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荻翠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害怕的問秦烈:「秦師兄,小姐她怎麼不見了?」

秦烈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安慰荻翠道:「不用擔心,她就在那裡,只是你用眼睛看不到,但是用神念感應得到。」

荻翠神色稍緩,擔憂之色仍在,問道:「那她不會有事吧?」

秦烈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如果她這種情況也叫做有事,我倒是希望天天有,放心吧,等她結束修鍊,連我都不敢打包票說能夠戰勝她了!」

對於秦烈的實力,荻翠非常清楚,聽他自愧不如,雖然有謙虛的成分在裡面,也足以說明小姐獲得了長足的進步,終於放心。

秦烈卻在思索夏雲溪連升三級的原因,想來想去,關鍵可能還是在於尋靈落寶訣上面,她修鍊了十八年,其實早應該突破,現在只是時機到來,厚積薄發罷了。 這就好比秦烈自己,修鍊了十八年的基礎劍法,都沒能築基,而年紀相仿的藏茗山弟子,資質稍好一點的人,基本上都是築基三重、四重、甚至是五重境界的內門弟子。

但是當秦烈以劍氣成功築基之後,修為突飛猛進,雖然沒有夏雲溪這樣恐怖,但也是在短短時間裡面,連升三級,現在更是穩定在築基八重的境界,超越了所有同齡人。

說起來,秦烈雖然不像夏雲溪一次運功就升了三級,可是提升的速度卻非常穩定而且快速,猶如芝麻開花節節高,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面,從築基一重晉陞到築基八重,所以也不必妄自菲薄。

秦烈和荻翠,輪流替夏雲溪護法。

一天之後,風停,雨息,霧散。

夏雲溪結束修鍊,盈盈起身,滿臉笑容,朝秦烈深施一禮,嬌笑道:「多謝秦師兄的大力相助,讓我登堂入室,窺探武道奧義,猶如大夢初醒,醍醐灌頂。」

秦烈笑眯眯打量著夏雲溪,驚訝的發現她變得更加漂亮,肌膚水嫩,猶如初生的嬰兒剛剛從浴室裡面出來,身上的氣息飄逸如風,柔和若水,兩隻烏黑的眼眸,輕靈而不失深邃,讓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深深陷入其中。

從夏雲溪的身上,秦烈感到了濃郁的風之靈動,水之包容,以及一股說不清,道不明,但又能夠被感受得到的……靈性。

她彷彿化身為大自然的精靈,不應該出現在世間的土地上。

秦烈深深吸了一口氣,恢復正常,道:「這是你的機緣,我最多算是適逢其會,沒有我的出現,在不久的將來,你也能夠走到這一步。」

「你太謙虛了,反而讓人覺得虛偽。」夏雲溪咯咯笑道,秦烈說的沒錯,這確實是她一場機緣到了的頓悟。

但是夏雲溪也非常清楚,如果沒有猿靈酒,沒有《柔水訣》和《大風決》,不是身處充滿著蠻荒氣息的蒼嶺山脈深處,她很可能一輩子都突破。

「為了表示我不是虛偽的人,那就說句真心話。」秦烈咳了幾聲,道:「夏雲溪,我覺得你父親的話,很有道理。」

「我父親的什麼話?」夏雲溪莫名其妙道,狐疑的看了秦烈一眼,轉頭望著荻翠:「你知道嗎?」

「小姐,難道你忘了,當日夏峰主為了拉攏秦師兄,把你許配給他了啊……」荻翠快言快語道。

「啊……」夏雲溪驚呼出聲,想起了當日擂台上的事情,俏臉瞬間通紅,但是不知為何,她心裡卻沒有生氣的感覺,反而閃過一絲甜蜜。

經過三日的籌備,秦烈和夏雲溪設置好了陣法。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一旦黑羽蒼鷹闖進陣法,夏雲溪立即發動,負責惑敵和圍困,秦烈負責持劍殺敵。

