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莫問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我倒想看看,我會怎麼死在這個地方。」

說著,他的身影一片虛幻,像是一下霧化了一般。

夜蓉閣主與布長坤兩人瞳孔一縮,之前有過交手,所以兩人都知道莫問身上有一件很神奇的靈器,能迷惑他們的眼睛,令他們掌控不了莫問具體的身形。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兩人同時出手。

兩道可怕的內氣湧出,一左一右向莫問籠罩而去,周圍空氣凝固,罡氣花壁,幾乎將上下左右全部都封鎖了起來。

面對這樣的攻擊,即使一名金丹中期的武者也只能束手就擒,但莫問的身影卻像是不受任何影響一般,化為一道輕風,饒是從兩人身前繞過,一閃便插身而過。

「怎麼可能!」

夜蓉閣主與布長坤眼中皆是閃過一抹震驚,剛才他們把上下左右,全天候360°的空間封鎖,莫問除了擊破封鎖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別的方式逃出去才對。

可一切出乎了他們的意料,莫問居然在沒有破壞罡氣層的情況下,溜了出去,一點痕迹都不留。如此情況下,饒是兩人修為高深,也是來不及阻攔。

另一邊,何向羽與惠玲姥姥已經全力出手,兩名青古秘境最巔峰的武者全力爆發,戰鬥力足以令一名金丹後期的武者顫抖。

「聖獸降臨。」

何向羽站在半空中,手指一點,那幻化出來的五獸圖騰立刻往下一撲,分為五個方向,將屍傀圍在了中間。

五獸一落在地上,便從身上散發出一道道金色光芒,無數金色光芒鏈接在一起,居然化為一個個手臂粗的鏈條,所有鏈條交織,化為一張大網,將那屍傀一下籠罩。

吼吼吼!

受到攻擊,屍傀大怒,兩隻爪子前伸,一手抓住幾根鏈條,猛地一扯。

屍傀的力量何其驚人,一名金丹後期的武者也會被它一下撕裂,但那金網也不知何等神妙,面對屍傀的撕扯,居然只是有點變形,並沒有撕裂。

一下沒有撕裂金網,屍傀顯然有些惱怒了,一腳猛地跺在地上,一道道血光從它身上釋放而出,那血光也不知何力量,居然有著可怕的腐蝕力。

血光一接觸金網,便發出嘶嘶嘶的聲音,然後金網冒出白煙,光芒越來越暗。

吼!

屍傀的兩隻手臂有了一層血光覆蓋,瞬間膨脹了足足一倍,他兩隻手再次抓住金網,猛地一扯。

金網雖然堅韌,但這個時候,卻也難以再堅持一下,伴隨著撕拉聲,一點點的扯裂。

半空中,何向羽面色一白,噗嗤一聲突出一口鮮血。他是靈器的催動者,自然會受到一部分力量的反噬。但他卻始終不退半步,衣袖一抖,一個布袋飛了出來。

何向羽掃了那布袋一眼,下一刻,一道道氣息縱橫交錯,灰色布袋四分五裂,一塊塊乳白色的靈石散落了出來。

他一掌拍在自己心口,一道心血噴出,賤在那些靈石上面。滾燙的心血一旦黏在靈石上,那些靈石就像是遇上了水的石灰,紛紛融化。

血祭靈石。

這在武者中,屬於一種很常見,但也很危險的使用靈石之法。血祭靈石能最短的時間內把靈石轉化為靈力,但同樣,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危及性命。

恐怕只有何向羽這樣修為的人,才敢沒有什麼準備的情況下,毫不猶豫的用出血祭靈石。但饒是他,施展一次血祭靈石,那也肯定元氣大傷,至少要一年半載才能徹底恢復。

大量靈石化為一道道靈蒙蒙的光芒,何向羽張口猛地一吸,像是鯨魚吞水,靈氣化為長河,瘋狂湧入何向羽身體內。

頃刻間,所有靈氣便轉化為靈力,何向羽往下面一指,靈力奔湧入五個銅環中。

下一刻,五銅環釋放出無與倫比的璀璨光芒,每一個獸形化身都像是實質化了一般,越來越清晰,從它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五獸同時昂首,分別從嘴裡噴出一道金色光柱,五道光柱交錯在一起,化為五條成人手臂粗的鏈條,再次纏上了屍傀。

