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茶館內一派熱鬧,眾人紛紛討論凌天的事迹。

「寂滅冰帝!主人,你這個外號好威風啊。」雪千柔吃吃笑道。

「想來是一些無聊之人瞎取的,我可不喜歡當什麼帝。」凌天搖了搖頭。

寂滅,意思是消滅,消逝,一般用來表示徹底的消滅,比如連靈魂也消滅了。

想來是一些人看到凌天使用天鳳冰焰,常常把人凍得形神俱滅,所以有了這個無聊的外號吧。

畢竟,天鳳冰焰是獨一無二的,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最能代表凌天特色的東西了。

這時只聽第一桌人的話題又轉到了凌家身上:

「聽說盧翠雲死得有些蹊蹺呢,她死亡同一天,她的孫子凌劍也落水意外死了。」

「那凌劍本是盧翠雲最疼愛的孫子,以後要繼承家主之位的。」

「那凌家現在誰做主?」

「是盧翠雲的二兒子凌凡,他能力不錯,現在凌家生意也有了起色呢。」

凌天冷笑浮現,不用多說,凌劍的死多半是凌凡搞得鬼,甚至盧翠雲的死也可能與凌凡有關。

凌凡終於如願以償,做了凌家的家主。

不過,凌家如何,與凌天沒有任何關係了。

他只是覺得有些可笑,就像得知幾隻螞蟻為了一個蟻窩互相撕殺。

「我們走吧!」凌天道。

「茶還沒喝完呢!」雪千柔道。

凌天和雪千柔出了茶館,御空而去,凌天最後看了地面的清風鎮一眼,再也沒有任何記掛,繼續御空而行。

他看向前方,看向極遠的遠處,彷彿蒼穹也容不下他的目光了。 新生兩天報到時間結束之後,校園裡就多了一群一群的不抗肩章的學生兵。

華大的軍訓不在校內進行,看著一個個滿臉興奮,摩拳擦掌等待登車出發的大一新生們,舞清清忍不住在胸前給他們畫了一個非常不規範的工字架!

「祝你們好運!回來時候不要太難過。」想象著他們歸來的時候一個個風塵僕僕,黢黑油亮,舞清清就忍不住笑出聲來。「學弟學妹們,別看你現在笑的歡,過兩天你就笑不出來嘍。」

不過,舞清清又非常羨慕那些可以在校園裡每日聽到軍訓號子的高校,畢竟這已算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么。

新生軍訓的日子,校園裡還是依舊和往常一樣,舞清清依然每天都挽著衛肖肖的胳膊去上課,至於任健,基本上除了吃飯的時間能見面,兩人能膩乎到一起的時間很少。

衛肖肖調侃,你這哪裡是談戀愛?分明就是挂名而已。

舞清清想了想:「其實這樣挺好的啊,他忙他的,我學我的,說句實話,不用做兼職了我覺得輕鬆了很多。」

衛肖肖點著舞清清的腦門兒罵道:「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兒!是誰說的要獨立堅決不靠男人的?」

舞清清理直氣壯地回答:「我憑本事幫他滅了景天的好不好?理所應當成為大股東。」

衛肖肖被逗得大笑:「這也叫本事?」

「不信你被錘一腦袋試試。呸呸,什麼錘一腦袋,你腦袋被錘一次還差點沒命試試?我這是用生命換來的安逸好不好?」舞清清其實心裡還是非常沒底氣的。

衛肖肖說:「是是是,你說的都對,憑本事賺來的,不過,下次校委會你還去不去了?怎麼這幾天沒見你行動?」

舞清清撇了撇嘴:「去幹嘛?吃一塹長一智得了,何況還是我自己的公司好意思賣給人家了?」

衛肖肖停下笑:「不過我覺得你應該去。畢竟歷練歷練也不錯。」

一品棄女,風華女戰神 舞清清搖搖頭:「暫時不想去,況且還要面對莫語他爸,夠可怕的。」

「你怕他幹嘛?你又沒吃他家飯,沒喝他家水?就連他家兒子也是單相思你,你又沒把他們怎麼樣。」衛肖肖想起那個古怪的老頭就生氣,同樣都是父母,看看人家任健父母,再看看莫語家的,天壤之別。

「這很正常啊,像他父母那樣的人,瞧不起我們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情理之中,雖然不怎麼理智,也是愛子心切么。」舞清清滿不在乎地攤攤手。

「什麼愛子心切?就是沽名釣譽、利欲熏心。」衛肖肖惡狠狠地說著,彷彿受害人是她自己。

「好了好了不提他了,你最近和左大哥怎麼樣?」舞清清問。

「還好吧,不過他父母可沒任健父母那麼豁達。我聽左逢源說,他父母好像知道我倆的事情了,把左逢源狠狠地罵了一頓。畢竟他們中意的,是小鹿姐姐。」衛肖肖眼睛里閃過一絲憂傷,哪個女孩也不願意被未來可能的公婆討厭呀。