引誘的責任,則有火鴉承擔,只有它可以自由飛翔,而且速度也很快。

當然,深入黑羽蒼鷹的老巢偷蛋,抓鳥,外加放火,危險性極大。

為了安撫火鴉,秦烈每天都凝聚兩支大日箭,給它當點心。

等正式行動時,一旦火鴉遭遇真正的危險,秦烈會射出奔雷箭,替他解圍。

不過夏雲溪指出其中一個致命的問題,峭壁上有十幾個山洞,如何確定哪個山洞裡面有蛋,哪個山洞裡面又是小鷹呢?

而且黑羽蒼鷹王已經吃過一次大虧,知道在地上戰鬥,它根本不是秦烈的對手,上次它寧願背著恥辱離開,在隨後的日子裡,也不敢來報仇,說明它被嚇破了膽。

「必須要讓它絕望,不追不行,才能不顧一切的闖入陷阱!」夏雲溪思索道,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芒。

「那就把所有山洞都毀了,然後一把火燒掉!」秦烈惡狠狠道。

「如此一來,單憑火鴉做不到,必須再上一個人!」夏雲溪說完,笑著看了秦烈一眼,正好遇到秦烈的目光望過來。

眼神在空中交匯,兩人身體同時一震,心中湧起一股甜蜜。

自從荻翠說破了那件事,秦烈和夏雲溪剛開始很是尷尬了一陣子。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經過數日的相處,他們都接受了對方,覺得若是真的結婚,應該是一個好選擇。

至少在目前為止,夏雲溪沒有發現自己認識的男子裡面,還有哪一個比秦烈更加令她枰然心動。

「那上去的人肯定是我了,但我現在嚴重懷疑,你是故意讓我吃點苦頭!」秦烈半開玩笑半當真的道。

軍帝隱婚:重生全能天后 「那就換我上去,你來主持陣法,萬一被黑羽蒼鷹幹掉,權當我報答你的大恩大德好了。」夏雲溪冷哼一聲道。

「還是我去吧,我皮粗肉厚,就是遭遇黑羽蒼鷹,也能多扛一會兒,即使失足摔下來,也未必會死,而且你也不會看著未來的夫君摔死吧?」秦烈笑嘻嘻道。

「我巴不得你死掉,正好可以去找個新的郎君,不會隨時隨地都想著欺負我!」夏雲溪翹著嘴吧道,話雖如此,但是說完后,她卻迫不及待的拿出一隻白色的紙鶴,放在秦烈掌心。

「這是你用來殺人的武器,自己留著防身吧,我有天極劍在手,不怕黑羽蒼鷹!」秦烈拒絕道。

「傻瓜,此乃化靈紙鶴,不是用來戰鬥,而是幫你逃命的東西,化靈紙鶴是我用尋靈落寶訣煉製的一種靈媒,用處頗多,可以幫我尋寶,戰鬥,逃命,通過不同的口訣操控,你也學過尋靈落寶訣,危機時候,它可以化做一隻仙鶴,載著你安全著地。」夏雲溪介紹道。

秦烈大喜,說真的,他有把握悄無聲息的潛入山洞,但是如何在黑羽蒼鷹的追殺下,跨越萬丈虛空,成功落地,卻沒有半點把握。

尋靈紙鶴正好可以解決這個難題。

再次確認了計劃后,秦烈和火鴉趁夜爬上萬丈懸崖,來到山後面跟黑羽蒼鷹老巢同一高度的地方。

空中飛來一朵黑雲,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秦烈躲在一塊巨石後面,散開神念,確定了十幾個山洞的位置,淡淡的看了一眼火鴉,輕輕拍了拍它的小腦袋,低聲道:「小火,只需要引開它們一炷香的時間,有信心吧?」