這五條金色鏈條的力量,顯然很驚人,一捆一縮之下,便把屍傀緊緊的纏住。

饒是屍傀力大無窮,居然也在短時間內無法掙脫。

這個時候,惠玲姥姥也終於出手了,之間她手中的紫光葫蘆自動飛了起來,出現在屍傀頭頂,瓶口向下,一道道氤氳的紫氣不斷從瓶口溢出。(未完待續。。)

… 紫光葫蘆的威力還在五獸環之上,惠玲姥姥一出手,表面上看,造成的威勢還不如五獸環。但何向羽知道,能不能擊敗屍傀,主要還得看惠玲姥姥的能力。

紫光葫蘆飛到屍傀上空,立刻噴出一道道紫氣,紫氣成團,並且越積累越多,片刻工夫便在半空中形成了一片不小的紫雲。

惠玲姥姥手腕一抖,一個布袋飛了出來,然後布袋碎裂,大量的靈石灑落。

她居然選擇了與何向羽同樣的方式,而且第一次出手,便是血祭靈石。

以她的修為,能血祭的靈石數量,還遠在何向羽之上。

只見一塊塊靈石化為靈氣,然後全部吸入了惠玲姥姥的體內,靈力奔涌呼嘯。惠玲姥姥以金丹巔峰的修為,能容納的靈力自然超出何向羽。

整個大殿中,都逐漸籠罩上面一層若有若無的靈壓。

靈壓[.,乃是高深修仙者才有的東西,惠玲姥姥體內的靈力總量,即使無法與元神境界的修仙者相比,但肯定也至少有十分之一的量。

噗嗤!

一口口鮮血從惠玲姥姥嘴裡噴出,承受如此多的靈力,即使她的修為,也幾乎難以承受,到了一個極限的程度。若是再多下去,必然會爆體而亡。

她的手指往前一點,紫光葫蘆驀然光芒大熾,大殿中瞬間沉浸在一片紫色的海洋。

一道恐怖的氣息擴散,瀰漫在大殿中,即使何向羽都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那道氣息太恐怖了,若是針對他,若沒有五獸環的情況下,他絕對會死在那樣的攻擊之下。

紫光葫蘆的力量還在瘋狂的增長,它似乎很享受這種靈力充沛的感覺。不斷發出悅耳的清鳴聲。

「紫氣朝陽。」

惠玲姥姥強忍住因為吸入大量靈力,而導致體內出現不斷擴散的內傷,低喝一聲。

下一刻,紫光葫蘆的瓶口中,緩緩的噴出一道紫氣,那道紫氣與周圍的紫氣都不同,很明亮,像是一片實質的紫色琉璃,即使在紫光的海洋中也依舊是格外的耀眼。

一道驚色的肅殺之氣從那道紫光中散發而出,周圍的氣溫自動就冷了下來。

莫問身影一閃。剛繞過布長坤與夜蓉閣主的圍堵,便感受到一股恐怖的足以致命的氣息,瞬間就身體緊繃,頭皮發麻,寒毛豎起,毛骨悚然……

那道氣息的力量,足以取他的性命,即使他身上寶物一堆,有很多底牌。但若是稍不注意,那都有可能隕落。

他猛地望去,瞳孔緊縮,盯著那一道紫色晶光。心中暗暗慶幸。好在那道紫氣,並不是針對他。

「居然能釋放出如此可怕的力量,那紫光葫蘆到底是什麼東西?」

莫問心中暗暗驚心,雖然惠玲姥姥施展了血祭靈石之法。有了充足的靈力提供,但若是靈器威力不夠,那也不可能出現如此恐怖的威力。

他可以肯定。這一刻的紫光葫蘆,威力幾乎不下於玄器。只有玄器,才能令武者都發揮出如此驚人的力量。

一名金丹巔峰修為的武者,絕不可能在那紫光下存活下來,甚至一代武宗,面對這樣的攻擊都有可能重傷。

「不愧是青古秘境中,最有底蘊的宗門。」

莫問眼中有些感慨,惠玲姥姥或許只是一名剛突破到金丹巔峰境界的武者,但只要紫光葫蘆在手,那她便可以堪比任何一個金丹巔峰的武者,甚至有著擊殺金丹巔峰武者的能力。

可不是每一個金丹巔峰境界的武者都有這樣的至寶在身,宗門的底蘊,往往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這也是為什麼,一個落峰宗的寶藏,能令如此多的武者不顧生死前來。像無念門這樣的宗門,只要得到落峰宗寶藏的十分之一,都足以令宗門底蘊提高一個層次。