舞清清點點頭:「是哦,畢竟小鹿姐姐也是一個那麼優秀的人。那你們最近跟小鹿姐姐還有聯繫嗎?」

衛肖肖撇了撇嘴:「沒有了。小鹿姐姐出國了。」

「傷心了?」舞清清問。

「嗯,她對左逢源用情挺深的。」衛肖肖像是自言自語一般,「不過我就不明白了,左逢源哪點好?小鹿姐姐那麼優秀的人怎麼對他就那麼死心塌地呢?」

「你不也是喜歡上他了。」舞清清揶揄。

「不,清清,說實話,我和左逢源,怎麼都覺得還差了點什麼。實話告訴你,我倆到現在為止除了偶爾拉手,其他的真的就什麼都沒有了。」衛肖肖如實說。

「不會吧?那你們這也叫談戀愛?」舞清清瞪大了眼珠子,相比之下,她和任健真是發展太快了。

「那有什麼?畢竟我總覺得我倆之間好像缺了點什麼,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中間有隔閡,隔閡,你懂嗎?」衛肖肖問。

「不懂。」舞清清搖搖頭。

「就是說話好像總不能說滿,沒法心對心直接溝通,總是存在幾分客氣在裡頭。」衛肖肖思索了一會兒說。

「那不應該是情侶之間該有的吧?反正我和任健之間好像沒有什麼顧慮。」舞清清說。

「那你們倆發展到什麼程度了?」衛肖肖問。

舞清清刷的一下紅了臉:「我倆你都知道了。」

「再沒別的了?舞清清,要是我有什麼了肯定告訴你,你可不準瞞著我啊!」衛肖肖警告。

舞清清扭捏地看了看四周,悄悄把衛肖肖拉到一個背人的角落拉下一字T恤衫的領子:「還有就是這個了。」

「啊!」衛肖肖倒吸一口冷氣,使勁兒壓低聲音問,「你倆該不會那個了吧?」

「哪個?」舞清清問。

「這都種草了,還能哪個?就是男的和女的結合那事唄。」衛肖肖問。

「瞎想什麼?沒有,沒有,就到這裡為止了。」舞清清紅著臉整理好衣服。

「不會吧?這都這麼深的接觸了沒有下一步?」衛肖肖顯然不相信。

「連你都不信我?算了不跟你說了。」舞清清假裝生氣。

「別別別,我信,我信,那你覺得怎麼樣?幸福嗎?」衛肖肖激動地問。

「嗯,挺好的。」舞清清含羞回答。

「原來真正遇到愛情的人是你呀清清,我和左逢源就沒這種感覺,反正如果他進一步對我怎麼樣,我會覺得很彆扭。」衛肖肖說。

「也是,你和左大哥畢竟年齡上有差距,試著相處一段再試試看吧。」舞清清安慰衛肖肖。

「也許吧,希望能好起來。不過我想我倆不會太過順利的。」衛肖肖眼睛里有點憂傷。

「傻樣,你這麼優秀還怕找不到更好的人?我就覺得左逢源高攀了你。」舞清清拍著衛肖肖的肩膀說。

「救你這麼認為吧?他們左家可不是一般人家。我從我爸那裡旁敲側擊打聽了點出來,沒那麼簡單。唉!」衛肖肖長嘆一口氣。

彤雲 「叮鈴鈴……」電鈴聲響起。

「走吧,該上課了,上樓。」兩人趕緊手挽手一同向樓上跑去。 她那舉動真的是氣壞水虺了,拒絕了他這個修練了九百年的水虺卻跑去喜歡一個還不足一百年的凡人。

逆流2004 那凡人又不能陪她一輩子,幾十年過後就會老死而去,再見時又不再是他了。

水虺沖了下去站到淵王與何弘翰中間去不讓他倆靠得那麼近。

心疼自己哥哥要做那麼多事情的儺妹想要進去幫忙,可是她根本就進不去有他們也破不了的結界被拒之門外,只能愛莫能助地望著三個哥哥在裡面收拾。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三個大孩童苦著臉清理,清理這些是不成問題,問題是他們的母親為了教訓他們在這後院設了結界,只要進入結界的都使用不了法術,也就意味著徒手完成。