火鴉兩支眼珠滴溜溜亂轉了幾圈,垂頭喪氣道:「沒有信心,是不是可以不去冒險了?」

秦烈堅決的搖搖頭:「不行,神劍碎片對我的重要性,別人不知道,難道你也不知道嗎?」

火鴉用力擠出一滴眼淚,苦兮兮道:「既然如此,你可得記住我的好,萬一我不幸隕落了,你一定要幫我報仇雪恨!」

其實它非常有信心引走黑羽蒼鷹,別說一炷香,一個小時都沒有問題,要知道火鴉過去數萬年,基本上都是靠逃命生存下來,姦猾無比。

不過演戲嘛,就得演全套,一丁點的功勞,火鴉也要想辦法把它儘可能的放大,讓秦烈知道自己是冒著生命危險為他做事,才能更深的打動他。

大力古猿奪舍長臂猿王后,火鴉總算鬆了一口氣,可以不用時刻提心弔膽被它幹掉。

但是火鴉也清楚,大力古猿只是暫時離開,總有一天還會回到秦烈身邊,它奪舍長臂猿王,肯定是看中了長臂猿王身體里的某種特殊之處,而其他人卻沒有看出來。

秦烈的行為,可以明確的說,就是放虎歸山,希望大力古猿可以儘快強大起來。

這不符合火鴉的利益,但它無法反抗,離開秦烈的話,又有些捨不得,於是打算雙管齊下,一方面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面努力提升秦烈的親密度。

秦烈握緊拳頭,保證道:「放心吧,只要你幫我得到神劍碎片,回頭一定加倍補償你的損失,不過你一定要活著回來,關鍵時刻不要吝惜本命紫炎,那玩意雖然珍貴,但是總有天才地寶可以彌補,命沒了就徹底完了。」

火鴉連連點頭,跟秦烈約好了路線,「嗖」的一聲,噴著火飛了出去。

秦烈狠狠一拳轟碎一塊巨石,發出震天動地的聲響,頓時驚醒了所有熟睡的黑羽蒼鷹,紛紛拍打著翅膀飛出山洞。

黑暗中的火光非常耀眼,所有黑羽蒼鷹幾乎同一時間發現了火鴉,惡狠狠盯著這位體形嬌小的不速之客。

空中向來是黑羽蒼鷹的地盤,尤其是鷹巢所在的絕壁附近,絕不容許出現第二隻飛禽。

更可恨的是,火鴉竟然無視四周上百頭黑羽蒼鷹霸主,沖向一個山洞,明目張胆的露出貪婪,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想偷襲山洞裡面的小鷹。

不得不說,火鴉的運氣不錯,他隨便選了一個山洞,打算噴一口火就跑,卻誤打誤撞,正好選中了黑羽蒼鷹的「育兒室」。

「嘎嘎噶,該死的火鴉,竟然想殺死我們的後代!」

所有黑羽蒼鷹憤怒到了極點,鷹眼中凶光閃爍,它們是空中霸主,無論體型還是力量,都遠勝火鴉,如果讓火鴉得逞,它們乾脆一頭撞上峭壁,把自己撞死算了。

就在這時,火鴉怪叫一聲開始加速,噴出一道長達數十丈的火焰,散發出恐怖的高溫,要是讓這股火焰噴進山洞,裡面脆弱的小鷹,全都會瞬間變成香噴噴的烤肉。

「快攔住他,絕不能讓火鴉得逞!」黑羽蒼鷹王怒吼道,心中殺意滔天。 火鴉速度突然加快,故意散發出一縷淡淡的三足金烏的氣息。

空中所有的黑羽蒼鷹,同時感受到了這股氣息,腹中升起一股強烈的飢餓感,雖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玩意,但是本能的覺得,吃了火鴉的肉,對自己大有好處,頓時再次加速俯衝,彷彿一道道黑色閃電,噼里啪啦轟了下來。