地面上,屍傀似乎也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一些就無比的暴躁了起來,瘋狂的在金網中掙扎。

饒是如此堅韌的金網,在屍傀的掙紮下也開始一點點出現裂痕。

何向羽咬著牙,再次噴出一口血,瘋狂催動體內的靈力,不顧自身的損傷,幾乎把五獸環的力量發揮到極致,死死的困住屍傀。他知道,像屍傀這樣的恐怖生物,他們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合擊失敗,那他們便再也沒有了機會。

所以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叫屍傀脫困,否則以屍傀的能力,很有可能在紫光葫蘆的攻擊下活下來。

一困一殺。

兩人心中早就算計好了的事情,不能有任何差錯。

終於,紫光葫蘆蓄力完畢,那道紫光化為了晶光閃閃的一柄刀刃,明亮的光芒幾乎達到了頂點。

「斬!」

惠玲姥姥一指,說出這句話后,她再次吐出一口鮮血,為了發動最強一擊,還沒有出手,她這個金丹巔峰境界的武者居然就已經重傷了。

若不是有何向羽困住屍傀,她也根本就沒有時間發動如此威力的攻擊。

嗖!

紫色光芒化為一道淡淡的紫影,瞬間往地面的屍傀飛去。

吼!

屍傀雖然沒有靈智,但卻有著感知生死的本能,那致命的危機感,令屍傀也徹底狂暴了起來,一雙血紅的眸子射出兩道驚人的血光。

然後,它那頭頂上的黑晶圓珠,驀然發出一道詭異的嗚嗚哭泣聲。

緊接著,黑光瀰漫,像是潮水,無孔不入,瞬間就瀰漫在整個大殿。

恐怖的陰寒席捲,周圍的一切,瞬間就凝結上了一層黑色的冰晶,即使那八根龐大的石柱也化為了冰晶,然後一點點龜裂,崩塌,砸落地面,晶光四濺。

莫問身軀一震,然後像是時間靜止了一般,凝固在了半空中,一股恐怖的寒氣,捲入他的身體,瘋狂的破壞他的血肉器官,身體表面,剎那間就覆蓋上了一層黑晶。

轉身準備追擊莫問的布長坤與夜蓉閣主同時一頓,身體凝固在空中,體表同樣凝結了一層黑晶。

地面上,因為寒冷的侵襲,出現了一道道龜裂,即使特殊材料鑄造的地板,居然也擋不住這樣的寒氣。

黑晶之下,莫問苦笑了一聲,剎那的工夫,還沒有來得及防備,他便幾乎凍成了重傷。雖然還沒有死,但身體內大量器官出現了問題,整個人都僵硬著無法動彈一下。

最後關頭,那頭屍傀居然掌握了徹底催發出陰靈珠力量的能力,陰靈珠何其可怕,雖然屍傀未必能把陰靈珠全部的力量釋放出來,但即使一部分,那也足以令一名金丹中期的武者徹底東西。而且還是大面積的攻擊,如果那些武者沒有撤出大殿,那除了他們幾個金丹後期的武者,剩下的幾乎全部都會死掉。

不僅他們三人,惠玲姥姥與何向羽也同樣被寒氣凍住,不過他們的情況,明顯比他們三人好了很多,畢竟兩人的修為,遠遠超越了他們。

惠玲姥姥與何向羽只是身軀一顫,體表的黑晶便紛紛碎裂,灑落在地上。不過他們面色鐵青,表情僵硬,顯然也受到了寒氣的影響。

莫問也不慢,一道道無形的火焰在他體內流轉,無靈凈火主動出來護主,黑晶雖然寒氣驚人,但面對無靈凈火,卻也只有立刻融化。

不過夜蓉閣主與布長坤卻沒有那麼幸運了,兩個人困在黑晶中,半天動彈不得,身體也無法保持在半空中懸浮,往地面墜了下去。

困住屍傀的金色鏈條,最接近黑光的中心,幾乎第一時間,便徹底化成了黑色,然後一點點龜裂。

不過紫光葫蘆釋放出的紫色刀刃,卻不受黑光的什麼影響,一如既往的往下斬去。

噗嗤!

