滅的氣焰再度燃燒起來,適才宋雲雷霆的出手,盡皆被他們認為是偷襲,而那些受傷的弟子也盡皆是覺得自己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打傷了。

「師兄,你若是成功了我就將我的第一次獻給你」

「田師兄,你最威武了,我愛你!」

諸多女弟子更是歡呼,此刻的田子龍在所有人眼裡就如同出現了一個橫掃千軍的大魔頭,這大魔頭已經勝利了,所有人都絕望之時,卻忽然出現了一個英雄,要滅殺這個魔頭。

所有人都有了這樣的感覺。

聽著周圍的歡呼,田子龍的嘴角緩緩浮現笑意:「小子,你自己認輸的話,我可以讓你少去許多痛苦!」


lixiangguo

「其實,我真正的身份是……」白宇浩頓了頓,隨後散發出幾分皇族的傲氣和氣勢,接著道:「聖龍國的龍玄皇子!」

Previous article

妖族的氣息出現在夜空下,依舊不依不饒的追殺,這令慕炎頭疼無比,又向東飛出了幾百里,藏在一口山洞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