婚戀新妻 火鴉雙翅一收,速度突然暴增,一閃衝進山洞。

裡面有十幾隻小鷹,慌忙躲閃後退,「吱吱吱」發出凄厲的慘叫。

火鴉對這些小鷹擁有壓倒性的優勢,山洞狹窄,小鷹逃無可逃。

火鴉狂性大發,抬腳一踩,一隻小鷹化作肉餅,翅膀橫掃,兩隻小鷹被攔腰斬斷,張口噴出一股火焰,三隻小鷹瞬間被燒焦,洞中瀰漫著烤肉的香味。

黑羽蒼鷹聽到小鷹瀕死前的慘叫,雙目冒火,渾身黑羽炸裂,根根豎立,把火鴉恨之入骨。

火鴉「尜尜」怪叫,雙足各自抓起一頭小鷹,另外張嘴叼著一隻小鷹,「嗖」的衝出洞口,化作一團火光,天邊瘋狂激飛而去。

黑羽蒼鷹只覺得眼前火光一閃,黑夜被撕裂成兩半。

可是火鴉渾身冒火,在黑暗中格外耀眼,似乎在嘲笑黑羽蒼鷹的無能。

「嘶嘶!」

「尜尜吱吱!」

「咕咕咕!」

幾十頭黑羽蒼鷹怒不可遏,紛紛展翅,瘋狂加速,追逐火鴉,僅有七八頭老弱病殘的黑羽蒼鷹留守老巢,它們沒指望能夠活著救回被抓走小鷹,但發誓要把火鴉幹掉。

但是火鴉逃命的本領極其高強,速度絲毫不比黑羽蒼鷹慢,戲弄完黑羽蒼鷹后,它立即丟掉爪子和嘴裡的小鷹,減輕自身重量,朝後噴出一股淡紫色的火焰,阻撓追兵的同時,身體瞬間加速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後面追來的黑羽蒼鷹,眼睜睜看著三隻小鷹被紫火燒火灰燼,睚眥欲裂,卻不得不減速,因為它們都感覺到火鴉噴出來的那股紫火不好惹。

火鴉趁機吞下一株火屬性的靈草,補充體內的火力,呼嘯而去。

黑羽蒼鷹繞過紫色火焰所在的地方,只見火鴉已經遠去,快速縮小。

文明之萬界領主 「追!」

黑羽蒼鷹王咆哮道,一馬當先,其餘黑羽蒼鷹緊跟其後。

火鴉身形小巧靈活,加上過去的幾天時間裡面,在附近飛來飛去,對周圍的地形非常熟悉,帶著黑羽蒼鷹王沿著設計好的路線,先在崇山竣嶺中饒幾個圈,再把它們引向狂風黑水陣。

陣法選址,是夏雲溪考察了方圓百里的環境后,特意選中的一塊絕地,處於三山風口,地下有一條黑色水脈,蘊含著極度陰冷的氣息,依託山勢地理,特意建造了一座陣法。

火鴉在前面靈活的穿梭,不時做出一些侮辱性的動作,嘲笑敵人的無能。

黑羽蒼鷹在後面追,氣的嘎嘎怪叫,可是短時間之內,就是難以追上火鴉。

總的來說,黑羽蒼鷹的速度,比火鴉要快那麼一點點,所以距離一直在拉近,然而火鴉一旦感覺到危險,立即超後面噴出一股火焰,阻撓黑羽蒼鷹的同時,自己速度則得到提升。

黑羽蒼鷹氣炸了肺,嗷嗷嘶吼著,發誓要把火鴉碎屍萬段,它們在追逐的過程中,不斷噴出一道道黑色閃電,轟向火鴉,雙方各有底牌,鬥了一個旗鼓相當。

蒼鷹峰頂,秦烈潛伏在岩峰之中,等待著最佳的動手時間。

隨著火鴉的遠去,四周又安靜下來,留守的黑羽蒼鷹漸漸失去了警惕心,畢竟它們盤踞此地多年,很少遭到敵人的偷襲,在晚上發動進攻,更是從來沒有遇到過,即使心裡頭想警惕,多年形成的習慣也讓他們沒辦法真箇兒警惕起來。