一道輕微的悶響,寂靜的大殿里格外清晰。

惠玲姥姥眼中閃過一抹喜色,紫色刀刃成功斬在了屍傀身上。

嗷吼!

一道驚天動地的吼聲猛地響起,大殿一陣地動山搖,以屍傀為中心,周圍的黑晶全部震碎。

那困住屍傀的金色鎖鏈,再也承受不住,化為了灰燼。

屍傀向前走了兩步,一道道黑色血液從它身軀上飈射而出,地面上像是溪流,血液流淌。

只見那屍傀的一邊身子,出現了不協調,緩緩的傾斜,然後與主體分離,咚地一聲倒在了地上。

莫問倒吸了一口冷氣,那屍傀居然被紫光一刀斬掉了半邊身軀,只見從上到下,屍傀少了一半,即使頭部都切掉一半。

不過另一半,卻依舊站在地上,一隻腿撐著地面,內臟從一邊流出,令人毛骨悚然。

嗷吼!

屍傀發出一聲野獸受傷之後的吼叫,然後緩緩舉起一隻手,它那隻手上,系著一個紫色的小鈴鐺,正是所有武者都夢寐以求的冥哭鈴。

小白兔與大BOSS 一道血光從屍傀的手中亮起,越來越亮,紛紛湧入那冥哭鈴中。

「不好!」

惠玲姥姥與何向羽同時大叫了一聲,面色大變,一下就蒼白了起來。那屍傀,居然試圖催動冥哭鈴!冥哭鈴乃是貨真價實的玄器,有多強不用想都知道,以屍傀的能力,一旦催動,那簡直就是災難。

誰也沒有料到,那沒有神智的屍傀,居然回去試圖催動冥哭鈴。

莫問亦是面色驚變,幾乎來不及多想,雙目中亮起兩團金光。下一刻,靈魂攻擊便全力往屍傀奔涌而去……(未完待續……)

… 莫問知道,不能叫屍傀催動冥哭鈴,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一道靈魂攻擊瞬間發出,跨過時空的距離,撞在了屍傀的識海中。

然後,莫問所做的努力,依舊杯水車薪,一切還是晚了。屍傀的力量,原本就逼近一代武宗,靈魂力量更是不比莫問差多少,莫問的靈魂攻擊,對屍傀的影響太小。

屍傀只是晃動了一下身軀,然後便繼續催動冥哭鈴。

一道刺目的紫光,驀然從冥哭鈴身上亮起,像是一顆紫水晶,自然發出璀璨的光芒。

莫問苦笑一聲,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閃身便往後退,他的身軀因為之前受了黑光寒氣的凍傷,移動速度一下慢了許多。

不過他還屬於好的了,夜蓉閣主與布長坤此時更是倒在地上,寒晶封住,動彈一下都困難。

不僅是他,惠玲姥姥與何向羽此時也是一%.點猶豫都沒有,閃身便退。

兩人都很清楚,屍傀一旦催動冥哭鈴將是何等的可怕。紫光葫蘆還不是玄器,但惠玲姥姥全力催動一擊的力量,便差點直接滅殺了屍傀。

那冥哭鈴乃是貨真價實的玄器,而且由屍傀催動,不用想就知道有多可怕。

惠玲姥姥與何向羽倒是沒有忘記自己宗門的兩名宗主,撤退的同時,伸手一引,兩人那黑晶包裹的身體分別飛出,落在惠玲姥姥與何向羽兩人手中。

不過如此一來,兩人撤退的速度自然受到了影響,與最早撤退的莫問還有一段距離。夜蓉閣主與布長坤乃是紫氣閣與五獸宗的宗主,宗門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更是宗門未來的支柱,兩人不可能放著兩人不管不顧。

吼!

血色光芒不斷湧入紫色小鈴鐺中,紫鈴鐺的光芒越來越熾烈,屍傀猛地昂天一聲怒吼。一圈無形的波紋瞬間出現在他四周,然後以跨域時空距離的速度傳播,眨眼就覆蓋整個大殿,並且不斷往外延伸。

lixiangguo

李學浩連忙一手扶住她,一手貼在她的肚子上,靈氣毫不猶豫地過渡而去,即使此刻會被客廳里的水野寧寧和新垣由真等人發現也顧不上了。

Previous article

我瞥了她一眼,卻被她絕美的眸子看得心動不已,咳了咳,道:「來點實質性的感謝好不好?譬如……」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