王龍把王蛇叫去假山後面,一翻商議后壞笑著走到王雷跟前。

對他是嘻皮笑臉又勾肩搭背道「二弟來我們哥仨人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

王雷是個老實人,別人只要對他笑就會當別人是好人,他停下手中的活認真的聽他們講。

「我們來個分工完成如何?」

「如何分工?」

「你看吖這麼破爛清理對不對?」

王雷點頭

「清理完要置新的對不對?」

王雷再次認同他的說法點點頭。

「所以我們分工完成,我負責置補傢具荷花果樹,你呢負責建亭種樹,三弟負責清除破爛,你說這樣好不好?」

「嗯!」王雷認同的再點點頭。

「好就這樣決定了,我先忙去了。」王蛇說到扛起最後一袋東西走了。

「我也要去忙了」王龍是跑得比王蛇還快。

王雷再次被他倆給坑了,他們打爛的東西一早就三人合力清理得所剩無幾,至於置新的東西他倆有多遠跑多遠誰找得他倆算帳?更何況還留了一個在這呢。

這一切看在女媧眼裡她無奈失望的搖了搖頭。

儺兄儺妹在城裡就與娘團聚了所以也就不與何弘翰和淵王一同上昆崙山。

他們倆個上昆崙山找自己要找的人。

出發前,她見冥蝰傻傻地跟著她,於是問道「小子,你不回湖裡修練,你跟來幹什麼?」

「哎喲,妹子,你不知道在昆崙山的瑤山是我家鄉嗎?我又不是做你跟屁蟲,同路而已。」

「好吧,那我們三個人一起,何先生去找他的妻子,我去找我女兒,你回家找媽。」

在都城去昆崙山路途遙遠不說還會遇上許多妖魔鬼怪,途中會經過長安城。

淵王之所以直接去昆崙山找女兒就是因為他們是在長安城出發的所以會比自己要早到崑崙,也就直接去昆崙山。

*

蘇心優這邊帶著兩個寶貝兒子女兒出發了。

錢她帶了不少所以買了輛馬車,沒有請馬夫,因為人家不肯去那麼遠的再者會遇到很多危險,這明顯是有去無回哪。

三人齊坐在馬車前面,車廂裝著的是吃的用的,急救藥品。

她是不管去到哪個時代都是不會忘記了備點急救藥物。

馬車很快出了長城到城外郊區,一路上都有不少的黑影在跟著。

她跟淵王不同,淵王出來世間是真的什麼法力都沒有了,而她是沒有法力也好,她在現在受過的訓練可還是有的,不會是像淵王那樣沒了法力就手無縛雞之力。

她還自製了個強有力的弩,等路過道觀時再去討點驅邪啊驅鬼之類的符。

「姐姐,我們要走多久才到啊?」葉北拿著地圖在那左轉右轉,上看下看,完全沒年懂地問蘇心優。

「這可遠了,你別年這一小小的地圖,光是走一個山頭和一座城我們都可能要趕上幾天幾夜,還要在途中找地方住宿一晚哪。」

聽到這麼遠葉茜不高興了,嘟起粉嫩的小嘴不開心的說「這麼遠啊,我爹地剛去沒兩天,我們加快點腳步追上他吧,這樣好跟爹地一起去找媽咪。」

「行,姐姐盡量趕快些看能不能追上你爹地。」她也是想看能不能追上何弘翰,於是揮動手裡的皮鞭讓馬兒快些跑。

他們不知道的是,何弘翰本是比他們要早走兩天卻是剛出長安城就被妖怪捉了還將他扔河裡,漂到了離長安兩三個城遠的都城。

現在是他們母子三人要在前面,如果加快腳步那麼是離何弘翰越來越遠。

葉茜葉北也是兩個小機靈,他們雖然還小也沒讀多少書,更不認識古代的文字,但是他們相信自己的直覺,特別相信眼前這位姐姐可以帶他們去找爹地。

這匹馬不是上等的好馬,跑沒兩下就累了停在路邊吃草不願意再走,這可是愁死蘇心優。

只是走了三個小時那樣,太陽當空看樣子是有十點鐘了,馬兒竟然就不跑了?也太坑人了吧。

她只好放馬到草地上吃草,自己側是給小孩子們吃東西。

她可是有帶鍋碗瓢盆的,煮東西的傢伙自然也會帶上,此時正在熬梗米粥吃。

喝粥吃乾糧,葉北不愛吃這個,他向自己的親姐姐撒嬌「姐姐,我不要吃這個,我想吃漢堡,我想吃薯條,我想吃奧爾良考雞。」

「弟弟別像孩子一樣吵吵,再吵我讓周公師傅帶你回家去。」雖是同年姐姐要比弟弟懂重,現在像個小大人一樣嚴肅著小臉威脅她的弟弟。

蘇心優在一旁是既心疼又好笑,很快她發現一個問題,他們是生在民國的怎麼會吃過薯條和奧爾良烤雞。

於是假裝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問道「小寶貝們,你們說的薯條是什麼?」

這會兩人都對她十分警惕的搖頭不想回答她的問題。

「沒關係的喔,姐姐又不會去跟你們搶吃的,我有錢,我可以請你們吃啊。」

兩個小屁孩子交換了眼神才又說「我師傅不讓我們說的,所以姐姐我偷偷的告訴你,其實我師傅可以帶我們去我媽咪那個年代買好吃的好玩的。」

喔~原來是周公又調皮了,他肯定是帶自己的一雙兒女到她原來那個年代去瘋了。

「嘩,你們師傅好厲害喲,下次去帶上姐姐好不好?」

「好啊,姐姐我跟你講,去我媽咪那個時代可好玩了,好吃好玩,好多洋人玩意,我爹地都沒去過,就我跟姐姐去了。」 ?東州,岱輿山,先天宗山門。

凌天和雪千柔飛了五天,終於來到了先天宗。

lixiangguo

二長老三長老等雖然不服,可在家族利益面前,四姨和鳳韻依就算不得什麼了!若是無能出手相救,還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Previous article

沐家有家訓,這間屋子誰也不許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