秦烈身影一晃,掠向絕壁下方,頭頂便是黑羽蒼鷹當做巢穴的山洞,他沒有飛行能力,也做不到長時間的御空飛行,但是藝高人膽大,只要有一點借力之處,便可穩住身子。

此處雖然是萬丈懸崖,只要手抓岩壁,便非常穩當。

秦烈吊在山洞下面,腦子裡默默過了一變行動計劃,仔細回顧激發靈媒紙鶴的口訣,那可是救命的玩意,不可以有半點疏忽大意。

秦烈深吸一口氣,凌空翻身,進入山洞。

洞口蹲著兩頭黑羽蒼鷹,正處於半睡半醒之間,猛的驚醒過來。

沒等它發出示警聲,秦烈閃電般出劍,只見一道寒光飛過,兩隻黑羽蒼鷹的腦袋飛起,噴射出一股腥熱的血液。

秦烈站在洞口,拿出天鳳弓,大日箭一支接著一支凝聚而出,分別射向其餘十七個洞口。

並非每一個洞口,都有黑羽蒼鷹守護。

留守的老弱病殘黑羽蒼鷹,紛紛中箭,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反抗,便被一箭射死。

大日箭炸開,化作一團烈火,在山洞裡熊熊燃燒,彷彿一盞盞明燈,照亮了整個絕壁。

秦烈這次進入山洞,開始掃蕩,在一個山洞裡面,找到了上百顆黑羽蒼鷹的卵,全部收入儲物袋。

在另一個山洞裡面,堆積了很多野果,其中不乏靈氣充裕的靈果,秦烈毫不客氣,全部收走

……

秦烈掃蕩的速度很快,離開時再放火焚燒山洞,總之不能給黑羽蒼鷹留下任何值錢的東西,儘可能的增強仇恨。

最後到達火鴉曾經進入的山洞,裡面的小鷹死了一半多,其餘的傢伙也是半死不活,瑟瑟發抖的擠在山洞的角落裡,眼睛里滿是驚恐。

不過卻有一隻小鷹,跟其它小鷹截然不同,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秦烈,沒有半點害怕。

秦烈大感驚訝,走到這隻小鷹前面蹲下,淡淡道:「我不知道你能否聽得懂我說話,但是如果聽得懂的話,就站到我掌心來,可以活命,否則就會死掉。」

說完后,秦烈伸出左手,五指張開。

其餘活著的小鷹,嚇得拚命往後擠。

唯有這隻小鷹似乎聽懂了秦烈的話,笨拙的邁著小步子,艱難的拍打著翅膀,爬上秦烈的掌心。

「很好,你選擇了一條跟你的小夥伴們不同的道路,它們都要死,這是宿命,而你可以活,跟著我離開,或許多年以後,成長為一個絕世強者,能有一個輝煌的未來,如果你想替它們報仇,儘管向我出手……不過你一旦出手的話,就意味選擇跟我作對,唯有死路一條!」秦烈冷冰冰道,左掌拖著小鷹霍然起身,右手隨意一拍,其餘所有的小鷹,瞬間變成肉餅。

「吱吱吱……」小鷹突然尖叫起來。

「怎麼,你想替他們報仇,還是為他們的死感到傷心?」秦烈臉色一沉,煞氣不知不覺的瀰漫出來。

「吱吱…吱吱吱……」小鷹極具靈性,感受到秦烈的殺氣,連忙搖頭,但緊接著又不停的跺腳,沒有長全的小翅膀,沒有章法的拍打著。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吃掉它們,對吧?」秦烈一拍腦袋,疑惑的問道。

lixiangguo

冰晶一落在上面,冰柱便立刻迅的消融,化作細小的冰流竄入到冰晶中。

Previous article

只聽旁邊有人贊道:「猴王信人不疑,悟凈知錯能改,果是一幫好兄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